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12章 作死我就收拾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的话提醒了白兴言,是啊,如果没有人刻意去散布,一个躲在深闺中缝披风的事,怎么可能突然之间传得满城皆知?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你的意思是说,是我们府上有人刻意生事?”

    白鹤染撇了他一眼,“还不算太笨。”

    “会是谁呢?”刚夸完他不算太笨,白兴言就又将一个问题抛给了白鹤染。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其实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十分依赖这个女儿,甚至都不再相信自己的判断,只想听听这个女儿的想法。

    白鹤染对此十分无奈,但还是得提点着她爹:“你的小女儿,听说燕语在百花会上得了六殿下的一枚玉佩,便心生怨恨,拼了命的造了这个谣,存心恶心六殿下的。”她说完耸了耸肩,“要不怎么说你那小女儿没脑子呢,百花会上送东西,不过就是个奖励物件罢了,人家六殿下做何对你们家一个庶女上心?何况还是个没什么根基背景的庶女,也就只有白花颜那个傻子才会往歪了想。”

    “花颜?”白兴言听到这个消息到是没有太过惊讶,因为有另外一个讯息吸引了他,“花颜为何在意这个?难不成她对六殿下……”

    “你这不是废话吗?”白鹤染实在是郁闷,“你这爵位还真是承袭下来的,也就只有这种不用费脑子不用科考就能拿到的爵位,会落到你的头上。否则就凭你这个心智,想坐上文国公的位置还真是难。”

    她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地剜损白兴言,白兴言被她说得老脸通红,心里也是有气。

    他就想不明白了,“我是你爹,你这样同自己的父亲说话,真的就没有一丁点儿的心理负担?我就算待你再不好,我也是你的长辈,你出门去问问,谁家的孩子这么跟爹说话?”

    白鹤染都听笑了,“你是我爹?真是抱歉,在我心里你根本就不是我爹。你的女儿在从洛城回京的路上已经死了,被你亲爱的养女派了两个婆子用毒针给扎死的。不但用毒针扎,还推落了悬崖,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你以为她还能有活路?”

    白兴言头都大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再一次提醒你,别太拿自己当回事,也别跟我这儿摆父亲的架子。我叫你一声父亲是出于礼貌,我若是不想,你之于我,也不过就只能得到一个国公爷的称呼。白兴言,我福大命大,那个悬崖下面是一眼温泉,十殿下正在温泉里面疗伤。我得遇贵人,获得新生,但是新生之后的我,再也不想认你们白家为亲,更不会再认你这个父亲。”

    她往前走了两步,冷冷地看着白兴言,“听着,同样的话我从前对你说过,现在又再重复一次,你就给我记清楚了。别再扯什么父亲女儿的亲情道义,你在我心里眼里,狗屁不是,如果一定要把我与你扯上关系,那么我告诉你,我们之间的关系便是杀母凶手,弑兄仇人,我没把你剁碎了拌饺子陷儿你就烧高香去吧!别再自诩长辈,也别再跟我说什么心理负担,我心里一点儿负担都没有,到是每时每刻都有弄死你的冲动。”

    白兴言蹬蹬后退,此刻只想离白鹤染越远越好,因为他觉得白鹤染就是个魔鬼,一个从地狱里走出来,一心只想为母亲为兄报仇的魔鬼。

    他脸色苍白,大滴大滴的汗珠子从额头上冒了出来,突然又想起大叶氏那颗大光头。

    他是听下人说的这件事情,也曾跑到福喜院儿远远地看了大叶氏一眼。那颗大光头差点儿没把他给看吐了,只觉那个女人愈发的丑陋,像个怪物。

    也不怎么的,他突然开口问白鹤染:“叶之南的光头真的是你剔的?”

    他多想白鹤染说不是,那样他还可以稍微松一口气,因为一旦白鹤染认了,那就说明这个女儿真的有随时随地取人性命的本事。

    但其实他根本就无需问这个问题,因为他自己每天晚上都要经历一次可怕的梦魇,那泡水的滋味可比单单剔光头发难受多了,何况还是无止境的每日循环。

    白鹤染又如何能遂他的愿,听他这样问了,当时便咧开嘴露了个渗人的笑容,脆声声的回答:“是啊!就是我剃的。怎么样,父亲是不是觉得她那个发型不错?要不要今晚我给你也来一个?放心,免费赠送,不收你钱哦!”

