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52章 白兴言,我第一个跟你翻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啪!

    一个耳刮子抽到了白蓁蓁脸上。

    这个耳光白兴言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把对白鹤染的恨,对白浩轩刚刚那番话的恨,以及对红家插手他文国公府的恨,都打在了白蓁蓁脸上。

    白蓁蓁不像白鹤染,她不会武功,没有功夫底子,面对白兴言的耳刮子她是躲也躲不及时,承也承受不住。一个耳光扇得她原地转了好几个圈,然后飞出去老远,扑通一声摔到地上,眼冒金星,满嘴的血。

    白兴言还不解气,愤怒已经让他失去理智,他现在急需找一个人出了这口恶气。

    正好白蓁蓁撞到了枪口上,一下子就激怒了他,在白蓁蓁摔到地上之后,他甚至抄起院子里的藤椅,照着这个四女儿就砸了下去。

    管家白顺正好关了府门来到前院儿,一看这架势当时就吓傻了,赶紧跑上前一把将那张藤椅给抱了住,同时大声道:“老爷息怒,老爷千万息怒啊!您是急糊涂了吧?这是四xiao jie,是未来的慎王妃,您要是把她给打坏了可了不得啊!”

    “别拦他!让他打!”白蓁蓁也急眼了,干脆坐地上不起来,“白顺,把手放下让他打。多有本事,对外像只过街老鼠一样,回到家里逞能一个顶俩。有本事今天就让他把我给打死,我到是要看看,我未来的公婆对我都千好万好,怎么回到家里我自己的亲爹对我抬手就打。白兴言,除非今儿你打死我,只要你打不死,明天一早我就找地方说理去,咱们把你为什么打我的前因后果都说个一清二楚,把你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龌龊事都讲出来听听!”

    “白兴言,别跟我搁这儿吹胡子瞪眼睛的,从前我还敬你是我爹,但打从你把我从国公府门口赶走的那一天,我对你就再没有丝毫敬畏!今日你这一巴掌更是打尽了我们的父女缘份。反正你也不在乎你的儿女,你的儿女随便你杀随便你打,杀儿子,虐女儿,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当然不差我一个。只是你可给我想清楚,我还是那句话,除非今晚你打死我,否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但凡你让我走出国公府的门,我保证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我保证让你的光辉事迹传遍大街小巷!怎么样,你打是不打?”

    “你……”白兴言气得几乎都要bào zhà了,手里的椅子几次下落被白顺几次拦住,杀人的心几次提起又几次落下,牙关咬了又咬,终究还是没敢挣开白顺的阻拦。

    他是有点子功夫在身的人,想要挣脱白顺易如反掌,可是白兴言明白,白顺是一个台阶,他要是就着这个台阶下了,这件事就是关起门来的自家事。可一旦他不就着这个坡往下走,这个四女儿绝对能闹他个人仰马翻。

    从前只一个白鹤染闹,如今又多了个白蓁蓁一起闹,他这是造了什么孽?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他狠狠地瞪着白蓁蓁,咬牙切齿地说着,心里却明白,人家眼里根本就没有他,当年杀害那个孩子的事,这个女儿肯定是知道了。

    “没有!”果然,白蓁蓁想都没想就扔了这么一句出来,说完还笑了,带着嘴角的血迹笑着说:“白兴言,你很害怕吧?怕我把你干的那些好事给说出去?也害怕二姐姐的毒障惹恼了皇上,牵连到你吧?那我告诉你,毒障是二姐姐下的,我跟轩儿也没闲着,我俩一人一把菜刀,把那位三殿下给剁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一身红裙映在月光下,再配着唇角的血迹,怎么看怎么吓人。

    “你知道剁成什么样了吗?我告诉你,剁得血肉分离,筋骨寸断,剁得我敢保证就是他娘站在面前也认不出他是谁来。我还砍了他四根手指,装到了他平王印玺的盒子里,着人送进了皇宫。此刻想必已经送到皇上眼前了,你猜,皇上看到那四根手指头,会做何感想?”

