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97章 你在我眼中是最好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某位战神王爷,从小到大预想过关于人生的很多种可能,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成为一个妻奴。

    未来小媳妇儿问他愿不愿意陪着去歌布,他想说,何止是歌布,他都恨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挂在媳妇儿身上,走哪跟哪,上天入地,上山下河。

    看着他眼中深浓的紫光泛出,白鹤染笑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愿意的。”

    “知道还问。”他翻了她一眼,“往后你只管说要干什么,不需要问我同不同意,陪不陪,反正都是听你的就对了。”

    “那你不练兵了?”她偏着头问他,“我知道你很忙,所以即使是在上都城里我都很少能与你碰面。我听三叔说过,兵营的兵马每日都要操练,就算不用将军每次都在,但每隔几日还是要露个面的。去歌布,一来一回时日可不短,你确定真能陪着我?”

    “当然确定。小染染,你该不会以为练兵就只是在兵营里练吧?昨夜我同右相说话,他说那种敌伤一千我损八百的战役是最愚蠢的,有些战争其实并不需要打,只要能使其内部分崩瓦解,便可以兵不血刃将其控在掌心。就像现在的罗夜,我们要扶一个听话的新国君上位,但前国君却还在进行垂死挣扎,所以我们就得助那个新人一臂之力。所以四哥的人已经渗透到罗夜内部,开始瓮中捉鳖的计划了。”

    “已经开始了?”她有些跃跃欲试,“怎么不早告诉我。”

    “告诉你干什么?”他捉了小姑娘扔进马车,催了马平川往国公府的方向走,连迎春和刀光都被赶到外头跟马平川一起坐着了。“我看你这模样,还想去罗夜啊?好好一个姑娘家,一天到晚哪有热闹往哪凑,就那么喜欢打架?”

    她老老实实地点了头,“是有些手痒了,上都城里都是阴谋算计,家里家外都是阴谋阳谋,远不如打一架来得过瘾。我喜欢打架,不喜欢耍心机玩心计,那样会很累。”她顿了顿,告诉君慕凛,“我要把家里的二夫人重新扶上位,以此来引出白惊鸿。你那边有没有消息?白惊鸿有没有到罗夜去?”

    “没有。”君慕凛答得很肯定,“罗夜没有发现白惊鸿的行踪,我们的人已经渗透到歌布那边继续查访,目前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你怀疑她有可能去了歌布?”她想想,点头,“也是,万事皆有可能。”

    她这句话说得含糊,是因为她想到了叶家同歌布的关系。既然能够分享当初白兴言跟李贤妃之间的秘事,其中必要外人不知的紧密联系。那么白惊鸿就很有可能被林寒生带到了歌布,那么……

    她那个阴谋论的毛病又开始了,林寒生带走了白惊鸿,如果是去歌布的话,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认为,林寒生跟歌布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再如果林寒生真的同歌布关系密切,那国公府里的林氏和白燕语又在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这个脑洞一开,思绪就停不下来,甚至都想到了白燕语为什么突然同她亲近起来。

    君慕凛看着身边的小姑娘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撅嘴,一会儿叹气一会儿摇头,都把他给看乐了。“你想什么呢?”他伸手去扯她的头发,“小小年纪哪来的那些心事?染染,有时候少想一些事情,人会觉得轻松很多。我生在皇家,已经避免不了操心家国天下,所以我希望你能活得比我快乐。你少想一些,我多想一些,把你的操劳给我来分担,你就会过得好。”

    她将思绪收回来,对上他那双深紫色的眼睛,越看越觉得这个人生得可真是好看。偏偏这样好看的人心里头是装着她的,这让她倍觉欣慰,甚至在想穿越来这一趟,就冲着这么一个人,应该也是值回票价的。

    “傻了?”他伸手在她眼前晃晃,“我说了那么多,你到底听到没有?”

    “听到了。”她将他伸到眼前的手给拍了下来,“我是什么都不想操心,什么也都不愿意管,我其实更向往山间田园,更喜欢在有山有水有花有草的地方搭两间小屋,住两亩菜田,栽几棵果树,再养上一只猫一只狗。每天就那样抱猫逗狗,想吃果子就去树上摘,想吃菜就到田里采,悠闲田园,zì yóu自在。可是君慕凛,我有那么好命么?”

