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11章 买断你五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兴言此刻是真想问问白鹤染,你怎么就这么抠呢?一堆胭脂而已,多大个事儿,难不成还能比他这边的事情重要?

    可是这话只敢在心里说,嘴上是一句也不敢说出来的,毕竟这个女儿太虎了,但凡一句话惹她不痛快,她马上就翻脸不认人,连骂带打,一点儿都不含糊。

    这女儿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性子了?白兴言十分纳闷,可面上却再也不敢东扯西扯,只能讨好地问白鹤染:“为父也不知道该怎么赔,不如你说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照做。”

    白鹤染给了他一个嘲讽的笑,“也好,那便赔吧!毁了什么就赔什么,明日你就到天赐镇去,跟着那些姑娘们一起做胭脂,把被你毁掉的胭脂全部都给我重新做出来。”

    “做胭脂?”白兴言一愣,“我一个大男人,哪里会做胭脂?”

    “不会可以学。”白鹤染告诉他,“一天学不会就两天,两天学不会就十天。总之要一直到学会,才能够回到上都城来。记得,你做出来的胭脂,必须得跟被你打坏的那些品质相同,但凡有丝毫偏差都要倒掉重做。另外,你练习做胭脂也是要产生消耗的,重新做出来也无法弥补先前的损失。所以你还得赔钱,不但要赔被打坏的那些胭脂的钱,还要把接下来的练习和制做费用都先交了,否则我是不会让你去祸害我的胭脂作坊的。”

    白兴言都惊呆了,这敛财手段真是棒棒的,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银子的机会啊!

    他一脸的无奈,“阿染你知道的,我没银子,如今家里是蓁蓁她娘在养着。”

    白鹤染点头,“但是你有俸禄啊!朝廷虽然停了你的朝,但是你身为文国公,侯爵的俸禄每月还是要给的,便用你这些俸禄抵了吧!当然,你的俸禄实在是少了些,我那些胭脂价格极高,想必你也能有所耳闻,所以你的俸禄根本就不够赔的。那便这样,我收取你未来五年所有的俸禄,这五年你就不要经手了,我会跟发俸禄的大人去说,让他在未来五年之内,将你所有的俸禄都送到我手上,相信户部尚书冷大人会给我这个面子。”

    白兴言听得直抽抽,这是要干什么?一下子买断了他五年?五年之内他拿不到任何俸禄?户部会将银子直接送到白鹤染手里?这不闹呢吗?还能有这种操作?

    可当他再看白鹤染那一脸淡然时,便知道只要这个女儿想操作,还真的就没什么问题。

    听说那户部尚书家的女儿跟白鹤染关系匪浅,两人算是挚交好友,就算不利用这层关系,任她天赐公主的身份,和未来尊王妃的身份,她说什么户部还不都得听着。更何况,户部一缺钱还得指望上红家去化缘呢!那红家如今可是把白鹤染供到了天上,指哪打哪。

    白兴言心中发出阵阵哀嚎,几乎已经预见了未来五年惨淡无光的岁月,可这才哪到哪,白鹤染接下来的话那才叫让人绝望。他听到白鹤染说:“当然,这样做我也挺吃亏的,因为我实在不确定你能活过五年。这万一中途死了,我就得认赔了。”

    白兴言心里一阵绞痛,好在反应也总算是快了一把,赶紧就接了话:“你要是能保证我活下去,我愿意把未来五十年的俸禄全都给你!”这可是个好买卖,俸禄才能有多少,哪个官员也没听说是靠俸禄银子活着的。白鹤染要愿意要,他就也愿全都拿出来,只要她保证自己活下去,一直活到老死。

    他自认为这是一笔好买卖,不由得有些得意,于是又重复强调了一遍:“阿染,只要你能保证我活到老死,为父的俸禄全都给你。”

    白鹤染听着这话突然就笑了,“父亲确定选择老死?”

    她这一说,白兴言突然又不确定了。明明老死就是一个人最大的追求,可怎么这话从白鹤染嘴里说出来之后,就显得那么不靠谱呢?

    再看看这个女儿那一脸的讥讽,白兴言凭着经验立即确定,老死,在白鹤染看来,绝对不是什么好死法。可这到底什么意思?老死还不好?那可是意味着能一活到老啊!

