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78章 请父皇为女儿作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德福宫正殿,在五个假太监群殴下,叶太后已经被打成了猪头。

    权烟早吓傻了,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哆嗦着,完全不敢阻拦,也不敢跑出去求助。就眼睁睁地看着老太后被那群人从内殿打到外殿,再从外殿被拖到院子里,继续拳打脚踢。

    默语和冬天雪二人一直在安慰红忘,冬天雪不清楚红忘到底是什么情况,但默语可太了解了,于是一边安慰着一边不停地对红忘说:“少爷,你不要害怕,有你的妹妹在,任何人都不敢再欺负你。你受了多少苦,她都会为你讨回来,谁欺负你,那个人一准没有好下场。”

    正说着,叶太后被扔了出来,红忘当即伸出手指了过去:“她欺负我,她打我爹!”

    默语咬咬牙,“等着,奴婢去给少爷和红大老爷报仇!”于是默语加入殴打战团。

    冬天雪看他们打得热火朝天,心里也很是激动。这可是殴打太后啊,没想到回到白鹤染身边的第一天就经历了这么cì jī的事,这要是回去讲给花飞花听,还不得羡慕死他。

    不行,光是说别人的丰功伟绩可没什么意思,她必须得亲自参与进去,只有参与了,回去才能有在花飞花面前炫耀的资本。

    那老小子一向自傲,虽然武功不如她,但却总是摆出前辈的架子来,总是说她空有一身武功却完全没有江湖经验,也没有丝毫足够炫耀的资本,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看不起的。

    冬天雪今天就要结束自己没有炫耀资本这个历史,她回去就会告诉花飞花她揍了当朝太后,从今往后只凭这一次经历,就可以将花飞花给压得死死的。

    冬天雪怀着这样的心情将红忘扶到了边上坐着,然后撸胳膊挽袖子的冲过去揍人了。

    叶太后自认这一生顺风顺水,从入宫为妃到坐上太后之位,除了膝下无子以外,几乎没有不顺之事。特别是自先帝过世之后,她对于权势的追求愈发强烈,每晚睡觉做梦都在谋划着有朝一日垂帘听政。这已经成为了她的执念,而不是为了什么,不为家族,也不为子孙后代,只为她自己,只为圆她自己一个权势滔天的梦。

    原本这个梦做得很好,且因为她有这么个执念,连带着她背后的叶家也跟着起了势,包括有姻亲的郭家,郭问天那么高傲的人在她面前也黯然失色。

    叶太后一度认为,自己这个梦终究是会成功的,哪怕她已经垂垂老矣,哪怕她最终成功后已经没有多少寿命,她还是活得劲头十足。她甚至想过,即便自己只能垂帘听政,做一个真正的女王一天,那也算是活出了人生最巅峰,即便马上死了也值得。

    然而,这样的一个美梦,随着白鹤染从洛城的回归,嘎然而止。

    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一群人围殴,还是在自己的德福宫内,以高贵的太后身份被人揍成了一只猪头。偏偏这些人还是她自己的手下,还是她亲自挑选的最顶尖的高手。

    她还指望这些人杀死白鹤染,哪怕冒着被那十皇子抽筋扒皮的风险,她也要杀了白鹤染。

    她再也容忍不了白鹤染了,这位天赐公主的存在已经让她有了极度的危机感,她已经深刻地意识到,白鹤染再不死,她的梦就完成不成了,白鹤染再不死,她就要死了。

    随着叶家的覆灭,这种危机感越来越强烈,直到苏婳宛的死牵扯出多年以前苏家的那桩事情,叶太后知道,她或再不动手,一切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她是聪明的,她知道想要弄死白鹤染在外面肯定不行,外面变数太大,局面她无法掌握。只有将白鹤染围困在她这座德福宫,她的胜算才更大一些。

    当然,杀死白鹤染也不解狠,她还要羞辱白鹤染最亲近之人,她要让白鹤染眼睁睁看着她所在意的人在她面前死去,如此才能解她叶氏一族被灭族之恨。

    今日这一出,她从知道红忘出现的那一日起,就已经在谋划了。

    什么红家的少爷,她知道,那根本就是白兴言十四年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那个儿子。

