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13章 皇上不行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特别怕宫里出事,因为宫里一出事就是大事,她又不是神仙,不是什么事都解决得了的。本来就说好晚上进宫去用晚膳的,谁成想这还没到晚上,就给她整了一出事来。

    “你猜能是什么事?”白鹤染带着东宫元往书院门口走,边走边问。

    东宫元想了想说:“如果事关国运,应该传王爷和大臣们。这会儿派人来找师父您……”他顿了顿,说出自己的猜测,“如果不是宫里有人患病太医院治不了,那就是您的那些胭脂水粉惹了麻烦。比如说,娘娘们因为分脏不均,打起来了?”

    白鹤染对东宫元的脑洞表示叹服,可是书院门口来找她的人说出的话,还是刷新了她对这起事件的认识。

    来人是于本,就见他一脸苦色地对白鹤染说:“公主,快进宫看看吧,皇上皇后因为您送进宫的胭脂,打起来了!”

    纵是东宫元都差点儿没笑出声,皇上皇后因为胭脂打起来,这话也得亏是跟白鹤染说,要是传扬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守门的两个年轻人已经听懵圈了,他们一度认为是自己的耳朵坏掉了,直到白鹤染跟着于本上了宫车这才回过神来,一脸震惊地问东宫元:“东宫先生,这事儿真的假的?皇上皇后会因为胭脂打起来,这可能吗?那位公公是开玩笑的吧?”

    东宫元沉了脸,“你们听说过有拿皇上和皇后开玩笑的么?”说完又觉得这样回答也不对,这不就是摆明了告诉这俩人,皇上皇后的确是因为胭脂打起来了?好像真相比扯个谎还丢人。于是他摆摆手,“宫里的事莫要妄议,这不但关乎书院兴衰,且稍有不堪就要关乎你们自己的脑袋。”

    那二人打了个哆嗦,再也不问了。东宫元转回身走回书院里,却也是一边走一边无奈地摇头。因为胭脂水粉打起来,皇上和皇后的相处方式真是越来越让人搞不懂了。

    此时,白鹤染正带着迎春一起坐在进宫的宫车上,刀光坐着马平川的马车跟在后头。

    于本一脸无奈地同她说:“许是皇后娘娘最近容光焕发,皇上瞧着实在新鲜,又觉着那些胭脂太过神奇,就起了试试的念头。于是趁着皇后娘娘去跟其它宫里的主子聊天的时机,偷偷溜进了昭仁宫,不但用了一种像水一样的东西涂在脸上,还把娘娘珍藏的一枚药丸给吃了。好巧不巧的是,药丸正在嘴里嚼着,还没来得及咽肚呢皇后娘娘就回来了,皇上偷嘴吃被逮了个正着。”

    白鹤染扶着额角听于本说话,心里头对东秦这对极品皇后也是服得不要不要的。

    于本还在继续说:“皇后娘娘对那些胭脂看得极重,特别是那药丸,那简直比凤印管得都紧。昭仁宫几乎将那药丸当成宫宝护着,平时是除了皇后娘娘之外,谁都不能碰的。无奈这回来的是皇上,皇上要动,哪有宫人敢拦啊!结果皇后娘娘回来一看,皇上正嚼她的宝贝药丸呢,当时就急了眼。奴才出来的时候那两位正打得不可开交,江公公拦不住,叫了十殿下和九殿下进宫,可还是拦不住。这是实在没办法了,奴才只好出宫来请您了,谁成想您在书院呢,奴才是先到国公府后到今生阁,又找了正在改建的珠宝铺子,最后才寻到书院来。”

    迎春听这于本寻人的经历如此周折,不由得着起急来:“于公公折腾了这么一大圈儿,宫里指不定都闹成什么样了,又或者架已经打完了,我们小姐现在进宫也就是等着用晚膳,劝架什么的肯定是不用了。”

    于本连连摆手,“姑娘真是太不了解皇上和皇后娘娘了,这么一会儿哪能打完啊,据奴才的经验来看,这一场架最少也得三个时辰起步,再没有得力的人拦着,打到明儿早上也是很有可能的,反正这种事儿他们也不是没干过。”

    迎春都惊呆了,“皇上皇后就闲成这样儿了?他们不应该挺忙的吗?那要按你这么说他俩总打架,也用不着急三火四地把我家小姐叫进宫里去吧?就让他俩打着呗,打正最多打到明儿早上也就打完了。有时候打架这个事儿你越拦着他们越来劲儿,越拦着打得越凶。”

    于本点点头,“迎春姑娘说得在理,从前他俩打架,咱们宫里头也的确是这样处理的,但这回不一样了。十殿下说,皇上吃了皇后娘娘的那个药丸,万一明儿一早醒了变得跟皇后娘娘那样年轻,那满朝文武还不得吓疯了?所以这次请天赐公主进宫,主要也是为了国家稳定,为了不把那些大臣们都给吓死。”

    迎春恍然大悟,“那是应该,那是应该。”

    白鹤染听着他俩说话各种无语,“那药丸是针对女性有效的,父皇吃了不会变年轻。”

    “啊?”于本一愣,“真的?”

