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08章 某些人根本不是君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快更新神医毒妃最新章节!

    第508章 某些人根本不是君子

    迎春对于白天的刀光和晚上的刀光感觉完全不一样这个事,总结为刀光有精神病。还对马平川为何坚持说刀光并没有离开过房间一事也有了自己的分析,她说:“你会武功,是趁着马平川睡着了才悄悄溜出来的,以你的身手,他一个不会武功的车夫根本不可能发现。”

    刀光对此百口莫辩,只能委屈地点头承认,白鹤染一路憋着笑,差点儿没憋出内伤来。

    不过好歹这件事情算是用这样的理由揭了过去,刀光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打从他们进了阎王殿,以刀光剑影的组合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后,这还是遭遇到的最严重的一次打击和质疑。从前阎王殿的同伴们都从来没有怀疑过他还有个影子在,他们一直以为这件事情能瞒住一辈子,谁成想才跟了新主子一天,就被一个手无寸铁的丫鬟差点儿掀了老底。

    大风大浪都踏过来了,结果却在阴沟里翻了船,对他们兄弟俩打击可是不小。

    刀光一路上都陷在深深的自我怀疑中,不再说话,到是迎春问了白鹤染:“小姐今儿怎么想起要去三老爷那边了?奴婢本以为您要往二爷那边去。”

    “白千娇和谈氏都出了事,老夫人又跟了过去,二叔家里指不定乱成什么样,我还巴巴的过去干什么?但是他们可以乱,我们却不行,有些事必须得很小人后君子,该防就得防着,何况某些人他根本就不是君子,就更得严防。”

    “小姐是说咱们家老爷?”迎春叹了一声,“老夫人这一趟走得还真叫人担心,在自家府里有小姐这边照应着,她也算能过上安稳日子。可到了二老爷府上就没这么踏实了,那府里连个护院都没有,万一咱家老爷起了歹心,不但可以轻而易举达成目的,甚至还能栽赃陷害二老爷一把,可谓一箭双雕。”

    “所以我要去三叔府上,他手里有兵权,府上有侍卫,保护老夫人的事交给他最好。”

    “小姐您这是想方设法的拉近老夫人跟三老爷之间的关系呢!”

    “不然怎么办?”白鹤染无奈地摇头,“大儿子一天到晚总想着杀人灭口,二儿子是个米虫也指望不上,就只有三儿子是个正经人,可惜还是庶子,隔着一层肚皮,根本不亲。而我这个孙女早晚也是要嫁出去的,但没听说女子出嫁还带着祖母,老夫人也不可能真的跟我走,啪啪打她儿子的脸面。所以我只能想办法为她寻靠山,万一将来这座文国公府住不下去了,至少还有个儿子可以依靠。”

    马车行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到了镇北将军的府邸门前。她这头刚从马车下来,就看到将军府门打了开,白家三老爷白兴仓带着夫人关氏和女儿白瞳剪正从里面出来。有两辆马车也从侧门绕行过来,下人将手里提着的大包小裹的东西放到后头那辆车里,前面那辆三老爷正亲自扶着关氏准备上去。

    白瞳剪往前头多看了两眼,随即“呀”了一声,赶紧提着裙子奔着白鹤染这头小跑过来,“染妹妹,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自己眼光了,居然在自己家门口看到你了。你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你看我们这……”

    “堂姐这是在怪我平日不登门了。”白鹤染笑笑说,“今儿也是临时起意要来这边,这才没提前说,你们这是要去哪?”她一边说一边拉着白瞳剪往白三老爷那头迎去,“阿染给三叔三婶问安,三叔三婶这是要带着堂姐出门吗?浩风弟弟呢?怎么没见他同行?”

    白兴仓见了白鹤染还是很亲切的,赶紧走过来把她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才笑着道:“也虽没见胖,但精神头儿却是照从前好了许多。上个月我就送你堂弟到津州府的书院去读书了,我的一位老部下在书院里任武师,风儿过去也能跟着他学点儿本事。”

    “去津州府了?”白鹤染一愣,“怎么没听提起过?三叔应该往国公府送个消息,我们也送送堂弟。毕竟是出远门儿,我这个做姐姐的别的管不了,好歹给他预备些常用的药品。”

    关氏也笑意盈盈地道:“阿染,我和你三叔都知你是真疼你堂弟,这就够了,三叔三婶心里领了,但平时还是尽量不给主宅找麻烦的好。”关氏上前来拉住白鹤染的手,“阿染,我和你三叔这是要往小白府那头去。适才接到老夫人那头差人送来的消息,说是以后打算在小白府那头跟着你二叔一起生活,我们一听这话赶紧就张罗着要过去看看。”

