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17章 说我毒是赞美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李贤妃的话让白鹤染产生了一种很别扭的感觉,他是你的哥哥?什么哥哥?义兄吗?

    她试探地回答:“的确,他是我的义兄,我也叫他五哥。可是这样的哥哥我有很多,我有与兄长们和睦相处的觉悟但却绝对没有容忍他们加害于我却不加以还手的义务。如果贤妃娘娘用义兄这种关系来约束我,实在没什么意义。”

    李贤妃似乎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生生咽了回去,只是告诉白鹤染:“他虽害过你,可到最后还是改了主意,又跑回去救你。你就不能看在他救你的份上,饶他一命?”

    白鹤染摇头,“不能,因为他赶到时,我已经完成了自救,从他设下的重重全套与陷阱里走了了来。我没那么容易死,便也没那么容易就放过他。我叫他一声五哥是敬他,可他自己不要这个脸面,我便也没必要给他留着。贤妃娘娘,您会原谅一个妄图杀害于你的人吗?”

    李贤妃根本不接她这个话,只是再一次提醒她:“兄妹相残,是有悖天理的。”

    “娘娘为何总提兄妹?”她终于把这个话问出来,“在我看来所谓兄妹不过是父皇封我一个天赐公主的连带效应,但似乎贤妃娘娘口中的兄妹并不是这个意思。”

    李贤妃摇了摇头,“不,本宫就是这个意思。你既承了天赐公主这份尊荣,就得认清楚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皇上许你称其为父皇,可是你反过头来却要杀害他的亲生儿子,你对得起皇上吗?对得起那一声公主的封号吗?”

    “娘娘真的是这个意思?”白鹤染不理她的话,仍然继续追问,可贤妃却不再说了,这让她很是失望。“是他先出手杀害于我,我还没去跟父皇问问,为何都成为了一家人,他的儿子却要杀我?这是什么道理?也请父皇评评理,我对不对得起这个公主的封号。”

    “没有道理。”李贤妃告她,“当亲生儿子同义女产生矛盾,你觉得身为父亲,他会向着谁?难不成你指望你那父皇会为了你一个义女,去杀了自己的儿子给你报仇?白鹤染,别做梦了。他是皇子,你只是个卑贱的臣女,即便身份抬得再高,也始终差着一层。”

    “我知道啊!”白鹤染耸耸肩,“我知道父皇不可能为了给我报仇出气,就打死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这种事我替他来做。娘娘放心,我可下得去手呢!他对我所做的一切,我必十倍百倍还之,不死不休!”

    李贤妃开始冒冷汗了,“白鹤染,你敢?”

    “当然敢!”

    “你就不怕皇上置你的死罪?”

    “自己儿子连个十四岁的小姑娘都打不过,哪好意思治我的罪?这不是变相告诉世人他儿子不行,笨,学了这么年的阵法本自以为傲呢,结果在小姑娘面前连豆腐渣都不如,哪个当爹的好意思把这种丑事外扬?虽然心里会生气,但也就只能生闷气,置我的罪不存在的。”

    “你……”李贤妃再次意识到自己真不是白鹤染的对手,她儿子打不过这个丫头,她也吵不过这个丫头,文国公府这些年不是把这丫头虐着养的么?这怎么跟传闻中相差那么大?

    “贤妃娘娘与其跟这儿和我斗嘴,不如想想有没有法子救自己的儿子。或者你再有本事点就在这怡合宫里绑架了我,然后跟十殿下去交换。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我真不是那么好绑的,动手之前得先掂掂自己的实力,掂掂你这一院子身上带功夫的宫奴,是不是我的对手。”

    她说话间,头一撇,目光投向一处屏风。

    就听那屏风后面似乎有些动静,好像有人藏在那里,且十分困倦,时不时拿脑袋磕一下屏风角,撞得屏风轻微摇晃。

    李贤妃也听到这声音了,原本心里还在暗恼狗奴才不争气,说好隐藏,可这是藏得太久睡着了?喘气声重得她都听得见,白鹤染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可都不等她恼多久,就听屏风后头突然传来一个倒地的声音,而后重重的鼾声响起,竟真是有人睡着了。

    白鹤染失笑,“贤妃娘娘真是个贴心的主子,竟允许宫奴在自己的寝殿里睡觉。不过那真的是宫奴吗?听这动静可不是女子,这该不会是……”

    “白鹤染,你放肆!”眼瞅着白鹤染要站起来查看,李贤妃急了,整个人就要往前扑,结果一下没扑后,半个身子都扑到了床榻外头,差点儿栽到地上去。

    白鹤染往后退了半步,提醒她:“娘娘可小心着点儿,这描银的砖地面儿可硬着呢,很容易嗑出个好歹来。至于屏风后头的人,我并没有兴趣知道他是谁,是男还是女,因为那与我无关,我只关心他们出现在那处的目的。或许娘娘可以同我说说,一个身上带着杀气的人出现在我们谈话的屋子里,究竟是在干什么?”

