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70章 儿子娶得到底是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的确是开始宰狼了,君慕凛同白鹤染说过,狼已经够肥够壮,且已到迟暮之年,再不宰怕哪天狼自己一闭眼一蹬腿,他们这些年可就白养了。

    于是白鹤染配合他的宰狼行动,这一刀,就割向了老太后的一个藏金窟。至于为何要找大叶氏去找,这也都是懵的。是因为她觉得大叶氏带着白惊鸿和白浩宸配合叶家做这一个局,也算是一个核心人物,对于这等核心人物,就算是为了拉拢或是稳固她们的忠心,主子也应该将一些重要的消息告知,如此才能更加紧密联系,更加让她们认为自己同主子是一伙的。

    当然,她也猜到老太后不可能把所有秘密都一个人担着,都这把年纪了,保养再好、再有从罗夜那里弄来的好药也驳不过天命。保不齐哪天突然就长睡不起,而她这辈子为之奋斗的东西却绝对不可以随着她的闭眼而不受她的掌控。

    所以白鹤染想,她必须得给自己留后手,以便真有那一天来临时,叶家不会乱,她囤的私兵营也不会乱。依然有人可以供他们吃喝,依然有人可以给他们导向。

    这也算是瞎猫碰着死耗子吧,白鹤染眼下还不知道,大叶氏真的就完全掌握着一处藏金窟的地点,以及机关解破的方法。

    “开始吧,一根根拔毛,一刀刀割口,一点点放血。”老皇帝的目光深邃起来,叶家,也是时候开始坍塌了。“你们国公府里那两个叶氏,你想如何处置?”他问白鹤染,“朕可是知道她们对你不怎么样,别说苛待,下死手都不是一次两次了。”

    白鹤染笑了,“是啊,我从洛城回来那一日可不就是被她们所害被推上山崖,这才遇着了十殿下。女儿眼下对这两位也有些打算,却不是父皇想的那样。动肯定是要动的,但却不是致命的动,而是要把她们的位置再给换回来。”

    她跟老皇帝说起自己的计划,眼见老皇帝发懵,这才为其解惑:“水牢里的那位不出现,我这心就始终不落地,天南海北去找吧,又太惹有眼目。所以我就想,不如让她自己出现吧!给她一个希望,让她看到自己的母亲重新站了起来,重新回到从前那种盛气凌人的模样,兴许就能觉得日子有盼头,肯定会主动联系的。”

    老皇帝听得连连点头,“你这主意甚好。”这个干女儿也甚好,未来儿媳妇更是甚好。

    天和帝如今对白鹤染是愈发的满意,这个姑娘,不但有一手高明的医术,竟还如此通谋略之道。最难得的是,这谋略全部施予敌对之人,跟他们家老十简直是天作之合。

    白鹤染离开始,天和帝看着那个倔强的背影,看着那个胳膊上被抽出那么那么深的一道血印子,却连眉毛也不皱一下的小姑娘,不由得想起那日白兴言哭啼啼地跪在大殿上,说自己的女儿也没了,不如就跟十殿下凑个冥婚,不图别的,就为了让十殿下在下面不孤单,身边有个人侍候。

    他当时心知肚明这白兴言是在拐着弯儿的跟皇家套亲戚呢,可最疼爱的儿子突然没了,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那个战神一般的儿子一向都是他最为倚重的,他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会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么一乱,也就顾不上去思考白兴言这个亲戚套成之后会如何,只想着确实是不能让儿子太孤单了,这才点了头。

    可没想到他儿子居然还活着,更没想到这个白家的丫头居然也还活着,且就在他打算叫人去退了这门亲事时,他的儿子居然告诉他,不许退,这个丫头必须娶。

    这让天和帝很是诧异,且直到今日都弄不明白,一向对女子有些过份敏感的老十,怎么就对这个丫头丝毫没有戒备?一点都不会有不适反应?

    到底是神医啊!老皇帝想,这兴许是把病给治好了,且还专门针对她自己制的。以至于老十现在除了对她之外,对其它不相干的女子还是会起敏症。

    老皇帝为儿子的转变找着理由,一挥叫,一道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只躬身,没有说话。

    老皇帝想了想,问道:“十殿下山林遇险那日,推天赐公主坠崖的人,去找找。找到了带进宫里来,朕有话要问。记着,此事暗中进行,任何人不许惊动,包括十殿下。”

