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22章 染染,需要搓背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解释着这个残忍的定义:“那小叶氏还怀着孩子呢!我原本并不打算伤着她的孩子,甚至还想着,不管她自己怎么作死,我都会尽力保住这个孩子,可是白兴言的话到底还是激怒了我。”她一边说一边摇头,感叹到,“我如今真是越来越忍不住脾气了。”

    “为什么要忍?”君慕凛就想不明白了,“染染,你是我君慕凛的未婚妻,你就是把天捅出个窟窿,我都能给你撑着天不塌,你为什么要忍?”

    她愣了下,随即笑了起来,“是啊,我为什么要忍?你说得对,我是你的未婚妻,就得配上你的气势。何况那小叶氏自作孽不可活,能给她做几日主母,又多活了这么些时日,已经算是恩赐了。否则要依着我的本性,冲着她过去十年跟她的姐姐做的那些事,我早该在回到上都城那一日就灭杀了她。”

    的确是她穿越之后顾忌更多了,想想从前,她蓄势多年,终于融会贯通了白家传承下来的所有本事,立即展开了复仇计划。可到了今生,却一再的拖延,一再的原谅,直到rěn wú kě rěn才痛下杀手,确实有些妇人之仁。

    “你今天打了两个女人了。”想开了之后,她便不再提及自己,而是面上含笑打趣着身边这位。“虽然你说的道理无可反驳,可是对于其它人来说,男人打女人还是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所以采访你一下,一个早上打两个女人,有何感想?”

    君慕凛没整明白什么叫采访,但想来前后语境一结合,应该是问问的意思。

    于是他摊摊手,“没有什么感想,很普通平常的一件事。染染我问你,如果在战场上,对方杀上来一个女将军,我打是不打?”

    “当然要打。”

    “这不就结了!女将军也是女人,还是女敌人,如果我总想着不能打女人,那这仗还要不要打了?所以对于我来说,人不能分男人和女人,应该分友人和敌人。是友人,不论男女都要以善待之,是敌人,同样不论男人女人,都要毫不留情。染染,这道理你也记着。”

    白鹤染用力点头,确实是个好理论,不分男人女人,只会友人和敌人,人生就应该这样。

    二人回了念昔院儿,君慕凛立即像主人一般,吩咐丫鬟们给二xiao jie备水沐浴,再瞅瞅之前摔过苏婳宛的地方,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了,人也早就抬走了,这才点点头,表示满意。

    迎春赶回来时,zhèng jiàn到十皇子对着空地点头,便知他在想什么,于是赶紧往前走了两步,主动开口道:“奴婢已经让马平川和刀光把人送到礼王府去了,至于礼王府如何处置,xiao jie说了,那是四殿下的事,咱们不管。”

    君慕凛点点头,“四哥也该有个决断了,这种坏了心性的女人,再留着就是个祸害。”

    话是这么说,可凭他对自己四哥的了解,他知道,四哥绝对是下不去手杀了苏婳宛的。

    他之所以将人打成重伤,就是要让他四哥看到他们的态度,也要让他四哥从这个伤势上推判出苏婳宛又做了什么罪大恶极之事。让他四哥好好想想,自己一再的心慈手软,给其它人带来了多大的烦扰。

    迎春进屋去侍候白鹤染沐浴,白鹤染坐在浴桶里想了想,开口问迎春:“家里还有没用过的新木桶吗?最好比我这个大一些,我这个实在太小了。”

    迎春想了想,点头,“有,还有两个大的没有用过,xiao jie是要换个浴桶吗?”

    “不是我要换,是如果有的话,一会儿你去找两个小厮过来,挑个大的清洗一下,再放好水在厢房,让十殿下也泡一泡。”

    迎春一愣,“在咱们的厢房?xiao jie您可别闹了,那厢房四xiao jie住过,三xiao jie也住过,十殿下是进都不会进去的,他肯定说有味儿。如果殿下想沐浴,就让他回梧桐园那边吧!那边都有现成的,都是全新的,也有小厮侍候,在咱们这儿确实不方便。”

    白鹤染想了想,也是,厢房她一直当客房用的,白蓁蓁住过,白燕语之前做胭脂太晚了,也去住过。要是让君慕凛进那屋儿,以他那个过敏的毛病,他得恶心死。

    可是这大白天的要把人赶回梧桐园,那家伙能干吗?

    “罢了。”她退败,“送浴桶到药屋去吧,让他在那里洗。”

    迎春还是想劝:“xiao jie,到底是个男人,白天来咱们这儿也就罢了,大清早搂您一会儿也没外人看见,可这大白天的要是沐个浴,万一这会儿有人来了,咱们可就说不清了呀!”

