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01章 谁不要脸我骂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钱嬷嬷的话在场众人都听明白了,特别是小叶氏,听得那是明明白白。

    她终于知道之前白兴言曾说过的话是什么意思,原来是安排了这么一出好戏。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场精心的安排,只要这个嬷嬷进了国公府的大门,那么验不验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外头肯定已经放出风去,因为昨日之事,国公府请了嬷嬷入府为天赐公主验身。只要这个消息一传开,一传十十传百,一百个人里就算谁都不信,但也总有那么一两个心生疑惑的。只要有疑惑,就会有风波。

    小叶氏想着,今日之后,很有可能大街小巷就会传出天赐公主被人掳劫至城外,天黑才归,身子已不再清白的消息。哪怕只是传闻,但人言可畏,谁知道传来传去会成什么样呢?

    她也相信白兴言还会安排人刻意引导,将这个传闻人坐了实,到时候就算那十皇子自己不在意,皇家也绝不会允许一个声名狼藉的女子嫁入尊王府成为正妃。

    在祠堂郁结的一口怨气直到这会儿总算是透了出来,小叶氏面上平和,但心头却已是狂喜。白鹤染今日给她的耻辱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报应,还真是天道好轮回呢!

    白鹤染坐在椅子上,盯着那位钱嬷嬷看了一会儿,不由得笑出了声儿。“宫里的奴才还真是敬业,即便是已放出宫多年,依然忘不了自己的老本行。”

    那钱嬷嬷赶紧给她行礼,“老奴见过天赐公主。”膝盖微屈,很是有几分傲气在。

    可是白鹤染就要挫一挫她这种傲气,你都上门来找我茬儿了,我还能给你好脸色?

    “哟,这刚说完敬业,怎么就不守规矩了呢?白在宫里混了那么多年,连见了主子该行什么礼都不懂?奴才遇了本公主是要行跪礼的,何况你如今已经不在宫里,就是一平头百姓,凭什么如此舍不下自己的膝盖?难不成还要让本公主着人敲了你的膝盖骨?”

    钱嬷嬷一愣,她来之前只是听闻这天赐公主不好对付,但也没想到如此不好对付。要早知这样,跟文国公那边应该开价更高一些,否则还真对不起自己今日受的这番屈辱。

    她心下合计着回头要找白兴言补银子,但还是听了白鹤染的话跪了下来,重新行礼问安。

    白鹤染这才满意地点了头,“这才像宫里奴才的样子,否则本公主还以为你是假冒的呢。不过一个已经放出宫去的奴才,今日这又是领了谁的差事来我文国公府?”

    她没叫起,钱嬷嬷也只能继续跪着同她说话:“回公主,老奴是奉了文国公之命,前来为公主验查正身,以敬皇家威严。”

    这话一出,白蓁蓁的火气腾地一下就窜上来了——“简直不要脸!”

    白兴言一愣,“你骂谁呢?”

    “谁不要脸我骂谁!父亲紧张个什么劲儿?难不成以为我在骂你?你要脸吗?”

    白兴言觉得她这话问得怎么答都是个坑,但又不能不答,难道承认不要脸?于是只好硬着头皮道:“为父自然是要脸的。”

    “那可就剩下这外来的老婆子了,父亲的意思是她不要脸?啧啧,人家替你办事,这事还没等办呢你就说人家不要脸,还让不让人活?有你这样的合伙人吗?”

    “你给我住口!”白兴言气得直翻白眼,“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刚才你说没有林姨娘说话的份儿,现在又没有我说话的份儿,敢情在这个家里我们都没说话的权利,就你自己有?父亲,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刚和解吧?翻脸就不认人了?”

    白鹤染觉得这个话题非常有意思,于是她问那钱嬷嬷:“你来这一趟,我父亲给了你多少银子?”

    钱嬷嬷义正辞严地道:“老奴为皇家做事,分文不取!”

    “好!”白鹤染大声道,“那便分文不取。这位嬷嬷真是正义之士,为正皇家威严,宁愿一点好处都没有的来得罪一位公主,这种精神实在可嘉。你放心,本公主定会将你树为典范,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美名。不过你可给我听清楚了,分文不取这话一说出口,倘若再让我知道你拿了白家的好处,那可就是欺君之罪。”

    钱嬷嬷怔了怔,反问道:“老奴只是来验公主之身,怎么就欺君了?”

