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2章 你可是对我外公有非份之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的问话让老太后一时没反应过来,她是谁?哪个她?

    目光移动,终于从白鹤染看向了白燕语,却是一阵疑惑,“她是谁?她是什么人?”

    “她是我的三妹妹。”白鹤染话语平淡,在陈述着一个事实,“她的生母是我父亲的妾室,姓林,我们称为林姨娘。或许我这样说还不够直观,你这个岁数了,脑子也不如年轻人好使,记性再差,我只是这样说你肯定是反应不过来她是谁。那我跟你提个人,看你记不记得。”

    白鹤染勾起唇角,一字一句地道:“林寒生,你还记得吗?”

    这句话一出,别说叶太后大惊,就连白燕语也是一颤,随即一脸震惊地看向她二姐姐。

    白燕语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皇宫里,当着太后的面,她二姐姐居然提起了她外公的名字。这是为什么?这深宫内院的,跟她外公有什么关系?

    白燕语拧起眉,也不怎么的,就想起外公这些年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够进到皇宫里去唱戏,为此,还让她的姨娘去求二夫人,希望二夫人能走走太后这边的关系,圆了他的梦。

    她原本只以为外公这是想到宫里去镀层金,好歹也是唱过宫戏见过大人物的,出来之后再唱堂会的价钱就能涨上来不少。可是忽然之间,当她听见外公的名字从白鹤染口中说出来时,她终于开始怀疑当初林寒生进宫的真正目的,终于又再一次想起林寒生的不告而别,想起那个人去楼空的小院儿,也想起她跟林氏的寒心和迷茫。

    “林寒生。”继白鹤染之后,这个名字又被叶太后念叨了一遍,随即猛地看向白燕语,满面惊容。“你是他的外孙女?”

    这一刻,白燕语觉得老太后肿如桃的眼睛也睁得大一些了,只是她很奇怪,为何一提到自己的外公,老太后竟会如此激动?她外公不过一个戏班班主,怎么就跟深宫内院的太后扯上了关系?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根本就不挨着啊?

    但白燕语还是点了头,“林寒生确实是臣女的外公,太后娘娘可是认得他?”

    叶太后没答,可心里却已经开了锅。她想起上次见到林寒生时,她二人还说起了林寒生的女儿和外孙女。她当时还惊讶于那林氏居然就是文国公府的妾,而自己这些年也没少关注文国公府,可却无论如何也关注不到一个没有丝毫母族背景的妾室身上。

    她当时是又震惊又感慨,同时也有些高兴。因为林寒生的女儿和外孙女在上都城,那么他也就多了两份牵挂在上都城,如此是不是就可以留下来,成为她这一阵营的人?

    当初她跟林寒生谈了条件,她要林寒生zhōu xuán在京都贵妇的温柔乡上,成为她埋伏在外的密探。不但要为她留意权贵门的动向,更要适时地让那些贵妇们吹吹枕边风,将越来越多的人拉入叶家和郭家的阵营之中。

    做为交换,她答应一定会帮林寒生的外孙女,也就是文国公府的三xiao jie寻一门好人家。

    但是说心里话,她是有些怨恨林寒生的。这种怨恨说起来很没缘由,只是听闻林寒生有了女儿,单纯是这个消息就让她很生气。

    她是太后没错,但是却在心里已经将林寒生看做是自己的人,甚至是自己的男人。自己的男人在外头跟别的女人生了孩子,还以此做为条件让自己照顾他的外孙女,她如何不气?

    但是为了大业,为了她的谋划,为了她对权力的渴望,她生生地把这股子怨气给忍了下来,好好地跟林寒生谈了条件,然后满心欢喜地想着林寒生从今往后留在上都城,为她做事,两人甚至还可以经常见面。只要一想到能够跟林寒生经常见面,一想到那个人握着她的手,她这颗苍老的心都会不由自主地打起兴奋的哆嗦。

    然而,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林寒生居然跑了,而且跑得无影无踪。她曾派出很多人去寻找,却是一点消息都寻找不到。那个人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瞬间淹没于茫茫人海,再一次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不见。

    叶太后当初也急过,找不到林寒生,她就调查林氏,调查林寒生当年生下女儿的真相。

    这到是让她查到了,可查到也没什么用,因为查到的真相居然是林寒生跟一个有钱的寡妇一夜春宵,寡妇偷偷生下孩子,直接就扔给了他。过了这么多年,那个寡妇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世上就只剩下林氏和林氏的女儿,也就是白家的白燕语。

