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19章 欺负我男人绝对不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天和帝同陈皇后想到的事情,白鹤染又如何会想不到?

    她坐在马车里,回想着城隍庙那起事件的一幕一幕,越想越觉得其实这一切只不过是五皇子故意留出来的破绽,将一件原本可以悄悄进行的事做得大张旗鼓,又留出那许多线索与破绽,让帮忙她的人寻着这些个破绽很快就能将她找到。

    虽也费了些周折,虽然那些阵法也个个下了死手,可是她最终还是化险为夷,每一个杀招都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都可以被她及时且完美的解决掉。

    她渐渐明白,或许有些人对某些事不得不做,于是便在做事的过程中留下活口,给她一条生路,让她自己跑。

    他做了,但她跑了,逼迫之人便再怨不得他。

    也或许她布下的那时空错位之阵,他也并非真的就破解不了,并不是真的就躲避不开。

    有可能他是不愿意躲,也不愿意尝试去破。因为只要他在阵里,逼迫他杀害她的人就束手无策,无法再强求他做任何事情。

    白鹤染苦笑了下,其实也没有想得这般美好,但凡她在那些环环相扣的阵法里走错一步,又或是君慕凛没有及时赶来,由她一个人来面对那些杀阵,她就算不死,也几乎无法做到全身而退。费时不说,吃点亏也是肯定的。

    所以这也是破釜沉舟的一次下手,成了,她就在这个世间永远消失。

    白鹤染想,她下手无情并没有错,现实就是这样,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一次她要是不让对方看到她的强硬态度,那便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周而复始,没完没了,她不用干别的了。

    刀光手腕里埋的针被她取了出来,针埋得久了,取的时候有些疼,她告诉刀光:“明天还得再下一次针,你只要忍过明日,经脉就全通了,旧疾也全去了。”

    刀光心下激动,在马车里就要给白鹤染跪下磕头,被她拦了,“我早说过,不喜欢这些跪来跪去的礼节,你给我道声谢,我回一句不客气,这事儿也就揭过了。咱们又不是一天两天往来,今后的日子可都要绑在一起共进退,总跪来跪去的就实在太生份,也太繁琐了。”

    刀光点点头,“成,主子,那属下就也不跟您客气了。”

    白鹤染的马车行在去礼王府的路上,而此时,礼王府的花厅里,晚膳已经布下,菜未动,酒先行。对于九皇子带了个姑娘一起来赴宴,礼王府的下人们都是惊讶不已,又听说这位姑娘便是九皇子选定的未来正妃,人们一个个更是几乎惊掉了下巴。

    九皇子真是不找则已,一找惊人。这小姑娘也……太小了吧?这有十二三岁?长得是真好看,可是要成亲也还得好几年呢,九皇子也老大不小的了,就这么干等着多急人啊!

    不过白蓁蓁可没这个觉悟,她一直觉得自己差三年才及笄这样挺好。一来多在娘家留几年,陪陪她娘亲和弟弟,也收拾收拾那些臭不要脸的所谓家人。二来,她觉得这种订亲又未成亲的状态特别好,有点小暧昧,有点小害羞,有点小期待,也有点小放肆。

    她有时候就在想,如果两个人成了亲,又在一起过了很多年,到时候还会不会是现在这种感觉?会不会像文国公府里她的父亲对那些女人一样,只剩下算计和利用?

    如果会是那样,她宁愿未成亲的日子能长一点,再长一点。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眼下,白蓁蓁两杯酒下肚,瞅着这座礼王府就有点儿不顺眼了。

    她今天早上刚抽过苏婳宛,这会儿想起来简直一肚子火。

    有火就得发,白蓁蓁从来都不是善于把话藏在心里的性子。于是她对着这桌酒席,暗挫挫地开口了——“久闻礼王府大名啊!上回礼王妃宴请九殿下也在礼王府里,听说喝的酒还很特殊,里头加了不少料,不知道今儿这酒里加没加东西。”

    一听这话,君慕凛首先就拍了拍脑门,“我说小姨子,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不开吗?”白蓁蓁摇摇头,“有什么可不开的,现在人都住我们家去了,好歹我也算房东,房东说几句上怎么了?再说,上回要不是我姐及时赶到,九殿下命都没了,一条命还不值得我说两句吗?”说完看向君慕凛,“姐夫,上回你也在吧?恩,那就是两条命。两条命被人家搓磨,过后还不让说了?四殿下,这是什么道理?”

