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24章 三夫人的打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叶氏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风华院儿,院子里跪了一地的下人,一个个吓得脸都白了,一句话都不敢说。三夫人来时就不许她们通传,眼下五小姐的话她们都听得清清楚楚,三夫人更是全都听进了耳朵里,一定伤心透了。

    其实对于这些下人来说,她们跟白花颜的心思一样,并不喜欢三夫人做主母。因为三夫人曾是一个妾,还是叶家的庶女,这样的主母实在不够气派。庶女的格局终究是不够大的,从前的二夫人即便也只是假模假样地做做样子,但也会把文国公府在表面上维护的很好,绝不会让人一眼就挑出错来。

    可是小叶氏就不同了。

    庶女做事小里小气,再加上管不了公中帐房,所以侍候三夫人和五小姐的这些下人们,除了每月的例银之外,几乎拿不到赏钱。谁愿意跟着没有钱的主子呢?

    不只风华院儿的下人是这个心思,可以说眼下的文国公府里,除了二小姐的念昔院儿,红夫人和四小姐的引霞院儿,以及老夫人的锦荣院儿之外,其它院子里的奴才都过得十分清苦。例银是有限的,做人奴仆的其实就靠着主子的打赏存些家底儿,如今打赏是给不起了,他们哪有油水可捞,谁愿过没有油水的日子呢?

    小叶氏一路捂着个肚子,心力交瘁地回到了自己屋里。跟着她一起往风华院去的丫鬟是双环,此时见主子这般模样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好言相劝:“夫人想开些,五小姐还小,她还不懂事,许多事情她看不清楚,您得好好教她才行。”

    小叶氏半靠在床榻上,有下人进端了一碗鸡汤进屋,双环将鸡汤接过来,喂了她几口,小叶氏就摆摆手不喝了。双环再劝:“无论如何还是身子要紧,夫人就算生五小姐的气,也得多顾着腹中胎儿。奴婢说句不中听的话,若五小姐真的不跟您一条心,您的将来不还是得拴在这个孩子的身上么!所以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保住他,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小叶氏看着眼前这碗汤,一脸的嫌弃:“我记得红氏怀小少爷的时候,每日以血燕进补。就是我怀着花颜时,隔上十日八日也能用上一次白燕,三个月后便可进阿胶。可是你看看现在,他们居然只给我喝鸡汤,甚至连乌鸡都不是。我如今好歹也是一代侯爵府的主母,这样的事说出去岂不是要将人笑死,我的脸该往哪儿搁?”

    她说着这事就来气,身子一起一伏的,吓得双环赶紧按住她的手急着道:“夫人千万别动气,万一动气伤了这孩子,您今后可就连眼下这样的日子都过不上了。难道您还想过从前那样的日子吗?您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上,难不成还要因为一时动气被打回原型?”

    小叶氏心里咯噔一声,是啊,她怎么忘了,她比不得她的姐姐,大叶氏是叶家的嫡女,更是老太后的亲侄女,那情份和地位都是不同的。她如今上位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叶家觉得她是个现成的人选,推上一把能直接用了。可若她自己不争气,叶家随时都可以换人,叶家女儿那么多,年轻貌美的也那么多,不是不能再送一个或是两个到白家来。

    她能靠的是什么?母族的支持吗?夫君的宠爱吗?不,她能靠的只有肚子里这个孩子。若这一胎能拼出个男孩来,她才能真正的在这座府里站住脚,叶家也会觉得她更有用。用一个白家的孩子来取代段家的白浩宸,这样更能拿得住白兴言的心,也更加的名正言顺。

    “双环。”小叶氏将鸡汤接过来,一饮而尽,“你说,叶家为什么一定要巴着白家?以前是为了文国公这个世袭的爵位,那现在呢?现在爵位虽然还在,可是已经不可能再世袭了,叶家还图白家什么?他们为什么依然看中文国公?”

    这是她一直以来都疑惑的一件事情,就像她说的,以前为了爵位世袭,这还能说得通。可是现在呢?为了白兴言这个人吗?怎么可能,叶家又不是傻子,他们难道看不出白兴言半斤八两?白兴言如今这个样子,能为叶家做什么?