    她说这话时,突然又变得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笑得灿烂,说得也轻松。只是这孩童看在白兴言眼里,是那么的恐怖。

    “不,我不要,你不要再作贱我。”白兴言还想再后退,可是后背已经抵到多宝格上,再退就要把多宝格给撞翻了。“阿染,你为何要这么做?她又怎么招惹你了?对了,还有那个丫鬟,听说是伺候花颜的,你一夜之间剃了两个人的头,究竟为了什么?”

    白鹤染眨眨眼,“因为她们算计我啊!她们见燕语同我亲近,便想借由打击燕语来打击我的气焰。你说,这是不是很讨厌?我只剃了她们的头发,是不是已经是很轻的惩罚了?”

    白兴言点头,点得很勉强。可是他还有一事不明白:“既然她算计你,那你为什么还要帮她?还是说你现在改主意了,不再想让叶之南重新坐回主母之位?”

    “不不不。”白鹤染摆摆手,“我的意思并没有变,文国公府的主母还得是她。”

    “她算计你你还帮她?”

    “那不挨着。”白鹤染耸耸肩,“有第一回警告就会再有第二回提醒,从今往后,她再作死我就收拾她,作死一次收拾一次,一直到收拾服了为止。亲爱的父亲,您说我是不是一个特别公平的人?”

    这话白兴言都没法接了,这特么哪叫公平,这叫可怕好吧?

    然而白鹤染却不这样认为,“我一向是个记仇的人,过去十多年的仇,我可都记着呢,总得一点一点都报回来。”她说完这句,主动后退了几步,一身气焰也熄了下来,“行了,我们之间没那么多话可说,是谁在造你亲生儿子和亲生女儿的谣,我也给你指了明路。接下来要如何做,就看你自己的发挥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大小叶氏的事迫在眉睫,你再给我拖拖拉拉的,就别怪我没有耐心,自己去动手。到那时,你的三夫人和三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可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了。”

    她说完这话,冷哼一声,离开了书房。

    白兴言直到这时才松了口气,额头上依然在呼呼冒汗,刚刚若是白鹤染再在这里待一会儿,他怕是得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再也起不来。

    这个二女儿怎么如何可怕?这是白兴言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

    至于白鹤染说的大小叶氏之事,他已经没什么打算了,人家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吧,形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哪里还有他犹豫的份儿。

    只是白花颜陷害白燕语这个事,实在是惹恼了他。要说白花颜换个别的方法,兴许他还不会这么生气,甚至还会觉出几分痛快。可偏偏事情牵扯到了五皇子,这让他在心虚之余也生出了无限愤怒。这种愤怒在经过白鹤染对他的一顿损骂之后,就变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正愁无处发泄心里的憋屈,白花颜的出现可算是为他提供了一个发泄口。

    如今这府里的孩子除了白花颜之外,似乎再没谁是他能管得了的了。那么他就得好好管教管教这个五女儿,竟敢在这种时候又折腾出来五皇子和白燕语的谣言,就是打死也不为过。

    这一夜,白燕语在天赐镇的作坊里加紧赶制胭脂,白鹤染在国公府的药屋里搓了半宿药丸,白蓁蓁在为今生阁拢帐,白浩宸在午夜梦回时,又稀里糊涂地被梅果喂下了一枚药丸。

    而白花颜,则在自己的院子里,遭到了她爹白兴言的好一顿毒打。

    白花颜都被打懵了,她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她爹为何生这么大气?就算她计策失败,最多训一顿罢了,她是收拾跟白鹤染亲近的人,又不是同她爹作对,她爹打她干什么?

    同样想不明白的还有小叶氏,自从叶家出事之后,她愈发感觉到白兴言对她的态度有了转变,甚至她用肚子里的孩子都笼络不回白兴言的心。而对于这座文国公府来说,也根本就不需要她这样一位这位没什么见识,更没什么主意的主母。

    她问双环:“我们是不是完了?”

    双环的心也如死水一潭,再也出不起主意来。

    她一向坚称自己是叶家的奴婢,所以不管是侍候大叶氏还是小叶氏,她都认为这是在为叶家服务,并没有背叛一说。甚至在看出大叶氏失势后立即投靠了小叶氏,她也觉得这是在为叶家着想,是一个忠奴应该做的事情。

    可是如今她也慌了,叶家都没了,她还能服务于谁?小叶氏这个德性,地位岌岌可危,眼瞅着是有今天没明天,那么她呢?她该怎么办?

    文国公府的人各怀心事,各自不安。

    偏偏在次日头午,府上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