    “遵令。”那人只得这两个字,然后又一闪身,不见了影子。

    都说白家嫡女白鹤染自洛城回京之后性情大变,他还听说有洛城白家的旁枝进京指认过,说如今这位二xiao jie并不是真正的二xiao jie,而是被人冒名顶替的。

    据说真正的白鹤染已经香消玉殒了,究竟是怎么死的没人知道。

    他不知传闻是真是假,但这个丫头的改变却是知晓一二的。

    短短三年,如此大的变化,这哪里是受了世外高人点化,这分明是被神仙收为弟子了。可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吗?他反正是不怎么信的,就算宫里设着佛光殿,供着大菩萨,他也是不怎么信真有神明一说的。

    这有可能是这个时代唯一一人不信神明之人,老皇帝只是在想,纵是他再喜欢那个丫头,有些事也是不能不合计的。

    当然,他合计的不是什么如果冒名顶替算不算欺君之类,更不是如果冒名顶替要不要取消婚约。他只是在想,不管那丫头是不是白家的闺女,她总是自己的干女儿,总也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所以她是白鹤染最好,不是的话,好歹也得知道究竟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这将来老十继位,皇后的家谱也是要入宗的,总得给那孩子真正的家一个公道吧?

    老皇帝是好心,然而后来怎么查都显示现在这位天赐公主,她的的确确就是当年白兴言同淳于蓝所生之女,如假包换的。这个结果直接导致不信奉神明的天和帝也开始相信有神明的存在,更是固执地认为白鹤染那一身医术武功还有头脑,都来自于神明的馈赠。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只说白鹤染出宫时,天都已经黑下来了。马平川的马车等在宫门口,刀光也来了,一见她带着迎春出了宫赶紧迎上前,面色焦急地问:“主子伤势如何?要不要紧?”

    白鹤染笑着摇头,“没事,早好了。”

    迎春却急得直跺脚,“怎么可能好了?那么长的一道血印子,衣裳都破了,太医鼓捣几下就能好了?什么医者不能自医,奴婢就不信!xiao jie,您回去之后可得记得给自己配一副那种一抹就好的药,咱的胳膊上绝不能留疤。”

    她点点头,“那是肯定的,叶家人还没资格在我身上留下疤痕。”

    几人上了马车,马平川一声鞭响,马车向着文国公府疾驰而去。

    对于白鹤染的受伤,刀光一直很懊恼,如果今日他坚持跟着一起去,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当然他更懊恼剑影,在白鹤染出来之前他就已经背着马平川训斥那个弟弟一顿了。

    可是弟弟也无辜,“你别这么激动好不好?那个猪一样的人怎么可能抽中咱们主子,分明就是主子故意给他抽的,这叫苦肉计,懂不懂?”

    刀光不懂,但他不懂的是苦肉计,对于自家主子的本事还是很懂的。于是也认同了剑影说的话,不再训斥。

    且说白鹤染回府,白兴言已经在前院儿摩拳擦掌地等了一下午了。这一下午他把这个女儿回来之后的各种可能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包括白鹤染大怒要查帐房,也包括白鹤染指着大叶氏鼻子让其还嫁妆,还包括白鹤染威胁他让他赶紧将府里的两个叶氏给赶回娘家去,更包括白鹤染翻脸无情,直接连他这个父亲也不要了,全部都扫地出门,她一人独占文国公府。

    总之,这一下午在白兴言的心里,简直是上演了一幕嫡女归来报仇雪恨的大戏。以至于想到最后连他自己都有点儿分不清楚哪些是幻想哪些是现实了,以至于白鹤染才一进门就看到她父亲伸手指着她,不停地咒骂:“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畜生,我都说了什么都听你的,你怎么还不依不饶的?冤有头债有主,谁拿了你的东西你找谁要去,你至于连你的亲生父亲也一起收拾吗?我是对不起你娘,可那是因为什么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以为我们已经可以讲和了,没想到你竟还是这般无情无义!”

    白鹤染都听懵了,这是什么情况?这爹今儿是不又被驴踢了?

    眼瞅着白鹤染一脸的迷茫,白兴言猛地一下清醒过来,不由得暗骂自己真是个bái chī。

    “阿染,都是为父不好,是为父冲动了,你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过,千万别往心里去。”

    她没往心里去,因为她知道,这爹是被害妄想症犯了,同时也说明这件事情给他的冲击力极大,以至于他都开始错乱,开始分不清什么是现实。

    这是很正常,因为这件事情事发突然,别说是白兴言,怕就是皇上也万没想到她今日进宫会带来这样一个消息。

    其实她不是进宫去告状的,她没那个哭爹喊娘告状找家长的习惯。叶成铭抽了她一鞭子,她大可以再抽回去,或者根本就不让对方抽到自己。

    可是这事儿必须要有个由头,再借着这个由头拉开序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