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32章 她的哥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刀光和默语二人看出了白鹤染神色有变,略微一想便想到了红氏三人很有可能是被人逼到这处的,一时间也愤恨不已,默语更是深深地自责。

    若不是她太过震惊之下弄出声响,也不会吓得红氏急忙出逃,不这么匆忙,也就不会被有心之人盯上。毕竟红氏把大少爷藏了十四年都好好的,偏偏这一回出了事,她难辞其咎。

    但现在也不是论责任的时候,默语心中暗暗发誓,今日就算拼上性命,也要把大少爷给救出来,否则就对不起xiao jie对自己的器重和栽培。

    三人各自想着心事,小心翼翼地往山谷里推进。

    半个时辰后,三人终于停了下来,因为她们都感觉到就在前方不远处有人,而且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刀光小声说了声:“人数不少于十个。”

    白鹤染点点头,给了一个确切的数字:“二十五个。”

    刀光不知她怎么会如此肯定,但跟着白鹤染的时日越久他就越是相信白鹤染。不只是他信白鹤染,就是此刻藏在暗中没有现身的剑影也暗自点头,二十五个,他刚刚也觉察到人数应该在二十人左右,但却不像白鹤染说得这么肯定。

    “xiao jie要用毒吗?”默语知道自家xiao jie的本事,二十五个人,用毒的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何况今夜有风,还是西风,正好吹向前方。

    白鹤染点点头,再又摇摇头,这才道:“用毒肯定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在用毒之前,咱们要先知道那伙人究竟是谁的手下。潜藏这么多年的一股势力,绝对不会小了,不可以轻敌。我若用mí yào,下不准份量,轻了很有可能对方不着道,重了就怕他们迷倒之后再也醒不来,得不偿失。再往前走走,听听。”

    三人再次向前,这一次走得更加小心,几人都使出了潜行的本事,夜幕下几乎一点声响都没有,就是气息都收敛了八分。此时除非是绝顶高手,否则绝不会被发现。

    很快就看到了前方一块开阔地,果然,红氏三人正被一群黑衣人围在中间。那群黑衣人应该是行走一天需要休息,这会儿正坐在地上,吃着随身带的干粮。

    白鹤染看到红氏此刻十分狼狈,似乎在泥里滚过,一身衣裙都看不出本色来,脸上也抹了几道泥巴。左胳膊有伤,血迹混合着泥水浸泡过衣料,成了暗红的颜色。

    红氏脸色状态很不好,虽在泥土的遮掩下看不出面色,但嘴唇苍白无血色,眼神也无光。人靠在一块大石头上,正虚弱地喘着气。

    可就是这么虚弱了,她也没有放开身边一个少年手,死死地握着,生怕少年离开她半步。

    在她的另一侧栽歪着一个年迈的婆子,白鹤染一眼就看出来那婆子已经死了,但身上却没有伤,只是口吐白沫,两腿僵直。

    默语有些惊,看着白鹤染,无声地做了一个“毒”的口型,意思是在问,被毒死的?

    白鹤染却摇了头,不是毒,毒死的人不是那样的,那婆子分明是累死的。

    想想这么远的路,先是逃跑,后又被掳劫,劫匪能有什么好态度?又如何会去照顾一个本来也没什么用的婆子?这一路跑下来,近七十的高龄,生生累死了。

    白鹤染眼中生出无限愤恨,她与那婆子没有渊源,也不认得对方,当年那婆子离开白家时,她才是个刚出生的婴孩。甚至再退一步来说,她并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白鹤染,就是淳于蓝之于她,也并没有多深的感情。

    可人性是相通的,一个忠心为主,鞠躬尽瘁之人,如何能不让人心生敬畏?

    她这具身体还留有原主的一丝本能,正是这一丝本能让她承袭了不少原主的心理状态。包括对母亲,对这个哥哥。

    是的,这个哥哥,她将目光投向红氏一直握着的那个少年。许是血脉太近之故,几乎是一眼就让她生出了一种同根同宗之感。

    这种感觉不同于白蓁蓁和白燕语,虽然那也是她血脉相连的亲妹妹,虽然那两个妹妹遇到危险,她同样会奋不顾身去救。

    但同父异母到底不比同父同母,那种从血脉到心神的联系是不可忽视的。虽然她从来没见过这个哥哥,可就是一眼,她便认出那绝对是她的双胞胎兄长。

    别的不说,单单是二人像至七成的样貌,就足以确定身份了。

    默语和刀光都下意识地看了白鹤染一眼,两人心头都是同一个想法:这兄妹二人生得可真像啊!虽然一男一女,但是五官的相近近到了七成,甚至还要往上,这不是亲生的是什么?

