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17章 染染,你喜欢我四哥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是一愣,她真的是清闲太过了么?居然会出现这种失误?

    可是不应该啊!就算她闲着,剑影还在暗处,不可能不替她留意着这府中动向。至少昨天晚上剑影还跟她汇报过,梅果把白浩宸给迷瞪得都快傻掉了,基本白浩宸现在喝口水都要看梅果一眼,梅果点头了他才敢喝。

    还汇报说小叶氏安安份份地养胎,就想着这一胎生个男孩儿,期待白兴言能够回心转意。

    这怎么一夜工夫就去杀人了?

    见她愣神,君慕凛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着说:“忧这个心作甚,杀害杀害,也不一定就非得杀死了。我瞅着你们府里这个气氛,不像是死了人,到像是重伤。”

    白鹤染站起身,“不管死了还是伤了,总得去看看,我到是比较好奇,那小叶氏哪来的胆子去杀人?用什么杀的?直接拿刀捅吗?”

    迎春去打听消息还没回来,白鹤染同君慕凛二人先行往福喜院儿去了。念昔院儿的下人很懂事,知道十殿下不喜欢女子在身边围绕,所以一个个都躲得老远,谁也不上前去讨那个嫌。可偏偏就有一个人不肯清闲,也见不得旁人清闲,就在白鹤染同君慕凛刚走到院门口时,就听身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你都关了我这么久,今天有这样的热闹,能不能带我一起去看看?十殿下,劝劝你媳妇儿,让她放我一马。”

    是个女子的声音,君慕凛听得直皱眉,立即回过头来,果然,就见苏婳宛一身黑裙,歪歪斜斜地靠在廊柱上。那姿势,那模样,怎么瞅都是一股子风尘气。

    君慕凛都惊呆了,这还是那个从小便定情于他四哥的婳宛姐么?如果不是她出现在白鹤染的院子里,他几乎以为自己见着的是个南城的风尘女子。他想不明白,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苏婳宛到底图什么?不想活了就一头撞死,这么作贱自己是给谁看呢?指望谁怜悯呢?

    反正他是怜悯不起来,反而眼底还泛起一层厌恶之色。自幼相识的情谊,一直当着未来四嫂给予的敬重,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他指指苏婳宛,同白鹤染说:“你留这么个人在院子里,简直拉低身份。你的念昔院儿药香浓郁,清贵高华,岂容得这等轻贱之人坏了气氛?染染,要么杀了她,要么拎着衣领子扔到外头去。用不着顾及从前的情份,也更不用顾念四哥,她跟咱们的情份早在她从礼王府出来的那一刻,烟消云散了。如今咱们君家不找她算祸害四哥那笔帐,她就应该烧高香,哪还容得她在这里卖弄风情。至于四哥,染染你放心,她之于四哥,早就言不及任何感情,四哥欠她的,在礼王府的那几日,便已经彻底还清了。”

    白鹤染听着他这话,笑了起来,“是啊,起初留着她,也是想着好歹跟四哥情重一场。可是如今,所有的情份都已经被她消耗一空,我确实是没有义务再替谁照顾着这么个不知好歹的人。”她甩给苏婳宛一个轻蔑的笑,“到此为止吧,我也不杀你,算是相识一场最后的好心肠。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但是你给我记着,若再试图染指礼王殿下,我会毫不犹豫地拧断你的脖子。苏婳宛,不信你就试试,看是你的心恨恶毒,还是我的手段狠辣。”

    她说这话时,声音冰冷如坠深窟,那苏婳宛不受控制地就打了个哆嗦。可一个哆嗦之后却突然笑了起来,同时也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向君慕凛,“自己的媳妇儿都被人惦记上了,你却还能如此淡定地为你那四哥着想,君慕凛,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那么多年不近女色,突然一下子相中一名女子,难道不管她做了什么,你都不介意吗?包括她看上另外的男人?”

    君慕凛狠狠皱了下眉,愤怒之绪在一瞬间升至顶点。可却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很快便又平静下来,就好像刚刚的愤怒并不是来自于他,也好像一场冲tiān nù火突然被一场瓢泼大雨给熄灭了去。来得快去得也快,看得白鹤染都轻“咦”了一声。

    愤怒过后,君慕凛笑了,他一把抓住白鹤染的手,问那苏婳宛:“你可是要说染染与四哥?可是要说四哥之所以放得下你,是因为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旁的人?那个人便是染染?”

