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35章 你怎么会来这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们是三皇子的人。”

    “恩?”白鹤染一愣,三皇子的人?“红姨如何断定他们是三皇子的人?”

    “我听到的。”红氏咬着牙,一脸的愤恨,“元婆死了,忘儿懵懂不知事,我一个妇道人家,在他们眼里也跟一个死人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他们说话根本就没避讳我。我听到他们说起三皇子付了八年的雇银,如今只剩下最后半年多了,如果再找不到忘儿,这八年的雇银他们不但要尽数归还,且还要翻倍补偿。”

    红氏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白鹤染,“阿染,你说为何三皇子参与到了这件事情中来?忘儿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白鹤染也不知道跟那三皇子有什么关系,不过好在还有一个活口,她原本打算把这活口带回去好好审问的,至于山谷里那些尸体,却不是她这几个人能处理得了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回去,再让想办法派人过来毁尸灭迹。

    但是她现在改主意了,她不想再派人回去毁尸了。如果这些人真是三皇子派出来的,那么她就亲自把这些人都带回上都城,带到那三皇子的平王府门口,好好同那三皇子说道说道。

    主意打定,回手一个巴掌抽上那个活口的脸。指缝夹着银针,直接在那人的脸上开出三条血道子,那人一下就疼醒了。

    默语有些紧张,生怕那人一醒来立即发难,却发现那人虽醒了,可是浑身上下软棉棉的,跟个面条似的,哪里能使得出力气来。默语这才放了心,不再过份警惕。

    那人醒来之后到是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情,再看向对面站着的白鹤染,不由得阵阵惊恐。

    “你是……天赐公主?”那人颤着声音问了句,随后心便沉了下来。

    这还用问么,追踪这么多年了,凡是跟那个孩子有关的人,他们都查了个遍。这个在近半年来异军突起的天赐公主,更是早已被他们列为危险人物,千防万防着不要跟天赐公主对上照面。却没想到,今日好不容易把人给找到了,结果天赐公主也把他们给找到了。

    “是死是活,公主给句痛快话吧!”他到也不含糊,杀手么,干的都是杀人拿钱的买卖,是脑袋别在裤腰带里做生意,早已经把生死看得很淡。或者说他们心里明白,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厄运来得如此突然。

    白鹤染冷眼看着这人,心里也在思考。

    这些人求什么呢?求财吗?应该是求财的,否则也不可能为了钱财这么多年一直做同一件事,想来那三皇子给他们的回报一定十分丰厚。

    她没回答对方的问题,到是反问那人:“是生还是想死,你也给我一句痛快话。”

    “哦?如何个痛快法?”那人听出些门道来,“莫非我还有活命的机会?”

    “不只有活命的机会,还有赚钱的机会。”白鹤染告诉他,“如果你肯告诉我你的主子是谁,我让你活着,还出给你三倍的价钱,你觉得这笔买卖划不划算?”

    “划算。”那人老实地点头,“可是你觉得我会信吗?三倍的价钱?怕是我只要将你想知道的说了出来,你立即就会杀死我。”

    刀光听不下去了,“说不说你也是个死,说了还能拼一半活命的机会,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至于你那主子,你又不是从小mài shēn为奴跟着他的,一个受人雇佣的杀手而已,有奶就是娘,哪里来的那些个忠义良心?这三更半夜的没人愿意跟你废话,你要说就赶紧说,不说就挨一刀,趁着你那些兄弟还没走远,你紧着点儿还能追得上。”

    白鹤染点头,“非常有道理,那就这样办吧!”话说完,突然手中长绫抖出,转了个圈儿就缠到了那人的脖子上。勒是一方面,关键是上头还有针,那人只觉得数枚银zhēn cì入脖子,好像整根都扎了进去,就连喉咙都没放过。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却偏偏又一下子死不了,这种折磨才是最痛苦的,也是最煎熬的。

    “我说!我全说!”威胁之下终于吐了口,“是当朝三殿下,是他一年给我们一百万两黄金,让我们追查当年被白兴言掐死的那个孩子。”

    “三殿下为何要追查那个孩子?查到之后如何处置?”

