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29章 如果小叶氏没有孩子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笑这个四妹妹:“至于乐成这样么?”

    白蓁蓁得意地道:“当然至于。姐,你不觉得一座府里只有一位女主人很过瘾么?你的尊王府也是这般,以后我的慎王府也是这样,看来天底下的男人还是有靠谱的。”

    白鹤染点头,“从这件事情上来看,他们两个的确是靠谱。”

    前院儿一团喜气,站在角落里的那一位却已经气到几近扭曲。

    那位不是别的,正是被白鹤染抽了一顿鞭子,这会儿要靠两个丫鬟搀扶着才能勉强站得住的白花颜。

    丫鬟青草劝她:“五小姐,咱们还是回吧,大夫说您的脸怕见风,风一吹就好得更慢了。二小姐眼尖,万一一会儿发现您在这里又要发怒,那可怎么办啊?”

    白花颜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你胆小怕事,要不是本小姐现在身边没有得力的人,要不是安秀死了,你以为你会回到我身边来侍候?我就该继续留你替安秀扫院子,简直晦气!”

    当初白花颜得了安秀,便是让青草替了那安秀的差,留在园子里扫地,安秀则被提拔到到了她身边去。后来是安秀到白鹤染跟前作死,被管家白顺杖毙了,白花颜身边一时无人可用,只好又把青草给找了回来。

    青草被骂得不敢吱声了,另一个新来的丫鬟得水赶紧把话接了过来:“青草,五小姐如今正在气头上,你总这样压着不让干这个不让干那个,万一把小姐给气闷坏了,谁负得了这个责任?咱们小姐是嫡女,是老爷今后的指望,就算三夫人生了儿子又如何?儿子最多也就是继承个家产,女儿才是真正有出息的,才是能飞上枝头做凤凰的!”

    得水说这些话时,注意留意着白花颜的神情,见白花颜并没有反驳,便知道这位五小姐是听进去了的,也是对她的说法十分认同的。于是她更得意了,“四小姐这就是一时风光,估且就让她先风光着,后头谁输谁赢还不一定的。别以为说什么慎王府里就一位女主子这样的话很让人感动,感动值几个钱呢?谁见过只有一位皇后的后宫?皇家子嗣不要绵延的吗?她白蓁蓁就算不停地生,一辈子又能生几个?看看当今皇上又有多少位皇子和公主?所以啊,九殿下说出了这样的话,就意味着他跟皇位基本就已经无缘了。嫁给一个跟皇位无缘的皇子,有什么好风光的,咱们就更不需要嫉妒了。”

    青草听得是一愣一愣的,但也不得不承认得水说得还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可是再看白花颜,却有些琢磨不透这位五小姐的心思了。

    这是个什么表情啊?也不像刚刚的怨恨,更不像听了得水分析之后的释怀,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之后突然悲伤起来,悲伤中还带着隐隐的不甘。

    但是这种不甘很快就褪了去,神情又恢复正常。她赞扬得水:“是个长脑子的丫头,这番道理分析得极好。从前我还一直介怀母亲肚子里那个孩子,总是担心怕是个男胎。可是你说得对,男胎又如何?不过也就是继承文国公府罢了,难道他还能继承皇位去?哼,区区一座文国公府有什么好稀罕的,真不知道他们盼着男胎有什么用。”

    话是这样说,可是一提到小叶氏,白花颜还是一脸的恨意。再瞅瞅院子里红氏又哭笑的样子,她就更恨。

    “别人的娘都能给自己的孩子带来富贵荣华,我的娘给我带来的却只是十年的庶女生涯。如今可算是翻身了,结果我这个嫡女却做得跟从前的白惊鸿截然不同。你们想想从前的大小姐,再看看现在的我,哪里有嫡女的样子?白家对我公平吗?”

    青草想说大小姐当初之所以过得好,那是因为二小姐还没翻身,后来二小姐翻了身怎么样了?大小姐还不是被送进了水牢。也不知道如今是死是活。

    可得这话她没说,因为得水抢着开了口道:“错不在五小姐,奴婢说句大不敬的话,如今的三夫人就及不上从前二夫人的那种魄力,也没有二夫人那么硬的底气,就是人往那儿一站,二夫人雍容华贵,三夫人却又瘦又矮。虽然人年轻些,可是因为肤色没有二夫人白,气势也是提不起来的。生母不提气,五小姐如何努力也始终是矮了半截儿。说到底,是三夫人拖了五小姐的后腿,这才导致五小姐如今在嫡女位子上坐得这般吃力。”

    青草皱了皱眉,“得水,怎么说三夫人也是当今的主母,更是五小姐的生母,咱们做下人的不好这样说的。”

    “那你觉得应该怎样说?”白花颜一眼瞪向了她,“青草,三夫人给你灌汤了?还是许了你什么好处?竟能让你如此替她说话?”