    “当然是欺君!”白鹤染告诉她,“既然要正美名,这事儿肯定是要做大的,我会上奏朝廷,呈报父皇,所以若你根本不是分文不取,那自然就是欺君。”

    钱嬷嬷心下开始打鼓了,她想反口:“辛苦钱还是得的。”

    “哦,那说到底还是收费的啊!”白鹤染拍拍桌子,“既然要拿银子,刚刚为何还说分文不取?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当本公主是什么人?如此出尔反尔,这种品性的奴才也配来与本公主说话?”

    白蓁蓁那头又把话接了过来:“辛苦钱?谁给你辛苦钱?我爹现在手里的每一文钱都是我娘亲给的,我娘亲可不会出这笔银子。我到是想看看这辛苦钱怎么掏,从哪儿掏。”她说着话,乐呵呵地问白兴言,“父亲,这笔支出你打算计在什么帐上啊?府里的帐也有几日未查了,看来今儿得好好查一查,可不能如此随便乱花,想给谁就给谁。”

    白兴言觉得好没面子,这还当着外人面呢,居然把府里的短儿都揭了出来,这让他以后在外头怎么做人?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话死啊?

    他想训斥白蓁蓁,可再一瞅白鹤染那副当仁不让的表情,还有红氏那吃人般的目光,就又胆怯了。这万一再给惹火了,又不养家可怎么整?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刚想到万一不养家,白蓁蓁的话就又来了:“反正现下祖母上二叔府上吃饭了,我二姐姐呢也有的是银子不需要我惦记,最近三姐同我关系还不错,看在三姐的面子上,我可以把林姨娘一起带上,再加上我娘亲和弟弟,咱们都到外头下馆子去。我们饿不着就行,至于府里其它人,那根本就不是我们该管的。所以父亲你就作吧,作来作去就是自己饿肚皮,谁都拯救不了你。”

    白兴言白兴言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没钱就没地位,没权也没地位。可他现在既要靠着红家的钱,又要靠着叶家的权,夹在中间着实难受。

    “终有一天要翻身”的信念在心里再一次坚定下来。

    这时,小叶氏开了口,“老爷如此做也是为了家族着想,毕竟谁也说不准这件事情如果放任不理,将来万一真出了事,皇家会不会一个大罪扣到国公府头上。白家全族上上下下几百口人,除了京都三座府邸之外,还有洛城的旁系,那可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白兴言点点头,一副为难又无奈的模样,“是啊,此事必须得给皇家一个交待,必须得给十殿下一个交待。阿染,这起事件的重点不是给不给验身嬷嬷银子,而是要保全我白家全族人的性命。你别怪父亲,父亲也是迫不得已,要怪就怪你选择的夫家权势通天,我们不得不谨慎为之。阿染你放心,不管今日结果如何,你都还是本国公的女儿,是我白家嫡女,为父不会因此就亏待了你。”

    白兴言说完,看了那钱嬷嬷一眼,心下想着不验就不验吧,正好省银子了,反天这老嬷嬷往府里走了一趟就够了,事后他悄悄派人把消息散布出去,效果也是一样的。

    白鹤染看着这一幕幕一出出,也看着白兴言和小叶氏两副嘴脸,不解地道:“都说十殿下是混世魔王,人人对他都是闻风丧胆,丝毫兴不起与之作对的念头。可我怎么瞅着不像?你们这是闻风丧胆的样子吧?你们分明就是顶着风往上爬,不把十殿下给得罪个透誓不罢休啊!”她搓搓手,“看来我回头得跟十殿下说一声,告诉他威望树立的有瑕疵,至少在这文国公府里是没人把他当回事的。”

    白兴言只觉阵阵头大,谁说他们不怕十皇子的?他们就是因为太怕了,所以得想方设法跟其保持距离,摆脱关系。只要白鹤染没了十殿下这座靠山,他就不用这么怕她了。

    “阿染,你看,验是不验?”白兴言没搭刚刚那话茬儿,追问了句。

    可还不等白鹤染接话,就听厅外又有脚步声传来,而且还是很多人的脚步声。同时传来的,还有个尖细的声音:“哟!人还真在这儿呢!国公爷,你这国公府还真行来,连贼都藏!”

    白兴言一听这个动静,汗毛都立起来了,小叶氏也是一脸的紧张。

    因为能发出这种不阴不阳的动静来的,那可都是宫里面的公公。太监这种存在他本身就很特殊,明明只是个奴才,还是没了根的男人,当归为人下人才是,可偏偏他们就侍候着这天底下权势最大的主子。

    这都不算闹心的,最闹心的是,白兴言听出那声音的主人,不是旁的,正是老皇帝身边那位不可一世到都快被皇帝认为干儿子的总管太监:江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