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05章 阿染根本不稀罕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是她这些日子夜里不睡缝出来的斗篷,白燕语将这东西递给五皇子时,脸有些红,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卑微。

    她对五皇子说:“我姨娘说皇子们的斗篷都是用整张皮子做的,从不屑用棉花。我是白家庶女,没什么钱,就是买这些好布料的银子都是问家里四妹妹借的。也亏得她肯借给我,不然我怕是连这么件东西都缝不出来。”

    她鼓起勇气将手里捧着的东西又往前递了递,“原本是想缝一件带大帽子的斗篷,因为我听说北寒之地极冷,可是针线慢,实在赶不上在殿下走之前缝出来。再说……”她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无奈,“再说我也没有银子买帽子上的皮毛。所以这东西看起来斗篷也不像,披风也不像,殿下若不嫌弃,便只当是个小被子,路上拿来盖盖腿脚,或是垫在车厢里当个褥子吧!”她有些紧张,不知道五皇子会不会接。

    好在是接了,东西从手里离开的那一刻,白燕语长出了一口气。至少东西送出去,她就心安,若是人家拒不肯收,她这些日子熬夜费的工夫也就白搭了。

    君慕丰将披风拿在手里,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这样的料子对普通人家来说是极好的,可对于他一个皇子来讲,怕是这辈子也没穿过这样差的衣料。何况针脚还很别扭,可见缝制的人女红做工实在不怎么样。

    一般来说,东秦女子的女红都是很不错的,因为每个姑娘家过了十二三岁都要开始为自己缝制嫁衣。东秦女子的嫁衣不兴买来现成的,也不兴让别人代劳,都得新娘子自己来缝。成婚那天嫁衣好不好看,全靠自己努力。

    所以,为了能让成婚那天不被人笑话,甚至是光彩夺目吸引更多的目光,女孩子打从会拿针线起,就要被家里人催着学习女红。特别是侯爵府里的xiao jie们,就更是不能在这方面丢人现眼,那样也会让家里没颜面。

    但白燕语的这个女红就有点儿看不过去了,君慕丰想起有一次跟六弟说话,听他六弟当笑话说起来过,说国公府里的庶xiao jie都是散养的,白兴言根本不去教导,那位五xiao jie的手工简直没法看,偏偏还要用自己缝的东西出来送人,真是遭人厌烦。

    说完,还当着他的面甩出个荷包,那荷包上的针脚的确是让人笑掉大牙,别别扭扭,叫人笑掉大牙,偏偏这就是白家五xiao jie的手工。

    他想到当初那个荷包,再看着手里拎着的披风,下意识地就皱了眉。

    白燕语抬头时,正好看到他这个皱眉的动作,当时心就凉了半截。

    她伸出手,想要把披风拿回来,“燕语女红做得不好,小时候没怎么学过,污了殿下的眼了。算了,殿下还是还给我,您肯定也不缺个压脚的被子。”

    她去拿披风,一只角都捏在手里了,却又被他一把给抽了回去。

    “是不好看,连街上qióng rén家穿用的都不如,真不知道国公府是怎么养闺女的,居然能让女儿家的女红差成这样。”他一张嘴,毫不犹豫的损讽起来,但手里的披风却握得更紧了些。“不过既然是送给本王的,便没有再要回去的道理。北寒之地终年寒冰,本王带的厚衣裳也不知够不够用,刚好你这披风可以拿来御寒。多谢。”

    他说完,一个浅浅的狐狸笑溢了起来,映在白燕语眼里,便成了她这一生最深刻的记忆。

    “本王要走了,别忘了托你带的话。你……你也保重,下回若能再见着本王,别再哭鼻子,再要给本王送东西,也好好练练针脚,别总这么难看,本王穿起来会很丢人。行了,回去吧,再不走就要耽搁脚程了。”

    他再不犹豫,转身就上了马车。白燕语看着他行动利落,心里总算安慰了些。

    马车走了,她往前追了两步,就在车厢窗子低下大声地道:“殿下一定会平安回来的,燕语会每日都拜在佛前为殿下祈求平安。殿下多保重,燕语会听殿下的话好好练女红,等殿下再回来,一定给殿下缝一件像样的斗篷。”

    车厢里的人没回话,只是伸出手,冲着她挥了挥,算是别过。

    马车行得快了,白燕语跟不上,不得不停下来。只是心里那种难受怎么都控制不住,那种五皇子有可能会一去不回的恐惧愈发强烈。

    她蹲下来,将头埋在膝盖里,呜呜地哭。

    远行的马车里,笑面狐狸从车窗探出头来,刚好看到白燕语抱膝哭泣的模样,心里便有些不太好受。再看看手里抓着的披风,就更不好受。

    他收回头来,问外头赶车的品松:“你说阿染知道本王走了,会不会哭?”

