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81章 咱家还有主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兴言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孔家?韩府?

    小叶氏在边上扯了扯他,“老爷,咱们要不要先去叶府吊唁?您别误会,妾身不是急着去叶家,只是觉得老爷看着这些比较尴尬,妾身不想老爷尴尬。”

    白兴言顿时觉得小叶氏真是懂事,可是他并不想让小叶氏跟着去叶府,“你如今怀着身孕,吊唁逝者这种事怕不合适,再冲撞了孩子可不好,你还是在府里歇着吧!”

    小叶氏摇摇头,“妾身想陪老爷一起去,再说,妾身自从做了主母,还没有回过叶府。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要是不露面,怕叶家那边会有看法。再说……”她为难地往白鹤染那头看了一眼,“这件事情毕竟是因二xiao jie而起,妾身实在是怕叶家为难老爷,毕竟这些年叶家对老爷的施压太大了,妾身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所以妾身跟着去,万一那头怒火太盛,也能替老爷挡上一挡。”

    白兴言心里的感动劲儿就别提了,这就是小叶氏和大叶氏的区别。大叶氏一向仗着叶家和郭家做靠山,从未真正把他放在眼里过,甚至很多时候他都是害怕那个女人的。

    可是小叶氏就不同了,她是个小女子,会以夫君为重,哪怕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娘家,她也会首先认为自己是他的妻,其次才是叶家的女儿。就像这种时候,她首先想到的是叶家的怒火会烧到他的身上,她哪怕怀着身孕也要替他去挡灾,这样才是妻子啊!

    如果此番换作大叶氏,白兴言想,怕是别说叶家的怒火,大叶氏自己也该烧起怒火了吧!

    “还是你贴心。”白兴言说出心里话,同时又把那大叶氏给恨上一遍,甚至还对下人说:“福喜院儿今日不可以送任何吃食,让那人饿上一天。”

    小叶氏唇角漾起微不可查的笑起,“老爷,那咱们走吧,悄悄的走。”

    她想劝白兴言离开,可白兴言却有点不想走,因为他还没想起来孔家是哪家,也没想明白韩家又是哪家。再说,他还想看看那两家给送的是什么东西呢!

    “再等等。”他拍拍小叶氏,“不急,再看看。”

    此时,孔韩两家的人已经走进院子,到没像是江越这头隆重盛大,但手里也捧了小盒子。

    那是两个管家模样的仆人,一前一后到了白鹤染跟前,跪地行礼。

    白鹤染是天赐公主,身为下人,他们是要见大礼的。

    孔家的人先开了口:“奴才是孔府的管家,承蒙公主殿下大恩,今生阁的大夫已将药膏带到孔府,我家xiao jie已经无恙。老爷和xiao jie都感念公主大恩,特命奴才送上谢贴和一份心意,同时还有我家xiao jie诚挚的道歉。希望公主殿下海涵并笑纳,待xiao jie全好之后,会亲自上门向公主殿下赔罪。”

    白兴言终于想起来,丽嫔娘娘的母家人。

    白鹤染自然是知道孔家是何人的,于是笑着点了点头,“你家xiao jie在百花宴上的所为确实令本公主很生气,不过念在她肯出面指认叶娇美的份上,本公主便不再多做计较。东西本公主收下,你回去就跟她说,她的脸是怎么伤的她自己心里有数,下一次若还敢说那样的话,伤的就不是脸,而是命了!”

    这是红果果的威胁,孔家管家听得头皮发麻,心里更是纳闷他家xiao jie到底说了什么。不过肯定不是好话就是了,自家xiao jie的性子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当下也不敢在说什么,领了吩咐搁下东西就走了。

    接下来是韩府的人,这个白鹤染就比较亲切了,还主动问道:“韩xiao jie的伤怎么样了?”

    那下人笑呵呵地说:“承蒙公主殿下赐药,xiao jie已经全好了。”白鹤染给韩家xiao jie的药可比给孔曼蓉的好多了,用过一次之后就能全好,不用遭罪。

    于是她点点头,“这次让韩xiao jie跟着受苦了,你回去同她说,往后可以常来常往,她叔父帮过我不少的忙,咱们也算是自己人。”

    韩管家乐得嘴都咧到耳朵根子了,“嗳,多谢公主,多谢公主,我家xiao jie听了一定得高兴坏了,奴才这就去回话。”韩家人搁下礼也走了。

    白兴言也反应过来,韩家,便是上都府尹韩天刚的家,韩天刚自己没有女儿,只有两个儿子,那位xiao jie是韩天刚的侄女。

    小叶氏又催促他:“老爷,咱们走吧!”

