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67章 给媳妇儿报仇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家的事情闹得太大了,白燕语带着一众人等在衙门告状,白鹤染进宫哭诉,十皇子君慕凛送走了未婚妻后,二话不说直接去了上都府衙门。

    韩天刚知道,这位爷是来给未来媳妇儿报仇来了,他不敢拦,也没想拦,就看着十皇子走进大牢,将已经关在那里的叶家二老爷叶成铭揪着衣领子就拖了出来。

    混世魔王急了眼,那燃起的怒火就算是神水也无法浇熄的。一众衙役看着十皇子将那叶成铭拎到刑房,亲自往架子上一绑,自己则去摘了挂在墙上的刑具。

    那是一根带着倒刺的鞭子,十皇子把那它在辣椒水里涮了涮,照着叶成铭就抽了起来。

    牢头儿给数着呢,一共抽了五十鞭,抽完之后叶家二老爷基本就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牢头心惊,硬着头皮问了句:“这人万一要是死了,怎么报?”

    十皇子一双紫眸瞪了过去,“怎么死的就怎么报!小爷我连打死个人的权力都没有了?”

    牢头再不敢言语,干脆也不管叶成铭的死活,还把涮鞭子剩下的辣椒水往他身上一泼,该死的叶老二,疼死你算了!居然敢对天赐公主动手,落到他手里也是命。

    原来这牢头同白鹤染也是有些渊源的,前些日子亲娘病重,他一个小小牢头,平日里连府尹大人的面都见不着,就是这么小的官儿能指望他有多少俸禄?大夫说想治好这病且得费银子了,没个百八十两都挡不住,保不齐还得用参,那就更贵了。

    牢头无奈之下带着家里所有的银两去了今生阁,结果人家今生阁只收了三两银子的诊金就把这病给看好了。今早上他出来的时候,老太太正在院儿里给花剪枝呢,啥毛病也没有了。

    他念着今生阁的好,自然也就打心眼儿里将天赐公主视为恩人,如今打他恩人的王八蛋落他手里了,那还能有好?

    反正是死是活有十殿下担着,他也不必对这叶老二客气。

    于是,还留着几口气的叶成铭在十皇子走了之后,又遭到了第二轮殴打,直把他给打得就剩下最后半口气了牢头才罢休。

    其实白鹤染不是这么告诉君慕凛的,她是说让君慕凛直接去叶家,可君慕凛纵是再听媳妇儿的,这种时候也得先把这口气给出了,不然还不得憋屈死。

    当他到了叶府坐进叶府厅堂时,叶家在场众人就觉着这位十皇子身上带着一股子血腥气,十分冲鼻子,像是刚大开杀戒一般。再瞅瞅袍子角,可不还沾着血迹么!

    大老爷叶成仁头上冒了汗,这一进门就带着血,可不是好兆头啊!

    “叶家,说说吧,鞭抽本王未婚妻,这事儿怎么算?”

    叶成仁一哆嗦,他也是刚得到消息,说二老爷在南郊冷家庄门口情绪失控,一鞭子把天赐公主的胳膊给抽开了花。这正琢磨如何补救呢,没想到十殿下就找上门儿来了。

    “殿下,这兴许是……是误会。”叶成仁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只好先扯了这么一句用来延缓时间,待他再好好想想该怎么答。

    然而他忘了自己面对着的是什么人了,这是混世魔王十皇子,一个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还喜怒无常的可怕人物。一句“是误会”才刚出口,突然就感觉眼前那像有什么东西闪过,可再瞅瞅,厅堂里任何事物都未变,人也未变,十殿下还好端端坐在椅子上呢!

    莫非是眼花了?可是为何手臂这么疼呢?

    他偏过头去,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脸都白了。原来自己的胳膊上不知何时开了一道血口子,有手腕到指尖那么长,像是被利器所划,划得极深,胳膊稍微动动就疼,这不像是皮外伤,分明是一刀划到了骨头上。

    血不停地往下淌,叶成仁疼得冒汗,嘴唇也发白,这种时候就算没看到行凶之人他也猜到肯定是十皇子动的手了,不由得问了句:“殿下这是何意?”

    君慕凛答得很干脆:“啊,这都是误会,误会。”

    叶成仁知道这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也不敢多说话,真怕这位爷一急眼把他给剁了。

    但是不说又不行,人家还等着回话呢!

    此时的叶成仁是又疼又生气,他用手紧紧捂着自己受伤的地方,整个叶家没一个人敢上前来给他包扎的。他是万没想到自己的二弟竟会如此冲动,再怎么样也不能动手打人,都那么大岁数的人了,谁先动手谁就输的道理不懂吗?还有叶娇美,府里养到十七岁,就养成这个德行?老二一家到底是怎么教的?

