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41章 不是还有一个公主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东秦皇族一共七位公主,其中大公主嫁在京都,有自己的公主府,六公主七公主待嫁,其余几位都为了和亲被送到了不同的地方。

    这是皇室公主的悲哀,她们从一出生就注定了要走上一条跟母族越来越远的路,和亲几乎是她们统一的命运,如大公主那般能嫁在京都,那是极个别的。

    东秦的二公主君无瑕远嫁寒甘,那已是差不多二十年之前的事情了。那是东秦第一个远嫁的公主,虽然时隔多年,可是每每提起这位二公主来,人们还是能够想起那一日天和帝嫁女,德妃娘娘哭得整个皇宫都听得见。可即便是这样哭,依然改变不了女儿远嫁的命运。

    那一日,德妃亲手为二公主盖上了喜帕,目送二公主出宫,自此一病不起,一直拖到二公主平安到了寒甘,成婚之后第一封手书寄回京都,方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天和帝感怀德妃,死后追封其为贵妃。可是再高的位份,再多的荣耀又有什么用呢?女儿远嫁,就像割掉了母亲心头的一块儿肉,特别是当寒甘来迎亲之人将一块猪肉掉在钩子上递给德妃时,人人都记得德妃当时的样子。堂堂一宫主位,竟抱着那块生猪肉哭得撕心裂肺。

    那叫离娘肉,是寒甘之地成婚的传统,寓意将娘亲的心头肉带走,再用一块猪肉去填补割下心头肉时留下的那块疤。

    可是猪肉怎么能跟心头肉比?德妃明白,她的心头肉是再也回不来的了。

    二公主出嫁那年,白明珠刚刚进宫,才入宫不到三个月就经历了这么一场公主和亲。

    那次二公主的出嫁,给了白明珠这一生中最大的震撼,特别是德妃的一句话,更是让她坚定了只有母族兴旺,她将来在这宫里才有一席之地的信念。

    德妃说:为什么只嫁我的女儿?还不是因为我的背后没有母族撑腰!不然那么多成年的公主,为何单挑我的无瑕?

    白明珠记住了这个话,所以她一门心思希望哥哥上进,希望将来哥哥能为她和她的孩子撑腰。直到四年后她真的生下女儿,这种依赖之心就更加强烈。

    “二公主怎么不好了?”白明珠的声音有些颤抖,也不知为何,这个消息让她有些害怕。

    德林说:“奴婢听那几个老太监言语,说是寒甘的书信刚到,说是二公主自打生下小王子后身子一直就不好,数月前染了风寒,拖到现在已经快油尽灯枯了。”

    白明珠心里突突地打起哆嗦来,刚刚还在想君长宁的婚事,这转眼就听到了二公主油尽灯枯的消息,这是在预示着什么吗?失了一个二公主,那寒甘会不会又生了再度和亲之想?

    “从北寒之地传书信入京需要多少时日?”白明珠算计着这个脚程,“八百里加急,也得走上两个月吧?”

    德林知她心意,轻叹了声:“不止。寒甘跟东秦之间还隔着一座雪山,极难翻,据说当年二公主下嫁时,马车就差点儿翻在雪山上。如此算来,就算八百里加急,最快也得三个多月,更何况还不是八百里加急。娘娘,奴婢说句犯上的话,写书信时油尽灯枯,书信今日才到,怕是人已经……”

    “肯定是没了。”白明珠站起身来,在屋子里不停地走来走去,终于忍不住又将霜英叫了进来,“快去打听一下寒甘的书信上都写了些什么,除了二公主的事之外还说什么没有。”

    霜英点头去了,德林问她:“娘娘是不是在担心六公主?”

    白明珠重叹了一声,“是啊,长宁十七岁了,已经过了许嫁的年龄,你说那寒甘会不会不知足,会不会继续再要一位东秦的公主?”

    德林赶紧安慰:“娘娘别想太多了,应该不会的,寒甘国君都快六十了,还有什么脸要娶咱们东秦的公主。就算为了国事,皇上也不会将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一个老头子,那样岂不是要被天下人嗤笑?咱们皇上是很要面子的。”

    白明珠觉得这话也有道理,提着的心总算是微微放下一些,可到底还没全放下来,“那位小王子还不满两岁吧?快六十了还能让二公主生下小王子,想来那寒甘国君也是个不服老的人。更何况就算他自己不娶,他不是还有儿子呢么,万一要替储君求娶我们又该如何?”