    他眼里闪过心疼,“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保证。”

    “那,那我便等着你带我去过那样的日子。”她嘴角上扬,笑颜如花,只是也就一刹那,很快便又把那样甜美的笑隐藏起来,话题重回严肃。“京都里的事情也要紧着些了,叶家一个死一个活捉,太后娘娘怕是会坐不住。按你们的说法,她手里的私兵和藏金窟并没有被完全捣毁,那么就得赶在她同剩下的那些人联络之前,我们先抢在她的前头。就算不能一锅端了,至少也得断了她消息的递送途径。”

    君慕凛点头,“放心,看得死死的,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德福宫去。”

    到了国公府时,他舍不得放她下车,小手一拉,苦苦哀求:“去我那里坐坐吧,我叫人给你做好吃的。阎王殿里的东西我见你也没吃几口,是不是不爱吃?”

    她摇头,“不是不爱吃,是我原本胃口就小。再说阎王殿那个环境氛围,吃得下去才怪。”

    他表示不理解,“怎么就吃不下去了?我觉得挺下饭的,你看你们家那个四妹妹,她不是吃得挺香的,还跟九哥要了两回鸡腿。”

    白鹤染也想起来白蓁蓁那个吃相,不由得咧了咧嘴,“丢人啊!红家的外孙女,山珍海味什么没吃过,居然还能吃成几辈子没吃过饱饭的模样,这让九哥怎么想?”

    “怎么想?我看九哥挺乐呵的。这事儿要搁以前我肯定不能理解,不过现在我特别理解九哥,因为他看你那四妹妹,就跟我看你一样。不管你什么吃相坐相睡相,只要你还是你,在我眼里始终就是最好的,无人能及,也无人能够取代。”

    她被他说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差不多得了,嘴上是摸了蜜怎么着?好听的话也不能一次都说完,你留着些,明儿再说,后儿也能说,或者你隔三差五就来找我说一次,我就会很开心。”她起身,从马车上跳下来,“行了,让马平川送你回王府,我要回家睡觉去了。明早进宫,是你来接我还是我们到宫里汇合?还有,叶家既然把藏金窟已经供出来了,是你派人去取还是我这边派人过去?那些银子可是我的,你们可别给吞了。”

    “谁稀罕吞你那点儿。”他都气乐了,“本王的大营还不缺军饷,不需要用女人的银子供兄弟们吃喝。”

    她也很大气,“没事儿,什么时候缺了你就说话,我不是小气的人。不过今日到是自蓁蓁那里受到了启发,君慕凛,明儿咱们也谈笔生意,你手底下的人都是要上战场打仗的,受伤肯定是家常便饭。你看,你有伤,我有药,咱们正好合作一番。”

    君慕凛咧嘴笑了起来,“就知道你早晚会把主意打到我的大营里,没问题,回头我派人和今生阁那头联系。这等小事,不需要尊王妃亲自出面。”

    她点点头,冲他挥手,“回吧,明儿见。”

    目送小媳妇儿回府,某人脸上的笑容褪都褪不去。马平川看着这位从前一直觉得是天神一样的人物如此接地气,心情也跟着放松下来,“殿下,您是回王府吗?还是去别的地方?”

    君慕凛撇了他一眼,“当然是回王府,不然你以为爷会去干什么?”

    马平川嘿嘿笑了几声,没说话。男人么,特别是有权有势的男人,一般到了这个时辰不都是要出去找乐子的?从前国公府里的大少爷可没少往那些地方去过,他甚至还听过大少爷说,男人不去那种地方,那就不是男人。

    不过如果真男人的标准是要以那种事情去评判的,他还是觉得当个太监好,他们家二xiao jie必须得配天底下最好的男子,而这个最好的男子绝对不能去找乐子。

    以君慕凛对男女之事的了解程度,他是绝对想不到马平川这么多的,什么找乐子,什么那种地方,他一个对女人过敏的人,从前是打听都没打听过的。

    文国公府里,白兴言在阎王殿自抽了一顿嘴巴后,很快就回来了。

    他一直在等白鹤染,因为名单他没拿到,叶成仁将他好一顿羞辱,最后却食了言,什么都没告诉他。似乎他往阎王殿走这一趟就是为了抽自己一顿嘴巴,简直是自取其辱。

    但是他知道阎王殿给叶成仁灌了一盏茶,还听说那茶水是天赐公主赏的,他就想问问白鹤染,那茶是什么茶,喝了有什么用。还有,知晓当初那件事情的名单,白鹤染可拿到了?

    白兴言派了下人等在前院儿,可是白鹤染才一进府门,就被另一件事情另一个人给绊住了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