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79章 有人被沉了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太后十分紧张,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杀了这些假太监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不杀。

    死人不会说话,但如果半死不活地就那么折磨着,那可不敢保证会把什么说出来。

    这些人其实是她培养的死士,死士是不畏生死的,所以她一向对这些死士很放心,许多话也会跟他们说。当然,不是十个人都说,而是只跟一人说,那人是这十人的首领。

    包括她的孤独寂寞,包括她的数十万私兵,包括她藏在歌布的部署,也包括她对林寒生的无尽思念。这些她都会说,絮絮叨叨,没完没了,这些年下来,不知道说过多少事情。

    偏偏那个人还活着,没有被杀死,却参与了对她的围殴。

    叶太后此时也想明白了,不是死士背叛了她,死士是不会背叛的,哪怕被人抓住,为了守住主子的秘密,他们都会选择zì shā。每一个死士的后槽牙里都放着毒药,只要觉得自己的存在会对主子有威胁,他们就会选择zì shā。

    这是没办法的事,死士不是孤儿,死士都有家,有爹娘父母,甚至有的还有妻儿。

    之所以要用这样的人成为死士,就是为了有所牵制,只有牵制住他,他才会心甘情愿地为主子献出生命。因为一旦被敌人撬开了口,主子会死,他们的家人也不会活。

    人就是之样,有的时候自己的命不重要,但是家人的命却成了他们的死穴。

    老太后深知这一点,所以她才敢把话对死士说,可是现在她害怕了,因为她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那就是这些死士已经失去了本性,已经被白鹤染给控制住了。不但忘记了自己的主子是谁,而且还会冲上来殴打她。

    这哪里还是她的死士,这分明就是任白鹤染随意驱使的傀儡。

    这时,另一个声音传了来,老太后一下就听出来,那是皇帝的声音。

    天和帝说:“确实要严惩,阿染你说,该如何严惩?”

    白鹤染道:“依女儿之见,既然他们喜欢扮太监,那不如就让他们真的成为太监吧!”

    天和帝点点头,“如此甚好,只是依朕看,这些人不过是刺客罢了,他们背后的主子是谁,这事可得好好查查。太后何等尊贵,竟被打成这样,朕看了实在心痛。凛儿,待这些人净身yān gē之后,你将人带到阎王殿去吧,好好审审,务必将背后主使之人给审出来。”

    君慕凛立即道:“遵命。父皇放心,有染染在,他们一定乖乖听话。哦对了,儿臣得将他们后槽牙里藏着的毒药取出来,这万一净身时痛疼难忍,再给咬碎了,那可就没意思了。”

    叶太后心里阵阵绝望,天知道她也是做的这个打算啊!刚刚听到要把这些人送去净身时心里还升起希望,但愿那些人能在净身的过程中因疼痛而触发毒药,一了百了。

    难道这就是宿命吗?叶太后迷茫了,这就是她的命?争了一辈子,到最后落得一场空。

    “带走吧!”天和帝的声音又起,他挥了挥手,“奴才都到哪去了?把这院子打扫打扫,该扔的扔出去。死的那几个,也给净了身,省得扔出去的时候遭人非议。一群假太监混进了后宫里,这会叫人怎么想?堂堂东秦太后娘娘成什么了?咱们皇家丢不起这个人。”

    立即有无数宫人开始打扫战场,天和帝低头瞅了一眼被揍得跟个肿猪似的叶太后,轻哼了声,“朕还真是期待那些假太监招认出背后的故事来,想来故事一定十分精彩。”

    叶太后又是一哆嗦。

    好在天和帝没有再与她纠缠,而是转过身,奔着红忘走了去。

    红忘还坐在廊下,有些紧张,眼瞅着一个身着黄袍的老头朝自己走来,那种紧张感就更加强烈。一时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甚至都想逃跑了。

    红忘腾地一下站起来,直接跑向白鹤染,嘴里不停念叨着:“妹妹,妹妹,我怕。”

    白鹤染拉住红忘,轻言细语地同他说:“哥哥不怕,这位老伯他是好人,我们叫他皇上。来哥哥,咱们一起给皇上行个礼。”

    红忘很懵,他不明白皇上是个什么意思,但好在还知道照着白鹤染的样子做。虽然动作不到位,甚至还有些滑稽,但一个礼还是行完了的,也学着白鹤染说了声:“皇上万安。”

    老皇帝心里十分不好受,他看着红忘,怎么看都觉得这孩子长得真是好看,不比他那几个优秀的儿子逊色。可就是这样一个好孩子他偏偏是个傻子,就是这样一个好孩子,他偏偏在一出生就要被人溺死。白兴言何其狠心啊!虎毒还不食子呢,他连畜生都不如啊!

