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99章 恭送红夫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之所以说不出口,不是因为还有爱,而是就像白兴言说的,有些选择不能只论对错,而是要权衡利弊后再言取舍。她自己到没什么,可是她的女儿却还要出嫁,眼看着九殿下就要下聘,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生出变故。

    红氏到底还是妥协了,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想要的,但也不再提不养家的事。

    白兴言顿时松了口气,小叶氏也跟着松了口气,白浩宸眼见一个好机会流失,心中颇感遗憾。他看了白鹤染一眼,心里想着白鹤染曾经说过的话。或许真要让她插手大叶氏复位之事,他们这边真得拿出些实际的好处来,白鹤染不见兔子是不会撒鹰的。

    白蓁蓁心里有气,气白兴言的无赖,也气小叶氏的妥协。敢情这一出白闹了?说了半天还是什么好处没捞着,还是得养着这一家子白眼狼?她着实不甘。

    白鹤染往前走了两步,沾了谈氏血的手在帕子上擦了又擦,总算是擦干净了。

    她拍拍白蓁蓁,“别气馁,一条路不通不是还有另外的路么,总不可能一点都不回报就只一味的要求你们付出,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做这种没良心的事的。”

    白兴言一听这个二女儿说话心里就打哆嗦,直觉告诉他,白鹤染又要出主意了,就是不知道这个主意他能不能承受得了。

    果然,白鹤染的话说完就看向她爹开了口:“红姨娘不愿做主母,你却还苦苦哀求她继续帮你来养这个家,那便圆了他们娘仨的另一桩心愿吧!”

    白兴言战战兢兢地问:“什,什么心愿?”

    白鹤染说:“简单,今后准许蓁蓁和浩轩二人称自己的姨娘为娘亲,既不动现有的主母之位,他们娘仨也不会太过委屈。另外,其它人既受着红家的恩,花着红家的银子吃着红家的饭,就也不该再称红氏为姨娘,而是该尊称一声:红夫人。父亲觉得如何?”

    “行!行行行!”白兴言长长地松了口气,立即点头。“我同意。蓁蓁,以后你不用跟你娘叫姨娘了,就叫娘亲,叫母亲也行。回去跟轩儿也这样说,让他也改口。还有其它人也都要改口叫红夫人,谁再敢叫姨娘本国公定不轻饶。蓁蓁,父亲不能给你们真正的名份,但这个叫法却是可以改的,算是对你们的补偿,可好?”

    白蓁蓁都听愣了,“真同意了?真的可以叫娘亲了?”

    白兴言再点头,“真的,千真万确。你若不信,回头我写个文书给你们,算是证据可好?”

    “好。”红氏开了口,“你把这事儿写下来,盖文国公的印玺,再加按手印。”

    “行,就这么说定了!”白兴言很高兴,再指指小叶氏,然后同白鹤染商量,“把她喉咙上的银针拔下来好吗?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受不起这个惊吓。”

    白鹤染冷哼,“你的女人肚子里有孩子你到是知道心疼,二婶肚子里也有孩子,却被你的女儿打得差点小产,这事儿你可要记得给二叔家一个交待。”

    “好,为父不会忘的,快拔针吧!”

    白鹤染也无意再跟他们废话,走上前,伸手将小叶氏喉咙上的针拔了下来,随手扔了。

    小叶氏长出了一口气,人都站不住了,好在下人们在边上搀扶着才没让她滑到地上。虽然对于红氏能被自己的孩子叫娘亲一事她也是有介怀的,对于旁人要称其为红夫人她也是不乐意的。但这些都是小事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只要不动她的主母之位,其它的统统都好说。

    小叶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面向白鹤染,深施了一礼,“阿染,我替花颜向你道歉。她动了大夫人牌位是大错,等她能下地了,我一定让她到祠堂来给大夫人磕头赔罪。阿染你打了打了,就原谅她吧,她到底是你的亲妹妹,你要怪就怪我疏于管教才让她养成了这样的性子,今后我一定好好教,一定把她从小养出来的坏毛病给改了去。”

    小叶氏很聪明,几句话就把责任全推到了大叶氏的身上,也算是对白浩宸刚刚那一番言论的反击。不过她反击得也算漂亮,因为白花颜的今天的确是大叶氏造成的,那个孩子在十岁以前没有跟在小叶氏身边一天过,所以说起来她如今这个德性还真的怪不着小叶氏。

    白鹤染无意就从前的事情过多纠缠,只平静地点了点头,算是把这个事揭了过去。毕竟她不能真的打死白花颜,今日这些惩戒也算是够了,但日后若是再犯到她手里,她依然不会手下留情。但愿白花颜吃一堑长一智,学得聪明一些。

