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4章 四哥,真正的白鹤染已经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四哥!”白鹤染这回真害怕了,一步冲上前将已经瘫倒在地的四皇子给扶住,也管不了形象不形象了,拽了四皇子的衣领子将长衫扯开,一枚金针照着心口的位置就扎了下去。

    随着手起针落,方才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头也是无限懊悔,也无限郁闷。

    这个人的郁结实在是太深了,与苏婳宛之间的纠葛也实在是太深了,虽然他一再的表示自己已经不再顾念苏婳宛,可当苏婳宛真的要被当成一个药人,当她白鹤染对此事真的不松口,甚至不惜放弃与他之间的兄妹情谊时,这个人终究还是没挺过去。

    白鹤染就想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被祸害成如今这般,居然就陷在悲伤里出不来,图什么?她自认为自己做不到这种程度,就是将来有一天君慕凛待她如此,她也绝对会把悲伤化为力量,狠狠地反击回去。

    在她的世界里,不存在独自颓废,不存在将自己摧毁,所以她不能理解这位四皇子,也不能理解那个作死的苏婳宛。只是她知道,当自己对面一个因郁结难解而吐血倒在这里的四皇子时,心里是很难受。可是她也帮了他一次又一次,也因为苏婳宛的事同他谈了一次又一次,却总是收效甚微,这让白鹤染又丧气又生气。

    “你为了一个苏婳宛,到底值不值?”她低头,问向被自己托在手臂里的人,“你堂堂一国皇子,要被她祸害到什么时候?你就这样终日沉浸在你与她的世界里,始终走不出来,你对得起自己皇子的身份吗?你看看你的兄弟姐妹都在做什么,你又在做什么?当他们心怀家国天下之时,你的心里却只有一个苏婳宛,你不觉得愧疚吗?四哥,我与你说了一次又一次,事到如今我都不知道再能跟你说什么了。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退让,苏婳宛你能留,你就是恨我,我也不能再留她。”

    手臂里的人又颤动了一下,她看到他的眼里悲伤翻滚,生机也在做斗争一般,走了又来,来了又走。好在最终生机停留,让她看到了一线希望。

    “四哥,人从来都不是只为自己而活,人打从生下来那一天起,就要承这世间因果,就与很多很多人有了连带关系。我们每走一步都会牵动着很多人,不只你不zì yóu,我也一样。”

    她挥挥手,散了边上的小丫鬟,这才将金针拔去,然后扶他起来。

    却没回苏婳宛的那间屋子,而是换了隔壁的一间。

    “四哥你是在椅子上坐坐,还是我扶你到床榻上去?”她实在不放心他的这个状态,身体是没事的,虽然吐了血,但是她以小阵封闭心脉,并不是让他受到进一步的伤害。

    君慕息苦笑,“我怎的就弱成那样?阿染,我坐椅子就好。”

    “那就坐椅子吧!”她扶着他坐下来,倒了温水,没放茶叶,也没劝他喝,只是让他握在手里,这才又道:“四哥,你总觉得你难过,你悲伤,你失去了苏婳宛你很不幸。可其实这世间比你更不幸的人很多很多,但却并不是很一个都如你这般,将所有悲伤都压抑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折磨自己,为难自己。真的,你有这个为难自己的劲头,你不如去对付你的敌人,对付曾经让你所有好梦破碎的敌人。敌人尚安好,你却已将自己击倒,这逻辑不对呀?”

    她皱着眉同他讲道理,“真的,其实在我看来,你所经历的这些真的不是多大个事。人世间的情感不只有男女之情,亲情,友情,爱情,这都是情。你总不能因为失去了一个爱情,就泯灭了亲情和友情的存在。你其实算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你所失去的不过爱情而已,你看看我,最基本的亲情都没了。我爹一天到晚就想杀我,他还在十四年前杀了我的亲哥哥。”

    她顿了顿,“我哥回来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吧?”

    君慕息愣了愣,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她转了话题,然后点头,“听说了,红家大老爷认走的孩子,其实是你的亲哥哥,你与他是双生子。”

    “对,但是他傻了,从被我父亲溺到水里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傻了。红夫人在十四年前将他从恶狗口中救了出来,偷偷养到现在,终于与我相认,我却不敢把他带回白家。”

    “四哥,我的日子也不好过,我曾经过得猪狗不如,曾经连续五六天都没有东西吃,饿得都想chī rén。我曾经眼睁睁看着我的母亲一头撞死在我的面前,而我的父亲还在对死去的发妻发出冷笑。四哥,你想想我,我若如你这般,我该怎么活?”