    如今人回来了,却没有进文国公府,她知道,那是白鹤染在保护红忘,白鹤染对这个双生哥哥,是十分在意的。

    于是她将目标放在了红忘身上,今日就是要打废了红振海,再当着白鹤染的面好好羞辱红忘一番,再将红忘杀掉,将白鹤染也杀掉。

    这是她的部署,她自以为天衣无缝,却没想到,随着白鹤染的到来,她自己的人生也终于迎来了最昏暗的一刻。她有一种感觉,今日就是末日,她沉浮数十载,今日就到了头了。

    五个假太监以及默语和冬天雪的拳脚一刻不停,老太后即便拼命护着头也无济于事。

    渐渐地,神精都恍惚了,死亡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恐惧也随之越来越甚。

    她不甘心啊!她还有雄心壮志,还有数个私兵营部署在外,还有送往歌布的信函没有回音,还有……

    迷迷糊糊地,脑海里又出现一个身影,一身戏服,玉面小生,眉目含情,唇角带笑。

    她还记得那人离开之前曾说过,待有一天她大业谋成,他必来到宫中伴随左右。

    她一直惦记着那个人,一直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可惜,今天发生的一切,让她绝望了。

    叶太后也不知道这场殴打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她已经麻木了,已经快要死掉了,打与不打对她来说都没有任何分别,因为打也是疼,不打还是疼。

    她的身子根本动不了,就躺在德福宫的院子里,让奴才们看到了她最屈辱的一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打到失聪的双耳重新恢复听觉,她听到许多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到了自己跟前。她也听到许多人的说话声、哭声,各种声音交叠在一起,烦乱复杂。

    她想睁开眼睛看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可惜,努力了半天,肿胀的眼睛也只能勉强张开一条缝,小得只能看见头顶一线天。

    这时,耳根处传来一阵刺痛感,好像是有人在用针扎她。她想躲,却根本没有力气,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别说是动,就是不动,她都快要忍受不住疼痛。

    不过那针扎的感觉到是没有持续多久,她渐渐地感觉到好像是有人在为她施针,因为随着针起针落,很快地她的听力就又恢复了许多,终于能听得清楚周围的说话声了。

    首先入耳的是一个女子声音,正在说:“父皇请放心,女儿一定尽全力保住太后娘娘的性命,哪怕太后娘娘耳聋眼瞎四肢尽废,女儿也一定把太后娘娘这口气给保住。”

    紧接着是一个男子的动静:“染染说得对,太后身份尊贵,东秦以仁孝治天下,定国安邦少不了太后娘娘凤仪。所以,太后娘娘绝对不可以出事,哪怕就是躺着,也得留一口气躺着。儿臣相信染染的医术,留一口气肯定没问题的。是吧染染?”

    先前女声又道:“是,留一口气绝对没问题。”顿了顿,又补了句:“但也只是一口气哦!”

    男声再说:“发生这样的事儿臣也有罪过,没想到皇宫里居然混进这么多刺客,禁军对此事当负全责。儿臣已经吩咐下去,德福宫所有侍卫宫人全部更换,禁军也会对德福宫重点保护,确保类似事件绝不会再发生。”

    叶太后听明白了,这说话的不是别人,就是白鹤染跟君慕凛。

    可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要救活她吗?可是这个救活怎么让她听得毛骨悚然?躺在榻上?只留一口气?如此那跟死了还有什么区别?

    还要换掉德福宫所有的宫人,换掉所有侍卫,从此对德福宫重点关照。

    她岂不是要活成君家的傀儡?一个只活给天下人看的摆设?只用来体现君家仁孝治天下的物品?她往后跟屋子里摆着的一只花瓶又有什么两样?

    老太后心底升起浓浓的绝望,但是她此时还有一个期待,那就是之前送往歌布的密函。

    她一定要活着,哪怕只留一口气也一定要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她才能等来翻身的机会,只有活下去,她养在外头的私兵才不会群龙无守。只要她一日不死,只要东秦一日不公开宣布她的死亡,她的私兵就只会听她一个人的调遣。

    她一定要等到那一天,私兵临城,与她里应外合,将君家这个天下彻底颠覆,彻底握到自己的手中。至于这一身伤,没关系,天下奇医那么多,她只要寻到机会,就会派出人前往罗夜,向呼元家族求助。她相信只要自己开口,呼元家族一定不会坐视不理,毕竟那费不了什么事,而一旦治好了她,却是可以给呼元家族在遥远的东秦,结下一个善缘。

    白鹤染的声音又在叶太后的头顶响起,“父皇,也不知道德福宫为何突然多出来这么多假太监,不但伤了太后娘娘,也伤了女儿的表哥和大舅舅。请父皇为女儿作主,严惩凶手!”

    老太后心里一哆嗦,凶手?如何严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