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04章 吓尿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啊!”

    随着一声惊叫,白府人皆傻了眼。因为白鹤染新来的侍卫居然拿着一把匕首,直接划向了文国公白兴言的脖子!

    有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很快就将其衣襟染出一片红,足可见伤口之深,绝不是只伤皮肉那么简单,也足可见白鹤染那句“送他上路”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主子,是一刀利索还是小火慢炖?要是小火慢炖,那属下就换个钝点儿的刀,一下一下把他的脑袋给割下来。”她叫的是刀光,出来的却是剑影,因为只有剑影才能如影随形随叫随到。只是没有人能分得出他俩谁是谁,也没有人知道剑影的存。她说是刀光,就是刀光。

    死亡的威胁自脖子开始,在白兴言周身上下蔓延开来,虽然从前也没少在白鹤染手里吃亏,生死危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甚至每夜泡水的经历他都已经皮实了,习惯了。但却没有一次是像现在这样,如此直接地面对死亡,且一只脚已经踏到了通往地狱的路上。

    他是真的害怕了,因为他相信白鹤染绝对是下得了杀他的手的。

    刚刚一盆污水泼给淳于蓝时的兴奋和得意,瞬间烟消云散,他开始打哆嗦,身子如筛,腿肚子都抽筋要站不住了。可是匕首还抵在他的脖子上,身子稍微往下一滑就又割出半寸伤口,吓得他再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我错了。”白兴言终于怂了,“阿染,我真的知道错了,刚刚是我口无遮拦说了猪狗不如的话,你原谅父亲,一定要原谅父亲啊!”他是真急了,猪狗不如都拿来形容自己,根本也不在意是不是要在妻妾面前维持颜面。此刻的白兴言只一门心思想着如何平息白鹤染的怒火,至于颜面不颜面的事,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可是白鹤染对于他这种嘴脸又怎么可能动容,他听到他的二女儿冷冰冰的声音传了来:“不是想问我母亲我究竟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吗?不是想问问她,你到底哪里对不住她吗?父亲,我这是在成全你呀!你怕什么呢?我这就送你去见她,你当面问一问,好好的问,问个清清楚楚,回头给咱们大伙儿托个梦告诉一声就行。怎么,你不感激我?”

    “感,感激,阿染,你说什么为父都感激。但为父是真的知道错了,阿染啊,不,公主啊,你就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这就去祠堂对着你母亲的牌位磕头,我给她赔罪。当年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那样对她,我也不该那样对你。阿染,我给你磕头也行,只求你饶了我,只要饶了我这一回,让我做什么都行!”

    白蓁蓁觉得,她这个爹已经不要脸了。白燕语也小声同林氏说:“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嫁的男人,你一天到晚巴结着他又有什么意义?保不齐哪天他就把你给卖了。”

    林氏也心慌,但她心慌的不只是白兴言的没出息,事实上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没出息得很,为了达成目的那简直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她心慌的,是白鹤染手段的凌厉,心肠的冷硬。她很想跟自己的女儿说要离这样的人远一点,连亲生父亲都能杀,还有什么事是白鹤染做不出来的?

    可是这话也就只能腹诽,她是不敢说的。她怕死,她绝不敢惹白鹤染。

    “公主啊!”白兴言还在苦苦相求,“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是只要能活下来,做什么都行。你是不是不喜欢叶秦?不是,是叶三,你是不是不喜欢叶三?你要是不喜欢她,我现在就把她的主母之位下掉,你喜欢谁你点一个,你点谁就是谁,成吗?只要你不杀我,怎么着都行,真的,公主,饶了我这一回吧!”

    白兴言都哭了,可他的眼泪连共鸣都引起不了,反而让更多的人对之加以鄙视。

    小叶氏的恨意也随着他的话再次涌起,但她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换了任何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首先想到的肯定都是保命。她不怪白兴言,但却怪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她固执地认为,今日发生的所有事都是白花颜惹出来的,如果没有那个女儿,这一切都会不发生,她还是好好地在屋里安胎,她的男人也不会被逼成这个样子。

    母女间的感情从这一刻起,自小叶氏心头烟消去散……

    白鹤染看着这位父亲的表演,只觉讽刺,同情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有下人给她端了茶来,她用茶碗的盖子一下一下地拨着碗里的茶叶,瓷器碰撞的声音让白兴言产生了幻听,他总觉着那是白鹤染在向他宣判死刑。

    或许是恐惧太甚了,也或许是剑影手中的匕首又割了几寸,白兴言产生了一种脖子折了脑袋已经掉了的幻觉,以至于他看身边的人都是歪的,就像倒着在看一样。

    人们闻到一股酸臭的味道,再一瞅,白兴言脚底下一片水渍,原来竟是吓尿了裤子。

    堂堂文国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尿裤子,且这些人里还有自己的孩子,他但凡是有理智的都会觉得羞愧死了,没脸见人了。

    然而他并没有理智,他早就被脖子上这把匕首给吓破了胆,偏偏持匕首的人还在说:“恶心死了!主子,到底杀不杀?这简直太恶心人了!”