    她一边说一边苦笑,“同样的话我不是第一次对你说了,说得我都已经不爱说了。我不是总把自己有多惨挂在嘴边上的人,我只是想要告诉你,这个世上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可是如果大家都如你这般陷在悲伤里始终走不出来,那日子还怎么过?我们总不能都一头撞死不活了吧?活还是得活下去的,日子也得一点点往下过,所以我们想的都是尽可能的让自己过得好一点,你想的却是尽可能的让自己在悲伤里多活一天。四哥,这是自私。”

    白鹤染毫不留情地抨击着四皇子这种悲伤的情绪,此时此刻她就在想,即便是他修成悲伤之意境,她也要凭一己之力将这种意境给击碎。她绝不允许好好的一个人被悲伤吞噬,绝不允许好好的一个人在苏婳宛的打击下再也活不出本来模样。

    她告诉君慕息:“我从来都没有不认你这个四哥,其实在我心里你的位置从来都是很重要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见了你会很安心,哪怕在法门寺那次身陷重围,四哥你也会给我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很踏实的信念。所以对我来说,虽然九哥才是君慕凛的亲兄长,但是你的份量从来都是在他之上的。四哥,我说的是心里话。”

    小姑娘的话一句一句道出来,君慕息不得不承认,其它在他的心里,苏婳宛早就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之所以还在悲伤里走不出来,是他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存方式,已经忘了除悲伤之外自己还能再有别的什么情绪。

    他忘了该怎么哭,也忘了该怎么笑,甚至有的时候都感觉不到自己的体温和心跳。

    整个人就飘在悲伤混沌之中,往前走也不行,往后退更不行。

    何况,苏婳宛带给他的已经不再是从前那种单纯的悲伤了,她住在礼王府的那段日子,带给他的,是毁灭性的打击。

    “阿染。”他终于开了口,“你原谅四哥,四哥不是走不出悲伤困境,四哥是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活下去。阿染,你不知道礼王府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你不知道那是一段怎样的荒唐岁月。我就像是被魔鬼驱使的奴隶,做尽了一切我所不耻之事,终于把自己活成了最龌龊的模样。没有人能够理解那段岁月带给我的摧残,那不是悲伤,那是绝望。”

    他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只要一想到苏婳宛住在礼王府的那些日子,他就觉得自己是这世间最肮脏之人,做过这世间最肮脏之事。他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世上?他还有什么勇气面对自己一片废墟的人生?

    他告诉白鹤染:“我之所以来,之所以见她,不是因为放不下她。我只是恨,我只是想要试试自己有没有亲手杀了她的勇气。我也只是想问问她,事到如今,她究竟当我是个什么?如果曾经真有情有爱,为何今日要如此摧残?”

    “那你问了吗?”她想起刚进屋时,见那苏婳宛正在说话。

    君慕息点点头,“问了。她说,她对我的感情,打从她离开东秦国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她活着就是为了报仇,给苏家报仇,也给她自己报仇。她要毁了我,如此她的心里才能痛快,她说这是我该受的劫,一如已经被摧毁的她。她的人生完了,没有道理我还好好活着。”君慕息苦苦一笑,“阿染,你觉得我活得很好吗?”

    白鹤染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位四皇子时,那种悲间意就扑面而来,挡都挡不住。

    “也不知道你过得算不算好,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其实都过得差不多。”她长叹一声,“至少你还活着,可是曾经的白鹤染却已经死过一次了。”

    她说着这话,看见他,果然看出不解的神色,于是笑了起来,“还行,也不是悲伤绝望到对什么事情都不感兴趣。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说得太玄乎了,你也未必会信。我只能告诉你,在白家至亲之人的pò hài下,从前的白鹤染已经死了,就在我遇见君慕凛的那一晚,两个下人用毒针扎进她的背,再将她狠狠地推下万丈高崖。四哥,文国公府的嫡女白鹤染已经死了,而我,只是代替她而活,承她之因果,完她未完之事。”

    她将手往前探,探到他的指尖,“四哥,我有大仇未报,如果我求你帮我,你愿不愿意暂时放下你的悲境,从里面走出来,帮我一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