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94章 谁惹的祸谁就得背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府去请的大夫终于到了,田氏一边嘱咐匆匆赶来的两位大夫,一定要保住小叶氏的孩子,一边递给双环一个眼色,二人退出里屋,到了外间的小厅里。

    “说吧,你们今日过来究竟所为何事?”田氏对着双环就没多少好脸色了,一个丫鬟,还是叶家出去的丫鬟,如今竟也敢用白家来威胁她。要不是想着自家男人还在阎王殿里关着,她纵是不能拿小叶氏出气,也一定打死这个奴才。

    双环自然知道此刻的田氏极度不待见自己,可事已至此,她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退路绝对是没了。于是双环沉了沉心思,这才对田氏道:“大夫人难道没瞧出什么不对劲么?今日是我家主子自己来的,文国公并没有跟来。按说依着国公爷和叶家的关系与交情,今日这种场合他肯定是得到场的,但他就是没来,大夫人觉得这正常么?”

    经双环这么一提,田氏方才想起还真的是没见着白兴言,不由得皱了眉,“你便直说吧!近日府里事情多,我哪来的精神头儿跟你猜这等哑谜。”

    双环点点头,将发生在文国公府的事情认认真真地对田氏说了一遍。说罢,还补充道:“这些只是在奴婢陪着主子往叶府来之前,至于我们离开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便不得而知。主子的意思是,叶家一则要做好准备,二xiao jie这一次来势汹汹,怕死了一个二老爷很难平息她的怒气。二则夫人您还真得考虑考虑道歉的事情,不管银子拿不拿得出,至少脸面上得过得去,否则就按着十殿下敢打死二老爷这个架势,阎王殿里关着的大老爷也得不着好。”

    “他敢?”田氏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可说完就蔫了。

    不敢吗?怎么可能,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那混世魔王不敢的。

    “大夫人。”双环又说话了,“不管这次的事情叶家多丢面子,不管叶老二的死有多憋屈,这都不是大夫您眼下该考虑的事情。您别怪奴婢多嘴,这也是我家主子的意思,眼下最重要的是大老爷的安危,已经死去的人肯定是回不来了,但还活着的人不能被放弃啊!大夫人,我家主子心里是向着您的,她跟二爷一家不亲。”

    田氏深吸了一口气,头一次在一个下人面前认了怂,“你说得对,活着的人对叶家来说才更有意义。那是我的夫君,我绝对不能放弃他。”她咬咬牙,像是下了决心,“这个罪得赔,心意也得表,你帮着我想想,叶家该怎么表这个态度?”

    双环摇摇头,“这个还得夫人您自己拿主意,奴婢如今不在叶府上,实在不好说话。”

    田氏身边带着的近侍丫鬟这时开了口:“夫人,表心意也是要用银子的,咱们府上自从被嫡公主砸了一次之后,存银全部都用来修缮了,公中已经捉襟见肘,连主子们平日的开销都减了半,实在是拿不出银子了呀!”

    田氏当然知道这个情况,说起来还都是拜白鹤染所赐。可这事儿要细追究起来,她也怨死了宫里那个老太太。

    从前,白家的银子是一箱一箱往叶府里抬,那可都是真金白银啊,看着就叫人欢喜。

    可这欢喜劲儿还没等过呢,抬进来的银子还没等花呢,宫里的老太太一封密信过来,银子就又原封不动地被秘密送到了别的地方。

    送去哪儿她不知道,因为她家老爷说了,男人的事女人不要掺合。可如今却要她这个女人往外掏银子,她从哪儿掏?府上哪有钱啊?

    “难不成要卖了谨言的宅子和庄子?还是要动用我的嫁妆?”田氏不乐意,也不甘心。

    眼见田氏面露焦烦之色,她的丫鬟赶紧提醒道:“夫人,奴婢说句逾越的话,祸是二老爷祸出来的,为什么锅却要咱们来背?就算是善后,就算是道歉和表心意,也应该让二夫人出面。说到底,这件事情跟夫人您没关系,就连咱们大老爷那也是被二爷连累的呀!”

    双环看了看这个丫鬟,不由得点了点头,“这位姐姐说得对,大夫人,您如今是叶家的主事人,就该赏罚分明。身为叶家主母,您表个态是应该的,但也就仅止于表态吧!至于其它的,应该去同二夫人理论。奴婢虽不在叶府,但这些年两边递着消息的事也一直是奴婢来做的,奴婢听说二老爷其实很有钱,不但在外头为娇美xiao jie置办了田产,也悄悄存下了不少嫁妆。除此之外,二老爷好像还有几桩生意,都是私下里做的,并没有报给叶府。”

    “恩?”田氏一愣,她到还真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你这话当真?从何处听说的?”

