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34章 当年的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兴言的冷汗已经湿透了整个后背,他突然意识到白鹤染说的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他死了,南郊那位也死了,这一切就死无对证,白家安全了,当年那个嫡子的仇也报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绝对相信白鹤染干得出来这种事,弑父,对旁人来说十罪不赦之事,对白鹤染来说似乎不会产生任何心理负担。这个孩子打从洛城回来之后就全变了,而他与这个孩子之间的亲情,也在这十几年的岁月里消磨殆尽。

    是亲无情,唯恨无期。

    “阿染,你……”白兴言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才一恍神的工夫,却发现原本站在面前的女儿居然不见了,整座大殿再没有白鹤染的身影,就只剩下远远站着的几个宫人。

    他的脑子嗡地一声炸了起来,拔腿就往殿外跑,才出了殿门就看到白鹤染跟李贤妃正面对面站着。李贤妃老了,曾经的如狐媚态如今也只能勉强辨出三分来。

    白兴言已经许多年都没有见过这个人了,传闻二十多年前,天和帝独宠贵妃,以至宫中众多妃嫔遭到冷遇,就连当今的皇后娘娘亦是如此。

    可唯有李贤妃反应最为强烈,她因爱生恨,因为失宠,而将这份怒意全部都发泄到了自己的孩子身上。她毒打五皇子,鞭抽、针刺、炮烙,几乎无所不用其极。后来若不是皇上将这个儿子从怡合宫里救了出来,怕是早晚有一天他会被自己的亲娘给打死。

    人人都说李贤妃疯了,也有人说李贤妃病了,这一病就是二十几年,很快就从一个媚态一身的艳美宠妃变成了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的老太婆。

    虽然仔细看去,眉眼间年轻的样子还在,可谁又会那样仔细去看她呢?所有人对于过去那位媚艳惊人的李贤妃的怀念,都集中在了五皇子身上。因为那五皇子的样子像足了他的母亲,就像一只狐狸,勾魂摄魄,让男男女女都逃不过狐狸灿然一笑。

    当年的李贤妃不是最好看的,但却是最让人难以拒绝的,有人说,贤妃娘娘不管笑与不笑,只要她往那儿一站,你的魂儿就会不自觉地被勾了去。那是一只成了精的狐狸,任何人都逃不过狐狸精的迷惑。

    他白兴言,也没能逃得过去。

    白兴言记得很清楚,那次宫宴是大年的宫宴,当时他还不是文国公,但因父亲抱恙,所以许多事情都是由他来做。而他阄是凭着自己的学识才干硬生生挤入朝堂,成为了朝堂之上的中坚力量。也正是这样的本事和魄力,让他的父亲在最后的时刻不得不把这个爵位传给他。

    那一年他也才二十多岁,正是年轻气盛,意气风发之时。

    大年宫宴父亲依然没来,来的是他白兴言。

    文国公府从他祖父那一辈起就不问朝政了,甚至太祖父那会儿就已经在朝堂的边缘徘徊,直到他父亲那一代彻底跟朝廷划清了关系,朝中再没有他白家的地位。

    但是白家还是有野心的,还是力求上进的,他的父亲不只一次表示过,如果有一天白家出了好儿郎,定要复了文国公府的鼎盛辉煌,定要让文国公府像祖辈奠定基业时那样,成为东泰大地无人敢小觑的存在。

    白兴言就是为着这个目标一直在努力着,他学识出众,他甚至在十九岁那年下场参加了科考。没走任何门路,没需要任何帮助,只因为父亲顶着个文国公的爵位给他免了童生试。他就带着个书童背着个书篓,从老家洛城一路考起,经过乡试、会试,最后考进京城参加殿试,最后竟让他闯入一甲,摘取了探花。

    这一下可谓是在上都城内出了大名气,毕竟侯爵府的后代从来都没有参加科考的,特别是白家这种世袭制的侯爵府。爵位代代承袭,后代子孙根本不需要任何努力就可以锦衣玉食,谁还愿意费这个劲吃这个苦?