    她咄咄逼人,却又是一副并不怎么在意的模样,把个李贤妃给恨得牙都痒痒,就想一口咬上白鹤染磨磨牙。可她哪里敢咬,现在的李贤妃满脑子都在想那个人为什么会睡着,鼾声一下接着一下,在内殿里显得十分突兀。

    李贤妃今日可不只安排了一个人,这二十几年来,她的性子一直都很极端,有时候很小的一件事,都能被她做出破釜沉舟的决定。

    就像今日,其实本意是想跟白鹤染好好谈谈,让白鹤染把她儿子给放了。她甚至还想过自己低声下气一些,兴许白鹤染见她可怜就能答应。可是后来想着想着也不怎么着,居然就想到了与其卑微相求,不如亲自动手把她儿子没有做成的事给做了。反正只要除掉白鹤染,她李家就保得住富贵荣华,就不会再被人捏住把柄不停的要挟。

    只要白鹤染死了,对方就不会再为难李家,一切就还跟从前一样。

    这种念头在李贤妃心里扎了根,于是她找来李家安插在宫里的侍卫,调动了怡合宫会功夫的太监。这些都是李家给她的保护,为的就是这个疯癫的女人不会被人迫害至死,为的是李家全族的荣耀前程。

    这些都被李贤妃用来杀人了,她想杀了白鹤染,就在刚刚她还动了这个念头。因为这个白鹤染简直太可恶了,居然要杀死她的儿子,凭什么?

    可惜计划才实施一半就进行不下去了,白鹤染就像个刺猬,一靠近就被扎,甚至把她的埋伏都给端了。

    李贤妃下意识地往窗外看去,可惜,窗门紧闭,什么都看不见。

    白鹤染却走到窗跟前,替她将窗子打开,然后往外瞅了一眼,“哟,外头院子里也睡着了好几个。贤妃娘娘要不要下地看看?您这怡合宫的宫务是有多繁重,累得宫奴大白天的在院子里就能睡着,实在太不人道了。”

    李贤妃心都哆嗦了,她真想下去看看,可两条腿一直在发抖,根本不听使唤。

    “你将他们怎么了?”她咬牙切齿地问白鹤染,“说!你将她们怎么了?”

    “没怎么。”白鹤染将窗子关好,“就是来的时候觉着宫院里气氛不大对劲,出于对自己本能的保护,我随手给他们下了一剂昏睡的药。这会儿也是晚膳时分了,全当他们今日早睡吧,到了明天早上自然就会醒来。当然,如果贤妃娘娘要将我留到明日,那他们就还会继续睡着。而娘娘你可就没那么好命了,我不睡,你也别睡,陪我说说话谈谈心,咱们来谈谈五殿下,谈谈那他要杀我的真正原因,如何?”

    “不如何!”李贤妃绝望地摇了头,“没有原因,就是你太招人厌烦了,这座上都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他只是其中之一罢了。只是他到最后却反了悔,他回去救你,却没想到将自己给搭了进去。白鹤染,你怎么能如此恶毒?”

    “恶毒吗?恶毒就对了!”她笑得一脸灿烂,“多谢贤妃娘娘夸奖,您可能不知,毒之一字于我来说,是最大的赞美。”

    李贤妃眼看着白鹤染朝着她这边走了回来,下意识就往床榻里缩了缩,一把搂过榻里面那只布娃娃,紧紧抱在怀里。

    没有缘由的,她对这位天赐公主竟生出惧怕之意。特别是白鹤染的那双眼睛,她不敢与之对视,她觉得白鹤染的双眼能透过一切直入人心,将她整个人都看穿。

    而她李氏,绝不可以被人看穿,因为在她心里,有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听说你从前虐待过自己的儿子。”白鹤染坐回到椅子上,淡淡地问她,“因为什么呢?是什么原因能让一个母亲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手?就因为皇上有了新宠?”她一边说一边摇头,“谁信呢?宫中女人得宠失宠如流水一般平常,谁还没有点儿心理准备?谁还能不明白风水流轮转的道理?贤妃娘娘出身高门,临进宫之前不可能没有受过这方面的教诲。那么,既然这些都是早有心理准备的,你为何还因为失个宠,就受刺激成那般?”

    白鹤染说这话时,双眼微眯,看得李贤妃心里突突打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