    双环道:“是听白家从前的二夫人说的,具体她从何而知奴婢就不清楚了。但想来应该不是无的放矢,既然她说了,二老爷这些事十有八九就是有的。”

    田氏的丫鬟赶紧道:“有就最好了,虽然二爷没了,但二夫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些钱财的流动。所以夫人您得跟她去要,即便是要不来,这种时候该考虑的也不是您的嫁妆,而是二夫人的嫁妆。哦对了,还有童姨娘,二爷在时那样宠她,她屋子里好东西可是不少。当初嫡公主砸叶府时,因为谨书少爷还小,所以并没有砸到童姨娘那里去。想来童姨娘屋里的东西都是留下了的,这种时候可就得派上用场了。”

    田氏点点头,心里头终于敞亮了些。

    “你们说得对,谁惹出来的祸,就该由谁去背。只是问那张氏要银子,她肯定是不给的。”说到这里,她冷笑一声,“不过给不给的,也由不得她说了算。双环,待你家主子胎象稳定了,你们便回府去,就跟那白鹤染说,这个态叶家一定会表,让她别急,最迟明日,该表的态就都会送到文国公府去。”

    双环点点头,“如此便好,奴婢也一定会记得在二xiao jie面前,多替大夫人您美言几句,望二xiao jie能念着您的好,对阎王殿里的大老爷高抬贵手。眼下就只有大老爷这个事儿是最重要的了,至于其它的,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田氏听出她话里还有话,于是问道:“你的意思是……”

    “奴婢的意思是,既然没有那么重要,那么又何苦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惹二xiao jie不痛快呢?二老爷抽了人家一鞭子,人家正记恨着,叶府这头却又大肆操办丧事,这万一哪处办不好再触怒了二xiao jie,又或者是二xiao jie一个不高兴,又揪着这个事儿拿叶府出气,咱们不还是吃亏吗?大夫人,事到如今,再论憋不憋屈已经没有意义了,千事万事您都不要想,您只要念着一句话:大老爷的命要紧。便什么事都能看得开了。”

    田氏懂了,立即吩咐身边丫鬟:“去,告诉前院儿的人,撒了灵堂,任何人不许再为二老爷服丧,也不许哭,不能再穿丧服。总之,一切都要恢复成原本的样子,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丫鬟点点头,立即去办了。

    田氏又看回双环,面色沉了下来,“莫要以为你为本夫人出了主意,就可以抵了你用白家来威胁本夫人的罪过。双环,如今你是文国公府的人,本夫人不动你。可是你也别忘了,你是叶家送出去的奴才,你的身契还在叶府案上押着,白家可不是你的归宿。”

    双环心里一紧,赶紧又跪了下来,“奴婢知错,奴婢也是急昏了头,实在是府上二夫人太凶悍了,还请大夫人饶了奴婢这一回,奴婢再不敢了。”

    田氏瞪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这时,屋里有下人出来回报,说小叶氏的孩子保住了,只是现在不宜挪动,至少要两天之后才能离开床榻。

    田氏和双环皆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孩子保住就好,至于不能挪动的事……“双环。”田氏开口道:“还是你先回去,将本夫人的意思同那白鹤染说一说,叶秦就先留在府上养着。你放心,我一定会护好她,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

    双环有点儿不放心,但回去报个信儿也是着急的事,于是只得道:“奴婢遵命,奴婢这就回去传话。如果国公府那头要派下人来照顾我家主子,还望大夫人通容通容。”

    田氏点头,“那是自然,她身边是得有国公府的人侍候着,你快去吧,听听白鹤染上怎么说。至于张氏这边,本夫人一定会撬开她的嘴巴,拿到她们二房的银子。只是那五千多万两黄金的事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二房也不可能有那么多。”

    双环赶紧道:“那件事情夫人您再思量吧,奴婢先把前头的事办好。对了,我家主子如今改了名叫叶三,在家里就罢了,回头在外人面前,大夫人您可千万千万不能再叫她叶秦了。”

    田氏一激灵,瞬间想起当初闹的那一场事,说什么叶家有意谋反,这才给女儿起了名字叫叶秦。她怎么给忘了!

    看着双环离开,田氏紧皱的眉一直没能舒展,她在思量那五千多万两黄金。

    那么多钱,上哪儿去弄?

    这时,有下人匆匆走进来,到了她跟前说出一个消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