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03章 送父亲上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江越说话时,目光是盯着那钱嬷嬷的。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让那已经吓瘫了的钱嬷嬷似有所悟,先前因仗毙而受的惊吓也随着这顿悟平静了许多。

    再来一个也是个贼,这意思已经没明白了,就是不管是谁,只要跟天赐公主做对,那就是贼。而且这个贼的事实也坐得十分牢靠,一颗珠子凭白无故就从她身上搜出来,偏偏她又不是走正路进的宫门,这根本就是百口莫辩的死案。

    所以现在想要保命,已经不是洗刷那颗珠子的冤屈了,而是必须得把天赐公主这事儿给撇清楚。只要她反水,只要她把泼给天赐公主的脏水再给收回来,十有就能保命。

    她这样想着,下意识地看了眼白兴言,心里把一百两银子和这条老命又做了番比较,最后还是觉得命更要紧。至于银子,有命再赚吧!

    钱嬷嬷反水了,只见她扑通一声面向白鹤染跪了下来,哭嚎着说出了实情:“公主明鉴,老奴是冤枉的,老奴根本就不想来,是文国公找到了老奴说给老奴一百两银子,一定要让老奴往国公府走这一趟。老奴当时也说了根本就不会验,因为当年压根儿也没在品秀宫待多久,从头到尾没见过几个秀女。可是国公爷说了,验不验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要来这一趟,而且还得在来的路上将这个消息放出去。到府之后如果公主让验,就随便走个过场,如果不让验,在府中周旋一番就可以回去领银子了。他只想坏公主您的名声,根本不在意结果怎样。公主您一定要明查啊,老奴也是被逼无奈呀!”

    这钱嬷嬷一番话直接把江越给说急眼了——“文国公!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陷害天赐公主,还打着正皇家规矩的名号,你当皇家规矩是由着你这么胡来的?”

    白兴言也急眼了:“江公公,这件事情说到底,关起门来是我白家自己的事,您跟着着什么急?我自己的女儿自己还不能管教了?您一而再再而三插手我白家之事,是否不妥?”

    江越眼一瞪:“白家自己的事?”他偏头问身边的于本,“我管白家的事了吗?”

    于本一脸茫然:“没有啊!您管的一直都是皇家的事啊!”说完,又冲着白兴言道:“国公爷,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吗?人江公公管的是皇家的事,你非得是你们白家的是,怎么着,你皇白不分啊?还是你有一颗挤进皇家的心啊?就是要挤,你也得是沾着公主殿下的光才能挤成个皇亲,现在还没怎么着呢就把皇家的事揽成你们白家的事了,你说这事儿回头咱们几个要是跟皇上一说,他老人家得多生气?”

    “就是。”江越翻了个白眼,“是,天赐公主是你的女儿,可她的另外一个家是在皇宫里呢!她也管皇上叫父皇管皇后叫母后呢,这事儿您怎么说?咱们退一步讲,就算是没有封公主这么一说,那人家也是订了亲的姑娘啊!订了亲可就是夫家的人了,没听说有夫家的女子还要听娘家的话。怎么着,难道你府里头的夫人们不听你的话,只听娘家的?娘家人还没事儿往你们国公府来指手划脚说三道四?简直不可理喻!”

    白兴言被堵得都要上不来气儿了,他就想不明白了,皇宫里的太监是从什么年月起增加了练嘴皮子这一项?偏偏练得最好的这两位一个是总管一个是首领,还都向着白鹤染,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他好歹也是一代侯爵,这没事儿就让太监给怼一顿,说出去丢不丢人?

    他想反驳,可是江越这头根本就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就听江越又道:“罢了罢了,栽赃陷害抹黑皇家主子,这个事儿太大了,咱们这些当奴才的可管不了。来呀!先把这婆子给我扔到府门口去,让她把刚刚的话再跟外头的人一五一十地说一遍。至于文国公对皇族不敬这个事儿,待咱家回去呈报给皇上,听听皇上如何发落。”

    他说完这话,脸一变,乐呵呵地冲着白鹤染行了个礼:“公主,王妃,奴才这就回去给皇上和皇后娘娘回话去了。您在府里头要实在被欺负得狠了就进宫去,皇后娘娘已经在给您收拾宫院,往后宫里也有您住的地方,您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白鹤染笑着点了点头,“江公公先代我跟父皇母后谢个恩,我晚点会进宫去陪父皇母后用晚膳,顺道给父皇送几枚强身健体的药丸。”