    结果话音刚落,又有人来了。这回来的人没用通报,因为原本就是自家府里的人,可以zì yóu出入。

    白鹤染抬头一瞅,是老夫人身边的李嬷嬷到了。

    她主动迎上前两步,不等李嬷嬷行礼便开口道:“嬷嬷,祖母近日可好?我一直没腾出空去二叔府上看看,祖母没怪我吧?”

    李嬷嬷赶紧给她行礼,但也不是大礼,自家人用不着那些个,“二xiao jie说哪里的话,老夫人怎么会怪您呢!老夫人只是想孙女,整日的念叨。前些日子听闻四xiao jie得了好亲事,老夫人急够呛,可人又在外头,也说不上亲切话儿。昨晚上又听说二xiao jie您被叶家的人给打了,老夫人真坐不住了,一大早就把老奴赶回来瞧瞧。二xiao jie,您伤得如何?有没有事?”

    白鹤染心里暖和和的,老夫人是这府里为数不多能给她带来温暖的人,只可惜……

    她扭头瞪向白兴言,“我的伤到是能忍,但对祖母的思念却不太忍得了了。也不知道当儿子的是怎么想的,难不成就打算装傻充楞,让自己的母亲在外头一直住下去?”

    白兴言脸上挂不住了,正想说话,小叶氏却抢在前头开了口:“阿染,你父亲也常念叨着老夫人,昨儿还在说得空要去请回来呢!”

    李嬷嬷给白兴言也行了礼,看了看小叶氏,却没什么表示,这让小叶氏很没脸。

    白鹤染到是看了她一眼,面上稍有惊讶,“哟,咱们家还有位主母呢,瞧我这记性,你不说话我都给忘了。实在是你这位主母也太没有存在感了,想当初府上还是二夫人当家时,虽也不怎么样,但场面上的事做得还是挺漂亮的。就比如说家里的女儿受了伤,她不管平时待不待见,主母该有的风度她还是会有,一定会亲切关怀,再送些东西安慰一番。这怎么轮到你做主母,我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却连个动静都没有?这叫什么主母?”

    听她一说这话,边上站着的江越就不干了,“什么?身为嫡母都不关怀子女的?这像什么话?公主殿下受伤,皇后娘娘都还哭了一场,皇上也是心疼够呛,今儿一大早就命奴才过来送东西。这怎么轮到你们自己家了,一个个都跟死人似的,连句好话都不会说?”

    小叶氏一哆嗦,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下来。是啊,她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于是赶紧道:“阿染,你别怪我,我这怀着身孕,脑子实在不好使。昨日身子难受,一直在屋里歇着,实在是没听说这个事。”说完还看了一眼刚走到这边来的林氏,“对,昨晚老爷是在林妹妹房里歇下的,并没有到我这边来,所以我真的是才知道这件事情。”

    “才知道吗?”白鹤染都听笑了,“这种打脸的话你也不过过脑子再说,你这一身素服头戴白花,分明就是一身儿上坟的装扮。你可别告诉我你今天就喜欢这副扮相,咱们白家可没人给你上坟。”

    小叶氏这个懊恼啊,她当真是怀孕怀糊涂了吗?身上穿着丧服还说刚知道这件事,这不是自我打脸么?她把头底了下去,身子往白兴言身后挪了半步求保护,小女人姿态尽现。

    白兴言就喜欢小叶氏处处拿他当男人的感觉,于是挺了挺胸膛大声道:“三夫人怀着身孕,如何做得面面俱到?阿染,你别太挑她的理。”

    白鹤染点点头,“父亲还真是能逞英雄,不过您这位正室夫人的表现,真是跟以前那位差太多了。身为主母,遇事往男人身后躲,要是什么事都由老爷出头,那还要你这个主母干什么?也是,原本也不是什么主母,还是习惯做妾室时的模样。”

    林氏那头也忍不住说了句公道话:“三夫人别什么事都往妾身这里赖,昨晚老爷是留在妾身屋里,可是他也同妾身说了,三夫人您因为听说了娘家二哥身故的事,心情不好。所以您是早就知道这事的,却只顾着哭娘家娘哥哥,根本顾不上白家的女儿。”

    李嬷嬷听了这话脸也沉了下来,“老奴回去会禀报老夫人,如今府上的主母简直不成样子,根本没把我们文国公府放在眼里,只心心念念想着自己的娘家。”

    小叶氏的脸色更难看了,白兴言有心维护,可是这么多人跟他对着干,他也干不过呀!

    “阿染。”他向白鹤染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目光,“你看在为父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

    白鹤染耸耸肩,“父亲真是好大的脸面,你都不怕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你的脸面给下了?自己给我惹了多少麻烦你自己心里有数,凡事别做得太过,否则我一旦心情不好,有些事可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另外,某人既然是主母,就该有个主母的样子,如果实在不会当这个主母,那不如就把位置给腾出来。”

    小叶氏心下一惊,腾位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