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84章 我怎么这么有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胃口到底有多大,人们很快就清楚了,因为白鹤染又开了口,不但开了口,还从袖子里头抽出一张纸来递给江越:“这是前十年文国公府的一本暗帐,上头记载了国公府每一笔钱财的真实去处,其中也包括我生母淳于氏从歌布国带来的价值连城的嫁妆。这些东西流向何方,无一不跟叶家有关。你把这东西送到阎王殿,让九哥给那叶家的大老爷念念,请九哥为我讨个公道,让叶大老爷把吃进去的银子都给我吐出来!”

    江越赶紧把东西接过来,看了一眼,不由得乍舌,“哟!这么多?这叶家可真够贪的。”

    白鹤染点头,“是够贪的,简直就是个无底洞,是只喂不饱的狼。我已经查过了,文国公府平日里进项并不多,白家没有生意,只在城外有两处庄子,每年的产值也不足白银万两。这些被叶家吃进去的钱财其实都是红家送上门来的,为了让红夫人在白府不受委屈,红家每隔两三个月都要往白府送一批银子过来,且一年比一年多。”

    她示意江越把单子再给红氏看看,“红姨,怕是你都没算过红家这些年一共给国公府送了多少银两吧?数目都在上头呢,你自己看吧!除了红家送的银子之外,还有我母亲的嫁妆也被偷偷运送出了国公府,但流向却不只叶家,还有郭家,还有宫里的太后,甚至还有德镇段府。”她说着,看了眼白兴言,“可真逗,偷现任丈夫的钱去接济前夫,父亲,你这算不算被人绿了?”

    白兴言没听明白什么叫被人绿了,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不过他这会儿到是不生白鹤染的气,而是咬牙切齿地恨起大叶氏来。

    给叶家悄悄送银子他知道,给郭家他也知道,给太后他更是阻拦不了,但用他家里的钱去给段家?这特么是个什么情况?他替段家养孩子还不够,难道还要给段家钱?

    白兴言不淡定了,这是个男人也淡定不了啊!于是他问白鹤染:“段家那头给了多少?”

    白鹤染挑眉,“父亲只在意给了段家多少,却不问给了叶家郭家和太后多少吗?”

    红氏也是恨得咬牙切齿,从前她只知道娘家总往国公府抬银子,起初说是国公爷帮他们打开了生意通路,银子是给国公爷的报酬。

    可是后来她也听几位哥哥说起过,红家生意越做越大,除了前两年白兴言能帮得上忙以外,后面完全已经超出了文国公的势力范围,他就是有心也无力了。

    所以后面那些年送进来的银子,其实就是为了换她们母子三人能过得好,能不被人欺负。

    也确实,有了这些银子,就是大叶氏想跟她面前立威风,也得掂量掂量,毕竟花着红家的钱呢,万一把她红飘飘给惹毛了,让红家给国公府断粮,首先饿死的就是叶家。

    红飘飘知道娘家给了不少钱,可这也是头一回知道,居然给了这么多。

    纵是一向视金钱如粪土,胳膊上随时随地都能撸下来六个以上镯子的人,此刻也傻了眼。

    “老爷确实应该都了解一下,不只是段家,你应该知道这十年来,国公府损失了多少钱财,你自己降损了多少身价。”红氏将手里的单子扬了扬,“国公爷,五千八百万两,整整五千八百万两!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原本是这么的有钱吧?”

    白兴言脑子嗡地一声,差点儿被这个数目给拍迷糊了。

    “多,多少?”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红氏又说了一遍,“五千八百万两?”顿了顿,“不是白银,是黄金。”

    嘎!

    白兴言抽过去了。

    国公府陷入了短时间的混乱,下人们乱作一团,有大声呼叫老爷的,有哭哭啼啼像是要给白兴言送丧的,总算有稍微理智点儿的就张罗着要请大夫。

    结果折腾来折腾去才想起来,请什么大夫啊,二xiao jie不就是最好的大夫么!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又往白鹤染这边集中过来。

    白鹤染也不含糊,当下便从缠在腕间的纱绫上摸出一枚银针来,走到白兴言跟前,照着他的脑门子猛地一扎。

    人们眼瞅着大半的针身都没入文国公的双眉之间,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就连江越和于本都互相对视了一眼,满脸的惊愕。

    这么个扎法,不得直接把文国公给扎没了啊?

    然而文国公并没那么容易死,随着白鹤染手起针落,他的眼睛唰地一下就睁开了,同时一句话冲口而出:“叶之南!我要杀了你!”