    再晚些时候,霜英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是:“寒甘的书信是跟着东秦线人的密报一直进的京,奴婢打听了殿前的个小太监,据那小太监说皇上大怒,因为线报传来的消息上说,二公主根本就不是因为生下小王子亏损了身子,而是因为年初那会儿经历了一次小产,身子是在那次小产中亏下的。好像说那次小产是被寒甘国君施暴毒打所致,具体的那小太监也没听见太多,总之皇上这会儿正在发怒,扬言要灭了寒甘,连陈皇后都劝不住。”

    白明珠急了,“这有什么可劝的,要打就打啊!那小国多年生事,东秦已经搭进去了一个二公主,如今人被祸害成这样难不成还留着他们?”

    下人们都没有说话,渐渐地白明珠也冷静了下来。

    仗不是说打就能打的,皇上也就是盛怒之下才能这样说话。那寒甘跟东秦隔着座雪山呢,哪是那么容易说打就打的,单是东秦将士翻过那雪山就得折损不少,再到北寒之地作战,就算是十皇子手底下的精兵,怕也很难有所发挥。

    到是寒甘人翻越东秦更容易些,因为他们习惯了在雪地里往来行走,那座雪山对东秦来说是难以翻越的屏障,可是对于寒甘人来说也就是个平常山脉而已,想过来太容易了。

    所以东秦多年以来一直派重兵驻守北疆,防的就是寒甘人觊觎中原大地,起兵作乱。

    “不能打就还得和。”白明珠的心又沉了下去,“国君太老,还可以用储君来和,总之他们若是有这个心思,总会想出办法来。如今在家的公主就只剩下长宁和嫡公主了,可是嫡公主才十三岁,还没及笄,自然是嫁不得的,那就只有我的长宁了……”

    白明珠越想越闹心,再联想起刚刚的白兴言,就更是郁闷了。她等了这么多年,她这个哥哥怎的这样不争气,这么多年了都还没有壮大起势力,到头来她们母女还是无依无靠。

    德林见自家主子这副样子,试探地提了句:“也不见得一定就要和亲,毕竟二公主还给那寒甘国君留下了两位王子和一位公主呢!再说,就算要和亲,咱们东蓁也不是只有六公主和嫡公主,不是还有一个天赐公主吗?”

    白明珠停住了一直打转的脚步,眼睛也随之一亮。

    是啊,还有一个天赐公主呢!那白鹤染也是跟皇上叫一声父皇,跟皇后叫一声母后的。若真要和亲,凭什么她不能为东秦尽一份力?

    霜英听了这话却皱起眉来,“天赐公主已经被赐婚给了十殿下,那十殿下可不是好说话的主,要是真把主意打到她身上,万一惹恼了他们,怕是不好收场了。”

    德林听后也不吱声了,十殿下身后是千军万马,是东秦三分之二的兵权。他还有个亲哥哥九殿下,手握阎王殿,断官家生死。还有个一向都跟他们亲近的四殿下,看似什么都没有,可那是灵云先生的关门弟子,灵云先生威震整个江湖啊!

    哪一个是她们惹得起的?

    白明珠脸色愈发难看了。

    相比起这些人的多思多虑,去了小白府的老夫人日子过得到是不错。谈氏在经了白鹤染的调理之后,原本被白花颜撞得差点儿滑掉的胎更稳了许多,胎位还比原来更正了,这让谈氏和二老爷白兴武都是万分惊喜,每日里都将白鹤染挂在嘴边,赞个不停。

    白千娇虽然性子别扭了些,对主宅那边的诚见极大,对她娘肚子里又怀了个男胎更不是个滋味,一天到晚就担心着弟弟出生自己失宠。但不管怎么说,别人让她不喜,这次白鹤染却相当于她的恩人,不但救了她,还给她出了气,她只要一想到白鹤染把白花颜抽得跟个血人似的,心里就特别的痛快。

    于是她爹娘夸白鹤染,她就也跟着夸,老夫人还就爱听他们夸白鹤染,这下子搞得小白府一天到晚是其乐融融,日子过得别提多顺心。

    谈氏这人心不坏,就是嘴不好,也总得理不饶人。虽然白鹤染救了她,但她却是把个小叶氏和白花颜给记恨在心里了,一到不骂三遍都跟没过似的,还偏就爱在老夫人耳边念叨。

    不但念叨小叶氏母女,还念叨白兴言,话里话外就是当初不该将爵位传给他,现在遭罪了吧,搞得一府的老夫人都要到分了家的二儿子府上过日子。

    老夫人虽然觉得谈氏说话难听,但也无法反驳,毕竟人家说得都是事实。但她还是告诉谈氏:“爵位是老头子传的,我一个妇道人家做不了主,但我却知道,如果爵位传给了老二,怕是你们两口子都活不到今天。”

    谈氏想想主宅那边一出出的事儿,也知道老夫人不是危言耸听,这种话便也不怎么提了。

    不过该八卦还是得八卦的,不然她挺着个大肚子实在太无聊。于是婆媳二人开始就白蓁蓁的婚事美滋滋地谈论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