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41章 父皇,赏罚请分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真是一脸黑线,搞什么?老皇子要查她家底?那怎么行,她自己到是不怕查,她就怕老皇帝一认真起来打破砂锅的查,最后没准儿把李贤妃和白兴言的事儿给查出来了,那她们白家可就没理了,她也不可能再理直气壮地站在这里,跟老皇帝喊冤了。

    到那时,只要人家皇子一句“为报父皇绿帽之仇”,那杀她全家都是应该的。毕竟在这种时代,敢给皇上戴绿帽子,那就是找死,而且是带着全家全族一起找死。

    白鹤染赶紧摇头,“不用查了父皇,阿染已经查过了,我确实就是文国公白兴言的亲生女儿。虽然我对这件事情也觉得不太能接受,但我合计我可能是像我母亲多一些,再不就是像我外祖一家多一些,反正确定是不像我父亲的。”

    老皇帝点点头,没再坚持,毕竟白鹤染的长相虽然更偏向于歌布人,但眉眼间跟白兴言还是有几分相似的,这肯定是亲生的没错。

    他看了看白鹤染,面上又现为难,“阿染,你看这个事儿,父皇实在是有些对不住你。朕听说那个少年是红家的孩子,要不这样,你帮父皇跟红家问问,看他们需要什么做补偿,只要提出来,父皇一定满足他们。”

    白鹤染也抬起头,看向这位老皇帝,心里却在合计着,红家的孩子?她绝不相信皇上会不知道当年关于那个孩子的事。要说白兴言和李贤妃的事比较隐蔽,但她哥哥被弃尸的事情却是一点儿都不隐蔽的,何况这些年还有那么多势力在暗中追查,皇上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这时却说是红家的孩子,她琢磨来琢磨去,只琢磨出一个道理,那就是,老皇帝不好意思提那孩子是她的亲哥哥。因为一旦提了,那不就是说我明明知道,但我这十几年还是放任我的儿子以及其它势力去围追堵截吗?

    知道和不知道之间,相差太多了。

    可是她不想让老皇帝就这样把头缩回去装傻,于是坚决地开口道:“父皇,那不是红家的孩子,那是我的亲哥哥,我们是龙凤胎双生子。”

    天和帝抽了一口气,既然失笑,“阿染,你何苦要说出来?给朕留些脸面不好吗?”

    于本也在边上急得直跺脚,心说这天赐公主脾气真是太倔了,怎么能跟皇上这样呢?皇上明明已经低声下气的了,就给皇上留点儿面子嘛!

    于是拼命地给白鹤染递眼色,天和帝就不高兴了,“于本,你眼睛是不是抽筋了?”

    于本一哆嗦,不敢再有动作了。

    白鹤染却叹了一声,“父皇,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我总不能一直不认那是我的亲哥哥,我也不想在父皇面前扯谎。对于父亲这个角色来说,父皇您做得比我的亲爹要好,所以阿染不想欺瞒于您,只想像个小女儿一般,跟父亲说实话。”

    天和帝阵阵感动,“好,好,阿染,真是个好孩子。唉,你那哥哥命苦,摊上那么个爹,好不容易捡条命吧,又摊上朕的那个三儿子。阿染你说吧,要怎么处他,朕应你就是。”

    白鹤染摇摇头,把话又说回刚进殿时说的那一句:“阿染是进宫来请罪的,阿染用毒雾障封了平王府,里头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

    “毒雾障?”天和帝再次听到这个词,不由得好奇,“毒雾障是什么?”

    白鹤染答:“就是在平王府内布下一个毒阵,阵以薄雾的形式体现,被困阵内之人都会被毒雾入侵,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中毒。”

    “中毒……”天和帝脑子里晃了一下三皇子的样子,却不是成年之后的三皇子,而是那个孩子在幼年期间整日绕在他膝头的样子。

    这个三儿子也是被他喜欢过的,因为这孩子胆子大,擅骑射,在当初那些少年皇子中,老三的功夫是最好的,也是最敢拼的,甚至将将六岁就跟着他一起上过战场。

    虽然只是在大营里留守,看着大人们打仗,但那孩子表现出来的勇敢还是让他觉得骄傲。

    后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孩子就没有小时候那种积极向上的劲头了,功夫也被后面的弟弟们赶超。三皇子开始追名逐利,开始圈养小妾,开始拉帮结派,开始走上一条跟他父亲的喜好完全相反的路。

    渐渐地,天和帝对那个儿子就没那么喜欢的,渐渐地,三皇子也失去了小时候敢上战场的勇敢。一身优点就只剩下敢闯敢拼。

    可成年以后的敢闯敢拼就没有小时候那么招人喜欢,反而显得有些傻,不动脑子只想着硬打硬拼,那是傻子才会干的事。他却一直在干,于是就给人留下了不动脑子的粗人印象。

    天和帝想着那个儿子,发现也只能想起儿子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对于这些年,他对那个儿子是不喜的,通常不愿见到,故而都有些想不起来那儿子到底长什么样。

    只是冷不丁一听说中毒,心里还是有些难过。他不是薄情寡义之人,不是当了皇帝就要做孤家寡人,所以他心中有爱,不仅爱天下万民,也爱自己的骨肉。

    “阿染,你跟父皇交个实底,这个毒中起来会很严重吗?”

