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71章 都在迷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的确是不能走,别说扔下这些人她还不怎么放心,即使是真的放心,可她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完呢!

    为什么将大叶氏重新扶到主母的位置上?为什么要不停地对外散布出天赐公主跟二夫人握手言合的消息?她费这么大的劲,不就是为了将失踪的白惊鸿给引出来么。

    而且除了一个白惊鸿外,还有林寒生,林氏的父亲,白燕语的外公。一个能把白惊鸿神不知鬼不觉从东秦皇宫的水牢里给救走,一个能让叶老太后像个神经病一样在后宫里夜夜唱戏,这个人她不能不重视。

    只是比起白惊鸿,林寒生更加的神秘,因为白惊鸿到底是在白家长大,根底她都清楚。但那林寒生却完全是条野路子,别说她不了解那人的底细,就是林氏和白燕语也同样不了解。

    她如今还不能断定林寒生所服务的主子是哪一个,罗夜?还是歌布?段家?又或是其它地方?这一切都有待发掘,且在发掘出这些潜在的危机之前,她不能离开上都城。

    “风未平,浪不止,我这时候离开,很多部署就都白费了。”她轻叹了声,看向君慕息,“四哥,听你的意思是想先去歌布?”她隐隐有些担忧,“怎么去呢?能藏住行踪吗?”

    君慕息淡淡笑了开,“为何要藏行踪?那歌布本就是东秦属国,虽然是最大的一个,但是与东秦比起来,也不过巴掌寸地。我乃东秦四皇子,摆了礼王驾往属国游历一番,他们还能不接待于我?阿染,不要总跟着慕楚和凛儿学那些个暗哨的道道,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够在暗中解决,有些事情光明正大的去进行,反而收效更佳。”

    君慕凛听得直撇嘴,“四哥,你这可就不厚道了。”

    君慕楚却在点头,“四哥说得一点都没错,过份的迷信暗哨,往往会将一些明明很简单的事情搞得无比复杂。我们的确需要在合适的时机采取明面上的行动,换一种方式试探和打击敌人,兴许就会收获更好的成果。”

    君慕凛还是摇头,“你也说了,是合适的时机,可是你们觉得,眼下是合适的时机吗?那歌布虽为东秦属国,可已经有连续五年的岁贡达不到属国的岁贡要求,他们给的解释是歌布年景不好,天灾不断,百姓收成锐减,甚至牛羊亦成群死亡,从而导致凑不齐岁贡。非但凑不齐岁贡,东秦还要倒贴,因为属国有难,东秦无论如何也是要搭把手的。但事实上,他们真的是天灾不断?真的是颗粒无收到需要靠东秦救济?”

    白鹤染是第一次听到他们如此正面谈论歌布,不禁好奇地问了句:“歌布最盛产的东西是什么?属国进贡,总该有些拿手好货吧?据说罗夜是大漠奇珍,宝石和香料都很受追捧,还有他们酿制的酒也十分香甜醉人。那么歌布呢?歌布有什么?”

    这话经由白鹤染的口中问出,在座众人心里都很不是个滋味。

    君慕凛伸出手,在她头上揉了揉,紫色的眼眸里闪动起宠溺和疼惜的光。

    就是君慕楚看向她的目光中也是充满了同情,四皇子君慕息虽然带了几分探究地看过来,最终却还是化为一眼悲意,轻轻叹息。

    白鹤染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们为何这样看我?我有说错什么话吗?”

    白蓁蓁开了口,“姐,不是你说错了什么,而是我们都觉得这老天爷真是不公,明明你才应该是最了解歌布的那一个,因为你的身体里流着一半歌布的血。可是到头来你却要跟我们来打听关于歌布的事情,这不是造化弄人是什么?如果大夫人还在的话,姐,你也是歌布的公主,歌布的好东西也该有你一份。”

    白鹤染恍然,“原来是为了这个,我还当是什么事。”她苦笑着摇了摇头,“刚刚劝四哥的时候我还在说,人各有命,这就是我娘亲的命,也是我的命。命里该着我跟那个小国的缘份就是这么浅薄,我求不得,也没想过去求。外争内斗是时代发展不可避免的,那场内斗既然存在,就有它存在的道理。当然,我要报的复也一定会去报,而我报成功了,那便也有我成功的道理,这依然是世事轮回,谁也逃不掉。”

    她又转看君慕凛,“还没有告诉我,歌布的岁贡里,你们最看中的是什么?”她一边问自己也一边在思考,“歌布地势特殊,一半是草原,一半是大漠,国土是罗夜的两倍,两个小国紧临着,算是邻居了。那么罗夜有的歌布应该也有,但是歌布另一半的草原城池里,却有着罗夜所没有的东西。草原……”她眼一亮,“莫非是羊毛?羊绒?”