    他不想管他二弟的死活了,眼下这种情况十皇子分明是发了怒,再保怕是他自己都得搭进去。于是叶成仁开口道:“庶民打公主是大罪,殿下要打要罚都行,我叶家都认。”

    君慕凛点点头,“如此甚好,想来本王抽了他一顿你们叶家也是没有疑议的。那咱们就来说说另一桩事,说说你们从白家盗走多少银子,再说说你们如何私吞了本王未来丈母娘的嫁妆。叶家啊叶家,你们是不是当我东秦律法是摆着好看的?当本王也是摆着好看的?本王的正妃连同她一家就随便你们揉搓欺负?”

    这个叶成仁可不敢认了,于是赶紧道:“十殿下明查,叶家从未偷过白家的东西,那些都是白家主动送过来的,毕竟两家是亲戚,有个往来走动也是正常。”

    “正常?”君慕凛挑眉,“正常怎么还把帐目做成两种呢?一种明帐一种暗帐,暗帐上记着这些年抬到叶家多少银子,明帐上则是把这些银子寻了别的出处洗得个干干净净。叶成仁,你当本王是傻子吗?你们家亲威之间正常往来是这个样的?”

    叶成仁哑口无言,心里头又把大叶氏给骂了一万遍。这怎么他的弟弟妹妹们都这样没脑子,做帐还做两种,还留个暗帐,给谁看的?难不成真打算将来拿着那本暗帐来跟叶家要钱?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大叶氏也并不是无条件向着叶家的,人家也留了后手。

    “小人真不知竟还有这事,从前是花用白家不少银两,但因小人的妹妹是白家的主母,所以小人一直以为那些银两是妹妹和妹夫孝敬过来的,方才拿着。若早知妹妹在背后还需要为这些银两做帐洗白,小人一家是万万不会要一两银子的呀!”

    君慕凛都听笑了,这果然是弃车保帅啊!左右那大叶氏也是下堂之妻,没什么用了,所以连娘家人都落井下石,准备把所有罪过都推到她一个人身上?

    “那本王未来丈母娘的嫁妆又如何说?”他的一双紫眼睛眯了又眯,“本王看过帐册,那上头清清楚楚写着某年某月某日,送淳于氏嫁妆某物某物到叶府,由叶家的谁谁谁接收,当时还赞那物中原难见,也就是在淳于氏的嫁妆里才得见一二,实在难得。叶成仁,那上头可写着了你的名字,就是说你们叶家明明白白地知道那是淳于氏的嫁妆,却还是伸出爪子接着了,这叫什么?这叫知法犯法。”

    叶成仁脑门上冒的汗滴答一下掉到了地上,他实在想不明白大叶氏记这些东西到底有何用,到底是要干什么。这不是等着被人发现留下证据吗?

    眼下怎么办?人家来要了,还是十皇子亲自来的,难道要还?早都用光了,拿什么还啊?

    君慕凛坐在上首,看着这叶成仁的情绪变化,不由得冷哼,“不如,由本王来给你们出个主意?”

    叶成仁点点头,“请十殿下帮帮叶家。”

    “银子肯定是要还的,本王的主意便是,当初收了多少既然有帐那就好办,回头该多少银子给你叶家送个数目来,你们叶家按个数目给我往上翻两倍做赔,这事儿咱们就算完。”

    叶成仁一哆嗦,“两,两倍?”别说两倍,如数还也还不起啊!

    “三倍!”某人轻飘飘地扔了这么一句出来,可把叶成仁吓死了。

    “不不,不少不少,就两倍,我们叶家赔两倍!”

    “三倍。”君慕凛冷笑,“爷说过的话,从来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叶成仁心都哆嗦,却完全不敢再反驳了,“好,三倍!”他咬牙。

    君慕凛这才满意地点了头,然后站起身要走,却在临走时又道:“至于鞭抽天赐公主的事,本王报的是别人打我媳妇儿的仇,属于私事。但从天赐公主的身份来讲,这事儿还得公事公办。染染眼下已经进宫了,少不得还得父皇跟你们叶家要个说法,你且等着消息就成。”

    叶成仁都哭了,皇上?居然闹到了皇上跟前?也是,他们家老二不也是为女儿出头么。可白鹤染挨了打你找你爹白兴言啊,为啥要去找干爹啊?

    叶成仁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心里头更是有一团怒火在蓄势烧着,眼瞅着就要烧到顶点。

    君慕凛瞅着他这模样,笑得更加阴森。染染说过,别把叶家逼急了,免得他们狗急跳墙要起兵zào fǎn。

    可是zào fǎn,叶家敢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