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23章 如果二夫人在,该多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如果叶家的计划成了,你信不信,到时候他们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你。”白鹤染的声音幽幽而起,听得白兴言毛骨悚然,可他又不得不承认白鹤染说的都是事实。

    “或许这样的结局你自己也曾想过,可惜你已经下不了船了。”她站起身,将自己没喝完的那坛子酒也推到了白兴言面前。“喝吧,我不会杀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原谅了你。白兴言,你之于我,没有原谅可言,从你掐死我同胞哥哥的那一天起,从你逼死我母亲的那一天起,从你囚禁我十年又对我祖母痛下杀手的那一天起,咱们父女二人就已经结下了仇,还是解不开的仇。但是或许这一生你认命,我却不认,我从洛城回来就是为了复仇的,所有从前加之于我的,我都要一笔一笔讨要回来。”

    她告诉白兴言:“虽然父女已成仇,但是我也会替你报仇。威胁你的,祸害白家的,一个一个,我都要收拾。或许我会赶在你的利用价值被他们搜刮完之前将他们拔除,那样你就不用再被他们胁迫着度日,也不会因为没有了利用价值而被他们杀死。但你还是得死,因为你欠下的人命,实在是太多了。”

    白鹤染走了,带着一身药香,醒了白兴言的酒。

    可白兴言还是在哭,这是他这二十几年来唯一一次为自己痛哭,哭自己一步一步将一手好牌打了个稀烂。

    一个谎言扯下,这一生都需要用无数的谎言去不断圆满。在这个圆满的过程中,他已经不是他自己,只是一个为了圆谎而存在的傀儡,即便那个谎言巨坑需要一具又一具亲人的尸体去填,他也别无选择。

    这么多年来,他从不敢仔细去想这件事情,从来不敢认真去分析得失,他没有勇气去正视这一切,只能蒙着眼睛一步步往前走。可是前方道路上布满了刀子,刀尖儿向上,每走一步都扎脚,都带血,都剜心,他却不能停。因为一旦停了,已经踩在脚下的刀子就会整个刀身都没进肉里,废了他的脚,再要了他的命。

    可是就这样走到最后也是死路一条啊!

    白鹤染说得一点都没错,即便叶家的计划成了,叶家也绝对不会容忍他跟着一起享受胜利的果实,不会要他这个所谓的国丈活着碍眼。他只是一个工具,只是叶家想得到爵位的踏板,也是叶家这些年培养在外的钱庄。

    没错,是钱庄,自从红家起了势有了钱,大叶氏就将红家送进门来的财富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叶家和郭家去,供叶郭两家人挥霍,也供老太后养在外头那些私兵所用。

    他有时就想不明白,老太后一个女人,已经嫁进皇家还成了太后,是天下女人最高的地位了,她还折腾什么?为什么还要拼了命的扶植叶家?

    可后来渐渐地就明白一些了,有些人骨子里就流着权力的血脉,如果只安稳于现在的生活,只满足于太后这个位置,那她就没有任何奔头了,女人的尊荣到那里就是巅峰,再也没有前进的路。这对于老太后这种性格的人来说,无疑于等死。

    没有斗、没有继续向前的路,生命就没有了任何意义。所以即便她已经站在权力的巅峰,她也不想停下脚步,她还想给自己找事做,只有拼搏不止,生命才能不息。

    巅峰又如何?这座山头是巅峰,那她便培养另一座山,把叶家从一个小土包开始扶植,一步一步扶成巍峨高山,这才是老太后的快乐所在。

    白兴言很不幸,被拉到了一起开山的路上,这些年他一直都明白自己走的是一条死路,是在自掘坟墓。随着白惊鸿和白浩宸长大,他离坟墓就又近了一些。而他做得好不好,叶氏从白家拿走的财富多不多,于他来说也就仅仅是棺木能不能再华贵一点。

    可是华贵又能如何?人躺到里面,闭了眼,还能知道什么?

    他用力地嗅了嗅屋子里还散着的淡淡药香,那是他二女儿……不对,是他大女儿来过的痕迹。他想起白鹤染刚才说九皇子也要来下聘了,求娶的是红氏生的孩子。

    多好啊,两个女儿许给了两个最有权势的皇子,这才是他白家最该走的路,这才是他白家门弟最辉煌的时代。

    然而,他已经没有资格享受这种辉煌了,一旦那第一个秘密被揭开,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泡影,白家全族都将葬送在那个秘密之下。包括那两个女儿,十有也是活不成的。