    君慕凛回了她一个“你很聪明”的目光,然后才道:“这些都有,除此之外,他们的人还会用羊毛纺出一种料子,用那种料子做衣裳又暖合又舒服。羊毛不稀奇,但羊绒的就十分稀罕,就是歌布岁贡最盛之时,东秦一年也不过能得五件羊绒制品而已。”

    白鹤染懂了,歌布人已经会制作羊绒衫之类的东西,虽然此时羊绒衫跟后世的肯定没法比,但也应该是早期羊绒衫的一个雏形。羊绒这种东西虽然跟贵族常用的狐皮貂皮什么的没法比,但它盛在稀少,是进贡得来的,而且可以贴身穿在里面,所以在东秦皇宫肯定很受欢迎。如此,歌布一旦断了这种岁贡,不满意的声音就会有很多。

    “很多年没得到了吧?”她轻叹了声,“看来现在这位歌布国君是不想在东秦的羽翼下好好过活,他有自己的想法,甚至不排除他想要摆脱东秦。”

    君慕凛失笑,“摆脱东秦那是不可能的,虽然歌布大出罗布差不多一半,但跟东秦比起来还是太小了。而且歌布所处的地理位置就决定了他必须要寻得一个大国做依附,否则一旦周边小国和部落联手,他也有随时被吞并的危机。但是道理我们都懂,那歌布国君也死心塌地地跟随东秦,只是他所选择的东秦却并不是我们君家,而是德福宫那位太后。”

    白鹤染点点头,“是啊,他们选择了太后,也一定做了一笔国土交易。一旦太后的谋划成功,下一任东秦皇帝成了他们顺利扶上位的傀儡,怕是立即就会有一块国土被分割出去。”

    白蓁蓁听得直皱眉,“分国土?我怎么觉得太后一定会反悔呢?她的傀儡都坐上皇位了,这个天下就是她说了算,或者说即便她不在了,也是她培养的下一供说得算。到那时候,他们对歌布的利用已经完成,还会履行承诺吗?他们是那种信守承诺的人吗?”

    白鹤染冲着白蓁蓁竖了大拇指,“我们家蓁蓁如今也肯动脑子思考这样的问题了。”

    白蓁蓁扬扬头,颇有些得意。可是很快地,四皇子的话就打击了她的自信心,四皇子说:“她不敢反悔,因为歌布于她来说,不只是被利用的关系,她有大量的私兵就养在歌布境内,可以说如今的歌布之所以壮大,有一半的原因是老太后选择在那里蓄养私兵。但是这些私兵说是老太后的,但是谁又能保证歌布国君不近水楼台,掏了她的老本?”

    白蓁蓁恍然,“原来老太后是担心自己的私兵背叛自己投靠歌布,那这么说她的私兵营力量还是很雄厚的,雄厚到连她自己都要忌惮。想来她应该十分后悔将私兵养在那里,现在可能连收回来都不是那么容易了。”

    “收还是能收回来的,只不过收回来的人还是不是跟她一条心,那就不一定了。”白鹤染说着就说着就笑了,“当初插手歌布内乱,助那位大王子囚禁了我的舅舅,害死了我的外祖公,借此跟歌布结下了所谓的友谊。之后借歌布地盘蓄养自己的私兵,以图来日一声号令,那些私兵从歌布冲出,为也打下东秦江土。这老太后的梦,做得可真是够美的。”

    君慕凛也笑了起来,“是啊,是够美的,只是万万没想到,中途出了传世玉玺的事,又有了阎王殿紧盯着她们叶氏一族。如今更好了,叶家直接就没了,老太太折腾来折腾去,到最后只剩下孤身一人,和外头那些她可能都不太能联系得上的私兵,还真是个大笑话。”

    他说完,看向他九哥和四哥,“两位哥哥,咱们兄弟三人来一次比试如何?”

    “哦?比什么?”

    “就比比在接下来的年月里,谁能捣毁更多的叶氏私兵。”

    “好!”三人点头,相视而笑。

    这一刻,白鹤染从四皇子的眼中看出新的希望,看到有一股隐隐的生机在复苏着,虽然很慢,却还是一点点地压过了原有的悲意。

    她终于笑了起来,那是一种如释重负的笑,也笑出了一种解脱,笑去了苏婳宛所带给他们的最后一点悲戚。

    渐渐地,苏婳宛给她带来的烦躁也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苏婳宛当初在礼王府盈盈下拜之时说的那一句:公子如玉,小女子芳心倾许,唯愿公子往后余生顺遂安好,勿念过往,步步晴空,无云万里。

    她想,她终于理解苏婳宛,终于明白了在这一场情仇中,始终走不出去的不只四皇子一个,那苏婳宛也在迷失,一次又一次,终于将自己这条命葬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