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42章 专业人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回府之后白鹤染直接进了药屋,白蓁蓁从皇宫里出来后原本是要去找九皇子的,却因实在放心不下她爹跟李贤妃对质,干脆哪儿也没去,就坐在马车里等消息。

    眼下消息也等到了,慎王府也去不成了,因为天都要黑了。

    红氏告诉她:“如今是有了婚约的人,再大晚上的往男人家里跑,就显得太不矜持。”

    她觉得也是这个理,便干脆哪都没去,留在家里翻看那些送过来的聘礼。

    到是红氏听说了白鹤染在药屋,便赶了白浩轩过去跟着学习。

    白浩轩自从下决心跟着他二姐姐学医,每日几乎是一有空闲就会翻阅医书,有时还会让白蓁蓁带上他一块儿到今生阁去,就是天赐书院也去了几回,从东宫元那里获取了不少经验。

    专注医理药理,平常的功课自然就会落下一些,红氏对此到是不怎么在意,毕竟在文国公府的这些年,早已看惯了官场诸事,她绝不想儿子将来走仕途,混入那个大染缸。

    至于教书先生那头,白浩轩是庶子,白兴言从来只看重府里的大少爷,对这位小少爷的功课不说不闻不问吧,也是甚少打听。所以他也懒得多说,每日教完该教的,每月领银子,其它的他也不管。

    白浩轩到时,白鹤染正在按方抓药。见他来了便招招手:“来得正好,二姐姐还愁没帮手呢!”说着将手里的药方递给白浩轩,“按照方子抓药,抓二十份,然后研磨。”

    白浩轩很开心,乐呵呵地去抓药了。

    白鹤染则坐到了桌前,继续调制已经研磨好的那些药材。但其实这些东西不是当药用的,而是她为即将开张的胭脂铺准备的第一批胭脂。

    经过宫里那些妃嫔们的试用之后,白鹤染的胭脂算是在京都上流圈子里一炮打响了。

    毕竟那些妃嫔们都有亲眷,偶有入宫请安的,都会明显地看出自家娘娘那张脸的变化。

    就算不是碰巧要入宫请安,娘娘们为了炫耀自己的脸,也会主动向娘家女眷发出邀请。

    这一来二去的,人们很快就得知是天赐公主研制出了新的胭脂水粉,且很快就会取代原先的芬芳阁,正式对外售卖了。

    人们很高兴,一来以前的芬芳阁是真坑人,二来是白鹤染这个天赐公主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口碑实在是太好了。再加上有以皇后为首的宫中妃嫔的试用,谁能不相信这些胭脂水粉的功效呢!

    于是不等开张,订单就一笔接一笔的送到府上,眼前这一摞子订单就是今日回府时管家白顺拿给她的,据说都是这一天送到的,还问她接不接,不接的话明儿退回去。

    白鹤染当然要接,开胭脂铺就是为了赚钱,让后妃们试用也就是为了获取上流资源。如今资源已经送上门,哪有再拒之门外的道理。

    只是订单实在有点儿多,就算有白浩轩帮忙依然进度很慢。

    迎春还在外头忙活没回来呢,天都黑了也不好将小厮叫进来做事,于是白鹤染想了想,出门叫了个院儿里的丫鬟:“你往香园去一趟,将三小姐叫过来,就说我有事找她。”

    白浩轩听到她如此吩咐,就知道一定是叫人帮忙,于是也张罗着要去叫把白蓁蓁叫来。却被白鹤染拦了,“我若没猜错的话,你姐这会儿肯定是在清点聘礼,做她的待嫁美梦,咱们就别去打扰。何况她明早还要去今生阁,咱们这边要是要忙大半宿呢!”

    白浩轩明白了她的意思,又回屋去继续挑捡药材。

    外头还有个小丫鬟挎着个篮子在摘捡花朵,白鹤染头些日子就命人在药屋外头开了几块地,移栽了不少花草,就是为了做胭脂用的。

    药材有商家供货,但做胭脂用的却需得是新鲜的花木,除了就进种植,也没别的更好方法。当然,现种肯定是来不及,所以这些花草都是从山间移栽过来的,好就好在这个季节山里姹紫嫣红,是花开得最好的时节。

    摘捡花枝的丫鬟名唤山茶,是念昔院儿初立时买进府来的那一批,因擅长伺弄花草,便自荐过来这边帮忙。白鹤染对最初那一批人还是比较信任的,这边的花园便交给山茶来管着。

    这会儿听说小姐需要人手帮忙,山茶便将院儿里的丫鬟也叫了几个过来。

    很快地,白燕语也到了。一见白鹤染这架式便知是被抓壮丁,于是二话不说,带着自己的丫鬟立春投入到了胭脂的制作中。

    但其实她们这些人也不会什么手艺,甚至都不如已经能识得大半药材的白浩轩。所以她们做得最多的就是研磨,将白浩轩挑配出来的药材研磨成粉,再按着白鹤染的吩咐将山茶摘回来的花朵榨成花汁,然后分门别类放置好,等待白鹤染取用。