    “好孩子,快起来。”天和帝弯了腰,亲手将红忘扶了起来。红忘怕他,想躲,却被天和帝牢牢抓住了手腕。“不怕,朕跟他们不一样,朕不会伤害你。”

    红忘看向白鹤染,他谁也不相信,但是却相信这个也才认得不久的妹妹。此时见白鹤染冲着他点头,他这才对天和帝咧开嘴笑了一下,笑得天和帝眼泪差点儿没飞出来。

    “阿染,怎么不给他治治?”天和帝问白鹤染,“你的医术朕了解,有你出手他会好呀!”

    白鹤染却是叹息一声,摇了头,“缺一味药,目前手里没有。虽然不用那味药也能治,但总不及用了那药后治得更加彻底。”

    “什么药?”天和帝一愣,“有没有去太医院找找?”

    白鹤染笑笑,“都找过了,没有的。不过父皇也不必太担心,那药生长在北寒之地,我已经派人快马去追五哥,请他返程时帮我捎回来。”

    老皇帝一愣,白鹤染这番话透露出一个讯息来,那就是她相信老五一定会从北寒之地回来,因为她将救治亲哥哥的希望放到了老五身上。

    再想想,便想起间殿的人说过,老五在临行之前曾经去找过白鹤染,还从白鹤染手里拿到了一些药丸,想必那是白鹤染送给老五的保命药丸。

    一时间,老皇帝热泪盈眶。因为他心里明白,老五可是曾经要杀白鹤染的,两人可以说是死敌。但是白鹤染还是给了他保命的药,而且那个时候白鹤染还不知道红忘的存在。

    这等品质真是难能可贵,让他不感动都不行。

    白鹤染却有些心虚,她能感受到老皇帝对儿子的疼爱,可是她却知道,那位五皇子根本就不是老皇帝的亲生儿子。实在不敢想像如果有一天真相被揭穿,老皇帝的愤怒要如何发泄。

    她低下头,看向叶太后。这个秘密叶太后一定是知道的,这就像是一颗定时zhà dàn,遥控器还不在她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炸了。如今她将老太后整得这么惨,又要把那五个人送到阎王殿去审讯,万一阎王殿那头刚审出些眉目,这边的zhà dàn炸了呢?

    一定得想个办法才行,白家不可能总是留个把柄在别人手里。她既已有了去歌布的心思,那上都城这边就必须得做到万无一失,否则她如何能放心?

    思绪间,天和帝已经拉着红忘问他想吃什么,今天一定要留在宫里用膳。而红忘却始终惦记着红振海,一个劲儿地要把老皇帝往刑堂那边拽。

    君慕凛在边上劝他:“你父亲没事了,有你妹妹在,多重的伤都能治好。”

    白鹤染回过神来,冲着红忘笑笑,“放心吧,会好的。”

    红忘就在她的笑容里放下心来,没有缘由地,就是相信这个妹妹说的话。

    她看向君慕凛:“你先陪父皇和哥哥去用膳好不好?我在这边留一会儿,太后娘娘伤得重,别再出什么意外。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君慕凛瞅瞅地上的老太太,也知白鹤染说的是实情。打成这样,这个岁数,万一再给打死了可怎么整?还得留着这老太太去稳定那些没有被发现的私兵呢!

    于是他点了头,哄着红忘和老皇帝一起走了。

    不多时,德福宫安静下来,一众宫人站在四周,等着白鹤染的吩咐。

    白鹤染想了想,先是吩咐人抬了担架,将红振海送到今生阁去。然后才指指地上的叶太后道:“你们将太后也抬回寝殿吧!”

    下人们又七手八脚地忙活起来,而先前那个领着白鹤染却刑堂的太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于是又跑到白鹤染跟前,压低了声音说:“公主殿下,还有个麻烦事,奴才之前忘了,后来虽然想起来了,可又见着皇上和十殿下来了,就吓得没敢说。”他一脸的焦急,“想必一会儿总管就会带人来换差,咱们这些人都得离开德福宫,这事儿要是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白鹤染一愣,“什么事?”

    那太监看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道:“就在公主到来之前,有一位贵人主子先到了,结果正撞上太后娘娘安排的那些假太监。太后怕她走露了风声,也是看出她根本就是来为红家人求情的,于是便发了恨,直接把那位贵人主子和她的随侍宫女给沉了井。”

    白鹤染一愣,方才想起之前听说红振海的夫人进了宫,去见月贵人了。

    莫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