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25章 百花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宴贴是冷若南送来的,邀请她参加五日后的京城百花会。

    白鹤染有点儿不太明白百花会是个什么东西,迎春告诉她:“百花会每年都办,是京中贵族家里的小姐们自发举办的,大约都在花开得最美的盛夏,也有选在初秋的,地点在京郊的山林里。其实百花会也不是什么宴会,只是大家一起出城赏花,再选摘一些花枝采回来,各自烹花茶。但这个烹茶就有些讲究,还会排出名次来,一二三名都有相应的奖赏。”

    白鹤染听着就皱眉,“赏花就赏花,烹茶作甚?还排名次,这不是变相的比试么。不过比出名次来又有什么意义?就为了奖赏?既是京中贵族千金小姐,不差这些个奖赏吧?”

    迎春笑着说:“奖赏自然是不差的,但她们差这个名头。哪年的百花会除了女子参加之外,也会吸引许多贵公子的关注,名次在前的自然是能够得到更多公子少爷们的青睐,名声也好听些。不过小姐您都是跟十殿下订了亲的人,不差这个。”

    “就是。不去了,这种聚会没意思,且都是些女孩子,很容易发生口角。”白鹤染将贴子放到一旁,不想再理会。不过又想了想,忽然兴起一个念头来,她问迎春:“参加百花会的一定得是每家的嫡女吗?庶女行不行?”

    迎春点点头,“也行的,这个聚会到没什么嫡庶之分,只要受到邀请的都可以参加。”

    “受到邀请?受谁的邀请?”她再看了看贴子,确定邀请人是冷若南,“受她的邀请?”

    “既然今年的贴子是冷家小姐下的,那肯定是这一年的主办者就是她了。百花会没有固定的主办人,是京中小姐们轮流举办的,今年想必轮到冷家小姐了。”

    白鹤染点点头,“那就好办了,回头跟冷若南说一声,让她给燕语也送一张贴子来。”

    迎春一愣,“三小姐?您的意思是让三小姐去?”

    “她去才是最合适的,若能拔得头筹,兴许就会有优秀的公子关注到她。接触的人多了,她兴许就不会一门心思吊在那五殿下身上。说实话,她如果亲近于我这我很高兴,可是她对五殿下的那番心思又让我很为难。与其为难,莫不如多给她一些选择的机会,小孩子嘛,兴许见识的人多了,就把那只狐狸给忘了。”

    迎春觉得她这个想法有些过于美好了,“三小姐虽是庶女,可她的婚事还得老爷做主。如今咱们家能由着他做主的也就只剩下三小姐和五小姐了,老爷是不会撒手的。”

    白鹤染耸耸肩,“事在人为,撤不撤手也由不得他。”

    迎春想想也是,老爷在这府里越来越没有发言权了,还理他作甚。于是道:“那行,奴婢回头往冷府去一趟,跟冷小姐再讨一张宴贴。小姐您今日什么打算?”

    结果还不等白鹤染琢磨自己的打算呢,就有下人乐呵呵地来报:“小姐,十殿下到了,在前院儿等着您呢!”

    白鹤染心头一动,想起昨夜思念,也想起离分开时君慕凛说起今日会光明正大地过来看她,一时间竟有些小小期待。她太了解那个魔头的性子了,此番到府,应该不只是看望那么简单,说不定会有惊喜。

    事实证明,她的确了解君慕凛,惊喜那是一定的,且这个惊喜还替她解决了一件大事。

    此时国公府的前院甚是热闹,十皇子亲自登门,白兴言自然是亲自相迎。哪怕他昨夜把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还哭得到现在眼睛都跟个桃儿似的,他依然没有忘了礼数,带着一众妻妾子女赶到前院跪拜相迎。

    只是迎归迎,许多人心里都是忐忑的,特别是小叶氏,昨日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眼下她真怀疑这十皇子是来给白鹤染出气的。

    白兴言也紧张,昨天晚上白鹤染在他这儿什么都没问出来,那会不会十皇子是来帮着继续问的?一旦真的是冲着这事儿来的,面对这个混世魔王的审问,他说是不说?如果不说会不会被带到阎王殿去?面对阎王殿的十八层地域,他受得住吗?