    江越都要乐开了花,他就愿意让白鹤染进宫,因为他也等着被白鹤染妙手回春呢!只要一想到自己残缺的身子可以重新长好,一想到也能娶妻生子,脸上的笑就止都止不住。

    “哎!公主您放心,奴才这就回去复命去,再告御膳房备上您爱吃的,晚上等着公主进宫用膳。”江越说完,带着一众手下,提着钱嬷嬷,走了。

    前厅里又只剩下白府众人,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谁也不知道这时候是该找个话题继续唠,还是应该排队走人。

    到是白鹤染先开了口,她问白兴言:“父亲,您还有什么道道,不如都划出来,要走就一走走了。放心,你就是划出一条通往地狱的路,我也会义无返顾地踏上去。只是我会拉着父亲您一起走,什么小鬼阎王的,咱们父女应该共同面对,谁也别想独善其身。”

    白兴言气得全身都在哆嗦,白鹤染看着他这个样儿,却只是轻哼了一声,继续道:“哆嗦什么呢?生气吗?那您可得悠着点儿,要坚强地活下去,千万别气死了,毕竟咱们还有一笔大帐没算呢!您就这样死了就没有任何意义,要死,也得是帐都算清,然后明明白白地去给那个孩子偿命!”

    “住口!”白兴言最怕她提这个话茬儿,那是他心中的秘密,居然就被白鹤染当众说了出来。什么那个孩子,这让听到的人怎么想?

    他小心地观察在场众人,果然,人们脸上都是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所有人都看向了他,林氏还不知死活地问了句:“什么孩子?哪个孩子?老爷你还有别的孩子?”

    “没有!”他气得肝儿疼,赶紧岔开话题,“白鹤染,我就不明白了,为何在你眼里我看不出一丝血脉亲情?你究竟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巧了!我也正想问呢,为何在你眼里我看不出一丝父亲对女儿的疼爱?你究竟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白兴言冷笑,“那就要问你的母亲了。”他有些得意,认为这个话把白鹤染给绕了进去。质疑是不是亲生的,那不就是说淳于蓝不贞吗?只要有这顶帽子扣下来,他做什么都是情有可原的,就算当年掐死那个孩子,也可以推到这个理由上。

    白兴言觉得自己找到了突破点,于是又道:“怪不得这么些年对你都亲近不起来,原来根本就不是本国公的亲生女儿。本国公何其不幸,竟被你的母亲偏了这么多年,本国公真想问问她,我究竟是哪里对不住她,竟让她能如此待我?”

    这话一出,红氏终于坐不住了,就见她腾地一下站起身伸手直指白兴言:“你混账!大夫人是你的发妻,是你明媒正娶的歌布郡主,她为你生儿育女,还被你逼得惨死家门口。没想到时隔十数年,你竟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你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

    白蓁蓁也跟着道:“对!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白燕语则低头抹起了眼泪,呜呜地一边哭一边说:“大夫人,您真是个可怜人。”

    小叶氏身边站着的双环忍不住插了句话:“红夫人说话还是要谨慎,大夫人只育了女,并不有生儿,这话可不好乱说的。”

    “真的没生儿吗?”红氏目光幽幽,依然看着白兴言,“老爷,您说说,大夫人是否只育了女,没生儿?”

    “这……”白兴言刚刚还一副得意的模样,眼下被红氏这么一问又懵圈了。难不成老夫人把当年那个事跟红飘飘说了?难道红飘飘也知道那个孩子?

    “不敢说了吗?”红氏冷笑,一脸的讥讽,“自己做过的事自己心里可要有数的,并不是所有事都会被岁月掩埋,也并不是所有仇恨都会因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淡忘。我们不提,不代表我们忘了,而是记忆已经深入血脉,不再需要时刻提及才会记起。做人不能太不要脸,否则总有一天会有人把你的脸皮一层一层扒开,看看你的皮下究竟是人还是鬼。”

    “红飘飘,你莫要欺人太甚!”白兴言又是气愤又是恐惧,他想跟红氏大吵一架,可又要顾念着谁来养家的问题。当然,还有一直坐着没出声的白鹤染,他也得堤防。

    然而,有些事它就是防不胜防,就在他跟红氏吵家的工夫,忽然就听白鹤染扬声一句:“刀光!送他上路!”

    只一句话,还不待白兴言有所反应,就觉脖子根儿突然发凉,紧接着,疼痛蔓延开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