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0章 晴天大乌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仲凌昭的到来让徐天晴陷入了恐慌,那不是因为谎言被拆穿的恐慌,而是她不知道该如何证明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凌昭的,可同时她也绝对想像不到这个孩子为何就不是凌昭的。

    她说:“我为何要陷害你?我根本就没有陷害你,这孩子原本就是你的呀!”

    仲凌昭皱着眉,眼中有怒火燃烧着,已是气愤到了极点。他的父亲仲安堂更是恼羞成怒,恨不能上去踹那徐天晴一脚。

    “胡言乱语!”仲安堂气得心都哆嗦,“我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就算你于他有恩,他有恩报恩就完了,怎么可能占你的身子?他若是心里真有了你,就更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做出那种事情,我们仲家的家教没有那么宽松,他要是干了那不要脸的事,我就是打也把他打死。”

    仲凌昭也接着说:“徐姑娘,凌昭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但因为我当时递的是军报,身份敏感,怕惹来歹人连累了你们一家,故而在伤好之后悄悄走了。本想回京之后立即派人去寻了你们送些银两,但当时却发现暗地里有人监视和跟踪,这才没敢再回去。直到几个月后我再派人出城寻你们,手下回来告诉我说你身怀有孕,我还以为你嫁了人,心里着实为你欢喜,还找金匠打了小金锁想送给你的孩子,可是万没想到你居然将这事赖到我的头上。”

    仲安堂又把话接了过来:“我家的儿子要是喜欢谁,大可以光明正大地跟家里来说,不管是我的顶头上司,还是如你这等山村女子,我仲家都会一视同仁,绝不在意身份上的差距。所以只要他心里有你,想要娶你,仲家一定会派人上门提亲,凌昭他根本用不着和你偷偷摸摸的。何况凌昭跟白家xiao jie青梅竹马的感情,哪是你这等妇人栽赃陷害就拆散得的?今日你不管说不说实情,我都要将你送官,告你诬陷之罪!”

    徐天晴被仲家父子的气势吓着了,也对仲凌昭的薄情心凉了,但是她却不怕送官,甚至希望能被送官,因为只有送官才能查出真相,才能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认祖归宗。

    于是她大声道:“那就送官!我不怕送官,我只要一个真相!我照顾你两个月,对你日渐生情,你临走之前要了我的身子,给了我这个孩子,结果回头却不认,你让我一个女子怎么活?我爹娘都嫌弃我丢人,把我赶了出来。再有两个多月我就要生了,凌昭,你若不认,我和孩子就得死在外面,你难道真的忍心让我和孩子就这么死了吗?”

    仲凌昭两只拳头紧紧握着,都能听到关节的响声,他大声告诉徐天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有难,我仲凌昭尽一切可能去帮助你,帮助你全家。可是你若是用这样的事情来诬陷我,我就必须给我自己证一个清白。”

    他说到这里,突然转向白鹤染,问道:“公主,若是男子还是童子之身,医者可有办法验证得出?”

    仲安堂也跟着道:“没错,这是个好主意。我们仲家连个晓事人都没有给凌昭安排过,他从未近过女色,就是对白家xiao jie也是有规有矩,如果能验证出来,是最好的办法。”

    徐天晴听着就有点儿懵,仲凌昭还是童子身?这怎么可能?她的肚子都大了,对方怎么可能还是童子身?可若验出来真的是,那说明什么?

    徐天晴脑子嗡了一声,一种强烈的恐惧瞬间侵袭而来。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错了,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很有可能不是凌昭的。可如果不是凌昭的又会是谁的?她成什么人了?

    仲凌昭一脸期待地看着白鹤染,直到看见白鹤染点了头,方才松了口气。

    白鹤染告诉他:“或是童子之身,可以验证得出,你将左腕给我。”

    仲凌昭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的袖子挽起,将左腕递到白鹤染跟前。

    白鹤染伸出手向他腕脉按去,不多时,给了白瞳剪一个放心的笑。白瞳剪提着的气一下子放松下来,人晃了晃,差点儿摔倒。

    仲凌昭赶紧去扶,人们听到白鹤染说:“没错,仲公子的确还是童子身。徐天晴,我叫白鹤染,是城外天赐镇的主人,天赐公主。你若听说过我,应该知道我精通医术,当然,我是仲公子未婚妻的堂妹,在这件事情里面我是需要回避的。所以你若想要再次验证,可以叫人多请一些大夫来。这不是什么难事,只需一探脉息便可知真假。”

    徐天晴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已经傻掉了。她听见了白鹤染的话,知道了这个人是天赐公主,又如何能不信?

