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58章 这个未婚夫不靠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现在别说白蓁蓁想砍了那全家,白鹤染也想砍。但冲动归冲动,该有的理智还是要有。

    她不认为一个跟随白兴仓从军多年的副将,真的就管不好自己的儿子,更不认为白兴仓选女婿的眼光真的就差到这种地步。于是她没问那对父子在哪,只问:“那个女人在哪?”

    白兴仓告诉她:“扣押在前厅,有人看守着。”说这话时,他是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白鹤染相信,如果不是这位三叔修养很好,怕是在得知女儿吞金那一刻,就要了那女人的命。

    白鹤染点点头,“三叔,叫人把她带过来吧,我问她几句话。”

    “阿染……”白兴仓有些为难,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这才道:“我怕瞳剪她又想不开。”

    白瞳剪的话音也随之而来:“阿染,我不想见到她,你让她走吧!替我告诉她,她想进仲家,那去找仲家人就是,与我无关。我会让父亲把亲事退掉,从此我跟那仲凌昭再没有任何关系,他愿意娶谁就娶谁,我肯定是不嫁的。”

    白鹤染微微摇头,轻拍了拍白瞳剪的手,“堂姐,事情不能只听人一面之言,她挺着个肚子来你这儿认亲,你就信了?她说这孩子是仲家的,那就是仲家的了?那仲家人跟随三叔多年,若真是这种品性的,我不相信会不露破绽,也不相信三叔明知他们是什么人家,还要把自己的女儿给嫁过去。我不是替仲家说话,我只是希望我的堂姐能够清明一点,不要让有心之人钻了空子。你要知道,三叔手握重兵,想打压他的人可不少。”

    白瞳剪已经哭肿的眼睛里终于流现出一丝希望之色,她问白鹤染:“真的有这种可能吗?真的会是遭人暗算?”

    白鹤染说:“是不是真的,只有问过才知道。放心,有我在,没人欺负得了你。”

    白兴仓听了白鹤染的话也十分认同,当即就派人去将那女人给押来,然后回过头对自己的女儿说:“咱们是当事人,一棒子就被打乱了分寸,到是阿染旁观者清,能够看到事情的关键。瞳剪,你就听阿染的,这件事情或许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白瞳剪闭上了眼睛,她不太想听,更不想见到那个挺着肚子的女人。

    可是再不想见,那人也来了,白鹤染坐在床榻边,看着走进来的女子,十七八岁模样,长得也算是清丽,虽算不上很好看,但也绝对不招人烦。

    再看她那肚子,这得有七八个月的身孕了,算起来,这还是白瞳剪这门亲事没议时的风流债。只是不管债是什么时候欠下的,它终究是债,如果孩子真的是仲家的,白鹤染也不会赞同自己的堂姐就这么嫁过去。

    不指望任何人家都跟红家似的,一夫一妻,可至少别人刚嫁进门就当后娘,更不能妻妾同时入府,那将军府还不得被人笑话死。

    那女子脸色不太好,有些发白,走进来时腿都在打哆嗦。她想跪下去,可身子不利索,正费劲地往下跪呢,白鹤染却示意默语将人拎起来,拎到椅子上坐着去。

    那女子突然被人往起一拎,吓得惊叫一声,下一瞬却已经坐在椅子上,稳当得很。

    她这才松了口气,却是主动开口说:“我知道我让你们厌烦了,可是你们也不能如此对我。我肚子里还怀着凌昭的孩子,要是这孩子在将军府出了事,你们也不好跟仲家交待。我和凌昭千错万错那是我们的事,孩子是无辜的。”

    一番话,说得白瞳剪又气得不行,白鹤染握紧了她的手,以此表示自己会一直在她身边,给她力量,白瞳剪的情绪这才算是稳定下来。

    安抚好了白瞳剪,白鹤染这才又看向那女子,随口问了句:“你这孩子有几个月了?”

    那女子立即回答:“有七个月了,是凌昭有一次受了伤,我将他救下,他在我家里养了两个月的伤,就是,就是那时候怀上的。”她说到这里脸色微红,头也低了下去。

    白鹤染不解,“受伤?他受的什么伤?”

    那女子说:“凌昭说是去替父亲送一封密报,回来的时候遇到歹人堵截,他左心口上方被人刺了一剑,伤得极重。”

    白兴仓把话接了过来:“是有这么回事,他送的是军报。”

    白鹤染再问那女子:“既然你跟那仲凌昭有夫妻之实,为何当初不跟着他一起回到仲家?你是他的救命恩人,何以会一直流落在外,直到现在才来寻他?”

