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76章 哪来的一群假太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德福宫

    白鹤染到时,德福宫的大门是紧闭着的,似乎还从里面落了锁,因为默语伸手推了几下,根本就没推开。

    白鹤染心里的怒火又蹿了蹿,大白天的锁宫门,这老太太是要干什么?

    “主子,让属下来吧,属下力气更大一些。”冬天雪握了握拳,跃跃欲试。

    她的力气的确更大一些,或者说更大很多。虽然年龄跟默语差不太多,但是别忘了,这冬天雪是个练武奇才,她练一年能顶别人好几年,如今二十不到的岁数,就能力压花飞花一头,可见她的武功已经gāo qiáng到何种程度。

    所以默语对于她说自己力气更大一些,并没有疑议,而且她相信,只要冬天雪挥挥拳头,这扇宫门就得塌。但她还是开口提醒冬天雪:“这里是皇宫,有些事情还是得按规矩来。不过……”她说着看向了白鹤染,“xiao jie,如果不把门轰塌,只把里头的锁给弄断呢?”

    白鹤染点了点头,“甚好。”

    于是冬天雪不客气了,默语也不客气了,两人同时把手放到了德福宫的宫门上,一左一右,同时运力,只听“砰”地一声,宫门大开,门锁落地。

    德福宫的人吓了一跳,纷纷往宫门这头看了过来,只见天赐公主破门而入,身后跟着两个一脸厉色的丫鬟,那气势一看就是来打架的。

    的确是来打架的,因为白鹤染才一进宫院就看到红忘正跪在正殿门口。因为心中恐惧,因为神智不是很清楚,所以此时的红忘整个人都是懵的。他甚至不知道什么叫跪,因为从前从来也没有人让他跪过,所以他就觉得膝盖着地的这个动作特别的难受,不但膝盖疼,而且还有着一种莫名的屈辱感,让他忍不住挣扎。

    但是挣扎是无效的,因为在他的身连站着两个大力太监,一人押着他一只胳膊,将红忘死死地按在了地上,动都动弹不得。白鹤染只听到红忘含含糊糊一声一声地喊着:“爹,爹!”

    她脚步加快,奔着红忘就要冲过去,却在这时,突然一道人影闪至她身前,一个不阴不了的声音扬了起来:“站住!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在德福宫撒野!”

    白鹤染停住脚向这人看去,一个太监,三十多岁模样,身高中等,身形却精瘦精瘦,特别是那张脸,瘦得像一只骷髅。因为脸瘦,所以显得眼睛就特别突兀,眼里闪着精光,也带着讥讽与轻视,更有掩饰不住的挑衅之意。

    “德福宫新来的太监?”白鹤染一挑眉,怒哼一声,“让开!”

    “滚出去!”那太监气势也是凌厉,当时就冲着白鹤染反喝回来,“这里是德福宫,容不得你放肆!再不离开,休怪咱家不客气!”

    白鹤染都气笑了,“你这是在维护德福宫的尊严?真是笑话,宫门的锁都被撞断了,德福宫早就颜面扫地,你却还在这里跟我计较出不出去。做为一个忠奴,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直接动手将我抓起来?德福宫的奴才还真是没骨气,也没血性。”

    “哼!”那太监也是一声阴笑,“天赐公主,用不着在这里跟咱家耍嘴皮子。咱家不与你动手是给你面子,你若不识好歹,那可就怪不得咱家手下无情!”

    他说着话,竟是退后一步,打开了动武的架势。

    白鹤染眯起眼看向这人,唇角泛起冷意,“果然是个练家子,看起来武功应该不弱,只是不知道如此高手混入德福宫,还做太监的扮相,你完成yān gē了吗?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个假太监私闯内宫,那可是霍乱宫廷的大罪。”

    “用不着你操心,你还是操心操心自己今儿个能不能活着走出德福宫去!”

    那太监说话间,竟是突然一扬手,当即便有数道人影从四面八方一闪而出,将白鹤染三人团团围了起来。

    德福宫的宫女太监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得纷纷尖叫,谁也顾不得手里正在做的活计,一个个调头就跑。好在也没有人拦,毕竟他们怎么跑也跑不出宫院,因为德福宫的宫门已经又关了起来。那些宫女太监惊慌之下只能跑回自己休息的屋子,所有人缩到一起,谁也不敢出去。

    白鹤染数了下,围住自己的一共十个人,皆是太监扮相。然而,无论是自己面前这位,还是后出来的这九位,哪一个也不是真正的太监。

    她是毒医,一个男人究竟是真正的男人,还是身体残缺的太监,在气脉上是绝对不一样的。哪怕自己面前这位说话不阴不阳,可气脉虚实还是摆在那里,她只需听其一呼一吸,便能断出这太监的真假。

    于是她开始琢磨起来:“好好的男人不做,非得要穿上这身太监服,既然你们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太监梦,那今日本公主便成全你们,如何?”