    白鹤染实话实说:“不会立即死亡,但是会一点点抽取中毒之人的生机,如此半年,中毒之人生机断尽而亡。”

    天和帝又吸了一口冷气,他在最初听到白鹤染说不会立即死亡时,还小小地松了一口气。然而这口松出去的气,马上就又被提了回来。

    半年之内一点点的耗尽生机而亡?那还不如一瓶鹤顶红直接毒死了呢!他可是记得老五从困阵里出来之后的样子,在他看来,受这样的折磨真的不如干脆死了算了。男子汉大丈夫,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便不如伸出头去来得痛快,至少让人敬一声汉子。

    老皇帝纠结了,他既不想儿子受折磨,又不想儿子直接死,实在是为难。

    白鹤染自然也看明白这老皇帝的心思,当时脸就沉了下来。你不想你儿子受罪,又不想你儿子早死,那你想干什么?你儿子在外头追杀我哥哥的时候你干什么来着?

    不出事时不知道好好管教,出了事又在这里跟我打感情牌,我白鹤染成什么了?你们皇家一个个的能不能要点儿脸?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出手,没完没了是吧?

    “父皇。”她的声音冷清下来,“想必父皇一定是认为,我那哥哥早在十四年前就死了,否则不可能三殿下的杀手行动了这么些年,父皇都无动于衷。父皇应该是在想,愿意查就查去吧,反正人都是死人,再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父皇根本就没在意这个事。”

    老皇帝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因为他听出了白鹤染话里的讽刺,人家是在说,你儿子追杀我哥哥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加以阻拦,现在翻车了又想来抢救,脸呢?

    老皇帝也觉得自己这张脸都快被他的儿子们给丢尽了,他是一国之君啊,却让个小姑娘给问得没了话说,这叫什么事儿?

    “阿染,都是父皇不好。”他一咬牙,再次向白鹤染认错,“阿染是父皇没有教导好自己的儿子,这一次又一次的,父皇都觉得这张老脸没地方搁了。”

    “父皇严重了。”白鹤染只这一句,便又杵在那里不说话。

    气氛愈发的尴尬了,于本脑门子各种冒汗,这时候他真希望能进来个人,打破一下这个尴尬的局面,缓合一下这个紧张的气氛。可惜,偏偏没有人来。

    “阿染。”天和帝长叹一声,到底还是开了口,“这件事情,你打算如何了结?父皇……父皇实在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了,但父皇跟你保证,不管你要如何了解此事,父皇都不会亏待你那哥哥。不管他今后姓红还是姓白,你们文国公府的世袭爵位都一定会传到他的头上。”

    白鹤染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出声。

    天和帝又想了想,一咬牙:“你是朕的干闺女,朕也认他做干儿子,如何?还要封王,对,还得封王!朕就封个王位给他坐,再建一座王府,在京都建也行,在你的天赐镇建也行,今后他就跟老三平起平坐,谁也不能再欺负他。”

    说完,见白鹤染还是不动,天和帝的脸就苦了,“阿染,还有什么要求,你提。只要你提,不管是什么要求,朕都答应你。”

    白鹤染终于有了反应,她盯盯地看着天和帝,不解地问:“父皇,只有赏,没有罚吗?”

    老皇帝一愣,“罚?你哥哥什么错都没犯,罚什么?哦,阿染说的是你封了平王府的事?不罚不罚,那是他应该受的,父皇怎么可能会罚你。”

    “哦。”白鹤染的脸愈发沉冷,“应该受的,既然是应该受的,那便受着吧!”说完,又跪了下来,一个头磕到地上,“阿染多谢父皇对哥哥的赏赐,阿染替哥哥给父皇磕头。”

    老皇帝终于觉出不对劲了,赏赐收了,人却不放,莫非……他想到这里终于想明白事情的关键,不由得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子。

    真是蠢啊!人家说的罚是指罚他的三儿子啊!他给扯到哪儿去了?

    人家说得没错啊,光有对受害者的赏,那害人者的罚呢?哪去了?被他给吃了?

    “阿染你说,你说该怎么罚?父皇都听你的。”老皇帝也想明白,既然白鹤染接了赏,那就是说这个事儿还可以商量,还有继续研究的余地。他不怕白鹤染接赏,就怕白鹤染不接啊,眼下接了,他心里就有底了。

    白鹤染想了想,终于道:“虽然父皇给了哥哥脸面,但哥哥毕竟是异姓封王,跟实实在在的皇子还是有差距的。阿染实在相信不了三皇子以后能把哥哥当兄弟对待,哥哥没有自保的能力,我又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保护着他。所以父皇,阿染认为,只有让三殿下没有了继续pò hài我哥哥的能力,阿染这颗心才能放得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