    苏婳宛反问:“难道不是吗?君慕凛,莫要再自欺欺人,莫要在为你的四哥找理由。他那人看上去谪仙一般,可到底他也是个男人,也有七情六欲。我跟他有过很长的一段过往,更有过身心相融的生活经历,要说这世上谁最了解他,那个人无疑就是我。他爱谁,他不爱谁,我的眼里心里都一清二楚。念在你我自幼相识的份上,我提醒你,看好你的媳妇儿,别叫人惦记上。君慕息那个人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他那种魅力只要一散发出来,即便是你,也不能与你的四哥一争高下。这一点,单凭你这未来媳妇儿如此看重他帮着他,就可见一二。”

    苏婳宛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来,笑得千娇百魅,“白鹤染,问问你自己的心,为何要如此偏帮着那位四皇子?你真的只把他当成哥哥吗?还是在你心里头也觉得那个人与众不同?你每次见到他,同他站在一起时,就没有任何其它的想法吗?白鹤染,别跟我摇头,我太了解那个人的魅力了,我绝不相信这世上除了至亲之外,还能有女子能敌得过那谪仙的一言一语。就像我自己,这一生都走不出他的魔障。”

    苏婳宛说到这里时,又开始陷入到一种癫狂的状态中去,她不停地搓着自己的头发,不停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她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嘴里反反复复念叨着的始终是那么一句:“我走不出他的梦魇,这世上再也没有他那么好的人,他怎么可以喜欢你白鹤染?他怎么可以背叛我?白鹤染,你这个jiàn rén,你吃着碗里的还望着锅里的,你这个不要脸的jiàn rén!”

    苏婳宛的歇斯底里换来的是十皇子的盛怒,这一次是真的怒了。他从不打女人,不是有什么我一个大男人不打女人的觉悟,他以前只是觉得女人恶心,有味儿,过敏,所以从不接触女子,但并不意味着他能够容忍有人骂他媳妇儿。

    白鹤染都没看清楚身边人是何时冲出去的,只听到嗖地一声,一阵风从身边刮过,面前的苏婳宛突然腾空而起,抛得比树都高,然后伴着惊叫再重重落向地面。

    砰!

    地面白砖被砸碎了好几块,再看苏婳宛,嘴角渗血,直翻白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抽了抽嘴角,这特么的,是要给摔死啊!

    扭头看看已经回到自己身边的君慕凛,想说点儿什么,却被他抢了先:“背地里本王看不到也就算了,今儿居然敢当着本王的面儿骂本王媳妇,苏婳宛,我管你从前同我们有什么情份,我管你是不是我未来四嫂,别说你不是,就算你是,我也照打不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不打女人,那是不打我自己的女人,别人家女人都欺负到头上了,不打就是孬种!”

    苏婳宛已然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只管躺在那里吐血,翻白眼,抽搐。

    有下人壮着胆子围了过来,起初是害怕,毕竟这场面无疑于杀人,都是些姑娘家家的,哪有不害怕的道理。不过看了一会儿和之后就觉得过瘾,特别过瘾。

    因为刚刚苏婳宛骂白鹤染的话她们都听到了,在她们眼里心里圣洁如神的二xiao jie,居然被人如此喝骂,摔死也活该!

    于是有人朝着苏婳宛吐口水,有人更是走上前去补了两脚,还有人提议:“xiao jie,把她扔出去吧,别留着祸害人了。咱们念昔院儿多好,就她格格不入。”

    “是啊xiao jie,别留着了,看着就烦。整天一股子风尘样,耷拉着个脸跟谁欠她银子似的,阴阳怪气的给谁看呢?咱们就把她扔出城去,让她自生自灭。”

    君慕凛冷哼一声,“自生自灭?还留着她生?直接弄死得了。”说着就要上前去补刀。

    白鹤染拉了他一把,摇了摇头,然后吩咐下人:“拿着我的名贴到礼王府去,请他们派个下人过来。这人要如何处置还得礼王府说了算,咱们不掺合,只管把人交给礼王府就好。”

    君慕凛急得直跺脚,“就四哥那个软心肠,你把人交给他,那还不得又给弄回府去?”

    白鹤染挑眉,“他要是再将人接回府里养着,以后咱们就再也不要理他好了。”

    他这才勉强同意,“好吧,就听你的。咱们快走吧,去看热闹。”

    两人终于出了院子,可走了没多一会儿白鹤染就感觉身边人不对劲,这怎么一边走一边搓手?一边走一这没完没了地挠身子,这都抓到脸上了,是要干什么?主动毁容吗?

    她把他的手爪子给扒拉下来,“挠什么挠?没洗澡啊?”

    “不是,痒,刚才碰着那苏婳宛了。”

    她恍然,这是过敏了。

    “该,谁让你冲动了?冲动是魔鬼,现在遭报应了吧?”说着话,手里取出一枚金针,就要给他扎一针。

    可手腕却被他拽了去,“染染,你喜欢我四哥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