    品松都气笑了,“主子,咱们放弃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好不好?且不说人家天赐公主的心都挂在十殿下身上,咱们只说您先前干的那些事儿,她不烧香拜佛让北寒之地的大雪山把你永远留下,那就是万幸了,怎么可能会哭呢?要说真哭,那肯定也是喜极而泣。”

    君慕丰听得直皱眉,“她给了本王药丸,本王私以为是得到了原谅的。”

    “主子,如果有人要杀您,就因为旗差一招儿反被您算计了,过后您会原谅他吗?”品松是不遗余力的打击他家主子,他也是没有办法,毕竟跟了主子这么多年,主子对天赐公主那点小心思他还能看不明白?可就是因为看得太明白了,所以才不得不把这个念头给压一压,否则再让十殿下那个魔头给看出端倪来,怕是后果比刺杀天赐公主还要严重。

    “如果是她要杀本王,本王不会怪她。”君慕丰实话实话,“可惜,她偏就留了本王一条命,你说这命该怎么还?”

    品松不吱声了,人家根本不稀罕你还好吧?

    “罢了,债多不压身。”五皇子很会为自己找安慰,再低头看看手里的披风,想呛白送披风的人几句,因为这东西实在是太不入他的眼。可呛白的话到了嘴边却没说出来,反到是换了一声叹息,“到了前头驿馆,找人送个消息回去,让府上去给那位三xiao jie送些银子。如果再给本王缝斗篷,就用这种破料子可不行,本王穿不惯。”

    话刚说完就又后悔了,“罢了,能不能回来还两说,想什么披不披风的。”

    品松不能再不说话了,“主子,您可千万别总存着这样的想法。那北寒之地虽说冷了点儿,但咱们总也不至于说真回不来,人家寒甘的人还不是来来往往的一趟又一趟。当年二公主嫁到那边去,不也平平安安到了么,还在那头生活了那么多年。可见寒地也没有咱们想得那么可怕,如今主子身子调养得差不多,路上咱们再继续养养,翻雪山没什么大碍。”

    白燕语被立春扶回作坊里休息,这小作坊后面是个二进的院子,白鹤染说了,这里就给白燕语住着、管着,算是除了国公府之外,白燕语的另一个家。

    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在出嫁之前能够有另外一处住所,是天大的恩赐。白燕语很看重这个小院儿,这几日也费了心思收拾。她住在第二进院儿的正房里,前面一进就够给作坊的姑娘们,怕有时赶工回家麻烦,便可以留在这里休息一晚。

    立春给她倒了茶,轻声劝着:“xiao jie不要哭了,奴婢瞧着五殿下气色不错,想来身子已经调养得差不多。不过是走一趟寒甘而已,当年二公主都能去,五殿下也不会有事的。”她的这个劝说方式到是跟品松不谋而合。

    可白燕语就是不放心,“看起来气色是不错,但总归是没有从前的风采。我见他连笑都不似从前那般灿烂,便知他心里头是苦的。这人啊,就怕心里苦,心里一苦,很多事就会想不明白,二姐姐还说过,人一苦一绝望,就容易产生轻生的念头。立春你说,五殿下该不会是自己不想活了吧?你瞧他刚刚,一丁点儿生气都没有。”

    “呸呸呸!”立春急了,“xiao jie快别说了,什么想不想活,五殿下吉人天相,一定会好好的去再好好的回,您就只管好好做胭脂赚钱子,赚到了银子就去买布料。殿下不是说了么,等他回来,还要穿你给缝的斗篷。奴婢算着,这一来一回若不耽搁,大年的时候xiao jie就又能见着殿下了,正好新缝出来的斗篷可以送给殿下大年时穿,图个喜气。”

    白燕语眼中也生了期待,可是很快却又暗淡下来,“人家是皇子,大过年的哪能穿我缝的斗篷。不过你说得对,我在这里哭也不是个事儿,还是好好的做工赚钱,手里有了钱,才好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到是咱们家里那边……”

    她想起今日才听说的事情,便有些着急,“从前以为叶家是个无所不能的存在,就像二夫人在我们白府,说一不二。见惯了父亲对叶家言听计从卑躬屈膝,你说这冷不丁的,叶家怎么说没就没了?”

    好像这件事情还是因她而起,是从什么时候起,她这种卑微的小庶女竟也能挤身于白家的漩涡之中?竟也能站到了风口浪尖儿之上?。九天神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