    白鹤染的名气太大了,上都城周边谁不知天赐公主的事迹?她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可质疑的了,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是仲凌昭的。那一晚与自己行周公之礼的人,也不是仲凌昭。

    可是她想不通,“如果不是凌昭,还能有谁?那人身上明明有着眼凌昭一样的药味,我还摸到了他身上未全好的伤口,跟凌昭的一模一样。不是他,还能有谁?”

    徐天晴不想活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出路了。一个女子不但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而且还怀了对方的孩子,如今这孩子的身世却成了谜,她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如此一来,她就有罪,各种道德礼法压下来,她就可以被浸猪笼。

    可怜她一直以为这个孩子是仲凌昭的,对这孩子百般欢喜,对仲凌昭每日思念,思念到如今她都已经在心里将仲凌昭视为自己的夫婿。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了,她还差一点儿就逼死了仲凌昭的未婚妻。这未婚妻是什么人啊?是天赐公主的堂姐,人家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要了她的命。

    “呵呵。”徐天晴突然笑了起来,为自己的愚蠢,也为自己的悲哀。“不用再验了,我相信你们说的都是真的。是我自己做了一场不切实际的梦,是我自己毁了我的一生,也毁了这个未出世的孩子。可怜我的孩子,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要跟着他的娘亲一起下地狱了。”

    她重新跪下来,冲着白瞳剪磕了个头,又给仲凌昭也磕了头。

    两个头磕完之后,人突然就使大力撞向桌角,必死的决心在这间屋子里瞬间蔓延开来,所有人都明白了她是个什么心思。

    白鹤染叫了声“默语”,默语身形一动,眨眼移动到了徐天晴眼前,一把将马上就要撞到桌角的人给制住,同时冷声开口:“这里是将军府,你有什么资格在将军府里撞死?”

    徐天晴愣愣地听着这话,面上又泛起苦涩。

    是啊,有什么资格在将军府里死?自己要不是凭着肚子里的孩子,连将军府的大门都进不来。如今这孩子已经证明不是仲凌昭的,那她就更没有资格留在这里了。她不过是个山野村姑,跟眼前这些大人物边都沾不上,有什么资格死在这里?

    可是徐天晴已经没有出路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死又死不成,活也活不下去,她该怎么办啊?

    一想到这些,徐天晴再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屋子里的人都是一声叹息,徐天晴闹出了一个乌龙,可悲。可这件事情就只有可悲吗?绝对不是!还有阴谋!

    白鹤染告诉仲凌昭:“那人在你走之后侵占了徐天晴,但是一切迹象都表明那人是在仿着你的样子,造成侵占之人是你的假象,甚至连身上的伤口都模仿到了。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按照乌龙来定,否则这次构陷不成,就还会有下一次。我不希望我的堂姐再吞一次金,所以你有责任将事情真相查明,给你的救命恩人徐天晴一个交待,也让我堂姐安心。”

    仲凌昭点头,“这是必须要做的,请公主放心,凌昭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说完,又给白兴仓行礼,“白叔,都是凌昭不好,惹出这样的事情来。如果当初再小心一些,不受重伤,今日也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但是千错万错凌昭都承着,只是希望白叔千万不要解除我跟瞳剪的婚约。凌昭从小到大心里就没有过别人,就是小时候也没有牵过其它姑娘家的手。唯有一个瞳剪,凌昭是一心一意要娶她为妻的,请白叔成全。”

    白瞳剪又哭了起来,这次是感动的。眼下已经充分证明这件事情是个乌龙,她也为自己冲动之下吞金zì shā而感到羞愧,心里阵阵后怕。

    白兴仓能说什么?从白鹤染验出仲凌昭是童子的那一刻,他就原谅了仲凌昭。何况说起来这件事情如果真是被人陷害,对方也是冲着他将军府来的,凌昭也是被他牵连。

    于是赶紧拉过仲安堂,语重心长地说:“放心吧,我镇北将军府认定的女婿,永远都只有凌昭一个,这一点是绝对不会变的。”

    这时,白蓁蓁突然开口问了句:“徐天晴,那个人除了身上有跟仲凌昭一样的伤口外,还有哪些特征?你总不会一点都没有留意到吧?”

    徐天晴听着这话,到是也认真回想起来,半晌,终于有些眉目:“我想起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