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49章 红忘得有母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三夫人。”白鹤染借着红飘飘跟老夫人说话的工夫,挪到了三夫人花氏身边坐着。

    花氏因为一直在想着心事,有些出神,冷不丁被这么一叫还下了一跳。扭头一看是白鹤染,赶紧就笑了开,“阿染,你就别那么见外了,叫什么三夫人啊,叫三舅母,我爱听。”

    白鹤染很喜欢红家人的性格,不管是红家本族人,还是这些后进门的媳妇,性格都是一样的好。于是很开心地叫了声:“三舅母!”

    花氏乐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好,好孩子,舅母爱听。”一边说一边从手指头上撸下来四个戒指,“拿着,这声舅母不能白叫,得有表示。”

    白鹤染真是哭笑不得,当初红氏一见面撸下来六个镯子,这跟花氏叫一声舅母对方又撸下来四个戒指,红家人是真有钱啊!

    “既然是舅母给的,那阿染就拿着了,反正舅母不差钱。”

    “说得没错,舅母就是不差钱,以后要用银子只管找舅母来说,别的没有,银子管够。”

    白鹤染笑得肚子都要痛了,笑着笑着又凑近了花氏,低声说:“阿染也有礼物送给舅母,”

    花氏一愣,“还有回礼啊?”

    白鹤染点头,“不过这个礼物我没带在身上,待回府之后我会叫人给舅母送来。”

    “是什么东西呀?”花氏有些好奇,“可别送首饰,不缺那个。”

    “那是自然。”白鹤染笑颜如花,“舅母不差钱,所以送了阿染好多值钱的物件儿,那么同样阿染也有不差的东西,那便是药。我不差药,所以我要送给舅母一种药,一种吃了之后会很快受孕,且必中男胎的药。”

    “什么?”花氏嗷地一声惊叫开来,“阿染,你说的是真的?”

    白鹤染被她这声惊叫给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也是一脸无奈,“三舅母,这么多人看着呢,咱们还是含蓄点儿,含蓄点儿。”

    花氏连连摆手,“含蓄不了,真含蓄不了,阿染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困扰我不是一年两年了,我都快被折磨疯了。我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可如今还是这个样子。唉,也是我笨,我这个脑子真是转得慢,阿染你是神医啊,我怎么没早点想到去找找你想办法呢?”

    白鹤染笑着道:“三舅母,现在也不晚啊!你还年轻,正是好时候。”

    花氏虽然兴奋,但好在还有些理智,没让白鹤染一句你还年轻给夸晕了。她再次摆手,“不年轻了,三十出头了,女人到了这个年龄就是在走下坡路,已经不是好时候了。”

    “怎么不是?”白鹤染对此特别不赞同,“就女人生孩子这件事情来说,二十岁之前才是最不好的年龄,反而是二十五到三十出头这个岁数才是最佳孕龄。我也不同你们细说其中原因,但我是医者,我对我所说的话负全部责任。或许你们现在不信,但终有一天你们会信的,而且我相信,那一天的到来也不会太晚。”

    花氏不解,“此话怎讲?”这一天会到来?还不会太晚?这怎么可能啊?女子十五及笄后就可以出嫁,多少女孩子都是十六七岁就当了娘,千百年来没觉得不对劲啊?

    白鹤染告诉她:“天赐镇就快要落成了,我会在我的天赐镇推行独立的律法,其实就会有这方面的规定。从男女成婚年纪,到一夫一妻制的推行,我都会在天赐镇做一个试点。能接受的,留下来,不能接受的,天赐镇的大门就开在那里,慢走不送。”

    她说得坚决,眼里泛着微光,很快就感染了一屋子的人。

    有些人还没听明白,有些人喝多了酒更是没听清楚,但有孕有孕的还是听了一两句。

    二夫人连氏急着问了句:“阿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不等白鹤染答话,三夫人花氏主动就把事情给说了出来:“是阿染要送给我药丸,让我能生儿子的药丸!”

    “真的?天底还真的有这种药丸?”一屋子人都沸腾了,一个个的一脸的惊奇,但更多的还是在为花氏高兴。不管是哪一房的,都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生出其它心思,一个个的都是用最真诚的态度恭喜花氏,就连大老爷的贵妾罗氏都满面笑容地说着恭喜。

    花氏拉着罗氏的手问她:“你要不要也让阿染给想想办法?给忘儿再添个弟弟妹妹啊!”

    她说这话一点儿都没有顾忌,根本就没有想这样说话会不会引起白鹤染的不适,毕竟人家红忘刚来,你这就要让人家生亲儿子,有了亲儿子红忘怎么办啊?

