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13章 皇子搬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也是没想到,君慕凛会在这个上午出现在国公府的前院儿,身后还带着一堆尊王府的下人,每个人都大包小裹地提着东西。东西各不相同,有的是衣物,有的是铠甲,有的是脸盆,她甚至还看到后面有侍卫拉着板车,板车上面放着一张大床。

    白鹤染的脸色就有些古怪了,这是要干什么?搬家吗?

    她脸色古怪,白家人脸色更古怪,特别是白兴言,当他看到君慕凛把床都抬来的时候,心里想的竟是:难道皇上要收回这座国公府,把这府邸送给十殿下使用?

    然而人家十殿下并不稀罕这座破文国公府,他只是走上前,无视白家众人的跪拜行礼,旁若无人地拉起白鹤染的双手,还摇了两下,这才道:“染染,尊王府府邸整修,本王没地方住了,故而来投奔于你,还望染染一定要接纳本王。”

    白鹤染都听懵了,整修府邸?是说他家里装修吗?尊王府已经够气派了,还装什么修?

    再说了,“你家里装修跑我家来住什么?没听说皇子上臣子家来蹭吃蹭喝蹭住的。我就不信你在上都城只有一座宅子,再不济不是还有慎王府礼王府让你住吗?就算那两家也不行,你是不是还可以住回宫里?怎么着也轮不上我们家吧?”

    白兴言听了这话在心里默默点头,就是就是,哪儿不能住非得跑我家来,我家这小庙哪留得下你这尊神,你说你成天在府里住着晃着,我们可怎么过日子?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他心里想着这些,目光又投向白鹤染,焦急地盼着白鹤染能把神送走。

    可惜,神不请自来,又怎么可能被轻易送走。

    神还抓着白鹤染的手昵,脸上带着讨好的表情,“染染,你是我的未婚妻,咱们是一体的,所以本王第一个想法肯定是要投奔你家里。至于九哥和四哥府上,唉!住在别人屋檐下,总归是不方便嘛!宫里都是后妃,就更不行了。”

    白鹤染听得嘴角都直抽抽,“住在你哥家你说不方便,住我家你就方便了?我们家女眷也不少,你一个大男人住进来,你觉得合适吗?”

    “合适啊!”某人一点儿都不觉不妥,一本正经地同她说:“夫妻之间,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咱们之间的关系,是父子啊兄弟啊都比不了的。所以本王觉得,住进国公府来,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染染,难道你不想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本王吗?”

    白鹤染有些崩溃,这特么都什么跟什么?“我为什么要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你?你这是要住我家还是……”她将声音压低,低到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程度,这才继续道:“你这是要住我家还是要睡我屋?太明目张胆了吧?”

    君慕凛并不觉得,“之前不是你说的,让我想你了就光明正大的来看你,不要三更半夜偷偷摸摸。这不,我光明正大地来,再光明正大地住进来,染染,你不喜欢吗?”

    “喜欢个屁!”她简直无语,“君慕凛,你还有没有点儿自觉性了?你们这个年代不是男人女人都挺矜持的吗?不是都很讲礼数的吗?你到底是跟谁家的礼数学的,还没成亲就往未婚妻家里跑?还要住下来,你脸皮怎么那么厚啊?”

    这话的音量就提高上来了,白兴言听得连连点头,“是啊,十殿下,您就这样住进来,对小女的声名也不好啊!臣也是为小女考虑,还望殿下三思。”

    白兴言这会儿也学聪明了,他知道,跟这位神讲什么大道理都没用,他就不是个讲理的人。只有把话往白鹤染身上唠才能有效,才能让其生也顾及,也不会降罪于他。

    可惜,他实在高估了十皇子的脸皮,和不讲理的功理。想要降罪于他,理由还不多的是

    于是就听君慕凛闷哼一声,怒道:“你给我闭嘴!爷在跟染染说话,哪有你插话的份儿?”

    白兴言立马就闭嘴了,惹不起,惹不起。

    白鹤染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君慕凛,别怪我没提醒你,要再这么胡闹我就进宫去告状。父皇管不了你还有母后呢,我一定让母后来评评理。”

    某人嘿嘿一笑,“本王来这里与你同住,父皇母后都知道,父皇甚至还表扬了我,说我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能想到求助于未婚妻,这是好事,说明我长大了,成熟了。”

    她挑眉,“那母后呢?母后怎么说?”