    那少年此时的状态比红氏好上一些,但是他非常的害怕,整个人都在发抖。他不时地看向那个婆子,不明白一直侍候自己的元婆为何会倒在地上,还口吐白沫。很想上前去把元婆给扶起来,可是红氏一直死死握着他的手,让他动弹不得。

    何况边上还有这么多蒙面的黑衣人,这样的场面都快把一个傻子给吓醒了。

    红氏一直闭着眼,也不说话,整个人其实正处于半昏迷的状态。白鹤染知道,之所以红氏还撑着没有彻底昏迷,就是因为身边还有要保护的这个少年。可红氏到底就是个深闺妇人,这样硬撑也撑不了多久,怕是再过片刻就要坚持不住了。

    这时,那些休整的黑衣人里,为首的一位说了话:“大家快点吃,吃完了继续赶路。”

    人群里,有人回应了他,“头儿,现在已经死一个了,不如我们把那个娘们儿也杀了算了,反正主子只说要那一个。真没想到竟会是个傻子,怪不得这么多年咱们都寻不着踪迹,谁能想到堂堂文国公府的大少爷,居然是个傻子?”

    边上又有人说话了,“其实这傻子主仆我们早就见过,可就像老八说的,谁也没想到他会是个傻子,这才没有注意。要早知道他就是要找的那个人,这任务七八年前就该结束了。”

    “这次也得亏看到红家那个娘们儿,不然我们还要蒙在鼓里。”

    听着这些人七嘴八舌说话,红氏身边的少年突然喊了一声:“你们这些坏人,我要和你们拼命!”说完,竟一下子挣开了红氏的拉扯,整个人照着其中一个就冲了过去。

    红氏吓了一跳,终于睁开眼睛,此时那少年已经把其中一名黑衣人扑倒在地。

    那黑衣人也是没想到一个傻子突然冲出来,力气还这么大,一时没有防备,后脑勺好巧不巧地撞到石头尖儿上,当时就没了呼吸。

    那少年也懵了,看着一地的血,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二十五个黑衣人眨眼只剩下二十四个,瞬间激怒了他的同伙。

    白鹤染眼看黑衣人一个个站起来向着那少年走去,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于是单手一挥,缠绕在腕间的长绫嗖地一下飞射出去,同时,长绫里的毒针飞出去十几枚,分别射向不同方位,眨眼之间又有十人倒地。

    默语和刀光二人也不再多等,呼啸着冲入战团。

    白鹤染看出这些黑衣人都是高手,但是她并不放在心上,她长绫飞出时已经带了毒性,别说被银zhēn cì中的人当场毙命,就是其它人闻到了长绫上的毒药,战斗力也锐减。

    默语和刀光也不是白给的,根本都没用暗中的剑影出手,片刻工夫就杀倒了一片人。

    刀光比默语有经验,眼瞅着就剩下一个了,赶紧大喝了一声:“留活口!”

    默语的剑便停了下来,只以剑尖儿抵在那人的咽喉处,冷目直视。

    剩下的这个人也是震惊了,二十多个兄弟啊,在一起十多年了,眼瞅着任务就要完成,他们可以拿了赏金逍遥自在去。谁成想临到头了翻了船,不但任务保不住,命也丢在了这里。

    他看着一地的尸体,再看看那个已经扑到红氏面前的少女,脑子嗡了一声。

    “你是,天赐公主?”

    白鹤染没理他,只掏出一颗药丸塞到红氏的嘴里:“红姨,快吃了。”

    红氏机械般地咀嚼药丸,也顾不上苦不苦了,拼命地往下咽。刚咽下去就去看那个已经呆坐到地上的少年,然后挣扎着起身要去看他。可她的腿已经走不了路,又累又怕,两条腿都在打哆嗦。于是干脆用爬的直接爬到那人身边,拉住那少年的手轻轻地问:“忘儿,你怎么样?告诉红姨你怎么样?”

    那少年呆呆地看着她,张了张嘴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红氏一下就哭了,“忘儿,忘儿你说句话,你可别吓红姨。红姨护了你这么多年,现在终于见着你妹妹了,你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什么事啊!”

    “红姨。”白鹤染鼻子发酸,一方面是来自这身体本能的反应,一方面是因红氏带给她的感动。就因淳于蓝一次相护,她用了半生来保护淳于蓝的孩子,如此重情重义之人,真是……她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如此重情重义之人,嫁给白兴言真是白瞎了。

    “阿染!”红氏终于回过头来,却是跪在了她的面前,一个头磕下去。“阿染,红姨对不起你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