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3章 悲伤欲绝之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你走吧,你要走就走,我也不拦,有本事你就真走。

    事实证明,四皇子没这个本事。他只是走到房门口就停住了脚,然后转过头,一脸无奈地看向白鹤染,“阿染,我拗不过你。”

    “一直都是你在拗我,拗不过的那个该是我才对。”白鹤染长叹一声,“四哥,就苏婳宛这个事,从来都是我对你让步,否则我不会接她的舌头,也不会把她带回我自己家里养着,更不会一次又一次容忍她在我面前肆无忌惮。还有,上一次人都送到礼王府门口了,我若是拗得过你,大可以让我的人把她扔在你府邸门口转身就走。可是我没那么做,因为怕你为难,怕你伤心难过,因为心里一直想着四哥不容易,我能多担待些就多担待些。如今你却说你拗不过我,四哥,太不公平了。”

    “阿染,最后一次。”他眼中悲伤之意更甚,以至于白鹤染都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不点头答应,这个人马上就会被这股悲伤之意给化散了去,整个人都会消失在这种悲境之中,再也不存在于天地间,静静的来,静静的走。

    她的心又软了,同时心头也升起一股烦躁,“我是上辈子欠了你,还是欠了你们君家全家?”这是她头一次对着君慕息发火,这火气源于苏婳宛,可是一旦燃烧起来,却又烧起了许许多多新仇旧帐。“打从我认识你们君家人,就不停的在给你们打扫战场,今天救这个,明天救那人,今天救个人,别人救座城。反过头呢?是,给了我天赐公主的头衔,可是我特么的要个虚头衔有个屁用?我要那座天赐镇又有个屁用?我一个姑娘家,我就想安安生生过日子,可是你们君家呢?没完没了地刺杀我,还要杀我哥哥,我吃饱了撑的管了你这闲事,结果你们还赖上我了,难不成你打算让我像供个祖宗一样供着你的老情人?四殿下,我白鹤染不是活菩萨,非但不是菩萨,我还是会要人命的毒女。你确定还要求我最后一次?”

    君慕息不说话了,一双眼看向她,尽是凄苦,可是凄苦中却又带了那么一点点宠溺。

    “阿染,不要生气,只要你不再生气,我什么都不求。”

    白鹤染皱了眉,一颗心没来由地紧了一下,“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习惯。”她极力想摆脱君慕息带给她的那种若有似无的情绪渲染,尽可能地大声说话,“我叫你一声四哥也是因为我是君慕凛的未婚妻,若非如此,你我之间没有半点关系。所以你好好看人,别用那么复杂的眼神,我这人神经大条,容易误解。”

    屋子里,悲伤之意更浓重了些,他往回走来,一直走到他的面前,有一股子好闻的松香味道扑鼻子而来,让白鹤染忍不住多吸了几口。

    “就算没有凛儿,你也是天赐公主,也是本王的皇妹。”

    她都听笑了,“好歹也是个皇子,别告诉我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若不是有君慕凛这一层关系在,你们皇家愿意舍出一个公主的名位?你们皇家敢在每个州省都划出一个天赐镇给我?所以,别谈皇妹不皇妹的,我与你之间的关系,不过一个弟妹而已。”

    君慕息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可是在他的眼里永远看不出恼怒之色,有的,只是比之前更加浓烈的悲伤。

    白鹤染突然就有一种感觉,这如果是一个修仙问道的世界,眼前这个人绝对可以以悲伤入道,成为世间唯一一个将悲伤之意感悟到大圆满境界之人。

    她有些走神,因为想起前世玄脉的夜温言曾经说过,这个世间是有道念存在的,积满道念形成道心,而只有修满一颗道心,方能成正果。

    夜温言还说,想要修出道念来,有许许多多种形式,有人以医入道,有人以毒入道,有人以武入道,有人以茶入道,还有人专注于悲伤意境,以悲入道。

    真想让夜温言来看看这位四皇子,这就是传说中的有机会以悲伤入道之人吧?

