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03章 两颗大光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同他一样心思的,还有得水这个丫头。

    她昨夜依然宿在韬光院儿,这几日她是用尽了浑身解来侍候大少爷,一心想着将来有一日二夫人重新得势,大少爷能够把她收了房。她没野心,当个小妾也比做侍候人的丫头强。

    然而,这一切幻想都终止于这个早上。她跟大叶氏一样,一觉醒来就被剃光了头发。

    最先发现这件事的人自然是白浩宸,早上一睁眼,就看到一颗大光头躺在身边,吓得白浩宸一声鬼叫,一把就将得水抓起来扔到了地上。

    得水是被摔醒的,白浩宸惊吓之余使了大力,这一下差点儿没把她的魂儿给摔出来。

    可当她照了镜子看到自己这颗光头时,魂儿就真的出来了。

    一夜之间,国公府两颗光头,人们知道,这样的事除了二xiao jie,没有人做得到。

    也不知是从何时起,二xiao jie白鹤染在所有人心里都成了神一般的存在。任何从前绝对想不到的事情,在二xiao jie这里似乎都不算什么难事。任何对其它人来说绝对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在二xiao jie这里都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就像大叶氏和丫鬟得水的一夜光头,下人们私下里传闻说,是因为大叶氏在背后算计二xiao jie,二xiao jie生气了,所以用这样的方式在警告她。也有人说,二xiao jie真的是很心慈手软了,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剃光两个人的头发,那当然就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砍了那两个人的脑袋。所以大叶氏和得水是幸运的,又或者说,二xiao jie可能是心情好,没起杀念。

    人类的记忆其实并不怎么好,有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不刻意去想都想不太起来。特别是日子越过越久,对于从前就很少再去回忆了。但这种并不算是遗忘,只能说是暂时性的没有去想,可一旦有什么人什么事触发了这种记忆,那就会有无数事情接踵想起,一发不可收拾。

    此时的白府中人,想到的就是过去那么多年,大叶氏对二xiao jie的苛待,想到的就是过去那么多年,文国公对这个女儿的不闻不问,和冷漠无情。

    甚至还有人想到了大夫人的死,想到了那一年国公府的门柱上,撞开的一片血光。

    人们都说,二xiao jie太可怜了,心地也太善良了。以她如今的本事和地位,完全可以为前十年的日子去讨个公道,可以为死去的大夫人报仇。但是二xiao jie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了那些可恶之人,以德报怨,实乃天下大善。

    这些话传到了白兴言耳朵里,听得他差点儿没哭了。

    白鹤染以德报怨?白鹤染天下大善?这些人是傻子还是瞎子啊!这个女儿打从洛城回来之后,所作所为哪一点能让人看出是以德报怨了?她简直无时不刻不在报仇好吧?

    他太知道白鹤染报仇的手段了,那何止是明面上的生骂硬怼,还有背后那魔鬼一般的报复每晚都笼罩着他啊!他现在每一天都是强打起精神,大夫都说了,他的身子骨越来越不好,体内寒气驱散不尽,几乎就是沾风就寒,遇热就暑。说白了,就是天气稍微有一点变化,他就要生病。身边但凡有人病了,他接触着了,立即就会跟着一起病。

    白鹤染的报复手段简直恐怖得令人发指,可是这些旁人看不到啊!这些他自己也不能说啊!所以如今人们看到的就只是她的行善积德,就只是自己受了那么多年委屈,如今也只是小惩大诫,并不伤人性命。

    他们说白鹤染以德报怨,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这是白兴言内心的想法,可是他不能说,如今他的身家性命也握在那个女儿手里的。那个在他看来是要命的秘密,对于那个女儿来说,不过就是增添了些烦恼和麻烦,却根本危及不到她自己的性命。

    因为白鹤染早就说过,就算这件事情揭露出来,她也有能力保住她想要保住的人,更何况如今还有了白蓁蓁跟九皇子的事。只要这姐妹俩联手,让九皇子和十皇子在背后撑着,想要保几个想保的人那还不容易么!

    所以人家根本就不在乎,真正惧怕的,依然只有他一个。

    不过这件事情如今也算是有了转机,随着叶家的覆灭,白兴言也在想,这个秘密的知晓者,是不是又少了几个?

