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5章 小染染,爷带你去吃好吃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二人对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君慕凛手里的茶都凉了,这才换了他一个如沐春风的笑。

    “四哥帮你,只要你说,四哥一定帮你。”

    她也笑了开来,“你帮我就好,只是你得想好了,我要报的仇可不是平常之仇,我要面对的敌人也不是平常的敌人。有可能对上一个家族,也有可能对上一个国家。”

    “那又如何?”他说,“阿染,那又如何?只要你想,只要你说,上天入地,随你便是。”

    “既如此,那便斩了过去,哪怕只是暂时的斩。待我筹谋好之后,便随我远征一场。”她神采飞扬,也心生希望,“四哥,我想去歌布。”

    君慕息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她微怔,“你如何知道?”

    他失笑,“你说你要报仇,可是白家的仇该报也都报的差不多了,再剩下的就是你那个父亲。而在我看来,你应该不会亲自动手斩杀他,至少现在不会。除了上都城的仇,你还有一个仇,就是在歌布。你的舅舅被困于歌布囚牢,没有zì yóu,却还留着一条性命。你和你母亲的悲哀源头就是歌布,所以这个仇你一定会报,那个舅舅你也一定会把他给救出来。”

    白鹤染点头,“是啊,归根结底,造成我母亲这一世悲剧的,是歌布的内乱。那歌布国君逍遥十几载,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白鹤染死了又活,也做梦都不会想到,我复仇的手掌已经快要伸到他的眼前。四哥,阿染从来没求过你什么,就求你这一回。打起精神来,帮帮我。”

    “好。”他的目中终于复了光彩,悲伤之意也在渐渐散去,虽还是能让人感到悲悲之意,但是比之刚刚却也实在是强了许多。

    “那苏婳宛呢?她的去留和生死,你还要掺合吗?”

    他摇头,“随你就好。我不再管,心里多少还能留下丁点回忆。我若再管,怕是管到最后我都忍不住想要杀了她。阿染,不是四哥懦弱胆小,我只是不敢想像当有一天她死在我的手上,这一生我该如何走出这片阴霾。四哥不是真正的神仙,苏婳宛说得对,我也是个平常人,我也有七情六欲。所以,我也会有迈不过去的坎,也会有解不开的结,所以我也会躲避,也会陷入一个循环里走不出来。”

    她托起腮,拄在桌上看他,“所以人和人真是不一样的,别人如何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同样的事换了我,我断不会如你这般,将自己困在走不出去的悲伤里。我只会认清悲伤的来源,该斩的斩,该杀的杀,我就是难受我也不会光我自己难受,我就是闹心我也得拉着始作俑者一起闹心。四哥,你这个性子太亏了,把自己弄得悲伤欲绝,你的仇人却还在自在逍遥。你说你想想这些,你都不生气的吗?”

    她摆摆手,“罢了罢了,人的性子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改得了的。罗夜的仇我已经帮你报了一半了,剩下的一半,大不了等解决了歌布之后,我们再去解决一番。至于德福宫那位,等到君慕凛他们将所有私兵营都握在手里,她也就没了再活下去的意义。不过那老太太可真能活,多大岁数了这都?八十多了吧?长寿啊!”

    君慕息想了想,“没有八十吧?她是先帝的宠妃,原本年龄就比先帝要小上很多。虽然跟父皇是两辈人,但实际年龄上却并没相差太多。我估摸着,七十左右,也有可能不到七十。”

    “恩?”白鹤染一愣,“她都老成那样了,还没到七十?”

    君慕息说:“记不清了,这些年她跟罗夜人走的近,偶尔能拿到罗夜奇药,所以忽而年轻,忽而年迈。慢慢的我们也都习惯了,也没有人太在意她的年龄。”

    白鹤染想想,也是,古代人成婚都早,虽然已经坐到太后的位置上,但那老太太也不见得就真的十分年迈。不过这个时代的人长寿的少,六七十岁已是暮年,是不能前生岁月比的。

    “四哥如果不愿意住在礼王府,不如到天赐镇去挑块地方?”她跟君慕息提议,“我的公主府快要落成了,你可以选个位置再建一座礼王府,换一批下人好不好?”

    白鹤染说完这话有些恍惚,“我以前是不是跟你提议过换一处府邸?也换一批下人?我最近事情多,记性就也不太好,总感觉这样的话以前说过。”

    君慕息点点头,“的确是说过,我也拒绝了你的好意。阿染,你说有些事情是靠躲就能躲得过去的吗?我换一个住处,换一批下人,曾经的那些事就能都当做没发生过吗?”