    白兴言一哆嗦,“你,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听不懂吗?你聋吗?”白蓁蓁瞪圆了眼睛,一步步逼向她的父亲。“别跟我讲什么父不父,女不女的,你都能弄死自己的亲生儿子,我还在乎个屁的亲生父亲,指不定哪天半夜我父亲就掐着我的脖子给我扔到水里溺死了。不过你放心,在你溺死我之前我一定先把你给收拾了,要么我砍死你,要么我揭了你干的那些事,让阎王殿收拾你。我就是死也得拉上你半条命,绝不会放弃你这个亲生父亲。”

    白蓁蓁说到这儿,一把拉下白顺的手,“别拦他,就让他砸,我到是要看看他这张椅子敢不敢落到我的头上。咱们的国公府最惜命了,要命的事他是没胆子干的,比如说砸我,我敢保证,你砸我一下,阎王殿会用十倍百倍的代价跟你来讨公道。不信你就试试,试试看你的四女儿在阎王殿说得算不算,在慎王府有没有一席之地。白兴言,你敢吗?”

    白兴言的手抖得几乎握不住藤椅了,他踉跄后退,生怕一个拿不稳,这把椅子就掉到了白蓁蓁头上。到时候哪怕他不是故意的,这个女儿也绝对会把事故推到他的身上。

    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一个十皇子,一个九皇子,就好像两座大山一样压在他的身上。他是一个也说不得,一个也打不得,说一句打一下人家就要搬出皇子来压着他,他这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啊?这座府邸究竟还是不是他说了算啊?

    见白兴言不敢砸了,白顺也不再劝,默默地往后退了两步。白蓁蓁面上的讥讽之意更甚,她告诉白兴言:“是个男人就要敢作敢当,别一天到晚活的跟个缩头乌龟一样,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打别人之前先抹抹良心问问自己,问问自己曾经干过什么事,然后再衡量一下自己有没有打人的底气和立场。我不跟你翻脸是念在你是我亲爹的份儿上,但你若得寸进尺,到时候用不着二姐姐收拾你,我白蓁蓁第一个就跟你翻脸。”

    她抬手擦了擦唇角的血,冷冰冰地挤了个笑出来,“把我的脸打肿了,这很好,明儿我就顶着这么一张脸去今生阁,晚上也顶着这么一张脸去阎王殿做事。你最好给我祈祷没有人发现我这张肿脸,也没有人问起我这张肿脸。否则,白兴言,我不会再客气,我会一五一十地将挨打的过程和原因给说出来,你吃不了就给我兜着走。哼!”

    她冷哼一声,广袖一拂,“还有,我大舅舅今儿认回了儿子,做为亲戚,也做为一直被红家圈养着的累赘,你在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哪怕送去诚挚的问候,也不枉红家养你一场。若是一点表示没有,可就真的寒了红家的心了,怕是红家再也不会出银子养你。”

    她一边说一边往引霞院儿的方向走,“我只说这么多,你看着办吧!”

    白兴言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院子里站了有多久,只知道站到最后脚都麻了,一挪腿差点儿没坐地上。得亏白顺扶了他一把,可这扶一把还不如不扶呢,因为白顺扶他时还说了句:“老爷,多想想四xiao jie说的话吧,您别怪老奴多言,如今二xiao jie的气还没消呢,保不齐明儿十殿下就要闹上门来。若真是再惹恼了四xiao jie,到时候九殿下和十殿下一起来,咱们这座国公府还不得让那二位给拆了啊?关键拆了是小事,咱没银子再往起盖才是大事,红夫人是不会因为这个事拿银子出来修缮府邸的。所以老爷,您可一定要三思啊!”

    白顺的话说得白兴言头都大了,九皇子,十皇子,这两位如今对他来说就跟瘟神无异。他现在真是对打白蓁蓁的那一巴掌追悔莫及,如果能够时光倒流,他就是气死也不敢出这个手,因为只要一想到那九阎王凶残的表情,他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老爷,回吧,早点歇着,明日早起还要去天赐镇做工呢!”白顺恭恭敬敬地冲着他行了个礼,然后也转身走了。

    这一刻,白兴言真的觉得国公府的一个奴才都比自己的日子过得要好。

    他现在成什么了?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只白鹤染跟白蓁蓁,就连白浩轩都敢那样说他了,白燕语也要在作坊里管着他,他这个爹当得究竟有何意义?

    白兴言苦着一张脸坐在了刚刚被举过的藤椅上,他在想,明儿一定叫人把这藤椅给烧了,否则一见到这张椅子他就能想起这一刻的耻辱。当爹的椅子都举起来了,却对着自己的女儿没敢落下去,说出去真叫人笑话。

    可是如果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他依然是会做这样的选择。不为别的,只因他心虚,只因他早就被九皇子和十皇子吓破了胆子,根本就不敢跟这两位对上。

    皇宫里,天和帝的面前摆着一只盒子。盒子原本是装平王大印的,可是当老皇帝将盒子打开,却赫然发现,里面竟是装着根手指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