    可是白兴言偏就没走那个寻常路,他去科考了,还拿下了探花,后又因老国公爷身子不太好,故而皇上直接召他入宫,虽没担职,但文国公在朝堂之上也是仅排在左右丞相后面的,地位可见一斑。

    那些年的白兴言盛及一时,上都城内人人提直这位探花郎都是赞不绝口,再加上白家的基因好,女儿美貌男儿俊郎,一时间,媒婆都踏破了门槛,就为了给白兴言说一门好亲事。

    可是白兴言当初眼光极高,谁都看不上,自认为要娶就娶最好的,还得娶对自己、对白家最有用的,否则娶了就是白娶,相当于浪费了一个正妻之位。

    至于娶进门来的这个人是否真心喜欢,那并不是关键。不喜欢正妻还有小妾,正妻只是用来巩固门楣,小妾才该是娇美动人与他情真意切的女子。

    他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来选妻,可惜还没等他选到呢,就在那一年的宫宴上,他就遇着了一个狐狸精般摄人魂魄的女人,竟是让他只看了一眼就移不开目光,心随着眼珠子一起掉在了那个狐狸精的身上。

    他看到的人正是李贤妃,李贤妃大他几岁,又已入宫为人妇,在男女之事上自然更加通透。而她当初也是有一颗不安份的心,因为得了宠幸,尝到了美妙滋味,可是后宫妃嫔实在太多,天和帝又不是那种贪恋女色的君主。政务繁多,有时还需御驾亲征,这就让这位美艳的狐狸精女人愈发的不满起来。

    这种不满起初只是藏在心里,毕竟后宫森严,她能看到的男人不多,除了侍卫就是太医,都是皇帝跟前的人,她不敢动手。可直到那一晚她看到白兴言,活跃的心思就再也藏不住了。

    白兴言当时年轻,相貌堂堂,又意气风发,还是上都城内的风云人物。她曾几次偷听到宫女们的谈话,人人都对这位文国公府的大少爷爱慕不已,甚至还有宫女对其芳心暗许,暗暗发誓非他不嫁,哪怕做个奴婢也成。

    李贤妃那时候还不是妃位,只是个贵人,她的妃位是生下五皇子之后晋封的。

    白兴言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毕竟李贤妃那种狐狸精似的样貌真不是谁说避开就能避得开的。再加上当晚宫宴喝了点酒,竟稀里糊涂地在那双狐狸眼的勾摄之下就跟着人家走了。

    几度终于清醒,他当时吓得差点儿昏死过去,但恐惧的同时又对适才种种觉得回味无穷。再看当时的李贤妃,是那么的美艳动人,那么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曾有很长一段时间,白兴言都对李贤妃有着一种几近于崇拜般的爱慕,他甚至懊恼怎么没早点认识那个女人,怎么能让那个女人进了皇宫。如果她不进宫,该有多好,他一定将人娶回府里,什么正妻小妾,要什么给什么,把最好的都给他。

    那晚之后,他一直期待着再一次跟李贤妃见面,甚至每日进宫都幻想着能在哪一处角落跟她偶遇。然后她再将自己领回她的宫里,美梦再续。

    可惜,再也没有偶遇,反到是听到了李贤妃很得圣宠的消息,甚至皇上一连数日都召她侍寝,以至于皇后娘娘都奉劝皇上要保重龙体要紧了。

    白兴言好生失落,也好生妒忌,那段日子是他过得最灰暗的。

    后来由夏入秋,再到初冬,他听到了李贵人诞下皇五子,皇上高兴,晋为妃位,还赐封号为贤。白兴言当时也不怎么的,竟在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遍体生寒。

    因为李贤妃是早产,比预计的产期提前了整整一个月。而若按照如今这个产期,不是早产的话,那个孩子怀上的日子竟是跟宫宴那一晚十分吻合。

    这个念头让白兴言惊恐万分,那几日他加倍留意宫里的动静,不出十日,为李贤妃接生的太医抱病卸职,回老家安度余生。他当时就觉事情不对劲了,于是派配悄悄去追那位太医,结果发现太医才出京城就被人刺杀。

    据说李贤妃之所以早产,是因为宫女打碎了一个盘子,给惊着了。

    白兴言很长一段日子里都活着深深的恐惧中,都活在对这个孩子的无数猜想中。

    不过还好,一连数年,都平安无事,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位五皇子一天天长大,据说生得十分像李贤妃,都有着一双狐狸眼,好看极了。

    但后来贵妃专宠,李贤妃虽得了儿子却也失了宠爱,于是发了失心疯,不但整个人疯疯癫癫的,还经常虐打亲生儿子,将小小的五皇子折磨得不成人型。

    再后来,他娶妻淳于蓝,纳美妾红氏,接文国公爵位,日子过得是风生水起,好不快活。

    于是渐渐地就把那个事儿给忘了,甚至自欺欺人地以为太医的死只是个意外,许是被人谋财害命。毕竟当了一辈子太医的人回乡时一定会带许多钱财。

    那些年他也是逍遥快活,娇妻美妾,娇妻又是番国郡主,其兄长又是国君一早就允诺的皇位继承者,相当于给了他一整个小国做靠山。他不但是东秦的文国公,还将是未来歌布国君的妹夫,这样的身世背景足以称得上一句显赫了,是他们白家上几代都没有过的辉煌。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叶家人找上门来的那一刻,嘎然而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