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37章 怒砸平王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待刀光剑影默语和马平川四人回来时,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刀光拽着根绳子,绳子后头是一长串的死人。所有尸体都被穿透了锁骨,像穿糖葫芦一样串到了一起。

    他拖着有点儿吃力,所以剑影和默语偶尔会搭一把手,马平川却已经完全被吓住。

    二十四具尸体啊!恩,到了马车边上,又加上了之前死的那一位,整整二十五具尸体。

    马平川哆哆嗦嗦地问白鹤染:“xiao jie这是要干什么?烤肉吗?”

    白鹤染冷笑,“烤肉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咱们得到平王府门口去烤。马平川,跟着本xiao jie可不能如此胆小,杀人的事你也不是没见过,拿出你的胆子来,把绳子给我栓在马车后面,咱们回上都城,直奔平王府!”

    马平川听到此也来了精神,是啊,跟着二xiao jie混,胆子不能小,人不能怂,否则容易跟不上脚步。而跟不上脚步容易被淘汰,他不想被淘汰。

    于是壮起胆子接过刀光手里的绳子头,结结实实地绑到了马车后面。

    一行人终于回程,但红氏却被剑影带着,骑了马,先走了一步。

    马车里,默语皱着眉问白鹤染:“xiao jie觉得耳朵后面一个平字,这件事情靠谱吗?那三皇子到底也是个皇子,他的脑子能笨到这种程度,主动给人留下如此重要的线索?”

    默语的话一出,白鹤染到是跟刀光对视了一眼,二人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阵阵笑意。

    默语便有些着急,“你们还笑,我怀疑这是一个阴谋,否则三皇子这些年早就被仇家打死了,哪还能活到现在?谁的脑子能进水到这种程度,在杀手身上刻自己的封号!”

    对于默语的担忧,白鹤染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是对刀光说:“你来讲讲你所了解的三皇子。你们是阎王殿培养出来的人,应该对君家的几位皇子有着很深的了解吧?”

    刀光点头,“没错,阎王殿早就给出了君家这一代皇子的所有资料,包括他们的喜好与擅长,甚至详尽到他们平时爱吃什么爱玩什么,和爱到哪里去玩都罗列过。而那位三皇子,从资料上判断,他就是一个喜欢装大、不自量力、头脑简单、还易怒易暴之人。将自己的封号烙印在奴仆的耳后就是他的一个喜好,这件事情起因是他在少年时曾看过许多江湖杂记,而江湖中的各方势力,则很喜欢用烙记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身份,特别是杀手组织。据说三皇子少年看过的一本杂记写到,闻名江湖的梅花帮便是以梅花为烙印,不但帮内所有成员的耳后都有一朵梅花印之外,每次他们杀人行凶之后,都会留下一朵梅花以示身份。当被人之人被人发现后,只要一看到那朵梅花,便知道事情是梅花帮做的。偏偏梅花帮又全都是高手,所以即便是知道了也没有人敢向梅花帮寻仇,于是梅花帮的名气就越来越大,出手所需的筹码也越来越高。”

    默语听得都想笑了,“那些江湖帮派是傻子吗?这种幼稚的游戏居然玩得如此兴起。”

    刀光摇摇头,“他们不是傻子,而是江湖中人需要这种行为来树立门派威信。江湖生活与官家不一样,许多适合江湖的生存方式在官家并不合适,而官家的手段对于江湖中人来说,又是权势大过天,他们根本效仿不了,所以慢慢的就有了自己的一套作风。其实在我们笑话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笑话我们,就比如说权势斗争阴谋阳谋,在江湖中人看来,明明是能一刀一剑就解决的纷争,我们却要用那样笨拙的方法耗费许多年,他们认为这样很傻。”

    默语有些懂了,“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那三皇子其实是个身在官家却向往江湖的傻子?”

    刀光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白鹤染这时也开了口道:“我与那三皇子有过一次对垒,只觉那人勇猛有加,智谋却不足。这种耳后烙字的行为,应该是他那样的人干得出来的。”

    默语不再说什么,既然主子和刀光都这么说了,她便也不再怀疑。

    一行人继续赶路,一串尸体拖在马车后头,拖出了长长一条血迹。

    红氏因为是坐在马上,所以进城很快,天还没亮就已经到了城门口。剑影出示了阎王殿的玉牌,顺利进城,直奔红府。

    红家的下人见红氏突然这时候回来,便知一定是出了事,于是赶紧前往大老爷处通报。

    红振海是在自己的书房里见红氏的,红氏没工夫再做铺垫了,着急忙慌地就把这件事情给讲了一遍,听得红振海阵阵脑怒。

    “三皇子好大的胆子!他怎么也掺合到这件事情中来了?”不过这答案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有的,他便说过不再多想,只为白鹤染说的那个让红忘做他儿子的决定阵阵开心。

    “没想到我红振海活到这把年纪,居然能得了这么大一个乖儿子,真是老天怜我,老天怜我啊!”红振海激动得都快给老天爷跪下了。

    红氏急够呛,“大哥你别光顾着乐,阿染说的事你得配合啊!估计要不了一个时辰她就要回京了,到时候可是要直接杀向平王府的!”

