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40章 白家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为了自己的女儿敢跟娘娘吵架?她爹能干得出这么漂亮的事?

    白蓁蓁表示不信,可白鹤染却点了头,也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幽幽地道:“真是越来越像我亲爹了。”

    白蓁蓁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白兴言也是稀里糊涂,但他却知道这一定是白鹤染在奚落他。于是也不再言语,闷头回了自己的马车。

    他先前是从前宫门入宫的,入宫后马夫将车赶到百仪门这边来跟白鹤染的马车会合。这会儿两辆车一起离开,却是白鹤染在前,白兴言在后。

    刀光陪着马平川在外头赶车,听着马平川同他炫耀:“你看,我驯出来的这两匹马还不错吧?听听这蹄子落地的声音,多一致整齐,我敢说就是宫里的驯马师也比不上我。”

    对此刀光却是认同,的确,别说宫里,就是阎王殿的驯马师也达不到马平川对马匹的熟悉度,以及跟马匹沟通的能力。如果一定要比,兴许十殿下大营里的马师应该可以跟其较量一番,就是不知马平川驯几匹马没问题,驯营里的千军万马会不会也如此优秀。

    白鹤染坐在马车里轻轻叹息,白蓁蓁问她:“宫里到底什么情况?咱那爹好像不太正常呢?他怎么能说出要杀了五殿下给你报仇这么霸气的话来?没吃错药吧?”

    白鹤染轻哼,“这个父亲啊,我之前还报有一丝幻想,觉得他兴许会是块儿璞玉,可雕,可琢,雕琢好了没准儿还能成器。谁成想那就是个土灰渣子,除了扔掉,再没别的用处。真是枉费了我那么些口舌,要早知他如此立场不坚出尔反尔,我真是一句话都懒得同他说。”

    “到底说什么了?”白蓁蓁实在好奇,“真跟贤妃娘娘吵架了?他真的敢?”

    白鹤染闭目不语,任白蓁蓁再如何问都一句话也不说。渐渐地白蓁蓁也放弃了,索性不再问,自己搁那儿琢磨,也想着从她姐这里问不出究竟,一会儿回去就去问白兴言。这个爹是越来越不对劲了,再不敲打敲打,怕是整个家族都得被赔进去。

    白蓁蓁在琢磨,白鹤染其实也在琢磨,她是在琢磨如果白兴言跟李贤妃那档子事就是个阴谋,那么是什么人促成了这个阴谋?叶家吗?若是叶家的话,那么大叶氏小叶氏这姐妹俩嫁入白府就肯定不会是偶然,必是也早有安排。

    叶家如此处心积虑,算计了二十多年,几乎是盯准了文国公这个爵位,盯准了白家,究竟是为了什么?白家有什么值得他们图的东西?

    她思绪翻转,想起大叶氏曾经同她说起过,当初叶家将她嫁给段天和,为的是那枚传说中这片大陆最初连成土地时,孕育出来的传国玉玺。大叶氏一嫁为了玉玺,那么二嫁呢?在段家没图到的东西,自然就得到别处去图,段家说进献给了皇家,真的就献了?又或者说,献的根本就是假的,而真正的传国玉玺……

    她有点儿不敢往下想了,如果东西真在白家,那这一家子人装得可就太像了,连她都没有看出丝毫破绽来。

    如果玉玺不在白家,她就想不出其它的理由来解释叶家做的这些事情。

    真是费心思费脑子啊!白鹤染默默感叹,白家,究竟在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今日费心思的人很多,且不说那李贤妃回宫之后又搂着娃娃打哆嗦,就是见过自家哥哥一面的康嫔也是心中一直思量。她总觉得她哥哥今天很不对劲,可到底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这种感觉特别难受,搞得她晚膳都没用几口就搁在那儿再吃不下了。

    六公主君长宁看着康嫔心事重重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问:“母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听闻下晌那会儿,大舅舅和李贤妃在昭仁宫大殿外吵了起来,李贤妃很是歇斯底里,大舅舅情绪也很是激动,母妃是被这件事扰了心绪?”

    康嫔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到是问了刚进屋来的宫女霜英:“打听到什么没有?”

    霜英摇摇头:“奴婢打听到的消息跟六公主说的差不多,再具体的就没人知晓了。”

    君长宁不解,“都没打听着他们吵架的内容?不应该啊!昭仁宫那么多宫人,总也该听到一句两句的,你就一句有价值的内容都没打听出来?”

