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51章 白兴言,我鄙视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兴言精神大振,他知道白浩宸说的是什么,因为就在昨天,大叶氏特地请了他过去,跟他提起自己想为国公府添新人的想法。白兴言明白,添新人的意思就是为自己纳妾,再想想现如今府里这些女人,他真的是一个都不想见到,哪一个的房里都不想进去。

    但他还是个男人啊,他也有需求啊,他不能放任家里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啊!

    于是当场就同意了大叶氏的想法,心情也随之敞亮了一些,不再像前几日那么消沉了。

    白浩宸自然看得出父亲眼里的欢愉,于是继续道:“母亲说了,现如今家里的这几位她不好评说什么,但新选进来的人一定不能是这般强势有脾气的,哪怕身份低微一点儿都好,最主要是贴心、懂得疼人,还得听话。所以咱们不挑高门贵户的女子,到不如提拔几个父亲看得过眼的丫鬟,如此他们既能记着父亲的大恩,又能贴心服侍,最为妥当。”

    白兴言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你母亲说得对,就按她说的办吧。回头你去同她说,就说为父相信她的眼光,一切都由她做主。”

    “是,儿子和母亲一定把这个事儿办好。”

    说话间,白鹤染一行人已经进了院儿,白浩宸马上把嘴闭上,跟着白兴言一并站起来,朝着白鹤染和红氏娘仨迎了过去。

    如今的白兴言在面对这个二女儿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这要搁在从前,白鹤染封了平王府,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他一定会大做文章,想尽一切办法去打压。可是现在他不敢,不但不敢,他心中还万分忐忑,因为他听说了红忘的事,心里极度怀疑那个红忘就是当年那个被他扔到野外的孩子。

    但是这事儿怎么问呢?

    他看看白浩宸,沉声道:“你先回去屋去吧,我有事同你二妹妹说。”

    白浩宸很听话,只是跟白鹤染等人客气地说了句:“二妹妹辛苦了,红夫人也辛苦了,你们也早点休息。”然后点点头走了。

    白兴言真是气得不行,还辛苦了?封了平王府叫辛苦了?那叫不知天高地厚好吧?

    白浩宸走了,林氏却还愣愣地坐在那里,白兴言心里的火气没地方发泄,正好都发到了林氏头上,当场就大骂过去:“你坐在那里干什么?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吗?家里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妾室掺合了?还不给我从哪来滚哪去!别再让我再看见你!”

    林氏当时就被骂哭了,心里也憋着气,不想跟白兴言说话,站起身扭头就走。但还是一边走一边气不留地扔了句:“不是你让家里人都出来等着二xiao jie吗?”

    白鹤染看着林氏离去的背景,笑问白兴言:“父亲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里等我干什么?”

    白兴言强压住心底的火气,尽可能心平气和地说话,“阿染,听说你把平王府给封了?”

    白鹤染点头,“是啊,怎么,父亲有意见?什么时候平王府的事也归父亲管了?人家平王殿下的爹都不管这个事,你跟着瞎操什么心?”

    白兴言被怼得一愣一愣的,“皇上不管?怎么可能不管?那是皇子啊!是他的儿子啊!”

    这话一出,白蓁蓁当时就忍不住,一脸鄙视地看向白兴言,“父亲,这话你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啊?你也是当爹的,你也有过儿子啊!”

    白兴言心里咯噔一声,面上瞬间布满警惕。但他没有看向白蓁蓁,却是看向了白鹤染,那意思很明显是在问她,白蓁蓁这话什么意思?她知道什么?知道多少?

    白鹤染没搭理他,只淡淡地说了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白兴言又想起红家认回来的那个孩子,一颗心扑通一声坠入了冰窟。

    他白天在天赐镇那头做胭脂,京里发生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这几天红氏没回,但他知道红氏是去处理小叶氏的事,便也没太多想。

    直到今日刚回城,整个上都城都在相传三皇子杀害红家少爷未遂,天赐公主怒封平王府的事情。他当时就有点儿懵,起初以为红家少爷指的是红飞,可是后来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越听越不是红飞。直到他下车去打听,这才得知原来红大老爷红振海早年还有个私生子,因为身体不好一直养在外头,却不知为何被三皇子的人追杀。

    如今这位少爷认祖归宗,天赐公主因为跟红家关系好,所以主动为红家去讨了公道,直接用毒障把平王府给封了。

    这个消息对白兴言来说太过震惊了,他真没想到红振海是有儿子的,居然瞒了这么多年。

    他更没想到白鹤染居然为了帮红家,敢跟三皇子正面起冲突,还把平王府给封了。

    他感到十分恐惧,那可是皇子,皇子府是随随便便就能封的吗?还是用毒封,白鹤染难道是想毒死三皇子?红家的人值得她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去报复?