    对此双环也是摇头,“奴婢到底就是个婢女,又能有多少见识呢?三夫人您都看不透的事情,奴婢又如何能够看透。不过奴婢想,既然叶家在明知白家已经失了爵位世袭制的情况下依然没有放弃,那就说明文国公府肯定还是有用的。只是这个用处叶家知道,咱们不知道罢了。所以如今咱们能做的,就是配合家族将国公府紧紧握在手里,至于其它的,那就不是咱们能操心得了的了。”

    小叶氏点点头,自嘲地苦笑了一下,“也是,我就是叶家一个庶女,叶家虽为我母族,可我哪里有资格却问母族究竟是怎么想的。我只能按着他们的要求按部就班地走下去,要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不让我做的我一样也不能做。这些我都无所谓,真的,我不在意这些。我在意的是我的亲生女儿竟跟别人一条心,认人为母,反过来却将我满心的关爱全部践踏。”

    提到白花颜,小叶氏气得又开始哆嗦,双环叹了一声,“夫人您又激动了。”

    小叶氏摆摆手,没用她再多说,自己就调整好了情绪。她不能动怒,不能伤了肚子里这个孩子,双环说得没错,这个孩子才是她真正的指望。至于白花颜,没用的,从小不养在身边,都谈不上离心,因为心根本就没有合过。

    “其实夫人也不必将五小姐想得那样不堪,她就是那个脾气,一生起气来什么话都往外说,但实际上有口无心,兴许明日一早就忘了,五小姐没有那么多心机的。”

    可小叶氏却摇头,“人都是会隐藏的,你怎么就能断定早上那一出不是她故意演出来的苦肉计?她是想用这种方式将我拖下水,踹下主母之位,然后将她心心念念的母亲给请回来。双环,这就是她隐藏的一面,用平日里那副没有心机的模样,藏住了她叵测。人都是这样的,就像你……”她突然瞪向双环,声音阴沉起来,“你跟了我姐姐那么多年,她可曾会想到有一天你会背叛?可曾会想到你在她失势之后立即倒戈,还帮着我让她失势的速度加了快?”

    面对这样的责问,双环并没有生气,她甚至一点儿都不意外。她只是告诉小叶氏:“三夫人是个聪明人,奴婢从来没想过您会一点不藏私的接纳我,也从来不奢望您对我推心置腹。是,我是在二夫人失势之后做了选择,来到了您的身边,成为了您的奴婢。但是我没有背叛,因为我从来就不是她的奴婢,我是叶家的奴婢,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叶家。您也是叶家的人,我听从主家意愿重新做了选择,这又有什么错?”

    小叶氏沉了沉心,点头道:“的确,你没有背叛,你对叶家忠心耿耿。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也失势了呢?你是不是也会对我落井下石?只是到了那时,你还有谁可以选择?”

    双环笑了,“三夫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自然是会听从叶家的吩咐,再去服侍下一任主子。而那下一任主子,我相信一定还会是叶家的人。”

    小叶氏不再说话了,是啊,她刚刚还想着这个事呢,这会儿怎么又忘了。

    叶家还有备选的人,她这一代没有了还会有下一代,无数新鲜血液输送进来,源源不断。直到他们达成目的,直到榨干白家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虽然她还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利用价值到底是什么,可是她却明白,依如今的形势来看,保住白兴言才能保住她自己,至于叶家,一味的听话不是聪明人所为,她没有得到她姐姐大叶氏那么些好处,她也没有太后做靠山,所以她的命运也并不是只能紧紧跟叶家捆绑在一起。

    相反的,如果能够摆脱叶家控制,凭她自己的心智和手段以及肚子里这个孩子,她是可以将这个主母的位置一直坐下去的。叶家庶女和文国公府主母之间,毫无疑问她得选择后者。

    小叶氏想,如今后宅妾室稀薄,是时候为白兴言再充盈些家室了。只是新的妾室,绝对不能再跟叶家和郭家有半点关系。最主要的,新人必须得掌握在她的手里。

    这一晚,白鹤染睡得并不好,也不怎么的,竟是十分想念君慕凛。明明才分开没几个时辰,却开始后悔自己将人赶走,不让他再夜半入宅,搅她好梦。

    她也替白偿言感到惋惜,明明是好好的一生,却活成了如今这副模样。明明是好好的一家人,却过成了如今这个样子。她不知道当年白兴言究竟犯了什么错,但如果没有当初那个错误,是不是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次日清晨,白鹤染接到了一张宴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