    默语赶紧开口:“这等脏事无需xiao jie动手,交给奴婢就行,保证给他们断得干干净净。”

    冬天雪也跃跃欲试:“还有属下呢!属下也愿为主子效劳。”

    以三对十,这三人却根本没有半点紧张,不但不紧张,反而还因为突然想到的这个点子而兴奋起来。十个太监即将诞生在她们手里,这的确是一次很难得的人生体验。

    白鹤染提醒这两个丫头:“该让你们动手的时候我自会招呼你们,但是现在,冬天雪,你去保护红忘少爷。默语,你去找红大老爷,务必确保他的平安。”

    “是!”二人齐声应道,同时,两道身影也飞速掠开,一个奔向红忘,一个直奔正殿。

    围着的十个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们三个,讥讽的声音很快就传了来:“真是不知死活,三个小丫头片子对上我们,居然想的不是逃,还想从我们手中救人,不自量力!”

    说话间,十道身形齐动,五个奔着白鹤染来,另外五个却是奔向了冬天雪和默语。

    白鹤染根本没管两个手下,因为她相信冬天雪和默语的实力,即便是默语稍微差上一点,但是有冬天雪在,那五个假太监绝对不会讨到半点便宜。

    果然,一见五个人扑向自己,冬天雪最先就有了反应。虽然出入皇宫不可以佩戴兵刃,可对于冬天雪来说,兵器只不过是一种形式罢了,真正的高手根本不需要兵器,她自己本身就是一种兵器。不但可以把自己当兵器,甚至在她眼里能看到的一切物体,都可以当做兵器。

    就比如说现在,冬天雪腾空掠起之时,已经从树上扯两条树枝下来,一手一个,树枝立刻在她手中化为利剑,呼啸着向那五个人抽了过去。

    默语也不含糊,到是没取树叶,而是随手抄起一个宫人扔到地上的扫把,呼呼轮了起来。

    白鹤染这头到是文明了许多,随着她动,剩下的五人也动了,但她却只是动了手臂,人还站在原地,一步未挪。

    那五人早就将这位天赐公主的底细查了个清清楚楚,当然知道白鹤染使得一手好毒,好到可以在平王府直接布出一个毒障来。所以在白鹤染一有动作时,他们二话不说,直接扯了衣领子掩住口鼻,防的就是毒气入体,还没动手就直接输了。

    但是他们所谓对白鹤染的了解,那只是他们自己认为的了解,可实际上,那算什么了解啊?白鹤染会的只是毒吗?

    好吧,她最拿手的还真的只是毒,但是她也不可能随时随地带一大把毒药在身上,简直累赘。更何况她毒脉传人的毒根本无需炼制,如果说冬天雪是化人为刃,她便是化人为毒。她的整个人都是毒的,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都可以化为各种各样的毒。

    她的毒随她心意,随着她内力散发的强弱,可以发挥出成千上万种功效,那是一种近乎于外挂的神奇本领,是她毒脉白家传承到她这一代终于出现的一个返祖现象。

    所以,白鹤染的毒怎么可能是掩住口鼻就能挡得住的,白鹤染的毒又怎么可能是有形的。

    毒丸?毒粉?毒液?这些她统统不需要,她就是毒,见风就起的毒。

    五个打一个,对于那五个假太监来说,这根本就是十成十的把握,哪怕白鹤染再厉害,也绝无可能是五个高手的对手。

    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不但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因为白鹤染始终就没移动过脚步,她只是借着风势不停地挥舞手臂,眨眼工夫,以她为中心,五步范围内竟然连空气都变了质量。

    无色,无味,但是五名高手却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空气质量的不同,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冲进了白鹤染的控制范围之内。

    他们的手脚开始不听使唤,他们的内力根本就使不出来,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他们原本正在向前冲,他们手中的长剑还对着白鹤染直指着。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一步距离,只差一步,只要能再往前冲一步,他们就可以将白鹤染绞杀在当场。然后功成身退,一切后续事宜都留给老太后处理,他们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惜,就是这一步,成了他们终这一生都迈不过去的沟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