    霜英也是无奈,“能打听到的无外乎就是贤妃娘娘因为五殿下的事闹到了昭仁宫,想来应该是听闻国公爷入宫来谢恩,她不死心,又想去碰碰运气。结果国公爷并没给她面子,两人吵得很凶,但下晌不是下起雷雨么,他们吵架那会儿正好在打惊雷,雷声盖过了吵架的声音,当真就是没有人听到他们都吵了些什么。”

    君长宁听得直皱眉,“就这么巧?罢了罢了,想来就是听到了也不过就是那李贤妃为五哥的事要个说法而已,还能有什么多余的。母妃,你说那白鹤染哪来那么大的底气,竟敢对五哥下手,她疯了不成?就不怕连累整个白家都遭殃?五哥可是皇子啊!”

    康嫔轻哼一声,“皇子又如何?每个皇子在你父皇心里头的份量都是不一样的。你那位表妹背后站着的是老十,她当然可以为所欲为。只是……”只是总觉得李贤妃跟白兴言吵的这一架里头另有隐情,这是一种直觉,没凭没据,所以也不好多说。

    康嫔闭了嘴,任君长宁再多问她也不再说话。她太大了解自己的女儿了,君长宁不是个能守得住秘密的人,也不是个顶聪明的姑娘,事情说得太多,怕是一个不小心就坏在她手里,所以不如不说。

    霜英主动转了话题,不再提及李贤妃,到是说起她打听到的另一件事:“奴婢听说白老夫人去了二老爷家里住,似乎是在府邸跟国公爷闹翻了。有下人透过来消息,说五小姐大闹祠堂,不但砸坏了当年大夫人淳于氏的牌位,还怒砸了老太爷的牌位。这一下就将老夫人给惹火了,连带着将国公爷也记恨上,干脆跟着二老爷一起回了小白府。”

    霜英说着,将得自白府那头的消息都跟康嫔和君长宁说了一遍,包括二爷一家在主宅受辱之事,一字不差地讲了出来。

    白明珠虽已入宫多年,但娘家总还有那么几个相熟的下人,平日里施点儿小恩小惠,就能将府里的事情知道个一清二楚。

    这些年这样的事情都是霜英在做,从前不过就是大夫人多风光,大小姐和大少爷多得宠这些事情。可自打白鹤染从洛城回来之后,得自白府的消息那真是一次比一次精彩。

    君长宁极不喜白花颜,听了霜英的话她马上就把眉毛拧了起来,一脸的嫌恶,“庶女就是庶女,一辈子上不去台面儿!真不明白大舅舅是怎么想的,居然能将二夫人赶下堂,将那小叶氏给扶了上来,还让白花颜这种贱胚子当了嫡女,简直是贻笑大方。”

    康嫔看了她一眼,提醒道:“你也只是个庶女。”

    “我怎么能跟她一样。”君长宁哼了哼,“我就算是庶,也是庶公主,跟臣子家的庶女如何能一样?我知道母妃喜欢小叶氏更盛过大叶氏,因为她能在您面前低声下气俯首称臣,从前的大叶氏可是没给过咱们这样大的脸面。不过她也是因为自己没本事,所以才肯低头,要一个没本事的主母,就算再听话又有何用?想要听话养奴才就行了,主母是得能成事的。”

    “你怎就知道她不能成事?”康嫔有些烦躁,“你大舅舅既然这样做,便是有他的一番安排。长宁你记住,咱们除了白家没有别的靠山,只有你大舅舅好了,咱们才能跟着一起好。”

    “咱们能得着什么好?”君长宁今日火气也是有点儿大,“我已经十七岁了,母妃以为我还能在您身边留几年?从小您就告诉我,说只有母族强大了我的婚事才有人做主,否则就只有和亲一条路可选。如今我在宫里挨到十七岁,我觉得已经挨不住了。咱们的母族不但没有越来越强,反而越来越衰。母妃,您觉得我还能撑到几时?”

    康嫔眼里流露出悲光,她也不知道能撑到几时,从前就想着只要白家能为她们母女说上话,将来她就可以将女儿留在身边,嫁在京都,不必走上和亲这条路。

    这些年皇上一直在观望,一直没有给君长宁指婚,她总以为是皇上也舍不得嫁女儿。可是她提了几门京中的亲事,皇上也没有同意过,如今君长宁已经十七岁,她也觉得这事儿怕是拖不下去了,保不齐哪一天就突然一道婚旨赐下来,且绝对不会是京城。

    君长宁有些失落地走了,霜英也没再说什么,默默退了出去。她本就是专门帮着白明珠盯稍做事的,侍候的活儿她基本不管。

    霜英离开后,近侍宫女德林走了进来,俯在康嫔耳边小声地说:“方才奴婢去提糕点,听到几个大太监说,二公主怕是要不好了。”

    康嫔一愣,“你说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