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46章 这白蓁蓁是疯了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一日,可谓是三皇子君慕易的浩劫,也是近十年来最轰轰烈烈的一次大起大落。

    原本他都得到消息,说找到白家的那个孩子了,他高兴得在府里直转圈儿。

    可是万万没想到啊,还不出几个时辰,白鹤染就打上门来,不但拖着二十五具尸体,还放毒障封了他的平王府。

    这还不算完,紧接着白蓁蓁这姐弟俩又打上门来,将他给砍成重伤。

    重伤就重伤吧,他都认了,就算治不好都认了,只要人还能活着,毕竟人活着就有希望。

    可是现在白蓁蓁在说什么?剁他四根手指头?一手剁两根?

    那他岂不是要变成一个残疾人了?他岂不是要带着残疾的身体过一辈子?

    君慕易心头大骇,拼了老命想要开口说话,想要阻拦。可惜,他什么都做不了,这具身体就好像不是他自己的一样,除了给他带来无尽的疼痛之外,什么都不听使唤。

    但眼睛却睁开了,在他拼了老命的挣扎下,终于能看见面前杀红了眼的这两个孩子了。

    可是这睁开还不如不睁开呢,他几乎是在刚睁开眼的一瞬间就后悔了,因为他正好亲眼看到了自己手指头被剁下来的过程。

    砰砰砰砰!四声刀菜,他就跟案板上的肉没什么区别,就这样任人宰割,任人手起刀落。

    四根手指头就像四根胡萝卜一样滚落在地,他听到白蓁蓁跟她弟弟说:“快去翻翻,看这屋里有没有盒子之类的东西,咱们把这四根手指头装起来,拿到宫里去给皇上看。我得告诉未来的父皇,他让我杀了他的三儿子,但是我这人心地善良,不喜欢做那么血腥残忍之事,所以我只是剁了三殿下的四根手指头,留了三殿下的命了,父皇他得感谢我。”

    君慕易脑子嗡地一声,差点儿又晕了过去。

    就这,还要父皇感激?这白蓁蓁是疯了吧?

    不对,刚刚白蓁蓁说什么?父皇让她来杀自己?父皇要杀了他!

    君慕易害怕了,他突然想起来,自己那位父皇是个极其要面子的老头儿。这白蓁蓁既然跑到皇宫里,扯什么儿子杀未来亲家母的事,老头子面上肯定是挂不住啊!这一挂不住脸面那肯定也就不管不顾了,说出来要杀了他的话,也不是奇怪的事。

    君慕易阵阵绝望,如今失了四个手指头,不但指望不上父皇为自己报仇,居然还因为白蓁蓁留了他一命,皇家要欠她一个人情,这特么的究竟算什么事?

    他快要气死了,气愤已经盖过了疼痛,他只想冲飞而起,将眼前这两个孩子亲手掐死,抽筋剥皮,将天下极刑悉数用在他们身上。

    可惜,他什么都做不了,除了把眼睛瞪得像只青蛙一样,就只能在地上趴着。

    大量的血从身体里头流出来,流得他生机都快断了,意识都快要模糊了。要不是仇恨支撑着意志,恐怕人马上就得彻底昏迷过去,再也不愿醒来。

    “轩儿。”白蓁蓁有点儿担心,“他流了好多血,你说他会不会等不到二姐姐来,人就死了?就这么死了咱俩可就赔了啊!这死一个废人没意义啊,只有他活着,皇家才能欠咱们。”

    白浩轩已经把盒子找出来了,竟是书房桌案上放着的、放平王印玺的盒子。

    印玺就被他随竟地扔到了地上,然后把那四根剁下来的手指头整整齐齐地给摆了进去。

    “没事儿,姐,你就放心吧!这都是小伤,死不了人的。”

    君慕易气得发出了“嘎”地一声,这还叫小伤?谁家能管这叫小伤?

    正在心里痛骂着,白浩轩已经开始检查他的身体了,左摸摸,右摸摸,一会儿脖子底下按按,一会儿腕脉上掐掐,弄得就好像是一个大夫在给病人瞧病一样。

    经过了这一场砍剁,白浩轩对于砍人这种事已经没什么心理负担了,别说是砍人,就算是真的去杀一个人,他也绝对敢动手。

    当然,这也是因为红氏的仇恨在支撑着,如果让他平白无故去砍人,他绝对干不出来。

    他只是更加坚信他二姐姐说过的话,对于敌人,对于恶人,绝对不可以心慈手软,只有一出手就对他进行强有力的打压,一直把他打趴下,打到再也爬不起来,如此才能将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

    但这一次他们是马后炮了,他们是受到了伤害之后才开始报仇的。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再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一定要勇敢起来,为自己的娘亲和姐姐撑起一方天地,让任何试图伤害他们的恶人,在未出手之前就趴到地上。

    “你觉得四根手指头够不够?”白蓁蓁突然又问了句,“万一他这种人穷凶极恶,不但不记着这次遭的罪,反而一看到断了的手指头就想起你我二人,那我们岂不是一辈子都要被他记恨?万一他还有什么后招,再派人追杀咱俩呢?或者他的子孙后代要给他报仇呢?”