    这让叶太后十分的憋闷,她甚至都想过弄死林氏和白燕语来泄愤,但最终还是没动手。

    不是她不敢,也不是她做不到,以她的势力,想弄死林氏和白燕语太容易了,几乎就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即便是白鹤染也想不到她会突然向林氏和白燕语出手。

    之所以没有做,是因为这老太后心里头一直存着一个幻想,那就是早晚有一天还是会跟林寒生相见的,她不想到了相见之时,林寒生当面质问她为何杀了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哪怕不知道是她杀的,至少林寒生也会埋怨她,怨她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亲人。

    她不想跟林寒生闹翻,不想让林寒生埋怨自己,毕竟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可是她没想到,有一天白燕语会自己跑到她面前,而且还是跟白鹤染一起来的,还是在她如此狼狈之时,对她也没有半点尊敬。

    这是她不能忍的,她可以在任何人面前输了阵仗,却绝对不愿在林寒生的后代面前没有颜面。然而,越是不想的事情越是发生了,她还听到白燕语又补了一句:“太后怎么会认得我外公呢?您的年纪跟我外公差不少呢!”

    老太后那个气啊!这是在说她老了?还有刚刚,她喊什么?猪头?

    “哼!”重重地一个怒哼,叶太后看向白燕语的目光中满布讥讽,“一个恬不知耻的寡妇跟戏子一夜春宵,生下来的女儿居然嫁进了文国公府,真是折损侯爵颜面。你这个小贱种,居然也配站到哀家面前,跟哀家说话,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突如其来的谩骂让白燕语万般不解,她一脸惊容地看向面前这位太后,实在想不明白她这种小小身份的庶女,怎么还能轮到她挨太后这种大人物的骂。她也好,她外公也好,还有她姨娘也好,她们不过是市井小民,跟你太后这种身份的挨得上吗?你骂得着我吗?

    白燕语急眼了,“什么意思?太后娘娘,你看不上白家我理解,你看我不顺眼我也理解。毕竟叶家没了,你把这股子邪火发我们身上也是正常的。这些我都可以不同你计较,但我外公外婆招你惹你了?他们两个不过是市井小民,跟皇家尊贵的太后娘娘完全不挨边儿啊?您这是哪来的邪火要往我外公外婆身上发?我姨娘又跟您挨着什么了你逮着谁骂谁?”

    白燕语今日心情原本就不好,白鹤染在天赐镇的胭脂作坊里又做坏了一盒胭脂,她正心疼着那些材料呢,没想到被叫进皇宫,却劈头盖脸挨了老太后一顿骂,这让她越想越来气。

    “您是太后,多尊贵的身份啊,我不过就是文国公府里一个小小庶女,咱俩八杆子打不着的距离,你有什么火也发不到我这里吧?还骂上我外公外婆了,怎么着,你是不是见我外公长得好看,对我外公有意思啊?是不是妒忌我外婆嫁给了我外公,还给他生了孩子,心里窝火啊?你要点儿脸行吧?你是太后,是先帝的女人,你有自己的男人,这怎么还惦记一个唱戏的呢?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你的脸面可以不要,皇家还得要脸呢!你说你也这么大岁数了,干点儿什么不好,非得干这种不守妇道的事,这是一个太后应该做的吗?”

    白燕语也是豁出去了,她本来对她外公就有看法,心里一想到那个外公就来气,结果今儿又凭白无故挨太后一顿骂。这明显就是太后跟她外公有渊源,逮不着她外公,拿她撒气呢!

    可问题是凭什么拿她撒气?从小到大,那个破外公一点儿好的没交过她,如今反到让她因为外公挨骂,她才不要受这个气。

    当然,白燕语也不傻,这要是搁在从前,太后别说是骂她,就是要杀了她她也不敢如此跟太后说话。别说跟太后说话,更别说跟太后对骂,就是站在这里她腿肚子都得打哆嗦,就是进这皇宫也是不敢想的事情。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眼下的老太后已经被打成了猪头,而且看这个形势,似乎还是她二姐姐动的手。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二姐姐都直接动手了,她动动口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有本事这猪头你跳起来打我呀!你跳得起来么?

    白燕语又想到了白鹤染跟于本说的话,于是越想底气越足,底气越足就瞅这老猪头越来气,于是胆子越来越大,最后干脆伸手捏住老太后肿得高高的嘴巴子,使劲儿一掐,喝问道:“说!你可是对我外公有非份之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