    花氏没有想这些,因为她是红家人,是跟三老爷红振河zì yóu恋爱情投意合走到一起去的,所以她的生活理念跟红家人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她不会觉得老大家有了亲生的就会亏待红忘,因为这不是红家人能干出来的事儿,不管老大有几个儿子,红忘都是哥哥,都是跟亲生的一样的对待,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根本不需要怀疑。所以她敢这样说话,只是真心的觉得人多才热闹。

    白鹤染也明白红家人这个脾气秉性,根本也不生气,反而还跟花氏一起劝罗氏:“对呀对呀,我早就跟红姨提过,如果大舅舅这边有需要,阿染必定出手相助,阿染有信心让你们有自己的孩子,甚至男女双全,这都没有问题。”

    一番话,说得红家人又激动起来,人们纷纷劝罗氏和红振海,甚至红忘都傻乎乎地跟着一起喊:“要弟弟,要妹妹。”

    罗氏的脸红了又红,可还坚决地摇了头,她告诉白鹤染:“真的不想生了,以前还会觉得心里不得劲儿,会觉得亏欠了老爷,亏欠了红家。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又有了忘了,我是真的没了那个心思。我跟老爷岁数都不小了,我们有的人在我们这个岁数都抱上孙子了,我们却还在生儿子,想想都觉得别扭。阿染,谢谢你,但我们是真的没了那个心思,只想好好培养忘红。你要是有那个给我们治病配药的工夫,就好好治忘儿吧!你看他长得多好,治好了之后一定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我跟你大舅舅将来就指望他了。”

    红振海也在那头笑了起来,“没错,将来就指望着忘儿了,阿染你可一定把忘儿给我治好了,大舅舅对这个儿子可是喜欢得紧。”

    白鹤染如此便知大老爷一家是真的没有再生孩子的心思,便也不再劝,只又答应了一番一定治好红忘,便又跟三夫人说起那枚药丸一定能让她生儿子的事。

    这时,红家老夫人说话了,话头是红飘飘提起来的,就听她突然提高了声音喊了句:“大家静一静,母亲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现场一下就安静下来,人们纷纷向老夫人看去,就连红忘也跟着一起看老夫人。

    老夫人的目光也落在红忘身上,越看越是喜欢,越看越是觉得这个孙子实在是太好看了,将来孙子结婚生子,生下来的孩子得有多漂亮呀!

    她这样想着,目光就又转向了红飘飘,把红飘飘看得直毛。

    “母亲看我干嘛?”

    老夫人笑了,“我看到你就能想起你的生母,你的容貌像极了她,好看得晃人眼。原来这好样貌真是会遗传的,所以我就想啊,将来忘儿娶妻生子,如果也生出一个像他这样好看的孩子来,得多招人喜欢呀!”

    一听老夫人打的是这个主意,一屋子人哄堂而笑,白鹤染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听老夫人又道:“现在我们红家齐整了,忘儿回来了,老三家的明年也要再生个儿子,红府是越来越热闹。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圆满,今日老身就想把这件事也圆满了去。”

    人们不解,“还有什么事没有圆满?”

    老夫人指了指红忘,“忘儿有了爹爹,可却还没有娘亲。罗氏是贵妾,按规矩,少爷是不能管贵妾叫母亲的。可是这个苦命的孩子好不容易有了家,怎么可以没有母亲呢?”

    人们一听这话就愣住了,给红忘找母亲?难不成老夫人的意思是让大老爷娶正妻?那罗氏怎么办?这些年罗氏虽然只是贵妾,但是因为红家这一代已经明令禁止儿子纳妾,所以罗氏虽名义上是妾,但府里一直把她当大夫人看的。

    不过东秦有律,妾就是妾,贵妾也是妾,妾是不能上宗谱的,真正说起来,不算红家人。

    人们的目光投向罗氏,眼里流露出的不是同情,而是焦急。

    大家都在替罗氏着急,因为他们跟罗氏相处得都很好,罗氏的人品也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所以实在是不想罗氏受委屈。

    不过罗氏不急,反而还笑意盈盈的告诉大家:“不要担心,老夫人不会委屈我。”

    红老夫人点了点头,“还是罗氏最知老身心意,你们这些小混账,把老身想成什么人了?”

    人们一听这话纷纷脸红,因为刚刚他们都在想,老夫人可能是要让大老爷娶正妻,而罗氏只能永远都是个妾了。可若不是这样,那老夫人的意思是……

    二夫人连氏眼一亮:“母亲可是想将大嫂扶正?”

    在一起的年头多了,妯娌之间早就不在乎妾不妾的,连氏和花氏称罗氏为大嫂。

    花氏也是一阵惊喜,却没急着去问老夫人,而是起身就奔着罗氏走了去,一把抓住罗氏的手:“大嫂,这回你可不能再推辞了,因为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有了忘儿,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忘儿的将来考虑。总不能让忘儿只有爹没有娘吧?”

    罗氏心里有些激动,也有些忐忑。她望向老夫人,只见红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没错,老身正有此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