    这是他起初的想法,可是眼下他却突然生出了另外一种可怕的念头。

    那个孩子!红家那个新认回来的孩子!那真的是红振海的孩子吗?

    这个念头一起,白兴言整个人都懵在了当场,明明是夏日里,整个人却像浸在冬日的封门大雪中一般,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哆嗦。

    三皇子要杀那个孩子,可是他并没有听说三皇子跟红家有多大的仇怨,怎么报复也报复不到一个孩子身上。但是他这些年却是得知,三皇子也在暗地里寻找当年他扔掉的那个嫡子,跟叶家和歌布的态度一样,三皇子也认为那个孩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很有可能没死。

    但是白兴言坚决认定那孩子已经死了,所以对于多方寻找那孩子的势力,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当那些人是吃饱了没事做,再者反正有钱有闲,为图个心安就找去吧。难道死人还能复生不成?所以他并不害怕。

    可眼下他的心底却是瞬间就没底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莫非当年那个孩子真的没有死?莫非三皇子要杀的那个,就是他的儿子?莫非那孩子这些年一直被红家人养着,直到今天被三皇子找到,才不得不公开了来?

    一个不能生孩子的红振海,突然多了一个大儿子,这事儿细想想的确不对劲啊!

    白兴言愣愣地看着白鹤染,再瞅瞅红氏三人看着他的那个眼神,心越来越沉。

    “阿染……”他很想问问白鹤染那个红忘究竟怎么回事,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怎么问呢?如果红忘真的是当年那个孩子,那此时红氏娘仨是不是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否则白鹤染是怎么把人塞给红家的?这么多年那个孩子是在红家保护下活着的吗?

    白兴言发现自己有好多问题想问,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跟白鹤染相求:“为父想和你单独谈谈,你,你可否抽出空来?”

    白鹤染摇头,“没空,我很困,追到城外几十里,还亲手杀了二十五个人,真的很累。”

    白兴言一哆嗦,二十五个人,他听说了,那是二十五名顶尖杀手,被白鹤染拖在马车后面拖进上都城,一直拖到了平王府门口。后来毒障布下之后,她又亲手将尸体也扔了进去。

    眼下平王府里的人就是跟那些尸体一起过活的,想想就恐怖。

    “我只问你几句话,一盏茶的工夫都不用。”白兴言都快给白鹤染跪下了,“阿染,为父求求你,你知道我着急的,这件事情处理不好会出大事的。”

    白鹤染还是摇头,“要么在这儿问,要么就别问。对你来说是大事的事,对我来说什么都不算,所以我根本不在乎。如今我在乎的人我全都能保得下,至于那些保不下的,随你们自生自灭,同我没有半点关系。”

    “你……”白兴言惊呆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放弃他了吗?白鹤染不愿意替他守那个秘密了吗?可是他一直以为白鹤染出手灭了叶家,就是为了消除隐患啊!他一直以为白鹤染的动作不会停止,下一个被她灭掉的有可能就是宫里那位太后。

    可是白鹤染的行动调转方向了,且这个方向他根本摸不着头脑。

    愣神的工夫,白鹤染已经从他身边飘然而过,他再想把人叫住已经晚了。

    到是白蓁蓁和白浩轩走到了他的面前,他看到自己的小儿子仰起头,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他,半晌,开口道:“我很庆幸自己生得晚,也很庆幸我的外祖家只是个商户。能活着看到如今的日月,多谢父亲不杀之恩。”话说完,转身就走。

    红氏赶紧追了上去,还叫了白蓁蓁快点回屋睡觉。

    白蓁蓁却不急,她还想再好好看看这位父亲,看看这是怎么样一个狼蛇心肠的爹。

    都说虎毒还食子呢,这个爹连畜生都不如啊!

    “害怕二姐姐布在平王府的毒障牵连到白家吗?”白蓁蓁一脸的讥讽,“不对,应该不是害怕白家被牵连,你只是害怕自己受到连累。从头到尾你最在乎的都只有你自己,在你的眼里根本没有父母儿女,为了自己的命,为了自己的前程,你随时随地可以大义灭亲,随时随地可以把我们扔出去替你淌河。白兴言,我鄙视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