    当然,除了这些,研磨好的药粉有些需要熬成浓汤,于是还有两个丫鬟专门负责熬制。

    有了这些人的帮忙,白鹤染这边的进度就很快了。

    白燕语眼瞅着她将各种材料按着一定的比例混配,手法娴熟,动作极快,几乎是一气呵成,一瓶瓶做好的液状胭脂很快就封了瓶,宣告完成。

    当然还有更多非液状的,有的调制好之后要烘干,然后二次三次研磨,直到磨成白面一般的细粉。还有的做成膏状,半干半湿装在半个巴掌大的小瓷盒子里,各种颜色都有。

    她对这些到是感兴趣,于是将手里的活交给立春,主动过来跟白鹤染说:“二姐姐或许听说过我那个唱戏的外公,不但会唱戏,还做得一手好香料,我以前眼他学过做香粉,不如二姐姐你再指点我一下,我做着你一起来做吧!”

    白鹤染一拍额头,“对啊,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呢!你跟林姨娘身上总带着各种香味儿,想来不是去外头采买回来的,肯定是自己做的,这手艺你该比我强才是。”

    白燕语赶紧摆手,“跟别人比肯定要强些,但跟二姐姐比就不行了。我适才看你做这些东西,怕是上都城里最好的制香师都及不上你。最主要的是,二姐姐你做出来的这许多胭脂种类我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所以这个跟手艺熟练程度没什么关系,主要是见识短。”

    白鹤染拍拍她的肩,“多学多看就有见识了,你坐到我身边来,我先将比例教给你,至于手法你肯定都懂,无外乎就是装在什么样的容器里罢了。”

    白燕语点点头,的确,无论是制粉、制膏还是制水,手艺她都会,欠缺的是比例的掌握。

    有了白燕语的加入,效率就非常高了,偏偏这丫头还上瘾,到了后半夜,其它人都被白鹤染打发去休息了,偏偏白燕语不走,干脆从研磨到熬制都自己来,最后她把白鹤染都给熬困了,自己还精神的不行。

    白鹤染直接就在药屋里睡下,从天蒙蒙亮时开始睡,一直睡到巳时半才醒来。结果一睁眼,白燕语还在那儿搅和香膏呢!

    她不得不佩服这人的精神头儿,也不得不感叹还真是得多发掘每个人的长处,白燕语这调香的手艺绝对称得上是专业了,再加上她有药方比例,这一瓶瓶胭脂水粉做出来,简直堪称完美,甚至做到后来比她先前做出的那些还要漂亮。

    她起身,拿起白燕语做出的成品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连连点头,“真不错。”

    白燕语很高兴,“我没给二姐姐拖后腿就行。姐,还有别的方子吗?我多学一些,往后我就帮你做胭脂吧!我听说你以后要把作坊都搬到天赐镇那边去,那胭脂作坊带我一个行吗?我也搬到镇上去住,天天帮你做胭脂。”

    她说这话时眼里闪动着兴奋的光,白鹤染看得出,这是真喜欢这一行。再想想,其实也不难理解,女孩子家家的,对于化妆品这种东西原本就是难以抗拒的。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就没有女人不研究化妆品,甚少有女人会对香粉香水之类的东西抗拒。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白燕语从小就被那林寒生往媚之一态上培养着,在这方面肯定下了不少功夫。

    “你帮我做胭脂我肯定是欢迎的,但不能把你搬到天赐镇去。”白鹤染告诉她,“不只是你,蓁蓁、浩轩,一个我都不能带走。这座国公府里,我能带走的也就只是我这念昔院儿里的人,其它人若是跟着我走了,那无异于分家。到时不只是父亲,祖母那头肯定也不干的。”

    白燕语有些泄气,“真的不能去吗?二姐姐,我不喜欢这个家,相比起整日在这府里闷着,我到是更喜欢外公来的时候,我跟姨娘能住在戏班子里,至少有自由。”

    白鹤染想了想,说:“虽然不能去天赐镇长住,但偶尔往返还是可以的,府上原本也没有不让你们出去逛逛的规矩。再者,我住在天赐镇,你们打着探亲的名号偶尔小住,祖母也不会说什么。不过,燕语,若你愿意留在上都城,我可以给你个事情做一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