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76章 你见了本王哭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虽然白兴言对自己这个三女儿亲近白鹤染一事,颇有些微词,但这并不妨碍他依然同林氏这边常来常往。只为小叶氏有了身孕不能服侍他,红氏那头又太过凌厉,直接将他拒之门外,大叶氏一个下堂之妻,他厌烦都厌烦不过来,怎么可能找过去。

    所以他算来算去,也就剩下林氏这头能过来了。当然,府中这样的情况到也是让他生出些别的心思来,比如说,再寻几房小妾?

    这会儿林氏是坐在白燕语屋里的,白兴言不方便这三更半夜的闯进女儿房间,于是只在房门外住了脚,沉声喝道:“你们两个,给我出来!”

    林氏一哆嗦,可马上就调整好状态,眉目流转,瞬间就换上那种摄人心魄的千娇百媚之态。她起身往门外走去,走路的姿势都是摇摇摆摆,看得白燕语微微摇头。

    曾几何时,她同她的姨娘一样,也是这样走路,带着一身媚气一脸媚态,身上的布料越少越好,衣裳的腰枝更是掐得越细越好。从小林氏就告诉她这是女人的本钱,她以前也从来没觉得哪里不对劲过。

    可自从同白鹤染接触越来越多,她的心态竟也在这种接触中不由自主地发生了变化。她开始厌烦从前的自己,开始看不惯林氏扭动的腰臀,更受不了林氏在面对白兴言时,那种酥到骨子里的说话声音。何况,人家男人还并不因此而给她好脸色。

    她听到房门外传来父亲的低喝:“三更半夜不睡觉,跑来女儿房间嚼舌根子,我怎么听到你们在说五殿下?说他什么?”

    白燕语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她可真怕林氏把她喜欢五殿下的事给说出来,她一个小小庶女,如果让父亲知道她居然暗自觊觎皇子,还不知道要如何羞辱于她。

    好在林氏还知道轻重,知道保护自己的女儿,听得白兴言问了,就开口道:“老爷说什么呢?什么五殿下?您听错了,我们是在说六殿下。今日百花会上三xiao jie夺了个头名,六殿下赏了块玉佩给她,我们正在鉴赏呢!”

    林氏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感受,因为她发现,在自己说出是在谈论六殿下时,白兴言竟明显的松了口气。她实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松口气的,她之所以没提五皇子,那是因为有白燕语那个事,她心虚。可是对于白兴言来讲,五皇子和六皇子还有什么不同吗?

    林氏十分不解,不过也顾不上那么多,反正六皇子送东西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公开头的,这没什么好隐瞒,说了也就说了,兴许老爷心思一动,还真能就此事做做文章,为她的燕语求一门好姻缘。

    可白兴言的表现却让她失望了,人家直接大手的挥,闷声道:“有什么好鉴赏的,一个庶女,少想那些没用的事。她的将来家里自会有安排,你这个当姨娘的就别操那个闲心。”

    林氏有点儿不乐意,但还是娇滴滴地去哄白兴言开心了。毕竟如今这种局势下,只要笼络住老爷的心,她才能站得住脚,至于其它的,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急不得。

    白燕语心里很不好受,她已经听到了父亲的话,她的亲事家里会有安排,那会是什么安排呢?父亲始终记得自己是庶女,那庶女肯定就是为嫡女铺路的,白家的嫡女是白鹤染和白花颜,二姐姐自是不需要旁人铺路的,以父亲同二姐姐的关系,他也不可能会为那个女儿铺路,那么就剩下白花颜了。

    难不成要她为白花颜去铺路?凭什么?她绝对不干。

    白燕语放下手中缝了一多半的斗篷,告诉立春好好藏起来,别放在明面。

    立春按着前几日的藏法继续藏好,一转头,竟发现自家xiao jie已经出了屋子。她吓了一跳,赶紧追上前去,“xiao jie,都这个时辰了,您这是要上哪儿去?”

    “我到院子外头走走。”白燕语将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一个虚声的动作,再指指林氏的屋子,示意立春小声些,别让父亲听见。

    可实际上那屋的人根本听不见,因为每次白兴言到这边来,林氏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其进入状态。两人从来都不避讳下人,甚至也不避讳自己的女儿,就像现在,那屋子里的动静听得守夜的下人都脸通红,这让白燕语的脚步更加快了些。

    “xiao jie这是往哪儿走啊?”立春瞧着她越走越远,不由得担心起来。

    白燕语脚步依然很快,边走边说:“到府门外去,放心我不走远,我就在府门口坐一会儿。这府里憋得透不过气来,闻着味儿都觉得恶心。”

    她是受不了她爹和她姨娘的那股子劲儿了,从前不觉得如何,现在是越听越恶心。

    立春见实在劝不住,便也只能跟着一起去,本想着反zhèng fǔ门这时候也不会开,大不了到了前院儿再回来吧!