    一出闹剧算是收了场,白鹤染走到淳于蓝的牌位前,又用袖子将牌位重新擦了一遍。

    白兴言看到那牌位坏了一个角,于是讨好地道:“回头为父着人重新做一块换上。”再想想,又补充说,“新做的牌位会放到这一代主母的位置,不会再委屈她了。”

    小叶氏心里再度郁闷起来。

    可是白鹤染却轻轻地哼了一声,断然拒绝他这所谓的好意,“别一再的推销什么主母之位了,没人稀罕。我母亲不过暂居此地,早晚有一天我会将她的牌位请走,无所谓你们把她放在什么地方。这座当初她用命换来的栖息身之地,终究还是要离开的。”

    她说完这些,又冲着淳于蓝的牌位拜了拜,转身走了。

    见白鹤染走了,白蓁蓁乐呵呵地挽住红氏的手臂,大声道:“娘亲,咱们也走,轩儿这会儿也该读好书了,今儿咱们下馆子,吃点儿好的去。”

    白浩宸在后头紧跟着就来了句:“恭送红夫人!”

    白燕语也俯了俯身,“恭送红夫人。”然后用胳膊肘捅捅身边的林氏,示意其赶紧表态。

    林氏不愿表态,因为此时她觉得自己十分难堪。红飘飘虽然并没有被扶成主母或是平妻,但人家已经改了称呼,自己生的孩子可以管她叫娘亲,旁人都要尊其一声红夫人,这跟主母还有什么区别?何况红氏还管着公中的银子,实际上她比主母的权势都还要大啊!

    这样一来,白家真正意义上的姨娘就只剩下她一个了,她自然觉得没脸。于是狠狠地剜了白燕语一眼,终究还是没有开这个口。

    白燕语无奈地摇头,默默地看着白兴言亲自搀扶着小叶氏走远,这才小声同林氏道:“你该高兴才是,干什么耷拉个脸?我让你表态你到是跟着表啊,怎么光张嘴不出动静?”

    林氏轻哼,“我为什么要表这个态?叫她一声红夫人,那我成什么了?你就甘心看着我成为国公府最后一个妾?就是你乐意我还嫌丢人呢!”

    “你丢什么人?你付出什么了?”白燕语对林氏这种想法简直觉得好笑,“白蓁蓁的娘为了得到红夫人这个称呼,付出了多少银子,你算过没有?偌大一座文国公府每日开销是多少,你心里真就没数吗?你就当国公府里妻妾的名份是要用银子买的,人家出得起那个钱,你呢?你出得起吗?姨娘,说句良心话,但凡你出得起这笔钱,咱们也不至于落得如今这样。”

    林氏想再辩驳几句,可又实在找不出理由。是啊,红氏的地位是用银子买的,她没钱,自然买不起。“我瞅着你今儿个的表现,你是死心塌地跟着二小姐了?”林氏有些担心,“可到底她跟四小姐那边走得更近一些,红家也能为她提供支持,那我们呢?我们能给她什么?你就这样投靠过去,那也只能跟着四小姐屁股后面捡剩,能得着什么好?”

    “捡剩就够了。”白燕语立场十分坚定,“白蓁蓁吃肉我喝汤,这个汤就管饱。至少汤是带着肉腥的,可是如果我不这样选择,那就只能自己吃糠咽菜,连口汤都喝不着。”她问林氏,“我拿回来的那些玉器和首饰你瞧见了吧?那就是我的汤,人家指头缝里随便漏出点汤都够我喝得玉润珠圆,我还有什么可挑的?”

    林氏再次无法反驳,同时也感到阵阵悲哀。这个家里,只有她的孩子没有靠山,无权无势,她这个当娘的什么都给不了孩子,如今孩子自己寻着靠山了,她有什么道理还要捡着?

    “好,跟着她吧!”林氏终于也下了决心,“你也不小了,四小姐与你同岁,如今都能在外头独挡一面,你总不能一直在府里浑浑噩噩地混日子。我也是因为想到府里只剩下我一个姨娘,心里一时不痛快。你放心,一会儿我就往引霞院儿走一趟,给那红夫人赔个不是。”

    “我说了,你应该高兴才是。”白燕语再给她讲道理,“从前府里没开这个口子,所以你就是有想法它也肯定实现不了。但如今不同了,如今这红夫人的口子已经打了开,那么谁就能保证以后不会再出个林夫人?有了这个开端,兴许你的机会就也不远了。”

    “真的?”

    “真的假的,全靠自己努力。”

    白燕语说完这话,就拉着林氏要走,她们已经是落在最后离开祠堂的了。谁知刚走出院子,就听到一个赶过来打扫的小厮惊讶地道:“三小姐怎么还在这里?前院儿出事了,主子们都赶过去了,三小姐也快过去看看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