    红振海大手一挥,“妹妹放心,这事儿大哥一定给你们办利索了。敢劫持我红振海的儿子,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跟他杠到底!你等着,我这就把老二老三叫出来好生嘱咐,咱们红家不能拖阿染的后腿,都给她办妥妥的。”

    红氏这才放了心,安心等着白鹤染回京。

    白鹤染行得也快,虽然拖着那么多尸体,但马平川驯出来的马非同凡响。用他的话说,马吃的草料都是他自己配的,马吃了之后长得壮,力气也大,跑得更快。

    上都城的城门刚开,马平川一声吆喝就进了城。白鹤染有点儿没听明白他吆喝的是什么,刀光解释了一遍:“他喊的是,天赐公主回京!”

    白鹤染扶额,“好大的声势。”

    默语一脸无奈,“xiao jie,就是马平川不喊这一嗓子,咱们的声势也够大的了。”说着,指了指马车后头,“二十五具尸体,用这种方式运回城,就算城门的兵将不敢拦,怕是很快就会惊动上都府衙门,韩大人估计得亲自来了。”

    “来就来吧!”白鹤染面色淡淡的,一点儿都没有即将打上平王府的紧张气氛,“官府出面也好,省得我们再派人去请。平王殿下试图杀害红家大少爷,这事儿可不小。红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何况如今又多了蓁蓁跟九殿下的一门亲事,这事儿可就更大了。”

    “xiao jie说得没错。”刀光道,“不只韩知府那头要来,阎王殿的人应该也很快就到了。”

    几人说着话,马车跑过了半座城,渐渐向城西方向而去。

    上都府衙门已经接到消息,说天赐公主的马车拖着二十多具尸体闯进了上都城,不知道是要干什么。甚至更有人说,天赐公主这个架势有点儿像是要zào fǎn啊!

    韩天刚听到了zào fǎn一说,当时就气笑了,只道开什么玩笑,这天下只要十殿下说一句想要,皇上可是乐不得的传位呢!人家天赐公主是未来的尊王正妃,明年及笄就可以出嫁,这天下早晚都是她的,她还用zào fǎn?

    但这事儿也不是小事,二十多具尸体被拖进来,听说马车还跑得很快,韩天刚断定白鹤染肯定是在盛怒之下有此所为,那么他就必须得出面。不管是什么人惹了白鹤染不高兴,他都必须坚定不移地跟白鹤染站在一条战线上。恩,不管什么人!

    但他也没想到白鹤染一跑就跑到了平王府门口,当韩天刚带着一众官差赶到时,二十五具尸体已经堆放在平王府门口,白鹤染衣裙带血,正如罗刹般站在王府门前的台阶上。

    清晨的风吹动她那紫色长裙,脸上也瞧不出多大怒意,却隐隐地能让人感觉到一种王者般的气息,以至于韩天刚和他的官差们都在一瞬间屏住气息,生怕喘气重了惹怒王者。

    阎王殿的人也来了,相比起韩天刚能稍微好上一点,但也没有人敢上前跟白鹤染问话。

    人人都看出白鹤染生气了,虽然面上云淡风轻,可是那种怒意却在空气中迅速地蔓延开来,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在白鹤染的面前,除了一地的尸体外,还站着几个人,竟是红家的三位老爷。

    红振海,红振江,红振河,居然全部到场,且一个个都是满面愤怒,那红振海更是气得脸通红,手里拿着一把大斧子,疯了一般去砍平王府的大门。

    平王府门口的侍卫也不是白给的,自然不能由着红振海如此胡闹,于是他们上前阻拦,甚至扬言红家不过一介商户,竟敢砸皇子府,简直不想活了,再不离开就要将红家满门抄斩。

    这话一出,韩天刚就是一惊,职业习惯让他立即想到,如果红振海真跟三皇子闹起来,那可是民与官斗啊!红家讨不到便宜啊!

    正纠结这事儿该怎么管,这时,阎王殿的人不干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