    “母后也说了,她说我脾气不好,就该让你多管管我,还说我应该隔段时日就来你这儿住上一阵子,这样才能更有助于被媳妇儿管束。”

    这特么的都是什么爹什么娘啊?

    白鹤染心里哀嚎,皇上皇后,你俩这不是坑我吗?

    白兴言心里也在哀嚎,皇上皇后,你俩这是想玩儿死我啊!

    她同他好说好商量:“要不你到天赐镇去住吧?虽说公主府还没完全落成,但也只差园艺。我去看过,院儿早都建好了,工匠们如今在种花种树,搭亭子引河流,不耽误晚上住人的。你到公主府去,我亲自帮你收拾个院子出来,再亲自帮你把房间给布置好,里头的东西我都亲自去给你买新的,你看如何?”

    她一边说一边指了指他身后一个端着脸盆的太监,“你说说你,还把脸盆都端出来了,你怎么不干脆把碗都带着呢?筷子也拿上多好。”

    某人又嘿嘿笑了起来,“还是染染了解本王,你说的这些,本王都带了。”

    这话一出,身后立即有个小太监上了前,将手里托着的木盒子往起一掀。

    白家人好奇地都递过目光去,好么,这碗筷还真拿来了。不但有碗筷,还有碟子杯子,茶壶茶碗就更不用提了,就连剔牙的木签子都带了许多。

    白鹤染气得直翻白眼,“你几岁了?两岁还是三岁啊?出个门还带这些东西,简直太丢人了!行了行了快走吧,出去可别说认识我,我跟你丢不起这个人。”

    “不走。”君慕凛头一甩,“就不走。染染你看,我这才打个照面你就发现了我这么多缺点,果然母后说得不错,染染你就是比我懂事,我该跟你多多学习。”

    白家人算是听出来了,为了能蹭到这个住,这十皇子是不要脸了。

    白鹤染也是阵阵无语,不但无语,她还觉得很丢脸。在自己家人面前,这家伙居然表现得这么没有水准,这个脸真是丢到家了。

    她旧话重提:“你去公主府住吧!”

    “让我去也行。”君慕凛到是意外地答应得很痛快,不过后面紧跟着来了句:“你也去。”

    “我去个屁!”她气得冒烟,我要是跟你去公主府了,那跟你留在国公府有什么区别?我一黄花大闺女,现在就打包跟你去外面住,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染染。”某人又开始使出磨功,“染染,你就答应了吧!我肯定乖乖听话,你说一我绝对不二,你说往南我绝不往北,总之我什么都听你的,行不行?”

    她皱眉,“你还真是混世磨王,磨人的磨。”

    “你说什么都对。”

    “……”她还能说什么?无奈之下,将目光投向了红氏。

    白兴言心里又叹了一声,只道自己在这座国公府里是越来越没地位了,这么大的事,人家居然只问红氏,压根儿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嘛!

    再想想,罢了,白鹤染什么时候把他放在眼里过?不打他一顿就不错了。

    一想到这,他又下意识地去看小叶氏,不由得心头火气又起。

    都是这个小叶氏镇不住场面啊,这种时候,当主母的居然一句话都没有,只管一副怯生生的模样站在他身后,这跟从前做妾的时候有什么不同?从前他只觉得大叶氏太强悍,什么事都能出头,完全不把他这个国公爷放在眼里。

    可是如今跟小叶氏一对比,他到宁愿让大叶氏来当这个家,至少这种时候大叶氏一定会主动表个态,把场面给圆下来,不需要他在这处不尴不尬地站着。

    不管白兴言心里怎么想,此时红氏到是把这个事给揽了下来,她见白鹤染看向她,便主动上前一步,先是给君慕凛行了礼,然后便开口道:“既然我们府上跟十殿下是已订下的姻亲,那么如今尊王府整修,十殿下来投奔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至少这证明在十殿下心里,对二xiao jie是十分重视的。”

    君慕凛连连点头,“红夫人说得对。”

    白鹤染却苦着张脸,心中哀嚎,红姨你也坑我!

    红氏笑了笑,继续道:“不过这话又说回来,无规矩不成方圆,殿下是冲着二xiao jie来的没错,但如果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搬进念昔院儿,那二xiao jie的名声可就真的好说不好听了。”

    白鹤染赶紧把话接了过来:“烦请红姨给想个两全的法子。”最好把这磨人的给整走。

    红氏想了一会儿,笑着说:“法子到还真有一个,不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