    可是真没想到,才一到前院儿就看到文国公府的大门正敞开着,还有一个身影坐在府门外头,正居中间,看起来有几分落寞。

    立春看到站在往前几步的迎春,赶紧跑了过去,“迎春姐姐,你怎么站在这里?”说着指了指外头坐着的人,“二xiao jie干嘛呢?”

    迎春到是不像她这么大惊小怪的,她对自家xiao jie的各种行为,早就习惯得不能再习惯了。半夜出来坐着算什么,有时候还上房坐着呢!更有时候还在院儿里的树枝上倒吊着呢!

    “散心呗。”迎春笑笑,“xiao jie说这叫呼吸新鲜空气。”说着话,冲着随后过来的白燕语行了礼,“奴婢给三xiao jie问安。”

    白燕语赶紧摆手,“迎春你不必同我这样客气,我也是睡不着,想出来转转。既然二姐姐在那,我就过去同她说说话,你们便在这里等等吧!”

    她留下立春,自个儿走出了府门。

    今晚守门的门房实在郁闷,一个二xiao jie搁这儿坐老半天了还没回去呢,这又来了个三xiao jie。这府里的xiao jie都什么毛病,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外头坐着?

    “二姐姐。”白燕语走到近前,“我同你一起坐一会儿行吗?”

    白鹤染冲她笑笑,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白燕语便挨着她坐了下来。

    但白鹤染不说话,一直过了好一会儿都没说话,白燕语忍不住了,想开口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却见巷子口转过来一辆马车,车轮滚动,声音在夜幕下显得十分突兀。

    白燕语有些担心,“这么晚了会是什么人?二姐姐,咱们还是回去吧?”

    白鹤染拍拍她的手背,“不怕,在自己家门口你怕什么呢?不管是什么人,这个时辰往这边来一定有他的道理,咱们估且看看,听听,全当解闷。”

    白燕语叹气,“有这样解闷的么?二姐姐你胆子真是大。”

    她确实是胆子大,但之所以没动,也是因为眼神好使,看到了那马车的车厢外头挂着的牌子上,赫然写着一个凌字。

    上都城敢用这个字的只有一家,那使是凌王府。这是五皇子到了。

    果不其然,马车停住,赶车的人正是五皇子的随侍,品松。

    品松也是不懂了,之前在学士府门口时,自家主子还拒绝了李家xiao jie的提议,说不会来找天赐公主治病。结果到了王府门口却不下车,反到让他将马车往国公府这边赶。

    真是,主子的心思猜不得,猜也猜不透。

    “这是……五殿下?”白燕语几乎傻了,她还以为自己眼瞎了,又或是心中执念太重,产生了幻觉。可待她揉揉眼睛再去看时,却真真地看到五皇子正在品松的搀扶下走下马车,还一步一步地朝着她这边走过来。

    不,不是朝着她走的,是朝着她二姐姐。可白燕语还是激动,自上次城隍庙一事过后,她还没有见过五皇子,只是听说他在阵法中被困数日,生机耗损,情况不是太好,可也没想到,竟会是这么不好。

    面色苍白,走路无力,就下马车都要下人的支撑才行。

    这还是她一眼就相中的那只狐狸吗?

    白燕语站起身来,一手捂住嘴巴,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到是把五皇子给弄得一愣。

    他看着这个对着自己捂嘴哭的小姑娘,想了老半天,终于恍然:“你是那日跟着一起去逛庙会的白家三xiao jie?”见白燕语还在哭,他微蹙了眉,“你见了本王哭什么?”

    到是很奇怪,这个小姑娘虽然在哭,一双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他,他心里到也生不出厌烦。不像是对着那李月茹,三句话不到头他就觉得烦躁。

    白鹤染还坐在府门口的台阶上,伸手扯了扯白燕语的袖子,“哎,他问你话呢!”

    白燕语这才回过神来,也知自己失态,可心里的难受劲儿却压不下去。便只能冲着五皇子俯了俯身,问安的话却是说不出了。

    五皇子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往前走了两步,站到距离白鹤染小两步远的位置,低头看她,“阿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