    但同时也更加的担心,因为他怕宫里的老太后发怒,怕老太后盛怒之下把那件事情给说出来,让他们白家全族为叶家去陪葬。

    还有,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是在叶家的管控下过日子。外人看来是郭家更强势,可只有他自己明白,真正强势的是叶家,就算是郭老将军,在面对叶太后时,也要不自觉地矮上几分。可如今叶家没了,是真的没了,整个叶府都空了,那他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突然一下子没有人管他了,他好像都不太会过日子了。这些年跟着叶家一起谋划的大计,还要继续施行下去吧?领头人又会是谁?老太后?

    白兴言不禁又要想了,老太后这个岁数了,还能活多久?虽说东秦人都长寿,可依然是七八十岁的居多,超过一百的也没见几个。这万一跟着老太后,过不了两年太后也挂了,他还能跟谁去?这种突然间迷失了方向感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

    一连数日,白兴言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大叶氏就更是浑浑噩噩了。而丫鬟得水则直接疯了,被白浩宸扔出国公府去,任其自生自灭。

    白燕语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人已经坐在了天赐镇的胭脂作坊里。

    这个作坊几天前就投入使用了,她在白鹤染的鼓励下将这个摊子给撑了起来,所有能进入作坊来做工的人都是她亲自挑选的,全部都是天赐镇上的年轻姑娘。

    其实也不是没有男人会这种手艺,甚至许多胭脂铺里的匠师都是老头儿,是老手艺人了,调出的胭脂又香又好用。

    可是白燕语却很想打造一个,全部都是女孩子上工的作坊,一来这样做起事来会更方便些,二来她也是通过自己出来做事这前前后后,总结出一个道理来。

    那就是,这世上并不是只有男人可以出来做事,也并不是女孩子抛头露面就是天理不容之事。女孩子们也应该有自己的小天地,有自己赖以生存的手段和本事,能通过自己的劳动赚取财富,从而在家庭地位上达到跟男人的平等。

    当然,这些道理有一多半都是白鹤染讲给她听的,可是白燕语听得很仔细,也真的听进了心里,更是觉得她二姐姐说得对极了,这才是女孩子该有的生活状态。像从前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想存些私房钱也只能靠每月府里发下来的月例银子,日子过得一点奔头都没有。

    可自从她听了白鹤染的话,接下这个胭脂作坊,这简直是为她开启了一片新的天地,她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美妙,原来日子还可以这么美好。

    她将学自白鹤染那里的调制胭脂的手艺,教给这些女孩子们,然后还一起研究更多的花样,更多的颜色和香味,每一天都过得无比充实。这些来上工的女孩子也跟她有一样的热情,都觉得生命随着这些五颜六色的胭脂,也跟着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直到她听说了丫鬟带来的消息,听说了叶家的覆灭,也听说了大叶氏和丫鬟得水的遭遇之后,方才反应过来,“呀,我有几日没有回家了?”

    丫鬟立春无奈地道:“xiao jie,都三天三夜了,您是白天晚上都在这作坊里,是不是都快忘了自己是国公府的三xiao jie了?”

    白燕语老实点头,“还真是忘了。不过如果可以让我选择,我如今是宁愿用文国公府三xiao jie的身份,来换取我的zì yóu,换取我在这间作坊里继续做事。哪怕晚上睡得简陋些,哪怕白天调香辛苦些我也乐意。立春,你没觉得这几日咱们过得比从前快活许多吗?”

    立春点点头,她不得不承认,这几日绝对是她在国公府侍候主子这么多年来,最快乐的日子。她也跟着三xiao jie学调制胭脂,虽然粗笨了些,可如今也能识得十几种花香,也学会了将那些花瓣捣碎成汁,再将那些汁液筛滤出来,留做备用。

    虽然都是做事,但是做这样的事,可比做个端茶倒水的丫鬟有趣多了。

    “xiao jie,你说,如果咱们能脱离了国公府,一辈子生活在天赐镇该有多好。”

    白燕语有些失神,“脱离国公府啊!想想都是件美好的事,可惜,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从前我不知道国公府外还会有这样的生活,如今知道了,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个能脱离的命。生在那里,长在那里,就打上了国公府的烙印,一辈子都去除不掉。即便是将来成了婚,国公府也是我的母族,母族一句话,我一个庶女,岂有不听的资格。”

    她的神色黯淡下来,瞬间就失了这几日蓄积出来的光彩。

    心里头有一个人的样子映象出来,那么好看的笑,就像一只狐狸。

    她心里泛疼,下意识地以手抵住了心口。却在这时,有在作坊帮忙的人匆匆跑了进来,“燕语姑娘,外头有人来找你,他说他是五皇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