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10章 国公爷被打哭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兴言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一群小姑娘给挠了,还是那种专门挠脸的挠。

    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从胭脂作坊里跑出来的,只记得自己出来之后根本顾不得上马车,那群小姑娘追着他一直追出了二里地。

    这是白兴言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落荒而逃,还逃得如此狼狈。他明明是有功夫在身之人,可当他面对十几个小姑娘的追打讨伐时,一身功夫根本就屁用没有。那些小姑娘跟不怕死一样,管你施不施展拳脚,我就是冲上去往你脸上挠,但凡让她们近了身,那必然是一出的就是一道血印子。

    待白兴言终于甩开身后追兵时,正好跑到一条小溪边,他就着溪低头去照自己的脸,好么,差点儿没把他给吓死。

    这哪里是人脸,跟个鬼脸差不多,一道道血印子把本来的容貌都给盖住了,血还淌到了脖子根儿。这样子就像是死里逃生的小贼,任谁看了都得嘲笑他一番。

    白兴言气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越想越是憋气。想他堂堂文国公,怎么就能混得如此狼狈,连一群小丫头都敢欺负到他头上了?他是一品侯爵啊,那群人居然敢挠一品侯爵,他的面子还要不要了?他白家的颜面又何处去存?

    还有白燕语,那个三女儿刚才居然不帮着他,也不拉着那帮疯丫头,就眼睁睁看着他被人追打撕挠,还往后退了几步。这是要干什么?他白家已经有两个女儿他掌控不住了,难不成还要发展到这个三女儿也归不了他管吗?

    这怎么可以!哪个大家族的女儿不是用来联姻的,哪个大家族的庶女不是用来给嫡女铺路的,在别人家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怎么到了他文国公府,就如此坎坷?

    他到底造了什么孽,居然会生出这样的女儿来?

    白兴言坐在地上愤愤不平,再想想刚刚被一群女孩子追着挠,越想越委屈,最后竟抹起眼泪来。他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为了什么哭,反正就是觉得自己这个爹当得憋屈,这个文国公做得更是憋屈。从前被叶家压着,如今叶家完蛋了,他本来是想借此翻身的,却发现如今竟连个女儿都管不住了。一个一个的跟他对着干,这是要上天啊?

    不过相比起女儿上天,女儿爱上儿子才是最要命的事。

    他真不怕女儿暗恋别的皇子,他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少男少女的时候,心里头惦记个人是很正常的事。可是白燕语惦记谁不好,偏偏惦记上君慕丰,天知道他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头有多恐惧。他甚至都预见了最坏的一种结局,更预见了白鹤染因为这个事气恼他,提着把剑一剑穿心把他给杀了。

    这些设想让他根本就睡不着也从不住,这一大清早的就跑到天赐镇想来棒打鸳鸯,结果鸳鸯没打成,到让一群野鸭子把自己给挠了。

    车夫找到白兴言时,就看到堂堂文国公坐在小溪边哭呢,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他也不敢上前啊,这看到老爷最丢人的时刻,回去还能有自己的小命在?哪家的大老爷愿意在自己最丢人的时候被个下人看到?自己这绝对是要被灭口的节奏。

    于是那车夫只稍做停留,便毫不犹豫地调头离去,一路做着寻找自家老爷的样子,一直寻回了文国公府,再也没有回去找过。

    白兴言于是坐着车去的天赐镇,又自己徒步走回的家,到家时累得腿都快折了。

    白花颜原本听说父亲因为白燕语的事盛怒,已经冲到天赐镇去打人了,乐得一整天都处在极度的兴奋中,就像已经看到了白燕语挨打,开始为自己计谋的成功而庆祝。

    可是等到白兴言回府之后,她就乐不起来了,因为她看到白兴言受了伤,脸都花了,全是血印子,还一边走一边骂白燕语如今长了本事,不听他的管束,更是扬言再不想认那个女儿,还要把林氏也给赶出府去。

    白花颜其实很愿意白燕语和林氏被扫地出门,因为没了文国公府三xiao jie这个身份,她就更别想跟自己争六殿下。可是她又很在意她父亲的话,在意她父亲说白燕语长了本事,不听管束了。她就在想,白燕语是怎么个长本事法?难不成父亲脸上的血印子是被白燕语挠的?

    白花颜很郁闷,如果白燕语如今也这般彪悍,那在这座文国公府里,最弱势的岂不就是她自己了?她如今可是嫡女,难不成嫡女还要被庶女给比下去?