    白兴言的脑门子冒汗了,君慕凛这会儿正坐在前院儿枣树底下的藤椅上,二郎腿翘着,一双眼直盯着白兴言,眼睛里紫色的光忽深忽浅地闪烁着,面上似笑非笑,盯得白兴言心里头阵阵发慌。偏偏他还纳闷地问了句:“文国公,你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吗?怎的见了本王吓成这样?说说,是杀人了还是叛国了,本王看在染染的面子上,或许可以从轻发落。”

    白兴言身子都发抖,他这个文国公当得实在太窝囊,好像在所有人面前都直不起腰来。

    “十殿下说笑了,微臣没有害怕,只是昨夜喝多了酒,身子有些不适。”他避重就轻,想将杀人叛国的话题给岔过去,说完还吩咐身边下人,“有没有去叫二小姐?赶紧再去催催。”

    看着下人一路小跑又去请人,君慕凛笑了笑,“国公爷用不着催染染,天气热,她走得急了就会出汗,一出汗就难受,而本王不愿让她难受。所以她就慢慢的来,反正本王今日不需要去营里练兵,闲得很,等上一天也是行的。”

    白兴言又是一哆嗦,心说你等一天,我这个心就得提着一天。你这尊瘟神还是赶紧走吧!

    可是君慕凛就是打定了主意跟这儿耗着,不但自己耗着,还让白家一众人也跟着一起耗。

    不过他还是有分寸的,也是有选择的,比如说他看到红氏也在人群里跪着,于是赶紧起身往前走了几步,虽然也没到跟前,但是对于一向生人勿近的十皇子来说,这已经是很难得的礼遇了。何况人家还难得地和颜悦色,甚至身子还微微低了些,正正经经、认认真真地跟红氏说:“红夫人快快请起,咱们今后都是一家人,用不着行如此大礼。”

    红氏也是受宠若惊啊!想说我还是跪吧,但又觉得这样太驳十皇子的面子,人家这是给她脸面,她要是不承这个情也不好。再者,她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本来就是给自己和女儿涨脸的事,娇情给谁看呢?

    于是她冲着君慕凛弯了弯身,“臣妇谢十殿下。”然后利落大方地站了起来。

    小叶氏看着这一幕,暗里咬了咬牙,心里极不是滋味。她听说了一些白蓁蓁跟九皇子的事,当初郭家的大小姐杀上门来的时候,她也是眼睁睁看着九皇子将白蓁蓁给救下来的。只是没有想到,那个传闻中阎王一般的皇子,居然真的选择了白蓁蓁。

    君慕凛见红氏已经起了身,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又回到枣树底下坐着。只是坐着归坐着,一双紫眼睛却一点儿都不闲着,一会儿瞅瞅这个,一会儿瞅瞅那个,瞅得白家上下心惊胆战。

    白兴言多希望白鹤染能来得快一点,然后你们俩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让全家人都跟这儿提着心跪着。可白鹤染她来得就是慢,先前那个去催请的下人都回来了,白鹤染却没跟着一起来,白兴言听到那下人说:“回禀老爷,二小姐说了,要沐浴更衣后再过来,让您先招待着十殿下。二小姐还说了,十殿下往常也不怎么登门,这好不容易来一趟,老爷可千万别怠慢了。二小姐又说,十殿下……脾气不是太好,老爷您说话做事得讲究分寸,要是把平日里对她的那个态度拿出来对待十殿下,怕是要,要倒霉。”

    白兴言听得脑子嗡嗡的,什么叫要倒霉?什么叫平时对她的那个态度?他平时对白鹤染是个什么态度?

    他仔细回想,阵阵绝望。似乎还真的没有过好态度……

    这话君慕凛也听着了,正阴阳怪气地问他:“白兴言,你平时都是怎么待我们家染染的?本王将媳妇儿留在你文国公府,你就是这么给我侍候的?人怎么也胖不起来这个事儿本王还没跟你好好清算呢,眼下又整出个态度问题,你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多毛病?”

    白兴言一脑门子冷汗,赶紧解释:“回十殿下,阿染她就是那个体质,怎么吃都不长肉。不信您可以问问她院子里的下人,她那边有小灶间,还有厨子,连老夫人院儿里常做的肉饼都叫她的厨子学了去,她真的亏不着嘴。至于不长肉,其实女孩子都不怎么喜欢长肉,她们认为清瘦一些更好看。对,更好看。”

    “更好看吗?”君慕凛摇摇头,“本王真不觉得好看。姑娘家嘛,还是身上有点儿肉才可爱,本王就喜欢身上有点儿肉的,怎么,白兴言你这是在质疑本王的眼光?”

    “不不不,微臣不敢,万万不敢。”

    “恩,不敢就好。”他冷哼,“别跟本王扯那些没用的,阿染为何吃不胖你自己心里应该最有数。要不是在家里被苛虐了十多年,她的身子至于孱弱到今日这般?至于不管怎么补都补不回血色来?你看看她那张小脸,终日煞白,你看着都不觉心里有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