    看着白兴言眼中的迷茫,白鹤染的笑意更甚,“老死,有很多种老法,比如你明天就残疾了,躺在榻上被人照顾着,一直到逐渐老去。再比如你就像我从前一样,整日被禁在一间暗不见光,又潮湿得空气都飘着腐烂味道的小屋里,一直到自然死亡。你觉得这样的老死很好吗?如果觉得好,那我立即就可以成全你。”

    白兴言一哆嗦,脑袋跟波浪鼓似的摇晃起来,“不不不,绝不是那样,我说的是无病无灾的老死,不是你说的那样身残不能自理,也不是那种被禁锢的活法。”

    “要求还不少呢!”她唇角又挑起一个讥讽的笑来,“自己都知道那样活着才舒服,那么为何之前那十年却让我活得那么悲哀?”她眼中泛起凌厉和愤恨,“白兴言,做人得讲良心,你就算没良心,至少得要脸。可是你也太不要脸了!”

    这根本就是面对面的骂人了,白兴言被骂得耳根子都红了,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女儿,可惜他没那个本事,到是这个女儿一巴掌拍死他更容易一些。

    “阿染,为父对不住你。”终于他低了头,为自己曾经的所为开始道歉。

    但这个歉道得并不真诚,白鹤染听得出来。于是她又给他举了个例子:“想无痛无灾老死也行,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呀!想知道叶家大老爷的情况吗?父亲不坊明儿去看看,我可是听说他已经咽气了,咽气时人已经呈现了九十岁的老状,一身都是褶子,连身高都萎缩了。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他就是老死的,没有病,也不疼,就只是感受衰老,不怎么痛苦。”

    白兴言双手掩面,再也听不下去了。

    “别说了,我什么也不求了,你说五年就五年,你说几年就几年,我什么都不求了。”他是真怕了,叶成仁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甚至还到叶府去亲眼见证过。

    那种像是生机突然剥离的感觉特别恐怖,一个人在短短几日内就完成从壮年到暮年的过程,虽说身体上没有痛苦,可是心里上要承受的却太多太多了。

    白兴言一想到那叶成仁的样子,只觉得那样眼见衰老还不如死了好,他自认为没有勇气去承受面临那种绝境,可是也没有勇气在遭遇绝境时zì shā,这就尴尬了。

    “俸禄给你可以,或者我给你十年的,你别让我去作坊了好吗?”白兴言不再纠结活多久和损失几年俸禄的事,反而是担心起另一桩事情来。“阿染,为父不能跟那些村姑在一起,她们简直不可理礼,简直是一群野人!”

    他想起自己被挠得满脸花,再想起自己被一群姑娘追出好几里地,心就又哆嗦起来。

    可白鹤染却一点都不体谅他,“那些姑娘们都很温柔,只有温柔的人才能够做出美丽的胭脂来,所以父亲对她们一定是有误会。哦对了,我必须得提醒你,那些姑娘什么都好,你只要不动她们的胭脂,她们绝对会送给你天底下最灿烂的笑容。可一旦你要是动了她们的胭脂,她们绝对会化身洪水猛兽,打你打到地老天荒,不死不休。”

    白兴言一哆嗦,就见白鹤染往前走了几句,探究着看向他的脸。

    “哟,这是挠的吧?该不会是被那群姑娘们挠的吧?呵呵,活该!”她冷冰冰地扔出这么一句,听得白兴言万分崩溃。

    他怎么就混得这么惨了?难道真的躲不过去,一定要去作坊吗?他可是堂堂文国公,如今却沦落到去做胭脂,这要是传出去他还活不活?还不得被人笑话死?

    有心再跟白鹤染商量,可瞅着这个女儿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就又咽了回去。

    算了,别说了,再多说也是自取其辱,这个女儿是不会给他半点颜面的。

    于是白兴言沉默了,也算是默认了。

    白鹤染很满意这个效果,点了点头道:“那么便从明日起,到作坊去上工吧!每天要工作多久你自己来安排,反正那些损毁的胭脂不做完你是不能回来的,时间上你自己看着办。”

    白兴言长叹一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恩,那咱们再来说说正事。”她翻起眼皮子看他,“你贪图快活作下了孽,如今报应到自己女儿身上,白兴言,你可真是好样的。”

    白兴言抽抽嘴角,“你想说什么?”

    她冷哼,“不想说什么,就是只要一想到燕语思慕五殿下这个事,我特么的就想打死你。”

    白兴言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甚至手都挡在脸前头了。他还真怕白鹤染打他,因为打过,所以有心理阴影了。

    “放心,现在没心思打你。”白鹤染翻了个白眼,“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咱们家里还有一个存心散布燕语和五皇子谣言之人,你可不要轻易放过了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