    白瞳剪指指后面那辆马车,“阿染你看,这些都是临时备下的,有衣料,有被褥,有枕头,还有几套茶具和碗碟。东西都是新的,是咱们府上常年为祖母预备着的,每年都会更换,虽然她一次也没来过……”白瞳剪说到这里有些落寞。

    白鹤染能明白她的心情,也能理解她三叔的苦心。老太太一次没来过,但将军府上还是按着她随时会来,为她准备着一切日常用品。虽为庶子,但却做得比嫡子要好太多。

    “祖母给我们送信,说二叔家什么都没有。”白瞳剪轻叹了声,“好在我们家这边一直都有准备,就直接收拾了带上,不至于太手忙脚乱。”

    关氏扯了扯女儿,“你祖母她也有自己的主意,你父亲是庶子,如今两位嫡子都在,她若住到庶子家,会叫人笑话的。不过她遇了事还是首先想到我们,这就说明她心里有咱们,只是没表现在表面而已。”

    白兴仓也很高兴,他跟白鹤染说:“从前总觉得你祖母看不上我们家,因为我是庶子,我的生母在世时又同她多有不快,她给咱们脸色也是人之常情。可是没想到今日她派了个下人过来送口信儿,说是跟你父亲闹了不愉快,搬到你二叔家里住了,但你二叔家什么也没为她准备,你二婶又怀着身子,好像说娇丫头在国公府挨了打。总之小白府乱成一团,你祖母说国公府这会儿也正乱着,她只能找到我这里。所以阿染你看,你祖母心里头还是装着我这个儿子的,是吧?不管因为什么,至少她遇着事儿能想到来找我,这就是心里有我。”

    因为白家早年分家,人们都习惯称二老爷住的宅子为小白府,而三老爷这边就只称将军府,所以甚至有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这镇北将军也是白家的人。

    老夫人一向不喜这个庶子,但三老爷白兴仓却是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他还很念旧情,总是记得年少时生母过世,嫡母虽然不待见自己,但却也一天都没有苛待过自己。无论吃穿住行,他没有半点短缺,生病了也会及时给请大夫,非但如此,当父亲提出为他请武师时,嫡母也没多不乐意,掏给武师的银子一两也没少过。

    白兴仓总是跟妻子和儿女说,如果没有当年老夫人当年的外冷内热,就没有他今天这个正二品镇北将军。虽说这个将军是为皇上挡箭挡来的,但如果不是从小学功夫,他就只能陪着皇上一起死,哪还能有命回来?所以做人得懂得记恩,即便老夫人不求回报,他们至少也得做到不给主宅找麻烦,不给老夫人添堵,礼数该周到的都得周到。

    白兴仓是个观念传统的人,所以他其实打从心里期待有一个美满和睦的家庭。如今他的小家是十分美满了,但人就是这样,总有一个对根源和向往,虽然父亲不在了,但嫡母还是在的,他还是惦记的,他还是觉得,只有被主宅认可,才算是真正的有根。

    所以这次老夫人向他发出求助,白兴仓很高兴。

    白鹤染也很高兴,她告诉白兴仓:“祖母这个人其实就是嘴硬,脸皮子拉不下来,但她是个明白人,虽然上一辈妻妾之间相处并不融洽,但她也知上辈人的恩怨不能牵扯到小辈们身上。所以虽然说话不好听,但心里对三叔您还是很记挂的。这些年主宅同将军府这边走动不多,其中原因表面上看起来是老夫人不待见庶子,但真正的缘由,相信我不说三叔也明白。”

    白兴仓点点头,“明白,怎么能不明白。你爹那个样子,主宅也全被叶家人把控着,若是你祖母同我这头往来得多,怕是叶家的矛头就要对准我这将军府了。老太太不是不同我们往来,她是不敢同我们往来。不过那是从前,现在不一样了。阿染你如今有了能耐,你祖母她也觉得是有了依靠,所以说话也硬气了,腰杆子也能挺直了,你看,现在都会离家出走了。”

    他一边说一边笑,“老太太这个脾气还真是不小,不过你别惦记,三叔这头都会安排好,将军府的侍卫已经先行一步往你二叔府上去了,一会儿我也会同你二叔好好打招呼,别让他多想。你二叔虽然性子粗糙,但也是个明白人,应该会理解我们的用心。”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声音压低了些道:“阿染,我从军中摘了几个人出来,十殿下吩咐,这些人是给你用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