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12章 人情都是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要挖白兴言当年杀害那个孩子的事,靠老夫人肯定是不行的。白鹤染断言,如果她真要将事情揭穿了说,老夫人不会有那个决心亲手将儿子推向断头台。那么她还剩下两个选择,一个是红氏,一个就是李嬷嬷。

    单单一个红氏力道也不够,这个年代不可能有声音和影像证据留存,只凭红氏一张嘴很难服众。那么如果这时再有一个李嬷嬷出面指认,两个证人,力度就强多了。

    她想从李嬷嬷这里再寻一个突破口,那么眼前这个人就是个关健。

    这人不是别的,正是李嬷嬷的侄子,李柱。

    白鹤染曾想帮过李柱一次,可惜婚事促成,那孙小螺却遭了彭家抢亲,不堪受辱之下了结了自己的性命。白鹤染一直认为这是一次重大的失误,如果当初她能直接冲进彭家,不理分彭家人在府门口的胡搅蛮缠,定能救下孙小螺一命。

    然而世事无常,事情发生之前谁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她虽有一身医术,可并不是真正的活死人肉白骨,若是当初孙小螺服毒,她兴许能从阎王那里抢条人命回来,可这自尽身亡之人,她实在是无力回天。

    没想到今日在这里遇着李柱,一时间白鹤染也生出了几番感慨来。

    “那个人来这儿多久了?”她小声问东宫元,“是怎么到咱们的书院来的?”

    东宫元看了李柱一眼,说:“这个人我知道,他是自己找来的,说是文国公府老夫人身边的贴身嬷嬷的关系,还说师父您早前有过话,如果他愿意,随时可以到书院来做工。他自称有一手种菜的手艺,可以将菜园打理得比城外的农民还要好,书院就安排他试工,这段日子观察下来,的确没有虚言。师父您瞧——”东宫元往菜园里指了指,“那边种的是白菜,不但长得好,也不生虫,据说是因为在菜园四周种了一种驱虫的草。”

    说话间,李柱也朝他们这头看过来,东宫元他见了多次早就熟悉,白鹤染的到来却是让他有些意外了,意外之余还有点不好意思。太阳底下劳作的汉子脸颊晒得黑红黑红,远远地冲着白鹤染鞠了个躬。

    李柱少了半条腿,站立全靠一根拐杖来支撑身体,但因为常年劳作,所以身体还算是灵活的。见白鹤染要往菜园里面走,赶紧远远地摆手,然后自己一瘸一拐地往她们这头迎过来。

    “二小姐。”他跟着他的姑母,称白鹤染为二小姐,“菜园里刚浇过水,有些泥泞,小姐就别进去了,省得脏了鞋面。”李柱人很实在,经了孙小螺一事后性子更为内向,但好在时过境迁,如今也有了正经事做,不用整日留在自己的小院子里触景伤情。所以渐渐地就也能将过往之事放下,只在夜深人静之时怀念逝去之人。

    他见了白鹤染有些不好意思,甚至是心虚的,但他这人好就好在不会掖藏着事,有什么话一定会好好地如实地说出来,不会等着别人开口主动问。

    就好比来到天赐书院这个事,他知道是姑母给讨的脸面,不然他一个残疾的人谁愿意用他来种园子,就算种得再好,也没有个健全的人做事那样利索。人家两三个时辰就能做完的活,他却要做上整整一天,晨起就做,日落才能收工。有时书院里的年轻人会帮着他一起打理打理,挑水的活儿也都是那些半大小子帮忙送到菜园边上,给他省了不少的事。

    所以他看着白鹤染,十分惭愧地说:“当初我心灰意冷,几乎活下去的心思都没有了,是姑母说二小姐并没有放弃我,如果我愿意,可以到上都城新开的书院里来讨个活做,总比自己在家伤心要强得多。后来我听闻书院开门了,就硬着头皮豁来这边讨脸面,当时是借着二小姐您的名头才能进得来的,所以一直想跟二小姐您说说这个事,给您磕个头谢恩。姑母说二小姐事情忙,让我别去打扰,但今儿个遇着了,我一定得把这个头给磕了。”

    他说着话就要下跪,迎春知她家小姐脾气,当时就要伸手去拦,却被东宫元给挡住了。

    “让他磕吧!受人之恩,就算无力回报,至少道个谢也是应该的。这个头你不让他磕,他的心里就会一直惦记着这个事,也是难安。反到是磕了才好,磕过了就算正正经经地谢过了他的恩人,往后便一门心思好好做事,不再想着这个事了。”

    迎春这才收回手,看着李柱放下拐杖跪到地上,认认真真地给白鹤染磕了三个头。

    “多谢二小姐多次相助之恩,李柱没有本事,又是个残废,不能跟在小姐身边鞍前马后。但李柱永远记着小姐大恩,今后不管什么事,只要小姐用得着李柱的,哪怕是去填人头,我都一点儿不含糊,说去就去!”