    她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我对你走出困局的能力实在是持怀疑态度。四哥,你若能走出来,就不至于今天还吐了一口血。你那是心头血,我若不在,你这一口血吐出来,怕是耗损心力,十年都补养不回来。”她想想那个场面,现在都后怕。

    “最后一次。”他对她说,“最后一次吧!我试试,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若成了,我帮你报仇。若不成……阿染,你也别再管我,好好过你的日子,全当没有我这个四哥。”

    她皱眉,心里不痛快,“最不负责任的就是说这种话的人,全当没有你这个四哥,你的父母也全当没有你这个儿子。可是我们已经付出感情了,你却用一句话就全部抹杀,你真的抹杀得掉吗?我算是好脾气的,不信这话你跟君慕凛去说,你看他跟不跟你打架。”

    她了解君慕凛的脾气,更明白君慕凛对这个四哥的感情,所以她敢确定,若是君慕凛听了这样的话,一定会动手。

    “我只是说若不成,你就不能往好的一面去想?”他苦笑着看她,“阿染,你想我点好。”

    “你好不好不是我去想就行的,得你自己想。”她站起身,面上还是闷闷的表情,“你如果一天到晚没有别的事,总想着苏婳宛,总想着她对你造成的伤害,也总想着你对她造成的伤害,那么你一辈子都走不出去。”

    他亦站起身,有些吃力,晃了两晃,好歹最终是站得稳了。

    他说:“那我便不再去想那些,左右现在有事干了,偌大一个歌布,总有得我忙。你只管做上都城没有完成的事,只管建你的天赐镇,放心,歌布那边交给四哥,在你能腾出手之前,四哥一定为你铺好路,等着你去走。”

    “四哥若能扶着我去走才最好。”她说得真诚,“阿染才十四岁,对这个世界还不够了解,连歌布在什么地方我都不知。如果有个哥哥能扶我一把,我的路会走得更顺。”

    他笑了起来,春风拂面,“那四哥便做那个扶你之人,直到将你扶上花轿,再扶上东秦凤位,看你母仪天下,看凛儿君临四方。如此,也不枉兄妹一场,兄弟一遭,不枉活这一世。”

    “好。”她伸出手,勾了小指,“那便说好了,你扶我上花轿,送我出嫁。”

    再从今生阁出来时,四皇子君慕凛身上的悲意已经褪去不少,虽然整个人看起来依然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悲伤气息,但比之那个站在苏婳宛榻前、将悲意蔓延了整个房间的时候,实在是好上太多了。

    有阳光照射下来,白鹤染抬手在额前挡了一下,头微微仰起,正好今生阁的门前站了一人。一身邪气,一脸邪笑,一双紫眸映着阳光,好看得有些晃眼。

    “君慕凛!”她开心地笑了起来,两眼弯弯,看得对面的紫眸男子笑意更甚。

    “小染染,快过来,爷带你去吃好吃的。”

    她扑上前,笑嘻嘻地扯他的耳朵,“你是谁的爷?要是喜欢变成老爷爷,姐可以成全你。”

    他伸手去揪她的小辫子,“你是谁的姐?在哥面前装姐,你还懒了点儿。”

    “要带我去吃什么?你可是几天都没回家了,没审你呢!上哪儿去了?”

    他举手做发誓状,“去军营,边关异动,没有本帅在他们谁都摆不平。”

    “需要打架吗?”她跃跃欲试,“需要打架的话能不能带上我?哦对,还有四哥。”她回过头,冲着身后一身青衫的君慕息招招手,“四哥,有架打,要不要一起去?”

    “女孩子不可以这么暴力。”君慕凛那双紫眸闪了又闪,“染染,就你这个脾气,除了我,怕是真没人镇得住你。”说完,冲着他四哥挑挑下巴,“四哥,你说对不对?”

    青衫四殿下走上前,笑得一脸无奈,“凛儿说得对,女孩子家家,还是文静一些的好。不过就凛儿这个性子,阿染,你若是不强势一些,怕是也镇不住他。放心,四哥给你撑腰,你只管做你喜欢的,凛儿他若欺负你,你就告诉四哥。”

    “这才叫胳膊肘往外拐。”君慕凛直瞪眼,“你是我哥,说起话来却是向着她,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情谊都到哪去了?”

    “四哥是帮着理。”她亦挑眉,“君慕凛你就是太霸道,我身后若是没有个后援团,往后你欺负我可怎么办?如今四哥向着我了,回头我还得跟蓁蓁说一说,九哥也必须站到我这一边,如此我才敢嫁。唉,谁让我学艺不精,打不过你,就只能在后援团上多下功夫。”

    她挽上他的手臂,一张笑脸映着夕阳,“我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要带我去哪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