    九皇子在桌子下面一个劲儿地扯她的袖子,可四皇子君慕息却开了口,答了白蓁蓁的话:“没有任何道理,四小姐说得对,在那件事情上本王理亏,该向四小姐赔礼。”

    他说完,举起面前酒盏,隔着桌冲白蓁蓁示意,然后也不等对方回应,自顾地一饮而尽。

    “四小姐请放心,这一次酒里什么都没加。”

    白蓁蓁点点头,“这还差不多,若不让我说,晚上回去我就得找那苏婳宛再说道说道了,早上抽了她一鞭子也不知道长没长记性,再不老实我还抽她!”

    君慕凛和君慕楚都惊呆了,“你干什么了?”君慕楚小心翼翼地问他相中的这小姑娘,“抽苏婳宛?怎么抽的?拿什么抽的?”

    “就这么抽的!”白蓁蓁做了一个抽人的动作,然后道,“自然是拿鞭子抽的,她骂我姐,对我姐不敬,我能惯着她那个毛病?在我们家地盘上撒野,还拿自己当王妃呢?简直不要脸!姐夫,你说我做得对不对!”

    君慕凛一拍桌子,“小姨子,给姐夫好好说说,她骂你姐什么了?”

    白蓁蓁把早上的事给说了一遍,听得君慕凛直咬牙,“对!抽得太对了!下回再有这事儿你还给我抽,抽完姐夫有赏!四哥——”他问四皇子,“这事儿你怎么看?”

    四皇子摇摇头,“本王早就说过,人离了礼王府,便与本王再没有任何干系。路是她自己选的,也是她自己的走的,过去不论谁是谁非,我们都为那段岁月付出了应付的代价。今后的日子过成什么样,便是她自己的决断了。”

    “四殿下。”白蓁蓁又说话了,“其实你该感激我,我抽她一鞭子真算是轻的,不然把我姐惹急眼了,那可真不是只抽一鞭子那么简单。我了解我姐,她那人动起手来可是要命的。”

    四皇子点点头,又举起酒盏,再次饮尽。

    白蓁蓁看着他这连喝了两杯酒,不由得轻哼了声,小声同身边的君慕楚说:“装着不在意,说什么人出了礼王府就不归他管了,实际上心里还是挂念着的。如果真是彻底放下了,他就不会是现在这种状态。你看这第二杯酒,算什么呢?谢我吗?既然没关系了,还谢我作甚?真是口不对心,这种人我看着就来气。”

    君慕楚赶紧安慰:“生气喝酒不好,多吃些菜吧!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给四哥留些颜面,他也不容易,摊上个变成这样的苏婳宛,他心里也是不好受的。何况他受到的伤害不比我们少,甚至多过许多倍,也是受害者。”

    “他那是自找的!”白蓁蓁的嗓门又高了些,酒的后劲儿有点儿大,她不怎么胜酒力,这会儿舌头都有些打卷了。“苏婳宛有自己的选择,他既然配合了,那便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姐说过,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这话引了四皇子的思量,是啊,纵容苏婳宛,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而路,的确也是跪着走完的。那些不堪回首的一幕幕每时每刻都在刺激着他的神经,甚至夜不能眠,噩梦缠身。

    他一直都是个冷静的人,可是每每想到那些事时,便总有想要将这座礼王府全部摧毁的冲动。每一处角落,每一棵草木,都能引发他最耻辱的记忆。

    心经念了一遍又一遍,若非念着清心的经文,怕是他已捱不过去心中魔念。

    他曾想跟白鹤染问问,有没有可以抽离一段忘记的药丸。可是单单他自己忘了又能如何?那么多人都记得,奴仆记得,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记得。他能自欺,无法欺人,那些过往终究还是在他的生活里抹下了浓重的一笔,成为了他这一生最黑暗的回忆。

    白蓁蓁瞅着这位四皇子,酒劲儿又上来了些,有点儿重影。

    她见过四皇子从前的样子,谦谦公子温润如玉,在其面前说话稍微大声些都会自惭形秽。

    可那是从前,那是她没喝酒的时候,现在她喝了酒就完全顾不上那些个了。此时此刻她眼里就一个君慕楚,别人在她看来就跟大萝卜没什么两样。

    大萝卜的女人曾毒害她的未婚夫,还下的是春毒,要行那等丑事,她只要一想到这些就火起。不过好在还存着一丝理智,知道不好在这里跟四皇子动手,于是心里头又暗挫挫地酝酿起回家之后再去找苏婳宛出气的念头。

    经了白蓁蓁这一闹,花厅里就有些乱了,君慕楚忙着叫人备醒酒汤,君慕凛却突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他看了看四皇子身边之前还坐着人,这会儿却空空的椅子,问了句:“不对啊!灵犀哪儿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