    白浩宸的脸色当时就变了,他特别不能理解白鹤染,怎么性子转得这么快?刚刚还一副要帮着他母亲的样子,结果说翻脸就翻脸,现在要怎么收场?就冲着白兴言气得这个样,还不得把大叶氏从福喜院儿里拖出来鞭尸啊?

    他一脸震惊地看向白鹤染,同时也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那些东西,明明已经用一个藏金窟还了的,怎么还揪着不放呢?如果此时再拿出来说一遍,那他娘亲送出去的那个藏金窟又算什么?难不成他们都被白鹤染给耍了?

    白鹤染感受到身后投过来的复杂的目光,于是她将银针从白兴言的脑门子上抽出来,顾不得白兴言疼得哇哇大叫,只是说了句:“你要杀二夫人?这关二夫人什么事?父亲,你该不会是晕了这一下子,把脑子给晕糊涂了吧?”

    白兴言愣住了,白浩宸也愣住了。这怎么……还有后续剧情?带反转的?

    白兴言喘着粗气说:“怎么不关她的事?从前她是主母,银子可都是从她手里流出去的,更别提那段家同她的关系,我不找她算帐能找谁?”

    “不对不对。”白鹤染一边听一边摇头,“父亲完全搞错了,这件事情跟二夫人没什么关系,要一定说有关系,那就是她有失职之罪。毕竟在自己身为主母时,没有管好家里的财富,被有心之人像个耗子搬家似的一点点给掏了个空,她竟无从察觉,这就是她的错。”

    白兴言又懵了,“谁,你说的有心之人是谁?”

    白浩宸瞬间就明白这个二妹妹是什么意思了,他是府里大少爷,是大叶氏的儿子,有许多事情他当然也知道。就算知道得没那么清楚,比如说帐目上的数字到底是多少,但至少白鹤染眼下说近个事,他是完全知情的。

    于是抢着道:“谁送的银子谁就是有心之人!父亲,您该不会以为那些银子都是我娘亲送走的吧?父亲,那您可就大错特错了。二妹妹说得没错,我娘亲只是失职,她只是太相信自己的妹妹,所以将很多事情都交给如今的三夫人去做。父亲仔细想想,从前,三夫人是不是整日跟在我娘亲身后?是不是家里许多事情都不是娘亲亲力亲为,而是三夫人出面去做?那么父亲想想,她一天做十件事,您怎么就能保证这十件事都是娘亲吩咐的呢?”

    白浩宸越说越有理,“别的我不知道,但从公中拿银子这个事儿我却是晓得的,因为娘亲有一次说过,说公中的帐目不对劲,她还问过帐房,帐房那边却说是叶姨娘打着二夫人的旗号支走大量的银两,甚至连钱庄里的银子都取出来了。可是我娘亲说她的确让叶姨娘取过银子,只是数目都很少,都是用来家用的,最多的一次就是给惊鸿做衣裳,支了一千两。因为那次是要进宫给太后娘娘请安,二皇子也在……”

    他把话说到这个地步,白兴言就想起来了,是有一次太后召白惊鸿进宫,同时也召了二皇子。因为二皇子从小是在太后身边长大的,情份自然不同,所以太后的意思是借着这个机会让俩人见见,留个好感。

    所以大叶氏同他说,得给惊鸿做件好衣裳,这是大事。

    白浩宸看他的样子便知是想起来了,于是继续道:“就那次最多,其余的也不过就是几十两,几百两,用在府里开支。这些也不只是娘亲一人做主,老夫人也是过了目点了头的。可是帐房那边说,叶姨娘几十万几十万的拿,有时甚至上百两,还说是二夫人让拿的。可是我娘亲真的没让她拿呀!父亲您想,就算是要巴结叶家和郭家,那也该由我娘亲去巴结,她去算怎么回事?我娘亲也不会傻到自己出银子,然后让别人去当好人?”

    白兴言有些乱了,不是大叶氏?是小叶氏?

    再仔细回想,似乎大叶氏也从来没有明确的和他提过给叶家银子,就是偶尔拿一些去孝敬太后,但也都不太多,几百两吧!他没有在意过。

    但是帐房少了钱他知道,也跟大叶氏提过,只是大叶氏当时没有明确给他回应,他就也当做是两人心照不宣。毕竟共谋那样的大业,不花钱是不可能的。这些事情由女人来做,他乐不得清闲,也省去了那些人情里短的寒暄。

    只是没想到,原来竟不是大叶氏拿的银子,竟是小叶氏偷着干的?可是……不对!

    他眼睛一亮,脸色愈发的不好看了,“那段家呢?你可别告诉我段家也是那叶三送的,她跟段家可是没有半点关系!”

    白浩宸摇摇头,“父亲,姐夫跟小姨子,怎么可能没关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