    白鹤染都听乐了,“李柱,你谢我就谢我,扯什么填人头。我又不像十殿下他们要去战场杀敌,我一个深宅内院儿的嫡小姐,哪有什么填人头的事要你去做。李嬷嬷是国公府的老人,过去那年里她没少帮着老夫人偷偷照顾我接济我,如今来照顾和帮拂她的侄子,这都是应该的。起来吧,我知你心意,希望你也能明白我的用心良苦。”

    李柱很是有些激动,因为白鹤染同他说了这么多话,还提及了从前姑母对她的照拂,这听起来感觉就十分亲近,真的就像是自己人一样。他是个少了半条腿的瘸子,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姑母可以依靠。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姑母的累赘,所以尽可能地不给姑母找麻烦,日子再苦再累一个人也能熬过来,就算断腿犯了毛病,也是忍一忍就算了。

    可是打从这位二小姐回到京都,打从他第一次受恩于她,打从他进了天赐书院,日子似乎与以往再不相同了。就说这天赐书院,他是眼睁睁看着穷人们一个一个将孩子送进来,眼睁睁看着一个一个孩子在这个地方开始有了改变,而那些贫穷的人们也走进这里,学医术药理,学拳脚功夫。人们一边疯狂地汲取着养份,一边对天赐公主怀着敬仰与感恩。

    他的日子再也不是孤单一人,他的菜园里每天都会有孩子们进进出出,帮忙浇水施肥。书院里的每一个人都如兄弟姐妹一般亲切,人与人之间没有隔阂,没有算计,没有攀比,有的只是相互帮衬,共同进步。

    生活似乎为他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让他原本暗淡无光的人生突然照进光芒万丈。

    李柱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二小姐给的。

    坚强的汉子突然鼻子发酸,转过头去抬手往脸上抹了一把,这才发现自己竟流了泪。

    他说:“我是个粗人,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二小姐,我只能好好地种园子,给孩子们种出可口的青菜萝卜,这样咱们书院的伙食除了肉以外都可以自己解决,一年下来能省不少银子。二小姐维持书院不容易,每天都在往里头搭钱,我只能尽微薄之力尽可能地帮您省一些,让您少些负担。等这块园子弄好了,我再把后院儿那块地也开了,种些大白菜,秋季里腌了存着,冬日可以炖着吃。”

    白鹤染点点头,“这就对了,你们将自己的本事展现出来,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回报。”她伸出手,往李柱手臂上拍了拍,“你是李嬷嬷的侄子,咱们的关系又亲近着一层,往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提,直接到国公府去找我也行,或者你跟东宫先生说,让他转达。总之你记着,既入了书院,我白鹤染对你们就都是有责任的。我有责任让你们对这里产生归属感,也有责任保护你们的安全,更有责任带领着你们让你们的生活能过得更好。咱们互相帮衬,谁也不欠着谁,都是为了更好的将来。”

    李柱用力地点头,眼泪都随着点头的动作甩了出来。自孙小螺过世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对生活燃起了无限热忱,对未来也充满了无尽的希望。

    白鹤染对于天赐书院的一切那是相当满意的,她当初将书院交给红家来改建时,确实是没想到红家居然可以把事情办得这样好。就连东宫元都说:“书院内部明显是请了大家绘制图纸,再经过成熟的工匠改造才有了今日面貌。红家对此付出不少。”

    她对此十分认同,“我知道红家办事靠谱,但也没想到居然如此靠谱。罢了,这个人情又做下了,人情都是债,将来是要还的。”

    东宫元同她接触久了,多多少少也能猜明白她偶尔冒出来的几个生僻词汇和字眼,比如说“靠谱”二字,起初听着还懵,如今也能明白应该就是跟稳妥同义。

    他本想告诉白鹤染,其实能够与她交好往来,能够为天赐公主做些事情,这就算是在十殿下和九殿下那里挂上了名号,红家高兴都还来不及,哪里还用得着她还人情。要知道,有了最得势的两位皇子的支持,他红家的生意绝对要比背靠着文国公府还要顺利得多。

    可话还没等说呢,就看到守门的年轻人匆匆往这边跑了来,见了白鹤染赶紧行礼,同时急着道:“公主,门外来了位公公,说是有急事找您,好像是宫里出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