    青草吓一哆嗦,“没有,没有啊小姐,奴婢没有替她说话,奴婢只是……”

    “只是什么?我看你就是在替三夫人说话!”得水一见白花颜帮着她,立即得理不饶人,“我也知道她是主母,我也知道自己是做下人的不该讲究主子。可我是五小姐的下人,我不是三夫人的奴婢,我得事事处处都为着咱们五小姐着想。那你呢?你为谁着想?”

    青草都快哭了,“我自然也是要为五小姐着想的。”

    “那可真不见得。”得水冷哼一声,“昨儿个五小姐挨了打,我拼了命的护着,自己都挨了二小姐好几道鞭子。”她一边说一边挽起袖子,果然,胳膊上好几道鞭痕,触目惊心。“你呢?你为何不护着五小姐?”

    青草都懵了,“我也护了呀!可是我……二小姐没打我……”她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解释真无力,她还想说昨儿个明明得水你比谁躲得都远,根本就没敢上前,胳膊上的鞭痕哪来的?

    可是白花颜当时被打傻了,根本就不记得谁护了自己谁没护自己。眼下看到得水身上有鞭伤,而青草又吱吱唔唔的,便认为一定是青草撒谎。

    她心里头本就有气,干脆伸手去掐青草的胳膊,一下一下专往上臂里头的嫩肉处掐。青草疼得掉眼泪,却又不敢大声叫,每一个都是煎熬。

    终于,白花颜掐完了,青草已经蹲到地上疼得起不来。白花颜也不理她,整个人都趴在得水身上,由得水背着她往回走。

    这得水今年十七岁,算是个大丫鬟了,身材比白花颜高出不少。干脆就将白花颜背到背上往风华院儿走,一边走还一边说:“五小姐真是受了太多委屈了,有些话奴婢知道不该说,可是奴婢实在是替小姐您不值。您说您一个嫡女,生生过成了现在这副样子,真的,说句不好听的,这日子过的还不如从前做庶女的时候。从前您在二夫人膝下的日子多好,虽名为庶女,可是二夫人不但是您的嫡母,还是您的姨母,谁敢欺负您?就是大小姐和大少爷也是当您是亲妹妹对待。再看看如今,您真是……被三夫人拖累惨了。”

    白花颜听着这些话,又想起昨天晚上白浩宸来看她时说的那些话。

    是啊,这嫡女的日子还不如从前做庶女的时候,自己的亲娘当嫡母,还不如姨母当嫡母的时候,这上哪说理去?归根结底还是她的亲娘不行,一个庶女出身,没有气度,没有本事,关键待她还不好。这样的嫡母要了还有何用?这样的嫡女做了还有什么意思?

    得水偏偏头,似感觉到白花颜心中所想,于是继续刺激她:“小姐,您认为大小姐关在宫中水牢这么久,真的还有命活吗?”

    白花颜一愣,“你的意思是说,她已经死了?”白惊鸿死了?也不知为什么,一说起这个事她就有些心慌,她怕那人死不了,只要死不了,早晚是会回来跟她争嫡女这个位置的。

    “现在应该还没死,因为如果死了的话宫里一定会有消息传过来。但人扔到那种地方,死不死那都是早晚的事,指不定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臭虫,身无寸缕苟延残喘。总之,她肯定是回不来了,所以现在就算是二夫人还是嫡母,她唯一的指望也就只能是小姐您。所以奴婢才说真是可惜,如果二夫人还是嫡母时大小姐出事,没准儿五小姐您现在已经熬出头了。”

    “现在也不晚啊!”白花颜终于把这个话给说了出来,“白惊鸿死了,大叶氏不是还在么。只要大叶氏重新坐了嫡母,我的日子就绝不会如现在这般难熬。得水,你是个聪明的丫头,你帮我想想法子,看有什么法子能让二夫人重新上位。如今的这位三夫人,还是回去做她的姨娘才是适合的。”

    风华院儿到了,得水将白花颜放到床榻上,自己也累得直喘粗气。“想要三夫人再回去做姨娘,这谈何容易啊!如今她肚子里怀着孩子,很有可能是个男婴,若真给老爷生了儿子,那可就是嫡子,老爷是不可能再改主母的。”

    白花颜听了这话心思一动,因为孩子?那如果没有了这个孩子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