    不知不觉就走了神,君皇息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想着想着就不知道想什么去了,不由得苦笑起来,“阿染。”他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在想什么?该回神了。”

    她一激灵,思绪也被拉了回来。“说到哪儿了?”愣愣地问着面前的人,“我们刚刚说到哪儿了?哦对,说我不是你的皇妹,只是你的弟妹。对,我只是你的弟妹,所以我对你没有那么多的义务。所以这个苏婳宛,你要么留在这里给我当药人,要么自己带走,从今往后你俩是死是活都不再关我的事。同样的,你也莫要再因为她的事情来打扰我。我白鹤染在这里发誓,我再吃饱了撑的管你俩的事,我出门让马车撞死。”

    她说这话就有些赌气,也不知道是哪来的那么大的气,总之一看到这个四皇子站在苏婳宛面前悲伤得半死不活的样子,她就来气,快气死了。

    “别说胡话!”他终于变了脸色,“阿染,你明知道我是真心当你是妹妹,何必要说这样的话来伤我?你明知我如今对这个人没有半点多余的心思,你又何苦一再拿她来说事?我今日之所以到这里来,就是想问问她为何又被送到这里试药。你不要误会,我之所以有此一问,完全是站在你这一边的,我是想着她若做得太过份,四哥说什么也要给你出了这口气。阿染,我不会再duō wéi护她一句,只要你好好的,你别因为这个事情烦心,四哥为你做什么都行。”

    白鹤染听得直皱眉,而床榻上一直躺着看戏的苏婳宛突然就笑了起来,那笑声跟个鬼魅一样,凄厉又惨人。

    “君慕息,人人都说你谦谦君子,谪仙一般的存在,甚至从前我曾看到有人真的就跪在你面前顶礼膜拜。可是你要记住,你终究不是真的神仙,你也不过就是个凡人,也有七情六欲,也会移情别恋,也能背着自己的亲弟弟,偷偷地喜欢着他的未婚妻。君慕息,别总自诩正人君子,你算什么君子?过去保护不好自己的女人,如今依然追求不到自己的爱人,你这种人,就该永远都活在悲伤自责里,永远都别走出来。我苏婳宛从前就是眼瞎,居然会认为你是这天底下最好最完美的男人。君慕息,你真不配。”

    “你给我闭嘴!”白鹤染就不爱听了,“他要真不配,你就不至于像个神经病似的整天念念叨叨。为了一个不配之人把自己搞成这个德性,你以为你自己好到哪去吗?他配不配,他好不好,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当初选择跟了他,后来选择毁了他,如今又选择没完没了地诋毁他,苏婳宛,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你心里有他,你忘不了他。否则你就该潇潇洒洒地过自己的日子,抬起头往前看,去认识新的人,永远都不回头去看过去的事。一直走不出来的是你,你还指望拖谁下水呢?”

    她走到苏婳宛床榻边,语气愈发冰寒,“想必刚刚我同四殿下说的话你都听到了,所以我的态度你也应该很明白,我不管四殿下怎么想,反正于我来说,他这个四哥不过就是我未婚夫的哥哥,仅此而已。所以我对他没什么该做不该做的,当初我救你一命,已经是仁至义尽,今日断没有再继续忍受你的道理。所以我把你送来当个药人,给我试针,试药,四殿下他是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他没得选择。你信不信,就是动手,他也打不过我,我可以无声无息地送他上西天,去见阎王,不信就试试。”

    她转过头问君慕息:“四殿下,丑话说在前头,苏婳宛这个人如今是我今生阁的药人。之所以送她这里试药,是因为她在国公府住着的时候给我造成了困扰,吃了我的粮食喝了我的水,就得给我做出贡献。我不是没给过你将人带走的机会,可惜,你的礼王府不收,人我怎么抬去的又怎么抬了回来。所以现在你说什么都没用了,她就是个药人,你没得选择,就是想将她带走都晚了,除非跟我打一架,打得过我,人你带走,打不过我,那么无论我将她祸害成什么样,都跟你再没有一文钱关系。”

    她说话时,下巴上扬着,一双眼凌厉地直视过去,丝毫不畏惧他那双悲伤的眼睛。

    君慕息看着面前这小姑娘,想着她说的话,再看看床榻上的苏婳宛。半晌,点了点头,“都依你。阿染,终究是我欠你的,你已经为我做了太多,我不该再有所求。缘起缘灭,因果轮回,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是婳宛的命,也是我的命。我不会跟你要人,阿染,随你吧!”

    他转身,默默地往门外走去。

    白鹤染看着那个萧瑟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过份,说这么重的话,将这个一身悲意的人逼到了这个份儿上,到底是在干什么?她都帮了他那么多次,还差这一回吗?一个苏婳宛,真的能气到她不顾兄妹情谊,将这个本就悲伤欲绝之人再次逼到角落里?

    “四哥!”她心里不忍,追了出去。

    却见刚出门的四皇子突然顿住,头微向上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