    听着迎春的话,白鹤染也轻轻地发出了一声感叹。是啊,说不清了,可是她跟君慕凛之间不是早就说不清了吗?早在她来到这世间的那一刻,两人就已经说不清了。

    她毕竟是个来自未来世界的灵魂,虽然很努力地融合到这个时代中,但是有些根深蒂固的观念还是早这时代一步渗透给了她,所以她对于这种事并不是十分在意。何况没有外人能够接近她的药屋,她在药屋里的一切,都是不会被外人所见的。

    “没事,照我吩咐去做吧!如果找小厮怕不方便,就看看刀光有没有回来。”

    迎春知道自家xiao jie决定了的事就不会改变,于是也不再说什么,赶紧出去做事了。

    迎春这一走,守在外头的人就开始蠢蠢欲动,很快她就听到有人挠门的声音,“染染,迎春走了,你一个人能洗好吗?需不需要本王替你搓背?”

    屋里的人听得直翻白眼,“用不着,迎春走之前已经替我搓完了。”

    “那你需不需要本王替你洗头发?”

    “迎春走之前也替我洗好了,不劳您大驾。”

    “哦,那你看péi liáo呢?需不需要本王进去陪你聊天?染染,一个人独处很寂寞的,泡在水里更寂寞,本王就进去陪你说说话,行吗?”

    “不行!”她坚决反对,“君慕凛,老实在外头待着,别一天到晚想着占我便宜,再废话小心我赶你回尊王府去!”

    “不要啊染染,尊王府还在整修呢,我现在就算回去了也没地儿住。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嘛,一个人洗澡,万一有个什么事可怎么整?”

    她简直无语,“洗个澡能有什么事?你以为这是深潭,我还能淹死啊?行了,老实在外头等着,一会儿迎春叫了人回来你也洗洗,打打杀杀一上午,你都不觉得身上血腥味重么?”

    “重吗?”他不觉得,“战场上血袍子我都穿过,这点血不算什么。”

    “可那都是女人的血啊!”她坏心眼地提醒他,“君慕凛今日流血的可都是女人,你看看你的鞋面,再看看你的鞋底子,上头是不是都沾了女人的血?还有你闻闻你的衣袖子,上头是不是也沾着女人的味道?恶心吗?”

    “呕!”外头传来这样一个声音,然后就是声声哀嚎,“行了你可别说了,再说我都要吐了,太恶心了。谁给本王备水沐浴了?怎么还不回来?快点快点,太恶心了!”

    白鹤染躲在木桶里,笑得开怀。小样儿,跟我斗?有治你的招儿。

    下晌,福喜院儿那头有人将白鹤染的长绫送了回来。迎春觉得不干净,又拿走重新洗了一遍,还用白鹤染亲手调配的草药香薰薰了好一会儿,这才放心地拿到她面前。

    君慕凛闻着长绫上头淡淡的药香,这才满意地点了头,“还是这个味儿最舒服。”

    某人在念昔院儿赖到天黑才走,晚上吃的是肉饼,小灶间自己做的,很是美味。

    不过君慕凛对厨子也是有要求的,那就,所有菜品,从洗菜到切菜再到下锅烧菜,都不能经了女人的手。也就是说,厨子必须是男的,如果说灶间里还有女人,那也勉强能接受烧火的是个女的。

    为此白鹤染这几日还从大厨房那头调派了人手,换了男厨子来做菜,就连做点心的面点师都换成了男的。至于君慕凛平时在这边喝个水吃个点心什么的,那肯定是得她自己亲自动手,人家是不会接丫鬟递过来的茶水的。

    送走了君慕凛,白蓁蓁也从慎王府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已经有些日子没回家的白燕语。

    白燕语是偷偷摸摸回来的,一见到她赶紧就开口乞求:“二姐姐,我今晚在你这儿借宿一下好不好?父亲在作坊里让一群姑娘给挠了,他现在一定恨死我了,要让他知道我回了家,非得打死我不可。”

    白蓁蓁听了就笑,“也就你还怕着他,你看看咱们府上谁还怕那个爹?三姐,今时不同往日,你也该看明白咱们这个爹的德行了,典型欺软怕硬的主。你但凡对他强势三分,他都不敢把你怎么样,总是这副弱样子,他不欺负你欺负谁?”

    白燕语一边叹气一边摇头,“我跟你们不一样,一没钱二没势,你让我拿什么强势?你以为只要瞪瞪眼睛他就会怕了?说到底,他怕的是二姐姐的权,和四妹妹你的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