    他害怕,不敢回头,泪痕还在脸上挂着,所有的道理他都懂,可是他却还得继续走自己的路。假装看不到真相,假装自己乐在其中,假装成一个为了滔天权势不要家族不认亲女的无心之人,忍受所有谩骂,继续在叶家这条大船上坐着。

    四周都是海洋,他下不去船,他不会游泳……

    白花颜如今住在风华院儿,这一直都是她最向往的地方,甚至直到现在她都感觉像场梦似的,每每醒来都会为自己能住在这个院子里而感到荣耀。

    即便现在的风华院没有从前那般华贵了,因为被君灵犀砸过之后,白家没有银子修复,这院子基本是她自己带着下人收拾的。屋子里值钱的摆件儿一样没有,从前白惊鸿留下的东西也没有一样是完好的,她只能将自己的东西搬过来。

    庶女的东西比不得嫡女,而现在她这个嫡女又得不到白惊鸿当初那些好物,白花颜所能拥有的,就只是风华院这个空壳子而已。

    眼下,白花颜正躺在床榻上,困,还睡不着,因为身上脸上都疼,那些被白鹤染抽出来的伤口似乎又开始流脓了,微微一动就疼得撕心裂肺。

    “五妹妹千万别动,伤口越扯动越不爱好,特别是这张脸,你可千千万不能再把它伤着。”说话的人是白浩宸,自从白花颜被抬回来之后,他是唯一一人肯来看望她的人。不但来看她,还带了糖果。此时,白浩宸就将手里的一块糖掰成了小块儿,小心翼翼地送到白花颜嘴边,“来,吃糖,嘴里甜着脸上就不疼了。”

    白花颜听话地张开口,吃了糖,甜甜的味道在嘴巴里蔓延开,伤口似乎真的不怎么疼了。

    虽然不明白这个大哥哥为何会来看她,但心里还是感激的。她一向没什么脑子,年龄又小,许多事情她根本就想不了多深远。就像眼下,她只觉得这个大哥哥还是有情有义的,她只想到对方来看她,是因为二人一起在大叶氏膝下长大,情份自然跟旁人不同。

    白花颜鼻子有些酸,从前许多回忆都浮了上来,她想起小时候白浩宸带着她和白惊鸿一起玩耍,经常会给她们糖果,也并没有因为她是庶女就给得少给得差,她跟白惊鸿拿到的糖果是一模一样的,大哥哥对她们的笑也是一模一样的。

    偶尔白惊鸿使小性子欺负她,也是这位大哥哥护着她,还对白惊鸿说要善待妹妹,妹妹是咱们的亲妹妹,咱们得对她好些。

    白惊鸿很听大哥哥的话,白浩宸一这样说,她就过来哄她了。

    “大哥哥。”白花颜开了口,声音哽咽,“我好想你,也想大姐姐和母亲。”

    这话一出口,更多的回忆涌上心来。她想起小时候小叶氏待她是比较苛刻的,总是会告诉她不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好像她在小叶氏面前做什么都不对。而每每这时大叶氏都会护着她,会跟小叶氏说花颜还小,小孩子哪里懂得那么多,你不要总是对她这样严格。

    小叶氏听大叶氏的话,大叶氏一这样说,她就不吱声了。

    白花颜哭了起来,“大哥哥,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个家里就只有母亲和大哥哥对我最好。大哥哥,为什么咱们家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姨娘会成为主母?咱们的母亲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再做主母了?大哥哥,如果母亲能够回来该有多好,大姐姐如果也能回来,该有多好。母亲绝对不会眼看着我挨打不管的,可是你看看我姨娘,她不管我,我在她眼皮子底下都能被人打成这样,她心里根本就没有我。”

    白浩宸点点头,“五妹妹,你心里的苦大哥都明白,母亲也明白。你说得对,如果今日换作母亲在场,如果母亲还是主母亲,她一定不会让你挨这个打,她就是自己拦在你身前自己挨了打,也绝对不会让那些鞭子抽在你的身上。可是你也不能怪三夫人,她怀着身孕,肚子里怀着父亲希望的嫡子呢,她不能为了你葬送了这个孩子呀!我听到大夫说,那很有可能是个男胎,你如何去跟一个男胎抗衡?”

    “所以白千娇说得没错。”白花颜紧紧地握住了拳,“她有了儿子就不在乎我这个女儿了,何且我又不是在她跟前长大,她对我根本就没有多少感情。叶三这个毒妇,为了一个还没成形的胎儿,连亲生女儿的命都不顾了,她的心怎么那么狠啊?这样的人怎么配为我国公府的主母?国公府的主母就应该是二夫人啊!就应该是我们的母亲啊!”

    白花颜声声控诉,却不知,她的这些话,已然悉数落尽她生母的耳朵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