    白鹤染终于给了准话儿——“杀!给我换钝刀,一点一点割下他的头,让他好好品尝一下死亡是个什么滋味,好好尝尝我娘亲当年是有多痛!”

    “好嘞!”剑影乐呵呵地从身上又变出一把上了锈的匕首出来,重新抵上了白兴言的脖子,顺着先前开的血口子毫不留情地就割了下去!

    红氏捂上了白蓁蓁的眼睛,林氏也捂上了白燕语的眼睛,小叶氏想了想,默默地捂上了自己的肚子。一众下人们也吓得以手掩面,再也不敢看下去。

    此时此刻,人们心里都是同一个想法:文国公府,完了!

    白兴言彻底崩溃,嚎啕大哭,“饶了我吧!我娘亲是撞死的,我也撞,我狠狠的撞!只要留我一口气,怎么都行。求求你了阿染,饶我一命吧!我再也不敢妄言了,我真知道错了!”

    然而,白鹤染想要的并不是他的认错。

    许是死亡的威胁崩塌了他心底最后一道防线,终于,白兴言说出了一句让众人惊讶、也是白鹤染最想听到的话来。他说——“你不是想知道那个孩子的事吗?你饶了我我就告诉你,我都告诉你!快饶了我吧!”

    白鹤染猛地抬手,剑影的动作也在这一刹停了下来。

    “愿意说了?”她的声音如地狱幽冥,吓出了白兴言的三魂七魄。

    “说,只要你想知道的,我都说。”

    “很好!”她满意地点头,“既然还有价值,那便再留你几日。不过你刚刚说也要撞脑袋,那该撞就撞,把我娘亲当年的苦给我好好地受一次!”

    白兴言一听活命有望,当时也顾不得脖子上渗人的血口子,猛地朝着前厅门口的柱子就业奔了过去。人们就听“砰”地一声,文国公府倒地,血流如柱。

    “老爷!”小叶氏还以为人已经死了,发出了绝望的呼喊,哭着扑上前去。

    剑影却站在厅中间嘲讽地道:“哭什么丧?死不了,最多昏个几日,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这位文国公可没有把自己撞死的骨气,你太高看他了。”说完,冲着白鹤染拱了拱手,身形一动,就在人们的眼皮子底下闪身消失了。

    白鹤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悠悠地踱步到白兴言身边,看了一会儿,随口吩咐一个下人:“去端盆冷水来,把人给我泼醒。”

    下人对她的吩咐都不带一点儿犹豫的,很快就把水端了来。人们仔细一瞅,那水估计是从小池塘里盛的,里头不但飘着水草,还带着一条小金鱼。

    那小厮照着白兴言就把一盆水给泼了上去,白兴言猛地咳嗽了一下,下意识地张开嘴巴,金鱼正好钻进他嘴里,瞬间进肚。

    白兴言都没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吃了什么,他还以为是白鹤染给他喂了毒药,当时就哭了,“阿染,我都愿意说了,你为何还给我喂毒?你就这样恨我?”

    白鹤染失笑,“我恨你那是肯定的,但我可没给你喂毒,因为我的侍卫早就已经给你下完毒了,毒早就随着他的匕首进入你的体内,哪里用得着我再费工夫。”

    “你——”白兴言头皮阵阵发麻,“阿染,那解药……”

    “不急,等你把我想知道的都说完了,我自会替你解毒。行了,起来吧,别整这副窝囊相,让女人们看了笑话。其实你本不该对我如此冷漠,父亲,在你的众多子女中,我是最像你的那一个,我将你的无情、你的狠毒继承了十成。您看我如今的表现,怎么样,我学你学得像吗?还有哪里需要改进吗?”

    她冷声笑着,再吩咐下人:“去请个大夫来,把他的脖子处理一下,我还等着父亲同我说话呢,可不能让他一个不小心再把脑袋给晃掉了。”

    白兴言如掉进冰窟,冰寒侵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