    “怕你作甚?”她告诉于本,“药丸跟胭脂水粉什么的不一样,那不是男男女女吃了都管用的。到是父皇抹过的那种水,有焕醒衰老肌肤的功效,明儿脸上皮肤看起来会比之前水嫩光滑,但也不至于就把满朝文武都吓疯,到不了那种程序。”

    于本一听这话,长长地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早知如此,奴才就不急三火四地找公主您进宫了,就让他俩打去呗,反正打个架什么的都是常事儿。”

    “不行啊!该管还是要管的。”白鹤染叹了口气,“虽然父皇吃了药丸不会变年轻,但是他会拉肚子,而且这种药丸导致的拉肚子,太医院肯定是治不好的。当然,也就是多去几趟茅房,死不了人,但是折腾起来也挺难受。不出意外的话,我若不进宫,父皇跟母后这场架肯定是吵不到明日一早,指不定这会儿就在恭室里出不来了。”

    “这……这么严重?”于本又慌了,可再瞅瞅白鹤染气定神闲的模样,心下便又镇定下来。“好在奴才寻着公主了,只要您进了宫,万事皆安。”

    的确是万事皆安,白鹤染到了昭仁宫时,陈皇后正在前殿坐着,九十两位殿下也在边上陪着,小公主君灵犀也在。她听到君灵犀正在说:“要不我去找找染姐姐,让她快点儿来,父皇这么个拉法可别伤了身子。”

    陈皇后一脸怒容地道:“别管他,让他拉!不给他点儿教训他以后还偷!”

    九皇子君慕楚劝她:“母后消消气,父皇他也就是好奇,回头跟染妹妹说说,让她再给您制一枚药丸送来不就成了,您犯不着跟父皇置这个气。”

    十皇子君慕凛也道:“可不,你俩夫妻这么多年了,他什么样人母后还不了解么?什么东西你越是不让他碰,他就越是想整个明明白白。你要是大大方方的摆明面儿上,他兴许看都懒得看一眼。所以说大隐隐于市,下回您可别把那药丸供得跟尊菩萨似的了,瞅着就吓人。”

    “吓什么人?”陈皇后不干了,“那么多人都谁也没动,怎么偏偏就他动?什么越是不让碰他越碰,这是小孩子才干的事儿,他是小孩子么?他是一国之君,一国之君连这点儿自制力都没有,自己都管不好,他怎么管这么大个国家?还有,女人的东西,他好奇什么劲儿?”

    君慕凛也是无语,陈皇后的话无可反驳啊!细想想的确是这个理儿啊!你说你一老头子,好奇什么不好,你去好奇女人家的胭脂水粉美容药丸,这不吃饱了撑的么?说出去叫人笑话。

    这下好了,药也吃了水也抹了,等着明儿一早变年轻吧!当满朝文武看到一个三十多岁正值壮年的天和帝出现在朝堂上时,让老头子自己感受一下那种尴尬的场面。

    君慕凛不想管了,人往椅背上一躺,一侧目,正好看到白鹤染正朝着这头款款走来。

    他的心情瞬间好了,腾地一下从椅子上跳起,然后乐呵呵地朝着自家媳妇儿迎了过去。

    九皇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跟陈皇后说:“母后您看看,凛儿打从定了亲,是越来越粘糊着媳妇儿,愈发的没个战神殿下的样儿了。”

    陈皇后斜了他一眼,“有本事你也把媳妇儿给本宫带进来!自己不知道努力,还在这块儿损你弟弟,自己多大岁数了心里没数吗?以前没有看上眼的也就罢了,如今既然心里头都有人了,怎么就不能抓紧着点儿?本宫可不是危言耸听,我可告诉你,现在的女孩子不愁嫁,特别是红家的外孙女,那就更不愁嫁了。别以为你是个皇子就有恃无恐,那姑娘本宫见过,那可真不是个能任人拿捏的主儿。你要是再不抓紧着点儿,小心人家从你手指头缝里溜了。”

    九皇子听得阵阵头大,想说儿臣的事不劳母后操心,可又明白这话只要一出口,陈皇后回给他的肯定就是:你劳不劳是你的心,本宫操不操心是本宫的事,你管不着我。

    于是他闭嘴,想借由跟白鹤染寒暄来缓解这个尴尬的局面,谁成想这时江越急匆匆地从后殿绕了出来,哭唧唧地道:“娘娘,二位殿下,皇上他……不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