    “不知道,原因不是我们这行该问的,至于要如何处置同样不知道,只知道人找到之后送往德镇段府,到了之后就说三殿下要的货来了,之后便会有人接应。”

    白鹤染眉心微皱,德镇,又是德镇,她一直知道叶家跟德镇段家有关系,却不知三皇子何时搅了进去。最关键的是,那三皇子在这一系列的关系里,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信物呢?”她将手伸向那个活口,“不能只凭一句话人家就信你们是什么人吧?三皇子差遣你们这么多年,总该留个什么信物之类的。”

    “没,没有。”那人犹豫了下,话说得有些嗑巴。

    白鹤染就不明白了,“既然都当了杀手,肯定身边是无亲无挂的,想来那三皇子也没什么能威胁得了你们。不过就是金钱的买卖关系,你这犹犹豫豫的到底图什么?图杀手的信誉?杀手没什么信誉,谁给的银子多谁就是爷。”

    “你真的能出三倍佣金给我?那可是一年三百万两黄金,连续八年。天赐公主,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白鹤染都听笑了,“我舅舅是红家大老爷,我未婚夫是当朝十皇子,你说我哪来的那么多钱?这钱还需要我亲自去挣么?”

    活口没话说了,单单一个红家,一年三百万两黄金都抵不上九牛一毛。

    “也罢。”他把手伸向自己的耳朵,“没有信物,但我们这些人的耳后都有一个烙印,是八年多以前烙上去的,是一个平字。公主可能不知道,三殿下在外头所有得力的人,耳后都会烙上这么一个平字的印记,示意自己的身份。他们将这个字当成荣耀,因为能被赐烙平字,就意味着已经成了三殿下的心腹。心腹跟普通奴才,身份地位是不一样的。”

    白鹤染听得直翻白眼,这是在过家家么?一个皇子竟如此幼稚,竟还将幼稚当成如此正经之事,真不知道这脑子都是怎么想的。

    她示意默语翻过那人的耳朵,果然,耳后烙着一个平字,她便更是无语。

    这是生怕人家不知道这些人跟他君老三有关啊!平,怎么不干脆刻一个易呢?君慕易,平王殿下,多直观的身份象征。

    “就是这些了吗?”

    那人点点头,“就是这些了,这七年多来我们没干过别的事,就这一件,但也因为一直没成功,所以跟三皇子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但其实我们是不屑烙什么字的,我们是杀手,又不是他的奴才,他有什么权力让我们刻字?不过老大说了,人家是皇子,当然什么权力都有,咱们胳膊拧不过大腿,烙就烙吧!”

    他一边说一边叹气,“没想到干了八年的买卖,临到最后功亏一篑。公主,您那些黄金是什么时候付?是一年一年付还是一次性一起付?我建议公主还是一起付的好,毕竟您也不愿意每年都看着我一回,您说是吧?要不这样,您一起付,我给您打个八折,您……”

    噗!

    一道剑光闪过,那人话还没说完就被默语抹了脖子,干脆利索,抹完还把人转了半圈,变成背对着她们。因为割断的脖子会喷血,总不能喷他们一身。

    红氏以手掩面,不愿去看这样的场面,但也没怎么害怕,毕竟刚刚经历了一场tú shā,该受的惊吓都已经受过了。那么多人都死完了,哪还差这一个。何况她早在白鹤染跟那人谈条件时就有了心理准备,以白鹤染的狠厉手段,除非那人还有大用,否则是不可能再留着的。

    刀光冲着默语竖起大拇指,“默语姑娘,杀得好。”

    默语没理他,只是冲着白鹤染俯了身,“xiao jie,奴婢自作主张,请xiao jie责罚。”

    白鹤染摇头,“没什么可责罚的,原本也没想留着他。我不是圣母光芒照四方的那种人,什么人该留什么人该杀,我心里有数。”她看了一眼已经倒在地上的尸体,正想同刀光说话,这时,却听见通往山谷口的道路上有马车的声音传来。

    默语警惕心起,可很快便放了下来,“是马平川?”松了口气后又是一愣,“马平川怎么会来?他是怎么找到的这里?”

    说话间,马平川已经到了进前,先是跟白鹤染和红氏行礼,然后看了一眼刀光背着的红忘,赶紧走上前,就要把红忘给接过来。

    默语却在这时突然有了行动,但见她上前一步,还沾着血的长剑嗖地一声又亮了出来,这一回竟是直指马平川的咽喉——“把手给我放下!”

    马平川吓了一跳,“默,默语姑娘,你这是干什么?我是马平川啊!”

    “我知道我是马平川,可就是因为你是马平川才最可疑。马平川,你同我说说,你怎么来了这里?谁告诉你这个地方出了事的?”

    马平川当时就愣住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