    那女子神色黯然,“当初他与我一夜夫妻后,第二天就离开了,我睁开眼时人已经不在,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上哪去寻?直到后来我发现自己有了身孕,爹娘觉得这是耻辱,将我赶了出来,让我一定要找到那个人,让他负责。我无奈之下到了上都城,借宿在亲戚家,也是近日才知道那个人是仲家的少爷,马上就要跟镇北将军的女儿成亲了。我想,不管怎么说,白xiao jie是嫡妻,这种时候我不能去求凌昭了,我只能来找白xiao jie,只有白xiao jie点了头,我的孩子才能认回父亲。没想到……”

    她看向白瞳剪,面上露出歉意,“白xiao jie,我不是有意来气你的,我也没想到你会如此决绝。我们都是女人,我这也是没了办法,希望白xiao jie能给我一条生路。”

    她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又跪到地上,“我叫徐天晴,求白xiao jie收留,天晴会安份守己,不会跟您争宠,我只想安安份份的把孩子抚养长大,让他有个父亲,有个家。”

    白瞳剪的眼睛哗哗地流,她很想把这个女人赶出去,可是听着这女人的话,心里又生出一种莫名的同情来,这让她好生矛盾。

    白鹤染听着这个事,却听出些不对劲来,“你说仲凌昭在你醒来之前就走了,你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既要了你的身子,却又做了如此无情无意之事,如此说来,这仲凌昭也不怎么样。”她看向自己的三叔,“三叔给堂姐选的这个男人,实在不妥帖。”

    白兴仓皱着眉思量了半晌,最后竟是摇了头,“不对,凌昭那孩子我看着长大的,他不是那种没有担当的人。再说当初仲家与我将军府并没有议亲,他根本没必要瞒着这个事,就是收到府里做个小妾,或是娶为正妻,这是光明正大的。仲副将也是个明事理的人,这位既然是凌昭的救命恩人,仲家就不会亏待了她。如此,凌昭就更没有必要一走了之,再也不见。”

    白兴仓的话说得那女人也是阵阵糊涂,也跟着回忆起来,“当时我不知道他姓什么,他只告诉我他叫凌昭,我还以为他姓凌,便一直以凌公子相称。两个月来他对我一直很客气,对我家人也十分礼貌,连我娘都说他真是一个好人。那天……”

    她的脸又红了红,但还是继续道:“那天他跟我说他要走了,可能吃完晚饭就走,我挺舍不得他的,他说一定会回来看我,会记得这份恩情,也会带来他的谢礼。我心里难过,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晚饭也没吃。直到天都黑了,我以为他已经走了,便也睡下。可是没想到他又回来,不但回来,还上了我的榻,要了我的人。”

    她说到这里哭了起来,“我不是随随便便的女子,我也是好人家的姑娘,我想挣扎的,可是他力气很大,再加上我确实对他心有向往,便从了他。想着今后不管他是贫穷还是富裕,我都好好的同他一直生活,如此这一生也算是得了个圆满。可是没想到天没亮他就走了,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徐天晴说到这心里也十分难受,捂着脸一直在哭。

    白瞳剪也哭,屋子里两个女人一起哭,很是混乱。

    白鹤染告诉白兴仓:“把仲家的人请来吧,他们不能总是躲着。”

    白兴仓苦叹,“不是他们躲着,是他们可能还不知道这个事情。瞳剪恨极了凌昭,我们根本不敢去通知仲家,就怕仲家人来了更气到瞳剪。我这就派人到仲家去,这件事情必须说清楚,还有这个婚事,也是必须得退掉的。”

    白兴仓出去了,白鹤染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徐天晴,半晌,问了一个很叫徐天晴伤心的问题:“那一晚,我是说你跟仲凌昭发生夫妻之实的那一晚,你可看清楚了,上了你床榻的人,确实是仲凌昭?”

    徐天晴一愣,“不是他还会有谁?我家里除了我爹娘,就只有我和他啊?”

    这话一出,别说白鹤染跟白蓁蓁听出不对劲了,就是躲在床上哭的白瞳剪也腾地一下坐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那徐天晴,“你的意思是说,只是你以为是仲凌昭?实际上根本就没看清楚那人到底是谁?”

    徐天晴懵了,“还用看吗?肯定是他,我家里只有他一个外人。”

    “那你们在过程中,可有过对话?”白鹤染再问,“他可与你有过交谈?”

    徐天晴摇头,“没有,我当时很……很慌张,他也很激动,所以并没有交谈。”她说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直勾勾地看向白鹤染,“你的意思是说,那晚的人,不是凌昭?”

    「苏婳宛的事,后面会有交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