    她胡乱地想着这些时,又听到白兴言气急败坏地跟下人吩咐:“去查!去给本国公查清楚,三xiao jie的事是怎么传扬出去的!一旦查出散布谣言之人,绝不轻饶!”

    白花颜一哆嗦,赶紧拉着丫鬟回了屋,然后将房门紧闭,一再的嘱咐丫鬟绝对不可以说出去,谁要敢说是她做的,她就割了谁的舌头。

    文国公府这头白兴言怒气不消,天赐镇那边也好不到哪去。胭脂作坊里的小姑娘们把白兴言从上午一直骂到晚上,天都黑了还在那儿骂呢,白燕语拦都拦不住。

    当然她也没打算使劲儿拦,毕竟她自己也生气。多大个事儿,至于大老远的跑到天赐镇来骂她么?人家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这可到好,找上门儿来骂,生怕别人不知道怎么着?

    这下好了,以前只是上都城在传,天赐镇这头并无人知晓。结果被她爹这么一闹,整个天赐镇也变得无人不知了。就连扫大街的老伯见了她,都要一脸八卦地问上几句,搞得她一整天都不愿意出门。

    姑娘们将打碎的胭脂都拾了起来,发现还能用的不过两三瓶,当时就恨不得冲到文国公府去把那位国公爷给剁吧了。更有人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白燕语,还叹着气道:“三xiao jie真是可怜,居然有这么个爹。以前说文国公nuè dài天赐公主,我还不怎么信,总想着怎么着也是亲爹,不知道那样。这回我可信了,这亲爹当的,还不如后的呢!”

    白燕语也觉得她这个爹还不如后的呢,可是她没办法改变这个现实,除了就这么忍着,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好在如今人已经在天赐镇了,这间作坊的后院儿是她第二个家,有二姐姐庇佑着,她可以光明正大的住到这边来。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她现在有躲的地方了,那座文国公府,能不回就不回吧!

    今日白鹤染依然在今生阁坐诊,傍晚时分才坐马车回府,结果才一回府就听说白兴言去天赐镇揍白燕语,结果白燕语没揍着,反到把作坊里一大堆做好的胭脂给揍了。

    她当时就火了,这特么的,白天葛芳晓刚跑到今生阁去和她说,胭脂阁里的胭脂都不够卖了,那些贵夫rén dàxiao jie们都快把店给抢光了,正急着等补货呢!本想着作坊里这几日能出一批胭脂,就算不多好歹也能应应急。这下好了,都让白兴言给掀了,她拿什么给铺里补货?

    白鹤染的怒火熊熊而燃,听说白兴言此刻正在书房里,于是气呼呼地就奔着书房去了。

    下人们一见二xiao jie这个架式,便知老爷今儿又要没好果子吃,不由得摇摇头,心道这个老爷还真是蠢,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都不懂,也是活该被二xiao jie修理。

    不过白兴言也有自己的道理,当他看到白鹤染怒气冲天地找上门来时,立即主动说起这件事情:“阿染你可回来了,为父就等你回来呢,这事儿可真急死我了,你可一定要替为父想想办法。”说完,便将上都城里关于白燕语的传闻说了一遍,然后又道,“我也不想闹成这样,但我今儿是真着急了,原因你知道的。你说这万一你三妹妹真的看上了那个人,可怎么办?他们是……”他将声音压得极低,“他们可是亲兄妹啊!”

    白鹤染看着这个虚伪到了极点的男人,眼中尽是嫌恶。

    “现在知道麻烦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早干什么来着?”她冷哼着道,“白兴言,这就是报应!你自己作下的孽,如今报应到你自己头上了,都不知道好好反省自己,还好意思打上我的天赐镇。谁给你的勇气到我的天赐镇去闹事的?你是不是觉得叶家没了,你就可以有恃无恐了?”她一步步上前,死死盯着面前这位父亲,“别想美事,叶家是叶家,你是你。我收拾完了外头的人,自然就能腾出空来处理家里面的事。所以你给我小心着点儿,再给我惹麻烦,我不介意提前收拾了你!”

    白兴言听得一激灵一激灵的,“我,我当初也是被人害的。”

    “人家怎么不害别人呢?”白鹤染真觉得这个爹怕是个傻子,“苍蝇可不叮无缝的蛋,你自己给了人可乘之机,如今还装上可怜了?哪来的厚脸皮?”

    她越说越生气,特别是一想到自己损失的那些胭脂就更生气。于是她握了握拳,恶狠狠地对白兴言说:“毁了我的东西就得再赔给我,白兴言,女儿家芳心萌动什么的,咱们回头再说。我眼看下只问你,毁了我那么多胭脂,你打算怎么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