    白浩轩一时没反应过来,“姐,那你说怎么办?要不再砍四根?再砍四根就是八断了,只剩下两根也没意思,干脆都砍了算了。”

    君慕易心里咯噔一声,额上又开始冒汗。

    “都砍了肯定不行,有点儿太残暴了,而且我觉得光是断手指头,也造不成他太大的心里压力。不如我们再断他点儿别的?”她说着话,目光顺着君慕易的身体就往下面移了去。

    白浩轩一瞬间就明白了,“姐,你这是想把他变成太监啊?”

    “这主意怎么样?”

    “不怎么样。”白浩轩摇头,“我在医书上看到过,yān gē太监需要很专业的手法,他们有一套独特的规矩和过程,不是什么人都能学得会的。至少现在我就不会,所以这事我干不了。”

    “你不会啊?”白蓁蓁好生失望,“那算了,不会咱们就不要做了,万一没割好再给割死了,皇家这份人情债我们就讨不成了。罢了罢了,就这样吧!我们去叫二姐姐。万一治得快的话,兴许咱们还能再砍几回。砍完治,治完再砍,只要二姐姐保他不死,这人以后就给咱们姐弟俩练手了,顺便练练胆。”

    白浩轩对此表示十分赞同。

    而此时的三皇子君慕易,却已经陷入了对这姐弟俩深深的恐惧中。

    彼时,白鹤染正好也到了平王府门口,见有两个阎王殿的官差一直探头探脑里往府门里看,吓得她赶紧从马车里跳下来,快步上前去提醒那二人:“不要命了吗?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要靠近府门,不可以进到府门里头,你们这是干啥呢?闻毒雾呢?好闻吗?”

    那俩官差吓了一跳,一见是白鹤染来了,赶紧凑过来行礼,然后一脸八卦相地道:“公主殿下,我们正在听动静,听四xiao jie和小少爷在里头虐三殿下的动静。”

    白鹤染抽了抽嘴角,“我们家蓁蓁和轩儿还没出来呢?进去多久了?”

    那俩官差算了算,其中一人道:“回公主殿下,进去快两个时辰了。”

    “这么久了啊?”白鹤染也是小吃了一惊,不过也很快就平静下来,还点了点头,赞扬道:“恩,是我们家蓁蓁的风格,真是好样的。”

    官差听得直乐,“四xiao jie和小少爷是一人提了把菜刀进去的,咱们都在猜三殿下这会儿是不是已经死了。公主殿下您要不要也下一注?您是赌三殿下活着,还是赌他死了?”

    白鹤染好生无语,杀皇子啊,这种事非但不拦着,还在外头下赌注,这帮人还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不过……她撇了一眼两边下注的银子,居然都是在押三殿下已经死了。

    她不解:“为何都押这边?你们就这么相信两个半大孩子就能把皇子给砍死?”

    “当然相信!”官差们道:“那可是咱们九爷未来的媳妇儿,九爷的媳妇儿怕谁啊?”

    白鹤染愣了愣,“你们要是这么说,那也是有道理的。不过我还是要押三殿下还活着。”

    说完,从身上随便抽出一张银票,押到了三皇子还活着那边。

    官差们就不解了,“公主殿下这么不相信咱们未来王妃的魄力啊?”

    白鹤染摇头,“不是不相信你家王妃的魄力,而是太相信你家王妃也是个有脑子的姑娘。要砍的毕竟是个皇子,你说她今日要是把皇子给砍死了,以后再嫁入皇家成为皇家的儿媳妇儿,这得多尴尬啊!你们让皇上怎么想?所以我相信我妹妹会找到更好的办法。何况……”

    她顿了一下,看着这些官差若有所思的样子,又补了句:“就算是真砍死了,我也会把人给救活的。总不能这么快就一死了之,人间疾苦他还没感受得透彻呢,不能死,绝不能死。”

    一番话,说得那些官差就是一哆嗦,再一看白鹤染手里提着药箱,这才反应过来她是来干什么的。敢情也是怕自个儿妹妹把人伤得太重,这是赶着治疗来了。

    “公主殿下,其实不治也行,就那么伤着呗,伤着才能记住永远的痛。”

    白鹤染不同意这种说法,“伤一次,不治,只能成为永远的恨。而我,不希望自己的弟弟妹妹一辈子被人记恨。所以我去治他,治好了之后还会把蓁蓁和轩儿送过来,再继续给我砍,砍完了我再治。就如此周而复始,千锤百炼,一直炼到他服,一直砍到他吓破了胆,一直吓到他一听到白蓁蓁和白浩轩的名字,就要从精神上发出恐惧,恐惧到完全没有胆量反击为止。只有这样彻底摧毁他的心神,方才能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否则只是小打小闹,那不是在树立千古仇敌么。”

    白鹤染的话把阎王殿的人都惊呆了,一个个心道,我去,这还是女人么?这真的是个年仅十四岁的小姑娘吗?这简直太恐怖了,谁跟她为敌,那是真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人们正发出感慨,这时,就听府门里头突然有两个声音传来,喊的却是同一句话:“快来人啊!快去请我二姐姐,里头出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